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九章
    我瞪了小九一眼,吓的他赶紧闭上嘴。

    “她是个很难缠的人,很麻烦……”

    此时,月家与苍家之间又了新的变化,站在苍家中间位置的苍蒙,在被月幽抓住语病后,哽咽了一下。

    “苍蒙少爷,这点小事不用担心,族长目前根本没精力管这些零碎闲事,至于其它人,谁还敢插手我们的事么,另外,今天的目的,是让他们月家有来没回,一切事情,无所谓的,而且,我们还有……嘿嘿”苍蒙身边的人,提醒道。

    苍蒙听到这里,点了点头,狞笑一声。

    “月幽,让你见识一下我们苍家的厉害,苍天,苍地,把他们全部杀了,除了月幽和她弟弟,嘿嘿,老子一会要好好招待你们两个……”

    话音刚落,从苍家八人中,缓缓走出两人,来到苍家与月家之间,站立不动,仅仅用灰白色的死寂眼神盯着月家的诸人。

    “什么玩意,本少爷偏要看看,月家的儿郎,把这两个白痴干……”

    “你给我闭嘴,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总是惹事,你仔细看看这两个苍家的人,难道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么……”月幽毫不客气的打断月涛的话,严厉的教训着。

    月涛似乎非常惧怕月幽,支吾了半响,看着苍天苍地二人的目光开始越来越疑惑,脸色也越发苍白,最后突然惊呼:

    “死人!”

    “少爷,他们不是死人,应该是一种合成的魔人,没想到苍家真的研究出了这种专门杀戮的特殊武器……今天不妙啊……月影,你怎么看……”月涛旁边一个很不显眼的年轻人,忧虑的说道。

    “月峰说的应该没错,我也听闻过苍家的研究,这种合成的魔人,全身古怪,而且生命力及强,最骇人听闻的,就是他们的模仿技能,苍家曾经炫耀过,说这种技能,可以模仿一切……”

    站在最外围的月影,在分析的同时,突然皱起眉头,蹲下身抓起一把泥土,脸色瞬变,大声喊:

    “小心……”

    但是已晚,月家七人中,除了月幽,月涛,月峰,月影之外的其它三人,被突然从脚下喷出的大量泥土包围淹没,形成三个不断鼓胀,积压的椭圆型球体,在刹那间,似乎根本无从反抗,从泥土内传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大片的暗黑色血迹,慢慢的出现在泥土球体的外表……

    这一切,几乎是在瞬间发生,快到让人根本没有办法营救,没有办法抵抗。

    就在这时,三个泥土形成的椭圆型球体中的一个,从其内突然传出一阵低沉的呐喊,“砰”的一声,球体爆炸开,一个全身鲜血粼粼的月家人,艰难的站了起来,喘着粗气,大声骂道:

    “***,这是什么玩意,差点弄死俺……”

    “月刚!”月幽诸人惊喜的呼唤。

    此刻,在月刚冲破泥土球体的刹那间,那些被爆炸的力量弄成碎片的泥土残渣,快速的聚集到另外两个球体上,随后连同球体猛的钻进地底,消失无影,平静的地面上没有任何的变化……

    似乎整件事仅仅是个幻觉,如果不是月刚身上的伤口,血液,证实刚才的一幕的确存在。

    在苍天与苍地之间的地面上,慢慢的升起一个土包,一个不断流动的土包,无数的颗粒状泥土仿佛沸腾似的,渐渐的升起,越来越高,最后达到近乎一人的高度时,才缓缓散去,露出土包内,拥有同苍天苍地一样灰白色眼神的一个人!

    “我叫苍人,天地人小组中的组长,初次见面,让你们久等了……”

    月幽等五人相互看了眼,均看到对方的恐惧以及震惊!

    苍蒙身边的所有人全部集中在一起,似乎同样被刚才的一幕惊呆了,顿了一下,随后开始疯狂的相互叫嚣着,那兴奋的表情,与月家五人震惊恐惧的目光形成鲜明的对比。

    “苍蒙少爷,这,这三个高手是哪来找来的,怎么以前不叫他们来帮忙,太厉害了!”

    “嘿嘿,这是我从实验室偷出来的,没想到这么嚣张,太刺激了……”

    这段低声的对话被掩盖在苍家其它人兴奋的叫嚣中,似乎除了当事人,并没有其它人听到……但是,也仅仅是似乎……

    月涛在此刻,有些害怕的退后两步,两个手下被怪异手法残忍杀死的那一幕,尤其那恐惧的撕心惨叫,让他从脊梁骨感觉到一丝寒意,似乎脚下的泥土随时可以喷出把他淹没一般,他看了看身边脸色阴沉的自家人以及不断兴奋叫嚣的苍家,突然大声喊道:

    “你们,你们敢违反族长不准内斗,自相残杀的命令,这,这可是死罪,会连累你们整个苍家,不就是个女人么,明天……不,一会我就还给你,另外送你十多个,何必为了女人违反族长的命令啊……大家,大家还是好朋友啊……”

    “你给我闭嘴,你还有没有脸……月家的尊严让你丢尽了……”月幽听到这话,气的身体有些颤抖,上前狠狠的扇了月涛一耳光。

    月影诸人脸色复杂的看了眼月涛,没有言语。

    苍家诸人听到这里,都愣了下,谁也没想到月涛会说出如此近乎求饶的话,这是一个月家未来家主应该说的话么……

    嘲笑声,讥讽声络绎不绝。

    “月涛小杂种,真没想到你会求饶,好像你还是月家的下代准家主吧,害怕了么,哈哈,我告诉你,族长目前根本就不理会我们这些小事,嘿嘿,或许你不知道,族长正在忙着天大的事情,哈哈……但是,看在你这句话的份上,我可以考虑不杀你了,哈哈,这就是月家么,还真是怕死啊……”

    苍蒙怪笑着讥讽月涛,今天他感觉太威风了,其实他根本就没打算杀死月涛,他也没这个胆量,那样的后果,将是月家与苍家展开战争!

    只不过想把月家其它的五人杀了,镇一镇他们姐弟二人,可是没想到月涛居然会求饶,这让他意外的同时,感到自尊心得到强烈的满足。

    “月幽小姐,不要责怪少爷了,少爷尽管身为魔族,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类似刚才骇然的一幕,看到自己人死在面前,尸骨无存,有了恐惧的情绪和代替的感觉之后,难免产生躲避的念头,这是很正常的,很……很常见的……”月峰有些勉强的措辞。

    “是的,少爷也是为了不想再有死亡,不想我们有什么损伤,才试图劝说苍家,少爷其实全是为了我们。

    而且,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保护少爷小姐安全回到魔王城,尽管从刚才的一幕中我算定苍家不敢动小姐少爷分毫,只不过想杀我们来示威。但是,我们决不能允许他们有任何玷污我们月家的机会,小姐,一会请您带着少爷速速离开,我们三个一人对付一个,应该可以拖住!”月影快速的说着。

    月涛捂着被月幽扇的老高的脸,支吾的说:

    “本来就是这个想法,我,我不想你们有任何损伤,所以……”

    月刚冷冷的盯了一眼月涛,冲地上狠狠的吐了口唾沫,转过身开口道:

    “俺一定拖住一个,哪怕死……”

    月幽在此刻表现出其过人的冷静,快速的命令:

    “听到我的号令,一起后退,如果我没猜错,这三个人应该还不是完全听从苍蒙……”

    此刻,他们几个人谁都没有注意到,月涛看着月刚的眼神,有些古怪,似乎微微咬了咬牙……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样的目光,我在很多人的眼里看到过,它代表的,应该是——狠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