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00 魔女3
    奇异的力量波动在视网膜屏幕中形成大量乱码,虽然脑硬体并没有因为这个冲击而损坏,但似乎也无法将其在有效时间段内解析成我的大脑能够理解的公式。瞬息间缓慢到近乎停止的世界最先只是笼罩了队伍所在的长廊,但随后就如同爆炸产生的冲击,迅速扩大到整层楼。无法逃离的静止效应让我的大脑已经停止工作,不,应该说,在运转上仍旧正常,视网膜屏幕上呈现的身体数据并没有产生异常,只是,这些不断以微小幅度变更小数点后几位数字的数据,于此刻的变动变得缓慢起来,计时器的秒针好似每移动一个都要花费极大的气力。

    应该不是身体机能停止或减缓运作,世界的时间也没有停止运转,而是在这种奇异力量的效应范围内,个体的感官时间和外界时间产生了巨大的差异。并不是真正的冻结了世界的时间,仅仅是一种通过干扰生理机能和精神状态,导致其对时间的感知产生差异。说明白一点,如今每个人的思维都在超速运转,导致身体反应无法与大脑同步,就让人觉得好似世界在无限接近停止——这几乎是每个接触过科学和科幻的人都曾经了解过,甚至可能接触过的情况,本身并不属于怪异和神秘,只是导致这种现象和现象波及范围的渠道是属于“神秘”领域的东西。

    虽然,用科学的方式浅薄地解释。就是感受性和行动能力产生差异。但实际情况更加复杂,因为这种形成这种现象的途径不仅来自于生物的生理机能,还直接对生物的精神状态产生作用。凡是直接涉及复数存在的精神性效果,在这个世界几乎都可以视为“最强的神秘”,因为,在这个由末日症候群患者的人格作为骨架,反映其精神和生理现象的世界里,理论上,利用干扰精神的模式,几乎可以诞生和修正任何东西。包括时间、空间、物质和能量。区别只是,到底能够干扰到何种程度而已。

    在常识中,物质方式存在的生物,包括人类在内。即便承认非物质性的精神、人格和思维的存在和重要性,但在科学的一般理论中,都认为非物质的人格、精神和思维基于以物质形态存在的。

    换句话来说,人类的内在都是受制和反馈外在变化的结果。

    不过,同时也有“内在能够脱离外壳的束缚,独立存在,甚至直接由内在变化导致外在产生变化”之类的设想。尽管,这方面的设想并没有那么容易验证,目前所发现的现象中,内在影响外在的例子。要比外在影响内在的例子更少,也更难以证明其“独立存在性”。然而,这个末日幻境和利用末日幻境进行的剧本,初衷本来就是安德医生试图以干扰患者的精神,对其人格进行引导和修正,再将这种影响反馈回的“人类补完计划”的实验,甚至以无法证实的“超弦理论”为推动这项研究的基础理论。

    这意味着,在这个末日幻境的世界里,任何以“精神性”的模式展现出来的现象都有可可能被推动到无法想像的地步。

    那么,造成“时间暂停”这样的错觉。就不仅仅是错觉这么简单了。如果只是错觉的话,那么外界的一切变动应该都不会产生任何改变。复制体们集团冲锋也不会因为感受性的差异而减缓速度,无论是接触时间还是反应时间,都不会给其他人留下半点余地。…,

    然而,在我的观测中。那些复制体的动作的确无限放缓了,队伍里的人。无论魔纹使者还是普通人,连同学姐和小圆两位魔法少女,也好似僵化了一般以固有的姿势定格在原地。

    龙傲天和丘比两个同样具备精神力量特质,疑似“精神统合装置”的存在此时的状态到底如何,尚不得而知,他们的外在并没有幅度太大的变化,看上去也被“定格”了。而我之所以依旧能够清晰思考,进行观测,完全是因为脑硬体的运转并没有受到这股力量影响的缘故,通过脑硬体来控制义体的话,也可以继续行动,只是动作有些僵硬,我尝试抬起手指,好似灌了几百公斤的铅。

    造成这个诡异景象的,是站在队伍中高举右手的魔法少女晓美,她也是目前从表面状况来看,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的人。力量并不是从她体内迸发出来的,对扩散的波动进行反向追踪后,视网膜屏幕的准星很快就锁定了力量的核心——位于她右手腕上不知何时显现出来的金黄色腕轮,好似极光一样的波动,以实质可见的方式在金黄色腕轮上美轮美奂地翻腾着。她的嘴唇掀动着,无声说出这具独特装备的名字:黄昏腕轮。

