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92 魔法少女
    我并没有直接用肉眼看到缠绕在高中女生三人组手掌上的圣石之种,通过连锁判定收集,并交由脑硬体修正后呈现在视网膜屏幕中的数据中,所谓的圣石之种是散发着五彩纷呈的美丽之物,然而,在连锁判定视界中,仅仅是如漫画般由黑白两色的线条描绘的立体水滴结构物体。而且,用以描绘它的黑白色并不纯粹,有一种橡皮擦过的灰蒙蒙的感觉,让我不由得想起那些散发着不详味道灰雾——这种让人觉得有些肮脏的灰色不仅流转在水滴结构表面,更有一种向内部浸透的感觉。

    这种被污染一样的感觉,让我更深切地感受到丘比的诡异,它绝对不是单纯为了消灭瓦尔普吉斯之夜而来,而仅仅是一个途径而已,包括将三名高中女生改造为所谓的“魔法少女”,也是为了达成目的所采取的手段。正如它一口一个“人类”,它既然不是人类,也不自认为是人类,话题的角度也总是站在高于人类一线的位置上,那么,它又怎么可能无偿帮助人类呢?

    将瓦尔普吉斯之夜产生的怪异吸收圣石之种中,转化为魔法少女的力量——这大概是真的,但目的应该并不仅此而已。它所给予魔法少女的力量,所教导给这些魔法少女抵抗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方法,让我想起了末日真理教的行为——杀死恶魔,将其提纯为灰石,使用灰石强化自己的力量,包括灰石强化者、魔纹使者和巫师在内,这种灰石算是一种通用的强化媒介。不过,目前似乎只有末日真理教的巫师才掌握着将恶魔提纯为灰石,以及通过降临回路操作灰雾,使具有特定能力的恶魔制造出来的方法。

    两相比较的话,丘比是不是也在做和末日真理教类似的事情呢?将“圣石之种”看作是类似将恶魔提纯为灰石以及将灰雾变成恶魔的关键中枢,或许能够达到将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进行其它效果的转换。

    说到底,通过连锁判定视界来观测的话,所谓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其实跟灰雾事件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驱动它们运转起来的力量,都是那种灰蒙蒙的力量。

    流淌在圣石之种中的灰色让我十分在意,不过。短时间内无法得到更详细的数据,还是继续观测一下比较好。另外,“圣石之种”这种让人感觉像是力量转换器的存储器和开关的东西,在某种程度上。也和魔纹有点相似,但应该不是完全来自统治局的产物。虽然在丘比口中,仍旧有限制,不是能够量产提供给任何一个人,但如果能够彻底解析。弄清其优缺点后,也有继续改良的可能性,很可能会成为一项能够抗衡末日真理教巫师制造技术的技术性力量。

    龙傲天在听完高中女生中的“学姐”对圣石之种的解说后,似乎也察觉到了丘比隐藏在“魔法少女”中的一些东西,所以才会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吧。虽然丘比蛊惑了那三名高中女生,将所谓“魔法少女”的真相瞒在鼓里,但那也并非完全是恶意,丘比和龙傲天不同。是那种完全没有人性的怪异。所以,它在对待人类的方式上十分直接而巧妙,就像是一个精明的商人——商人会坑害顾客,但这仅仅是为了利益所采取的手段而已,而并非是目的。

    丘比和三名女高中生的关系是十分微妙的,“学姐”和“小圆”似乎对自己所获得的力量没有半点怀疑。仅仅是自责于没能消灭在她们的视野和认知中会“危害人类世界”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她们感激丘比。也同样被丘比的外型迷惑。所谓少女心,特征就是会被可爱、天真、萌和伟大使命之类的感性蛊惑吧。在我所认识的那些大学女生中。无论年龄大小,都仍旧有这种倾向,就连耳语者的先知,一副“我什么都知道,但就是不说”的表情的八景也时而会出现,被突如其来的所谓“美丽、可爱、萌”之类的物事所蛊惑的现象。…,

    但是,神情冷酷,有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晓美”对待丘比的态度,则稍微有些不同。她时常抚摸束缚在手背上的“圣石之种”,满怀心事地想些什么,我觉得她可能意识到了“圣石之种”那掩盖在美丽外表下的异常。

    虽然暂时无法确定,那种灰蒙蒙的力量是刻意被保存下来的,还是圣石之种本身的原力,亦或是因为刚吸收了力量,所以圣石之种还没来得及转化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不过,无论哪一种,这种力量的累积都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虽然龙傲天先生很可能在对视中进行了试探,但从丘比那一脸纯真的表情上也看不出什么异样。

    “那么,之前杀死的那些复制体,已经被你们吸收了吗?”龙傲天没有细究圣石之种的事情,转开话题问到。

    “是的。”学姐回答到。

    “可是我们都看到了,那些复制体死亡后变成灰雾散去的样子。”龙傲天先生盯着女生,“你保证它们真的不会出现了?”

