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急雨(二)
    第一百三十二章急雨二

    败军头领,抓着一个酒瓶,冷淡的看着火光升起,将陈凤坡几人所在的屋舍包裹住。烟气升腾而起,四下弥漫。

    不要多时,屋舍之中的人,就算没被烧死,也要被熏死。

    他抓起酒瓶,狠狠的灌了一口。村中土酿,又酸又劣,还满是酒渣。但对这败军头领而言,有酒有火有女人有杀戮血腥,就什么都够了。

    这败军头领只觉得还不够,还要更多的血腥,才能将败战的恐惧,彻底化解掉!

    石朝志被长槊挑起,尸身飞在半空之中,洒落下漫天血雨的景象,现在还不时在他眼前闪现。

    幸得乱世将起,幸得这些世家大人们要用他们的性命去争天下,他可以用更多的杀戮,去忘掉这生死一线的恐怖,忘掉那个无可匹敌的玄甲身影!

    身边那些马邑越骑,兴奋得嗷嗷喊叫,有若狼嚎。这败军头领却还在心里盘算,桑干河一带,还可以耽搁几天,可以洗掉几个村落。

    带着弟兄们好好发财,建立起自己的威信和人望,到时候回归王仁恭麾下,怕自己捞不到一个队正地位?就是营将,也未尝没有指望。

    亏得石朝志那个死鬼傻子,居然带着军将去夜袭,结果全部死光。这就是自己上位之机!

    今日杀得也够了,火也放得够了,却是要留几间屋舍,再挑几个美貌小娘,好好歇息一宿才是正经。虽然仗是打败了,自己这辈子也再不想碰到那个玄甲身影,但是败后的日子,倒是过得爽快!

    正想得得意之际,这头领只听见耳边似乎掠过一道风声,接着脸上就落下几点水滴。

    头领疑惑的摸摸脸庞,放在眼前借着火光一看。满手鲜红,正是血色。

    身边一名马邑越骑突然发出荷荷之声,转头看去,就见这马邑越骑颈项被一支羽箭射了个对穿,鲜血带着泡沫狂涌而出,这马邑越骑不敢置信的摸着犹自在颤动的羽箭,身子一软,轰然倒地。

    其余马邑越骑也被惊动,大声呼喊:“敌袭!”

    败军头领也猛然转身,就见火光之中,一些身影缓缓而至。

    一名身形瘦小的少年,身上穿着马邑越骑的半甲,还显得空荡荡的,正又将一支羽箭搭上弦。其他身影,也同样穿着马邑越骑的半甲,形貌憨厚朴实,腰间却悬着头颅,这头颅赫然正是和他一起逃入牛门闾中的马邑越骑,眼闭嘴张,犹自凝固着惊骇之情。

    一名长大汉子,持铁盾卫护着一人。这人十**岁年纪,眉清目秀,双眉斜飞如剑。火光映亮了他的眸子,却森冷得如冰一般。

    这十**的青年未曾披甲,形貌更如一个世家公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和停兵山下那玄甲铁面上有愤怒金刚的身影重合!

    而他的部下,就是停兵山下,那做如墙冲击的徐家闾庄客!

    牛门闾残存百姓,跟在他们身侧身后,手中持着胡乱抓取的兵刃器物,红着眼睛看着他们这些马邑越骑。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徐家闾中人来到这里,又收拾掉这些零散马邑越骑,一直欺到了他们身后!

    徐乐冷冷的看着这名败军头领,入眼之处,都是血腥火光。

    乱世将起………

    可这乱世,为何总以百姓为代价,以徐家闾一样的村闾为代价!

    徐乐冷冷一挥手,身后庄客,直涌上前。这些庄客都红了眼睛,徐家闾已经毁灭,而这些手下败将,仍然不肯停手!

    败军头领惨叫一声:“我们走!我们走!放过我们也罢!”

    马邑越骑,实在被停兵山下那一仗打破胆了,面对徐家闾中人,实在提不起半点抵抗意志。

    败军头领身后的那些马邑越骑,已经丢刀奔走。败残之军,纵然加倍暴虐,但已经没了约束,再不能当做一支军队看待,再重整起来,恢复节制约束之后,再谈不上有什么战力。面对红了眼睛的徐家闾庄客,一个个只想逃命!

    马邑越骑败兵,转眼间就被徐家闾庄客淹没,厮杀短暂,长长短短的惨叫声之后,包括那名败军头领,全都了账。

    牛门闾百姓呆呆的看着眼前一切,看着满眼大火,看着乡闾亲族倒在血泊中的尸身,一个个放声大哭。

    面前被大火包围的屋舍,突然门被撞开,裹着毛毡的几条身影跌跌撞撞的冲了出来,仆倒在地。

    庄客们忙不迭的上前扯下毛毡,将被熏得半死的几个人扶了起来,又赶紧将水葫芦递给他们。

    这几个人捧着水葫芦大口大口的喝着,满脸俱是劫后余生的侥幸之色。

    韩约突然讶异的道:“陈大?”

    作为神武县中也算得上一号的轻侠人物,韩约如何认不出本地鹰扬兵的队正陈凤坡?陈凤坡也好与人结交,人缘极好,和韩约这种小辈也算是有点交情。

    一旁韩小六眉毛就立了起来,咬牙道:“是不是你带着马邑越骑来的徐家闾!”

    马邑越骑是外来户,必然要有本地向导引路。陈凤坡出现在这里,到底为何,已经是很明白的事情,韩小六脑子转得快,一下就想明白端的,当即就大声吼了起来!

    十几名救护陈凤坡几人的庄客,顿时就就拔刀出来,雪亮直刀,环逼陈凤坡几人!

    满脸黑灰的陈凤坡神色却还算镇定,放下水葫芦,看着徐乐:“你就是乐郎君罢?”

    徐乐站在那儿,微微点头。

    陈凤坡叹息一声:“玄甲领头冲阵之人,也是你罢………我陈大眼拙,竟然没看出神武县中还藏着这样的英雄人物,不然早就好好结交一番了。也没想到,徐家闾中,也藏着一群虎狼!”

    他换了端正跪坐的姿势:“怪不得刘武周识人,招揽乐郎君为将。王太守这才发马邑越骑剿洗徐家闾,对着马邑越骑,我又没有乐郎君的武勇本事,如何能不从命?”

    这一刻,徐乐却是心下巨震。自己紧赶慢赶,就是要赶在自己擒下张万岁的消息传出之前将爷爷接走,结果还是迟来一步,不知道哪个有心人,却先将消息传到了王仁恭那里,还夸大为自己已经被刘武周招揽为将!

    但这点震骇,还是被徐乐藏在心底。事情已然至此,一个个将幕后黑手揪出来就是了。

    陈凤坡指着周遭满地马邑越骑尸身,苦笑道:“可我们纵然效力,还是差点被这些家伙烧死。幸得被乐郎君救了一命,过错已经犯下,再没什么多说的。乐郎君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罢。可乐郎君若是能放过我陈大一条性命,今后之事,但凭乐郎君吩咐!”

    徐乐终于开口:“那我就让你做一件事情,以赎性命罢………”

    陈凤坡拜倒在地,一字字道:“但凭乐郎君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