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五章
    “作为妖兽,要有妖兽的尊严,这是父亲在临死的时候,对我说的,我同样也是有尊严的,我能够用我自己的力量站起来……我不是弱者,我要成为强者……”小九喘息着,单手支撑身体,另一只手紧紧的握住穿透左腿,钉在地上的魔矛。

    大喊一声,猛的拔了出来,伤口内喷出的血液,连带产生的巨痛,让小九把手里的魔矛狠狠的伫立在地上,喘了几口气,支撑着他的身体缓缓的站了起来。

    艰难的转过身,看到了他一生难忘的身影……

    从这两个妖兽进入丛林,到妖族带领猎人追来,最后那个叫小三的妖兽把同伴推了出去,这所有的过程,我全部看在眼里。

    这一幕,让我有很大的感慨,当年的自己,就是此刻的小九,被同伴无情的推出,吸引猎人目光的代替品。

    在看到小九面临死亡的危险时,我伸手救了他,不为别的,只为他的经历与自己很相似,尽管我知道这样的事情,在魔界是很平常,但是,依然有些感叹。

    我很欣赏面前这个孩子坚韧自信的目光以及无尽的仇恨,在受到这么重的伤之后,依然可以用自己的力量站起,转身,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尤其是拔出魔矛那一瞬间的狠辣,不是一般的这个年纪的小妖兽可以做到的。

    最重要的,就是这个孩子在刚才猎人扔出第一跟魔矛的时候,所表现出的智慧,他的控物术,控制的是风,他在危机的时刻,在瞬间就要临身的魔矛到来之际。

    把控物术用在自己的身上,把自己的身体微微挪动,而不是把控物术用在来临的魔矛上,就凭这一点,可以看出这个小妖兽的战斗智慧。

    很多原因加在一起,促使我出手了……

    我看着这个孩子,他用样也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以及警惕,依稀还有一丝……感激……和死亡的灰色。

    他的身体由于大量的失血,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阶段,仅仅回光返照,凭借信念站了起来……

    这一切,从我救了小九,到他自己站起转身,所用的时间不长,而扔出魔矛的猎人刑甘,也在这时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我猜他恐怕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事情,因为他扔出的两个魔矛,在小九的上空突然停了下来,变成细碎的粉末,被风吹散……

    我在深渊内练出的夜眼,明显的看到了在刑甘额头的几滴冷汗,以及那脸夹的微微颤动,甚至包括眼神中的迷惑以及恐惧……

    我笑了笑,差点忘记高级猎人可以在夜间拥有和我一样的视力……

    “黑发,苍白脸色,瘦弱身躯,冷淡的双眼……这……”似乎想起了什么,刑甘迅速从怀里拿出一幅画,脸色瞬间大变,双眼现出挣扎的目光,随后紧紧盯着我。

    “那画上的人,是我吧……”略微思考,我淡淡道。

    “妖兽黑夜,联盟一级通缉犯,无论死活,抓获者奖十万金币……十万……”刑甘从背后小心的拿出三只淡蓝色的,仅仅有魔矛一半大小的箭支,疯狂的看着我。

    “黑……黑夜!!妖……”刑甘身边的妖族库卡,脸色也开始变了,妖字出口,后面的字忍住没说,不知道心理打着什么主意,向着另外一个小妖兽,小三藏身的位置,在以为我没注意到的情况下,渐渐挪去。

    “哦,我这么值钱,恩,看来这又是有些老朋友感觉我最近太安逸了,想要来些刺激的……”我笑了笑,转身来到小九的面前,此刻的小九眼神内的死亡灰色已经占据了大半,尽管如此,在我靠近的时候,他仍然挣扎着退后两步,迷茫的看着我。

    “你,你要干什么……”

    我仔细看了眼小九,划破手指,把一滴血液弹进他心脏处的伤口内。

    此时,刑甘的三只妖术箭,发出淡蓝色的光蕴,以三道诡异的弧型,向我射来,接着,又是三跟魔矛在妖术箭的后面,紧紧的跟随着,刹那间向我站立的位置袭进。

    仿佛是六条吼叫的怒龙一般,发出强烈的破空声,那久违的,在身体表肤上出现的深深的凉飕飕的气旋,让我在这瞬间,产生一种时空交错的感觉,似乎回到了当初躲避猎人追捕的时候,身体上同样的气旋。

