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九七章 灾后余波
    大约一刻之后,南面又有无量的震波与罡风气浪,以横扫一切的气势席卷而来。震灭一切生灵,又将无数的石块粉尘,卷向半空。以碎星号的块头与重量,也是差点就被这气浪掀飞。

    碎星号尚且如此,其余更小号的日型与月型战船,就更显不堪。

    不过好在那些圣灵与神师法座们早有准备,除了以各种方法,对各艘战船加固之外,也及时以法力镇压,并未有战船大损,也没什么人员损伤。

    张信待所有的巨震声都消失之后,才走到了船舷处往南面看着,只见那边,都已被一片蘑菇云般的烟尘笼罩,根本就看不清楚里面的情景。

    只能见那灰尘遮天蔽日,腾起近两万丈。

    不过唯有一点可以确证,那些陨石都未偏离方向,已如他所愿的砸中了八百里外的双门山。

    只因那个方向的灵能反应,已经暗灭空寂到近乎于无

    从南面刮来的罡风渐散之际,宗法相正足踏在甲板上,头高昂着看那参天蔽日的灰云。

    他的神色悠然,已彻底放松了下来。

    不同于其他的日月玄宗弟子,他与甄九城自第一颗陨石落地之时开始,都未离开过这观景台。也得以全须全尾的,观看这场陨石火雨。

    “如今双门山已毁,师兄应可放心北上了?”

    “这是自然!”

    甄九城笑了笑:“我这就去准备,估计两个时辰之后,就可动身!”

    如若双门山未破,他即便统军前往仙云山,也没什么意义,那时全军返回才是正理。

    可如今黑杀谷的门户已经洞开,攻灭黑杀谷之战已现曙光,这又是另一种情形。

    只是在甄九城离去之前,宗法相又转过头道:“小心背后,尤其是北兽宗!”

    这次甄九城统帅的别部,除了斗部纯钧殿,以及飞岩,魄流二山,总计约一万七千的灵师之外,还有以北兽宗为首的一众从属宗门。后者大约是战舰一百八十,灵师两万出头,都是各家附庸宗派的精锐。

    甄九城愣了愣,随后微微颔首:“我这里,自不会让人有可趁之机,反是师弟这里,更要小心!黑杀谷只有三万灵师,可依旧大意不得。”

    “我岂能不知?”

    宗法相失笑,眼神莫测:“说不定从现在开始,才是最凶险之时。”

    说完之后,他就不再理会甄九城,径自发号施令。

    “传命诸舰,尽快检修战船!三个时辰后,全军拔锚。”

    “再命所有风系灵师至甲板,准备施术驱散烟尘!”

    “命斗部承影殿,迅速探明前方千里地域!”

    随着宗法相一道道军令下达,这由千余艘战船组成的舰队,瞬时又陷入了忙碌中。

    ※※※※

    张信是直到次日清晨,才回归到了自己的舱室。

    碎星号在三个时辰之前,就已再次起飞,然后宗法相纠集的万余位风系灵师,又用了大半夜的时间,才把前面的那些烟尘,刮开大半。张信也终在此时,看清楚了‘自己’的战果,

    那座巍峨壮丽的双门山,此时确已崩塌。之前高有一万两千丈,此时却只剩下不到三百丈的一截。

    不过陨石坑,只有两个,都位于双门山东面,距离大约二百二十里地,规模异常巨大,面积足达上百里方圆。

    这应是双门山被砸断之后,这两颗陨石失去目标,所以惯性穿梭过去。

    至于其他的陨石,要么直接砸在了双门山的山体上,要么是被崩塌的大山给掩盖。

    此时那边还有些灰尘弥漫,所以影像依旧模糊,看不到那黑杀谷,具体有多少死伤。不过张信本就不求细观,只往那边粗略看了一眼,对这流星火雨的杀伤力,有了粗略的概念之后,就走下了甲板。

    而当他一路返回自己居室的时候,明显感觉这船内的气氛,与之前不同。

    此时碎星号上虽已忙碌了一整夜,可张信沿路见到的那些灵师,几乎人人都是面现潮红,斗志昂扬。数日前因一系列事件而引发的阴霾,似已荡然无存,并且士气激增。

    此外就是船上的那些灵师,明显对他更敬重了。变化最大的就是现在归属于他麾下的前轩辕殿第七镇,这些灵师对他,总算是不再爱理不理。

    芮晨也是神色轻松,笑容满面:“今日之后,不到万不得已,估计都用不上你的摘星术。接下来这些日子,你可专心修行了,其他的事情,用不到你。”

    司空皓则是神色凝然的交代:“今日之后,想必那黑杀谷会更不惜代价。你们几位,仍不可大意轻心,摘星使也尽量不要外出为好。”

    紫玉天与林厉海,云浩三人闻言,都是面色平静。显然司空皓说的事情,他们也想到了。

    张信则眼神古怪的看了司空皓一眼,他听出了这位语声有异,似乎夹含有别样的情绪,语中似有暗示。不过他却未有点明之意,径自推门走了进去。

    才走入自己的这间居室,张信就点了点自己胸前的按钮,使叶若‘苏醒’了过来。

    而仅仅须臾,若儿就开始在张信耳边大呼小叫:“太厉害了!你们灵师,太凶残了喵!主人你看那个司空皓,随手就把一座山峰砍断了。还有这口剑,居然只斩出的气劲,就在地上开出了四十多公里的深沟,驾驭这口剑的人,就是那个天见上师么?感觉这些人,简直就是人形核弹。还有这道红光,应该就是三昧离火神光吧?能量等级与你们船上的那些差不多,可能量利用率却超出很多倍,居然打出到一千里外,烧穿了三座大山!这太变态了喵!再有这道雷电,这人的发电量,至少也是四千万千瓦时,他一个人就可相当于一座小型的核电机组了。主人不明白?这样解释吧,在几十万年前的地球时代,当时人类修筑的工程奇迹三峡大坝,也只有一千八百万千瓦时”

    张信的眼前,已现出了诸多战斗影像,有些是来自他身上潜伏的纳米机械,有些则是卫星观测。不过他的反应,却很是平淡:“之前不就对你说过么?需要你这么惊讶?且若儿你们的科技,又不是办不到。我看过你那些武器视频,一些特别强大的,甚至可摧毁行星。”

    “可我们是用各种样的机械与工具,才能办到的啊!你们完全就是使用个体的力量。”

    叶若的语声唏嘘道:“我们联邦也有基因武者与念力师,借助各种科技,也很强大的,可他们的个体能力,却还是要比你们弱很多。看来若儿真的要小心,那座主基地,一定不能让人发现!以现阶段主基地内配备的武器系统,是没办法应对这些灵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