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九九章 泰源上师
    接下来的时间,果然就如他与芮晨的判断,自从进入黑杀峡谷之后,他就彻底变成了一个闲人。

    而碎星号上的诸多灵师,尽管在遇见他的时候会非常恭敬,可在其余时候,却是完全将他遗忘,

    张信也不在意,他在许多人眼中,固然是个狂妄自大,目中无人的混账,可其实本身理智得很。绝不认为自己,在与黑杀谷灵修战斗的前线,有保命之能,更不会蠢到自己去送死。

    所以他接下来,只是做了两件事。

    一是通过与宗法相的关系,将谢灵儿三女,调拨到前方;二则是给自己麾下的护卫队,也就是前轩辕殿第七镇,发布了在场看护谢灵儿三女的任务,张信甚至还为此,向宗法相要来了一艘月型战舰给他们搭乘。

    谢灵儿说的对,在他的羽翼之下,她们永难有独当一面之能。

    可张信却也不认为现在的她们,有脱离自己羽翼下的能力。一定的磨砺是要有的,却必须是在自己的看护之下。

    那些前轩辕殿第七镇的许多成员,倒是颇为欢喜,这意味着他们,也能加入到前方战场,可以杀敌获得功勋。

    不过他的护卫统领张德怀,还有第七镇中许多老成持重之人,却是持不同意见。认为现在张信的安全,才是更为紧要之事。

    不过张信‘任性’,命令强行下达之后,就不管不顾,使得张德怀等人,完全无可奈何,

    而这前第七镇的成员,大多都是年轻气盛,也都已习惯了在战场上,获得远超其他灵修的修行资源。有了张信这条军令,如奉圣旨,张德怀只能以自身的威望约束,尽力在张信身边,保持着三十人的护卫规模。

    而张信将这两件事安排妥当后,就再万事不管,把几乎所有的精力,投入修行。

    自然他也不是将所有的时间,都用于‘太虚死域’的研究,这只是一部分。

    还有九天雷动的锻体,天元**后续几层的印证,大风诀的进一步改良,以及金灵力士与庚甲术的练习等等,说来是千头万绪。

    张信真恨不得把自己的人劈成十片,每一片负责一件,可惜办不到。

    叶若倒是安慰他,说是正在收集数据,准备建立关于他们灵修的**与脑电波的模型。完成之后,就可通过主基地里的那些量子计算机,帮助他推演各种灵术与功法。

    可张信一问时间,也就对此事绝望了,那得至少五六十年,才可能完成。

    叶若说他如能将这个世界的各种书籍,记录到系统内,可能会加快进度。比如篆星楼下面几层,那数量达百万的各种典籍。可现在的他,哪里可能办到?

    修行之余,张信每日里也会抽出一个时辰,前往剩下的两座观星台。

    他用的名义是研究那座大衍摘星阵的构造,可很快叶若,就发现他是另有目的。

    他确是在研究法阵结构不错,可研究的却是法阵附属的部分,

    叶若于是满脸的不解:“主人好像是在尝试解析里面记录的陨石坐标?这是为何?”

    “你猜对了!”

    张信的神色专注,漫不经心的答着:“我发现我们那位祖师的陨石火雨,并非一定需这几座大衍摘星阵才可发动。只需我能知晓这些陨石的坐标,然后以符文共鸣的方式,将之引发即可。虽说这稍微麻烦了些,可效果是一样的。”

    “可这有什么用?”

    叶若摇着头:“直接用这几座阵不就好了。”

    张信闻言,语声却是意味深长的说着:“当然有用,在某些特殊的时候,还是能够用得到的。如果有一天,这些法阵损毁了呢?”

    听到此处,叶若的柳眉,就不禁好看的蹙起,陷入了深思。

    而除了修行与研究两座大衍摘星阵,张信每日也有通过林厉海,关注着黑杀谷中的战局。

    他在这位于后方的碎星号上苦修,完全感觉不到战争的气氛,可其实这峡谷之内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

    宗法相用兵谨慎,可在进入黑杀谷之后,兵势却是极其的激进。

    而形势也正如其所料,黑杀谷虽已做了双门山被轰碎的准备,可准备却并不充分。

    日月玄宗的大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摧毁了对手所有的抵抗。

    不过许阴月的反应也是极快,极其果断的放弃了峡谷,将谷中数十座州城,数以百万计的子民,全数甩给了日月玄宗。转而将所有的黑杀谷修士,撤退到了南面的‘黑神山’与‘唐央山’,龟缩在这两座天域灵山中固守。

    而当日月玄宗的大军兵进至此,战事就陷入胶着,

    此时他们军中的千余艘战舰,十二艘攻山舰,最多只能与黑杀谷‘大黑天寂灭阵’达成平衡。

    宗法相在舰船法阵内,填入大量的神脉石,使军中的日月二型战舰的阵法极限扩张,彼此勾连,用于对抗黑杀谷的‘大黑天寂灭阵’。

    可相应的,那总数达六千的三昧离火神光与冰魄神光,在没有神脉石支撑之后,也就再难有用武之地。

    而此时他们日月玄宗一方,只能依靠灵师,在无穷无尽的黑雾中,与对手近距血战搏杀,往两座灵山之颠仰攻。

    可黑杀谷虽只有灵师三万,可依靠天域灵山的加持,战力普遍能提升一倍以上。且顽强无比,死战不退。

    这毫不出张信意料,黑杀谷已被日月玄宗逼至绝境,似如困兽,不得不拼。使他吃惊的是,在这场血战开始后的第四天,有两位天域圣灵,在黑神山的山下交手。

    ※※※※

    得知消息的这日正午,张信正借助药物之力,在修炼天元**。冥冥入定之时,却感觉到南面两百里外,传来巨大的元力动荡。

    这使他心生惊奇之意,当时虽压制了杂念,完成了四个周天的完整循环。可在之后第一时间就找来了林厉海,询问详情。

    他身边论到能力与稳重,自然是以云浩为首。可论到耳目灵敏,却自是以林厉海为尊。

    此人性情豪爽健谈,善于交际。在这船上没呆几日,就有了朋友满碎星的趋势。

    尤其那些低级灵师,很喜欢林厉海。只因这位并不自恃身份,且常指点他们修行。

    所以这次张信,也毫不意外的,从林厉海的嘴里,得知前方的战况详情。

    “据说这次对面出手的那位天域,乃是无上玄宗的泰源上师。”

    林厉海说着他打听来的消息:“详情我也不太清楚,只听说是黑杀谷先故意让出他们位于黑神山山脚处的集镇仿山城,却在仿山城内,暗伏了一百多块水桶大小的振金,随后又有泰源上师出手,以六十三级的灵压术,镇压仿山城附近百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