    可恶的猎人,不敢去打高级妖兽的主意,就来捕捉我们这些低级妖兽,这个念头再一次从我的记忆中蹦了出来,很感慨。

    完全无视临身的三只妖术箭和魔矛,在接触到我身体的那一刻,它们已经变成了残影,真正的本体,已经在空气的积压中,化成了灰痕……

    刑甘面色难看,似乎从刚才十万金币的诱惑中恢复过来,连忙退后,堆笑。

    “这个,黑夜大人,尊贵的妖兽,黑夜大人,您看,我没恶意,刚才是误会,误会,啊,我有金币,我可以用金币来补偿刚才的误会……”

    “哦?那你准备拿多少呢……”我笑了笑,淡淡的问。

    “这个,1000……金币……当然不可能了,哈哈,这个,10000金币!我全部的积蓄了……当然不是这么少了,我的全部积蓄,34281个金币,全部在枯城的银庄里,用这个牌子可以去取,密码是xxxxxx,我全部告诉您了,您要守信诺,放我走吧……”

    刑甘小心的试探的回答,看到我面无表情之后,为了活命,忍痛咬牙,从怀里不舍的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牌子,向我仍来。

    任由黑牌掉在地上,我并没有去接,经过通天城魔忍的毒术迫害之后,我对于这些事情,更谨慎了,哪怕对方在我的眼里,仅仅是爬虫一般,我也不会犯以前的错误。

    “我没有说,不杀你,我只不过问问你准备拿多少钱而已……”微微意动,在刑甘四周的草木,突然之间疯狂生长,把准备逃跑的他死死的缠住,包裹住,无论刑甘怎么挣扎,叫喊,都于事无补。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把正在移动的库卡吓住了,此时的他,并没有注意到,我身边的小九,不见了。

    他快跑两步,一把抓住躲藏在旁边的小三,刚要说话。

    “不要动,把你手里的小三放开……”一把乌黑的匕首,架在库卡的脖子上,小九的匕首!

    库卡的脸色已经变的很恶劣了,尽管他的实力在我眼里很弱,但是被一个幼年妖兽把匕首架在脖子上,这真是有些耻辱,虽然库卡的个头,很容易让人忽略……

    虽然是因为恐惧害怕,因为把全部的精力放在了小三和我身上,并没有留意和想到小九的身体是如此擅长隐蔽和潜行。

    但是,这失误的代价,就是——死亡!

    而此时的库卡却显然没有这样的觉悟,那眼神中闪烁的一丝侥幸,似乎在暗想,这果然还是个嫩嫩的小妖兽,居然没一刀杀了他,而是在可笑的威胁,但是,他的眼神,也仅仅是停留在这丝侥幸上,永远的停留。

    因为小九的匕首,在说话的同时,已经划破了库卡的咽喉,划出一道深深的,似乎见骨的伤口。

    激烈喷发的血液,仿佛雨水一样,浇在小三的身上,让他恐惧的尖叫起来……

    “我听你们妖族说过,给敌人一丝侥幸的同时,杀了他的话,会让他非常的痛苦,和引起强烈的求生**,这样的敌人,他会含着怨恨和极度的不舍而死,并且挣扎在死亡世界,永世不会翻身。”小九把手中的匕首在库卡的身上擦了擦,此刻,在他幼嫩的小脸上,流露出的是超过这个年纪的狠辣……

    随后走到猎人刑甘身边,转身看了我一眼,在我微微点头之后,小九怨恨的用他的小匕首,在猎人凄惨惊恐求饶的叫声中,慢慢的在他身上一刀一刀划着,似乎有些疯狂了。

    我皱起眉头,没有想到这个孩子在这个年纪就如此残忍,而且似乎比较享受报复的快感。

    “小九,能够一刀把敌人杀了,就不要浪费时间,否则,被杀的可能是你……”

    小九转过身,古怪的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一刀刺进猎人的心脏,扭动几下侧身拔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