    黄昏腕轮的力量让世界凝固下来,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就像是镶嵌在了照片之中。奔流而来的复制体狂潮最前端距离队伍众人只剩下不到十米,但是这短短的按照平时来说几乎不用一秒就能越过的距离就此成为天堑。魔法少女晓美的短裙下方落下数十枚鸡蛋一样的炸弹,分从前后滚入凝固的复制体狂潮中。紧接着挥动双手,从袖管中弹出两具转管机枪,单单枪体就比她的身材更加粗大,每一根转管的口径都超过十三毫米,重金属色的外壳好似渡了一层亮银,即便在这重重的暗影中,也能瞧得一清二楚,甚至,因为这两具狰狞枪体是如此充满了压迫感,反倒让持着它们的少女宛如隐入了阴影中。

    转管机枪分别指向走廊前后,以魔法少女为中心,喷涌出闪耀的火光。在这一刻,世界似乎只剩下这片滚滚不停的枪声,就连大厦外那令人烦躁惊恐的雷鸣声也完全听不到了。在视网膜屏幕中。每一发子弹的轨迹都没有和挡在前方的队友重合。密密麻麻的弹道不仅有直线的,也有弯曲的,甚至是在墙壁和天花板上反射着。不会伤害到自己人,但是,也不会给敌人留下闪避的死角,和我曾经通过连锁判定能力计算出必将命中的弹道不同,这个少女完全是依靠粗暴的火力交织出不可能躲开的巨锤。

    充满动能的子弹直接洞穿复制体的身躯,撕裂它们的身体,加上落入它们之中的炸药也在不断爆炸,这片凝固的世界陷入一片熊熊燃烧的火海之中。直到世界重新开始运转的时候。这股预先掀起的猛攻所造成的冲击如同积蓄了太多压力的大坝,顿时决堤,气浪、火焰和残肢碎片倾泻如注,一股脑伴随着硝烟和热风朝走廊中的每一个人扑来。

    火光在每一个人的瞳孔中摇曳。无论是普通人还是龙傲天的女下属们,都露出“不可置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表情,张开嘴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复制体狂潮在世界解除凝固的第一时间,就被积蓄已久的冲击来了个迎头痛击,身体早在它们无法动弹的时候就已经被瓦解,此时更被爆炸的冲击彻底扯断,掀翻,然后反卷回去,撞在后方的自己人身上。好似海浪两相碰撞后瓦解成无数的残骸。…,

    狂暴的火光和声响仍在持续,仿佛每一个人都被这疯狂的火力惊呆了,没有人敢于在这种时候动弹一下,因为所有人都能察觉到,无数的子弹仿佛永无止境般从身边擦过,完全没有留下可以活动手脚的余地。哪怕是稍微动一下手指,都有可能被跳弹击中移动的部位。

    我身旁的五月玲子和玛丽自然看不到这一幕,但是那爆裂无匹的枪声却让她们脸上浮现惊惧的神色。就算只听到声音,也足以想像那边的战况到底有多激烈,而刚解除凝固的她们。自然也对战况突然变得如此旭烈感到惊愕。

    我看到她们面面相觑,声音被那片澎湃的声音吞没了,只剩下嘴唇掀动着:

    ——操他妈的发生了什么事?

    十秒后,枪声骤然停歇,魔法少女晓美将已经没有弹药。枪管处产生过热现象的转管机枪扔到地上,发出沉重的咚的一声。

    就像是划下休止符。只剩下贯穿走廊的回声一阵阵地回荡着,逐渐远去。

    此时,无论是天花板、墙壁还是地板上,只要不是自己人所站的地方都千疮百孔,残肢碎片飞溅得到处都是,甚至划破了黑人保安和中年男性的衣物,好在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口。两名普通人身体僵硬,因惊愕而睁得大大的眼睛一时半刻根本无法合上,在他们面前和身后,鲜血好似颜料一样涂抹了十米外的走廊表面,堆积得如同墙壁一样的,完全看不出人形的尸体残骸堵塞了大部分空间,只有从间隙处才能看到仍有影子在对面晃动,以证明敌人并没有在这次狂暴的攻击中彻底死光。

    女雇佣兵们终于摆脱了基于自己装束的伪装,吹响了赞叹的口哨声。

    “真是太令人吃惊了。”龙傲天回过神来,轻轻鼓掌,对魔法少女晓美说:“有你们在的话,一定能够解决那个魔女。”

    “也许吧,单凭这种程度的力量,对付魔女应该不成问题,但是,想要治退瓦尔普吉斯之夜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晓美垂下视线,飘荡的刘海在她的脸上留下一层阴影,当她抬起下颚时,一股直击心灵的力量让她的眼睛闪闪生辉,“必须更强,更强,更强!”

    这时,中年男性发出低低的呼痛声,他的双耳正不断流出鲜血:“我,我的耳朵,听不到了!”

