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急雨(五)
    恋上你看书网630bookla,盛唐风华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五章急雨(五)

    在善阳城中,有着巨大的仓库区。郡治之中,向来是收储一郡之粮秣军资器械财货的所在。在大隋中央的统治崩塌后,这些各郡郡守,纷纷就凭借这样的物资优势,成为一方霸主。

    善阳城中,仓库区在城西位置,周遭不许兴建民宅,并设卡栅隔离。

    王仁恭横征暴敛而来的粮秣财货,就储存在此。

    马邑乏粮,所谓粮秣便是一郡重中之重。城西库区,大半存储的都是粮食草料,犹自王仁恭还嫌不足,趁着还未曾和各方势力撕破脸,在拼命收购粮食,积储在善阳城中。

    善阳这一带,还有富庶的桑干河谷,征收的粮秣还能满足王仁恭麾下万余人马的大半所需,不足之处靠着外购也能敷衍了。

    但是对于云中苦寒之地而言,云中一带出产,实在满足不了恒安鹰扬府四千歩骑所用。更不用说依附于这四千恒安鹰扬兵那么多军眷工匠辅兵了。在经历了去年的大战之后,云中一带更是饱经突厥蹂躏,更形窘迫。

    刘武周已经竭尽所能,用一切办法以赡养自己部下。说恒安鹰扬府已经穷得叮当响,丝毫也不为过。要不然也不会广遣伏路军,去拦截行商的小商贩了,最后还惹出徐乐这条蛟龙。

    恒安鹰扬府的粮食,大半都依赖从善阳转运而来。

    虽然王仁恭和刘武周都恨不得一口水吞了对方。但是前面些年,因为恒安鹰扬府要直面突厥威胁,要遮护马邑郡腹地,所以王仁恭还得源源不绝的给刘武周输送粮秣。而刘武周自以为恒安兵精锐远过马邑兵,也不敢轻易起衅,也是因为王仁恭控制着粮食。

    但是在今年,局势已然大变。王仁恭本来不惜将云中之地让给突厥,也要收拾掉刘武周,好安心南下逐鹿。已然决定在秋收之后不转运粮秣给云中,随时准备撕破脸动手。

    而刘武周也尽一切力量,在筹划云中大集,在尽力开源节流,甚而也和周边势力有所筹谋,也是应对这预计今年会到来的马邑内战。

    但是临到最后时刻,居于优势地位的王仁恭又决定缓了一步。

    那位唐国公一副恨不得自己和刘武周马上打起来的样子,还遣了刘文静此辈来搅风搅雨,就偏不能让他如愿。且让几方势力在这里耗着也罢。唐国公实在是一个强大的敌手,要是让他顺利起兵占据长安,有了更大的名义,则自己就算是统合了马邑,坐拥天下精兵,也不是他的对手。

    还不如放缓一步,和突厥达成更为可靠的盟约。再以雷霆万钧之力,扫灭刘武周,再指向晋阳,一举奠定局势!

    在张万岁陷于云中之后,王仁恭反而决定和突厥合作得更是深入,哪怕就是将马邑郡全给了突厥人,又能如何?

    在此之前,就要稳住这个三方僵持的局势!

    所以,再给刘武周粮秣!

    刘文静去后,王仁恭郡守衙署内传骑立刻而出,带着王仁恭加以郡守印信的堪合,毫不停顿的去往库区,准备调拨粮秣,立刻发出。

    急雨之中,库区骚动起来。本来军士们忙忙碌碌的在粮堆草料堆上铺盖油毡,放置石灰筒吸附水汽。现下王仁恭军令到来,就立刻转而准备车马,将粮秣从库区中搬运出来。

    王仁恭对麾下平时放纵,也多回护。唯有军令一下之际,但有违反军令,不论是谁,只有力斩一条,非有大功不能赎罪。

    大雨泥泞之中,顿时就听见一片人喊马嘶的声音。多少骡马都动员了起来,库区里也都是衣衫湿透的军卒民夫,被紧急召来,拼命搬运粮秣,半个善阳城都被扰动了。

    善阳城中有些地位之人,在探明了突然发生的事情之后,都纷纷向郡守衙署而去。

    虽然王仁恭从来都是乾纲独断。但是突然给刘武周运送粮秣之事,等于是个急转弯。身为王仁恭麾下,至少要明白主公为何做此决断罢!

    善阳城中馆驿之内,从王仁恭处回返的刘文静,正站在馆驿小楼窗前,看着门前一队紧急给征集起来的车马夫役踏着泥水匆匆而过。

    大雨之中,人喊马嘶,车轮陷住。带队军官不住喝骂鞭打,催促民夫快点将车子推出,赶往库区。

    馆驿当中驿丁就在门前看着热闹,低声议论。

    刘文静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

    王仁恭还算是有些谋算,知道这个时候拖住唐国公为上。

    不过行事如此急躁,哪里是成大事的人?亏得还是世家高门子弟,在这边地郡县呆得久了,行事已经像足了蛮子。

    越是这般,越不用担心。只需要再小小撩拨一番,就可以让王仁恭怒火再不可遏制,和刘武周真的火并起来。

    不过该怎样撩拨呢?是密函调一支河东军来,冒充刘武周部下在王仁恭治下内截杀,还是怎样?

    行事如此急切,说明这位王太守的情绪,已经绷紧到极限了,只要稍有举动,就能将他逗引得眼红!

    这一趟前来,到了此时才有一点兴味。就看着马邑郡中,必然到来的血腥厮杀也罢。

    最好情形,就是王仁恭和刘武周之间的混战旷日持久,两败俱伤!

    志满意得之余,刘文静心中冒出一个念头,刘武周到时候会怎么做?不过转眼之间,刘文静又将这点念头抛去。

    王仁恭世家子,久在高位,还是如此。刘武周一个粗鄙武夫,就算是有点勇力,又能如何?

    夜色垂降,暴雨如注。

    王仁恭仍在小楼之上,只是身边没有了侍女点茶。

    说实在的,在马邑边地久了,王仁恭对礼仪繁琐的饮茶之事,也没了什么兴味。

    来郡守衙署打探消息之人,包括自己儿子在内,都被王仁恭挡驾。

    马邑郡中,所有事情都是自己一言而决,犯不着和他们过多解释。男儿大丈夫横行于世,不就是追求如此地位权势么?

    还有更大的权势,更高的地位在前面等着自己。只要将一切布置妥当,就去摘取!

    这个时候,暂时先隐忍一下罢,哪怕让刘武周这厮稍稍得意一阵,也没什么。下令剿洗那个徐家闾之后,对于张万岁失陷之事,王仁恭也是稍稍出了一口恶气,算是能丢开手了。

    粮秣送去,刘武周还能不识趣,自然要将张万岁送来,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要是刘武周能在云中安生的话,到时候联合突厥打破云中,未尝不能留他一条性命。

    望着楼外暴雨,王仁恭突然又莫名烦躁起来。那个石朝志,怎生还没有消息回报?马邑越骑,行事也越来越不利索了,得好好整训一番才是!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