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八章
    看着不远处仿佛山峰一样威严耸立的魔王城,诡异的魔王头像,心里着实有些感慨。

    尽管离开的实际时间不是很长,但是经历了黑魔界,通天城的种种事情之后,此刻的我,不由得想起离开时,与提娜和森达那彷徨的一幕。

    当时的自己,不知道未来如何,不知道去五色城的任务,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危险在等待自己,甚至不知道是否下一秒就会死去,什么都不知道……

    仅仅是防御森达的同时,一起相互争取提娜的协助,似乎这是唯一的保护方法。

    现在想想,当时多少还是有些幼稚,如果是现在,恐怕结果又不一样了。

    可惜,最后提娜还是死在自己手里,森达尽管是沃而木杀死,但是也可以说是自己间接害的。

    还有刀,他现在如何,是否已经回到神界……

    我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这上面已经粘满了鲜血,无数人的鲜血,叹了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珍尼的声音在我的脑中回荡起来。

    “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复杂,为什么不能真诚一些,为什么要这么残忍,难道必须要伤害别人,才能生存么?难道只有杀戮才是生存么?

    难道只有利用别人来保护自己,才是生存么?你们全部都太虚伪了,用着生存这两个字,来残忍的伤害别人,难道不这样做,你们就会死掉么?会活不下去么?

    为什么要这样?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虚伪,为什么前一刻还是笑脸,后一秒却相互残杀,为什么!!”

    “这就是现实的魔界,这就是规则,我在规则中,至少,我还活着……”我默默的想着。

    “师傅,您怎么了……”似乎看到我眼中的悲哀,小九试探的问。

    “师傅没事,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记住,在进入魔王城后,不要运用妖气,这一路上,我已经把你身体内的魔族基因激发出来,果然和我的猜测相差不多,现在的妖兽经过无数的岁月繁衍,身体内的基因,已经混淆了,几乎全部都是妖魔同体,就看先启动哪个了……”

    “我知道了,师傅,您放心吧,您教我的沧海魄,我已经可以运用了,而且,我发现如果在使用沧海魄的同时,把控制风微微加进去,会起到冰冻的效果……”小九点了点头。

    或许,打破规则的人,冲破魔界束缚的人,就是小九……看到小九坚信的目光,我突然有了这个想法,起码,在感情方面,这个孩子和我是不一样的。

    那么我呢?

    我抬头看着天空,慢慢的笑了……

    我的内心真正的想法,埋藏的很深很深的一个信念,深到似乎我都忘记了它的存在,尽管它一直在潜移默化的促使我做一些让我迷惑的事情。

    这个信念,就是毁掉魔界,彻底的把魔界毁掉,这就是我用来打破魔界的规则的方法,彻底的把魔界毁灭……

    这就是我的方法,一个野蛮的,霸道的,或者说狂妄的方法!

    想通了从得到力量之后,一直存在内心的迷茫信念,此刻的我,有一种再生的感觉,找到了信念之后的!

    “走吧,小九,魔王城就在前面!”我这些年,很少见的,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真诚微笑。

    小九看到我的微笑,愣了一下,眼圈微微有些红。

    “师傅……”

    一个很敏感的孩子,我摸了摸他的头。

    就在此刻,突然,从通天城的的方向,传来一阵阵破空声,随着魔王城外围的魔之保护闪烁几下,数个人影冲了出来。

    我示意小九蹲下,他在以为我没注意的时候,用手快速擦了擦眼角,我看在眼里,微微笑了笑。

    在来通天城的路上,我已经试探过很多次,或许同是妖兽,拥有共同的经历,总之对于他,我有一种很莫名的感觉,说不出来,或许,就是缘吧……

    小九看着自己的师傅,这个叫黑夜的妖兽,尽管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不过在他的眼里,师傅似乎是无所不能,这些天在路上的种种经历,让小九深深的崇拜上了黑夜,崇拜强者!

    但是,他同样一直小心的提防着,这本能的习惯动作,让他在崇拜的同时,保持一丝理智,观察的理智。

    渐渐的,他发现师傅很古怪,眼神中总是飘忽不定,充满着悲哀与无奈,但大多的时候,都是被无情冷漠所取代。

    就像刚才,师傅的目光,变化很快,感慨,悲哀,无奈,怀念,等等这些让小九彻底的迷惑了,师傅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但是更让他惊讶的,是最后那古怪的目光,他说不出来,那是什么感觉,依稀是有些疯狂,但是又不是很确定,让他微微有些害怕。

    如果说这目光让小九惊讶的话,那么师傅的笑容和摸他头这个亲切的动作,就足已让他有了震惊的感觉。

    他清晰的从那笑容中,感受到师傅的真诚,从师傅亲切的动作里,感受到久违的亲情,他的眼圈,红了……

    我蹲下身,仔细看着从魔之保护中冲出的几个人,当看到其中一个熟悉的身影时,禁不住苦笑。

    在魔王城我最不想见到的人,曾经让我起了杀心的人,月家的大小姐,月幽。

    对于这个女孩,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她的坚强,当初身受极重的伤,也坚持自己站起来的女孩。

    似乎,我记得吻过她,仅仅是似乎,不过,应该是真实存在的吧,我有些记不清楚了。

    “月幽,别人怕你们月家,但是我们苍家,嘿嘿,并不在乎你们。不就是完成了暗杀任务么,有什么的,你们就嚣张成这样,尤其你弟弟月涛,那杂种,敢和我抢女奴……”

    几个人数组分明,苍家八人,月家七人,似乎也算是公平,此刻,苍家站在中间的一个小胖子,狂妄的叫嚣着。

    “苍蒙你刚才的话,已经触犯了我们魔族的禁口,前段时间的任务是什么,我记得似乎族长只是对我们月家提到过,而且,还下过命令,其它家族不许谈论,不知道阁下是从哪里听到的,而且似乎很认定任务就是暗杀,先不说你的判断对错,单凭这一点,你就应该死了……”月幽瞥了一眼苍蒙,笑着反驳。

    我听到这里,笑了笑,这月幽丫头学会寻找别人语病了,而且打架前居然还要像摸象样的相互寻找借口,我到要看看,这场精彩的“表演”最后会发展到何种程度。

    我记得刀曾经和我说过,魔族族长下过某一个关于严禁私斗的条约,这些家族子弟胆子还真不小……

    “师傅,哪个大姐姐是谁……你怎么总看她,不过,她可真漂亮……”小九突然在旁边蹦出这么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