    “枪声太猛了。”黑人保安的声音十分洪亮,也许他自己根本不觉得吧,这也是受到之前枪声的影响而产生的后遗症。

    身穿粉红色魔法少女制服的小圆有些担忧走到两人身边,将有些惊恐的中年男人扶起来,说:“没关系,会好起来的。”

    “你,你说什么?”中年男性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对安慰自己的女孩问道。

    魔法少女小圆没有回答。只是抬起手掌对准了中年男性。这样的姿势让已经在心中对魔法少女产生阴影的中年男性不由得踉跄倒退了几步,要不是被“学姐”在后方撑住,差一点就摔倒在地上。

    “哼嗯……”蹲在小圆肩膀上的丘比盯着中年男人,发出意味深长的鼻音,说:“怎样?成为魔法少女的话,你也可以得到这样的力量哟。”虽然中年男性的耳朵受损,但我依然相信,他一定听到了这番话。因为,随着魔法少女小圆对准他的手掌亮起微光,男人的脸色也犹如转盘般不断变换。…,

    奶白色的光芒从魔法少女小圆的手掌中如流水般淌到男人的身上。好似蛋壳一样将他的整个身体笼罩其中,这样的现象持续了三秒才消失。之后,中年男性惊疑不定地摸了摸自己的身体,上面哪怕是再微小的伤口也已经治愈。

    “大叔。感觉如何?”小圆歪头露出灿烂的笑容。

    “感,感觉不错。”中年男性回答到,紧接着回过神来,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语,“我又听得到了?”

    没有人回答他的自言自语,倒是身旁的黑人保安突然带着责问的口吻道:“既然有这样的本事,为什么不救下面的人?”他指的自然是在十四层,被复制人偷袭,而以伤患的借口被留下来的那些队伍成员。

    小圆被他诘问的眼神盯得不知该如何是好,直到同伴晓美为她解围:“因为这样的魔法有限制。”即便黑人保安耿耿于怀。转过头去瞪了她一眼,她也没有任何躲开这种视线的动作,反而抱起双臂,以一种凛然的气势回视对方:“小圆成为魔法少女的时间太短了,也没有得到足够的锻炼,虽然潜力巨大,但是无论以战斗人员还是援护人员的身份都十分稚嫩,那些人伤得太重了,想要治疗他们可无法同你们身上的这点小伤相同并论,以未来的可能性作为考量。我不认为消耗小圆的力量为他们治疗是好主意。”

    “狡辩!”黑人保安怒气勃发,瞪着一脸冷酷表情的黑长直少女怒吼:“你这个没人性的魔女!”

    “哼——”魔法少女晓美用右手撩起黑长亮丽的长发,毫不在意地说:“我是魔法少女,魔女的敌人,但请别弄错了。我可不是每个人的救星。”

    牛仔打扮的女雇佣兵不由得又吹了一声口哨:“哇,真酷!”

    “你这个家伙——!”黑人保安一幅怒火中烧的表情。停止腰板,想要走上去猛揍这个魔法少女一顿,却在刚踏出一步的时候就被中年男性抱住了,“别去,鲍伯!她救了我们,不是吗?”

    “放开我!贝斯!”黑人保安喊道:“她本来可以救更多的人!”不得不说,亲眼目睹了魔法少女的杀戮后,仍旧有这股对质的胆气,该说是鲁莽还是值得赞赏呢?尽管是在偏激情绪的驱使下所办到的。

    “她没能救那些人,但她能救更多的人!”贝斯大叫起来:“现在,我们正在去救更多的人!”

    “哦——?”魔法少女晓美冷眼旁观两个男人的牵扯,“不害怕吗?不过,无所谓,你的信念对我而言一文不值,我也不需要了解。我只是在做我觉得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如果无法接受的话就离开吧。”

    “鲍伯!”贝斯发力将黑人保安扯回墙边,喘着气说:“别闹了,鲍伯,现在正常人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我可不想在哪条走廊上看到你的尸体。”

    黑人保安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一些,捏紧了拳头,却终于没有再坚持之前的行为,发泄般一拳砸在墙壁上,满是孔洞的墙面萧萧落下粉尘。

    本应该是当事人,却在话题中被抛到一边的小圆露出为难的表情,目光在黑人保安和同伴之间转了一下,但却没有说话,有些丧气地走到学姐身边,被学姐摸了摸头,安慰了几句。不过,我倒是觉得,比起黑人保安那正义凛然的话,晓美口口声声的“不成熟”给她的打击更大。

    “那么,剩下的杂碎该怎么炮制呢?”女仆恢复了毕恭毕敬的神态,朝走廊两端用尸体残骸堆积而成的障碍望去,虽然枪火停息后,光亮也随之散去,对面很安静,但仍旧可以从残骸的缝隙中看到绰绰的阴影在晃动,“它们似乎仍旧没有死心,也不清楚它们的数量到底有多少,有多大决心要将我们在这里彻底消灭掉。”

    她的语气自然十分恭敬,但是言词却截然不同。

    “嗯,而且不清理掉这废料的话,根本就无法走出去了嘛。”性情表现得活泼的牛仔搔了搔脸颊,“啊,对了,它们会变成雾气呢。不过,这样的话,后面的那些家伙就要重新冲上来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