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零一章 归真符宝
    张信心想他如能够早知道自己,可以掌握祖师遗下的观星术与陨星天降之法,定不会在千页峡内与她们过于亲近。

    原本在他预计中,需得至少五年之后,自己才能初成羽翼。

    可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就是如此了。摘星之法虽使他提前拥有了复仇的力量,可却也将更多的危险,引至他与亲友的面前。

    而自己如欲避免未来可能发生的悲剧,此时最好的方法,就是尽快使三女拥有足够的自保之力,又或者使自己麾下,再增更多力量。比如再招揽几位,似林厉海与云浩这样的顶级神师可这都不是轻易办到的事情,

    谢灵儿三女回归之后的五日,又有更恶劣的消息传来。有承影殿的灵师,在黑杀谷外的地下,发现有大量的魔灵聚集。不但有切断他们后路之势,更在全力挖掘通往黑杀谷的通道。

    而在北面,甄九城辖下强行进驻仙云山的别部大军,也在白帝子攻伐之下,形势岌岌可危。

    那座仙云山已开始受损,可能最多半月,这座法域灵山就可能崩溃。

    当这消息传来之时,张信就知自己的清闲日子,即将结束,

    也在这一日,朱八八再次为他更换灵源。

    “诺!这是你要的符!”

    朱八八才走进门,就直接将两枚玉符,抛掷了过来。然后她又有些狐疑的看张信:“你答应我的事,真能办到?”

    “你既然不信,那又何必把这东西给我!”

    张信微微一笑,随后就手摩挲着这紫色的玉符,一声赞叹:“这符宝,可真了得。”

    符宝与法宝相同,是各种符法的集合体,由高明的修士将各种符法复合在一起。

    而符,仅仅只是单一的灵术而已。

    “那是!这可是我的玄祖父亲手做的!”

    朱八八柳眉一挑,眼现得色:“整个日月玄宗,只有他老人家一个人能办到。不过我这里,也就只剩下这两枚了。”

    张信则不禁暗叹,心想这些天域圣灵,真没一个简单的。宗主归真子,被玄宗弟子普遍认为是门内十二位天域圣灵中,今次于皇极的剑道大宗师,

    可这位的一手制符之法,亦是冠绝天下。

    也可见归真子,对朱八八的宠爱程度,张信可是深知制作这种顶级的符宝,是何等的费时费力。

    ※※※※

    黑杀谷之北,距离大约七千里处,在苍凉的号鸣声处,此处因各种大规模术法而掀起的烟尘,正在渐渐消散,显露出一座满布疮痍的山体。

    明显可见,这里的一场大战正告一段落。在山体下方除了无数的坑洞之外,还有数以十计的舰船残骸,以及不少仍未毁去的灵师尸体。

    不过此时在群山之外,依然有数达千计的飞船,悬浮于空。虽是样式各异,却未有丝毫的杂乱之感,军势严整有序,舰船鳞次相比。

    而此时就在这千余战船中央,一艘体型庞大的攻山舰中,白帝子高据在主位之上,神色颇为无奈的听着下方的噪杂议论。

    主要是因伤亡,日月玄宗在黑杀谷两座灵山下损兵折将,可他这边,也同样在仙云山前受挫。

    向日月玄宗递交战书之后,麾下的灵修战船,虽由各宗支援,膨胀近倍。

    可在这座小小的法域灵山面前,却已损失了十分之二三。

    而此时在场的诸多神师,倒并未指责白帝子什么,只是在争论指责,认为今日主攻的几家宗派,畏敌不前,心存私意,以致错失战机,迟迟无法突入山内。

    “诸位且请住口如何?”

    当白帝子苦笑着敲响身边的铜铃,这厅内的诸人,才渐渐寂静了下来。

    对于这位北地仙盟的总执事,此间近百神师,还是颇为信服的。

    交战以来,白帝子的能力有目共睹。

    如非是此人的居中协调调配,各宗伤亡可能会再增数倍,甚至在交战之初,就被甄九城统帅的日月玄宗精锐挫败。

    那一战,甄九城诱敌深入,显出败像,使得各宗争先恐后,将白帝子稳守战线,不得轻敌冒进的军令置之不顾。可在接近仙云山山顶之时,遭遇甄九城预伏的四百二十九面赤阳神雷重击。结果从大胜转为大败,诸宗舰船无不恐慌溃逃。

    那日正是白帝子力挽狂澜,以其部属私军截击甄九城攻势,死战不退,并以其人脉,联络各宗,终于稳定住了战局,使得诸宗死伤,止于四千之数。

    再如非是白帝子善治善能,且行事公允练达。这临时拼凑而成,一盘散沙般的大军,可能早就已维持不下去。

    简而言之,无论是用兵韬略,还是智计手腕,白帝子无不都使人心折。迟迟攻不下仙云山,非是自身能力不够,而是别有缘故。

    “今日真一宗,力神宗,仙泉庄三家主攻,以本座看来,心存私意是没有的,可三家弟子,确有畏敌不前之意。”

    当这厅内恢复安宁,白帝子才开口道:“具体的处罚,由三家自行斟酌,仙盟不会置喙。不过你等需拿出一定礼数,以补偿各家损失。”

    此言顿时引得在座数位神师,眼露不满之色。可他们未来得及开口,白帝子的目光,就已逼视过来。

    “几位请扪心自问,是否对得起各家近日以来的血战牺牲?又是否因畏惧伤亡,而错失过战机。所谓公道自在人心,你们三家如欲被孤立于诸宗之外,那么本座也无话可说。”

    眼见那几人都一阵凝噎,在厅内诸多冰冷目光注视下,都陷入了深思。白帝子又以凌厉的视线,扫望其余诸人:“贪生怕死,这是人之常情,在所难免。我也知你们许多人,都不愿见门下死伤。可白某想请诸位在临战之时,多想想对面那仙云宗的下场!今日诸君如还不能同心协力,那么三千年后,我等的道统,我等的后人,或者连仙云宗都不如!这可非是我白帝子危言耸听,试问黑杀谷覆亡之后,这诺大的北地,还有哪家是日月玄宗的对手?”

    这番话语,虽未疾言厉色,却依然使这大厅之内一阵死寂,

    “今日之议,就先到此为止吧,”

    白帝子状似疲惫的拂了拂袖,而在场的诸多神师见状,也都纷纷神色复杂的施礼告退。

    待得所有人都离去,这个诺大的厅堂之内恢复空寂。在白帝子的身后,那位身负巨剑的紫发青年,才眼现异色的对白帝子说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听说已经有人在暗中串联,说是这样攻打下去,这仙云山没拿下,我们的人反倒要耗光。又说日月玄宗的陨星天降太过恐怖,即便我们攻下这仙云山,也未必能救得了黑杀谷。不如趁现在,日月玄宗还未将黑杀谷拿下,趁早与他们谈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