    “就算会再次出现也没有那么快。”学姐微笑着,并没有被龙傲天那直勾勾的注视和质问般的言语吓住,“圣石之种吸收瓦尔普吉斯之夜力量的速度和上限也是有限的,但是,只要还在承受范围内,就算化成灰雾散去也没可能逃过。”

    “哦……能告诉我吗?上限是多少?超过上限会发生什么事情?”龙傲天饶有兴趣地看了丘比一眼,朝“学姐”问到。

    “嗯,没关系。”学姐爽朗地说到。

    龙傲天的脸上一瞬间闪过意外的神色,也许在他看来丘比没有阻止这么深入的问题并不符合他最初的猜测。

    “不过,实际上,我也不太清楚。”学姐第一次露出有些苦恼的神情,“丘比说过,超过上限会发生很糟糕的事情,但更详细的就不清楚了。而且,即便是在伦敦的那些战斗中,我也从来没有碰到过抵达上限的情况。”学姐用食指点了点嘴唇,朝丘比望去:“丘比,告诉我嘛。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丘比发出可爱的“嗯”的拉长音。露出同样人性化的苦恼表情:“怎么办呢?可我一点都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反正,只要知道对你们是很糟糕的事情不就行了吗?到底是怎样的糟糕,其实根本就没必要了解吧。反正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你们能够承受的结果。”

    “呀,这么暧昧的说法,果真是又让人在意。又让人害怕呢。”嘴里这么说,学姐脸上却仍旧是那平静的微笑,随后就不再就这个话题问下去了。

    “那么,范围呢?”龙傲天进一步问到:“吸收力量的范围又多大?”

    “一百米左右。”这一次,学姐给出了较为确切的数值。

    “那么。在我们面前演示一下吧。”龙傲天先生朝倒在地上,仍旧昏迷不醒的复制体俘虏颔首,语气陡然变得严肃起来,露出残酷的笑容,“之前说什么我和这只诡异的兔子相似也好,我是罪魁祸首也好,你们又是什么魔法少女也好,想成为英雄的话。就展现你们的力量吧。否则的话。我会视你们为敌人,在我看来,你们到现在位置,根本就没有给出能够证明你们自己的正确性的证据。”

    龙傲天先生这一番话和态度的突然转变显然大出高中女生们的意料,在小圆用惊愕的目光看向他的时候,龙傲天的女下属们纷纷向前踏出一步。做出针锋相对的样子。…,

    “龙,龙傲天先生。”小圆似乎吓了一跳。有些结巴地说:“我,我们不是已经让你们看了圣石之种吗?还有。丘比也能证明吧?”

    “那只怪兔子说的话,我一句都不相信!”龙傲天斩钉截铁地说:“所谓的圣石之种,在你真的展现它的力量前,在我眼中,它不过就是个廉价的玻璃珠而已。”

    “怎,怎么这样。”小圆有些委屈地说。

    “反正,只要在我们面前使用力量,既能消灭这两个怪物,又能证明自己的话,不是一举两得吗?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龙傲天一步步地紧逼道,他环视所有在场的人,尤其是那名身为普通人的中年男性,“我想,大家都想知道,所谓的魔法少女到底是什么吧?”

    “嗯,我同意龙傲天先生的说法。”中年男人接口道,“希望你们不要偷偷摸摸的,使出能够证明你们自己的力量。”

    在所有人逼视的目光中,最先踏出一步的是冷酷黑长直少女“晓美”。

    “晓美!”小圆担忧地叫了一声,她的担忧自然是让人感到异样的,因为,如果没有问题的话,为什么害怕展现这种能够保护和取信他人的力量呢?我只能猜测,大概在英国伦敦对抗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时候,她们的身边因为这种本该正大光明的力量发生了一些事情。从此处的现况来看,瓦尔普吉斯之夜是一种规模很大的异变,然而,竟然直到现在才听到这点风声,无论是瓦尔普吉斯之夜也好,对抗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也好,都隐藏得太好了,这一点都不正常。

    “的确,这根本就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晓美开口了,“只不过,我事先说明,虽然没有证据,但我认为目击者会交上厄运,因为,至今为止,在伦敦的目击者都因为一些意外而没能逃过瓦尔普吉斯之夜的侵害。”

    “可是……这不是用来抵抗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吗?”中年男人有些急切地问到。

    “没错,所以我想,正因为如此,所有目击到这种力量,接受这种力量的人,都会被瓦尔普吉斯之夜特别关注吧。”晓美说:“拥有力量的我们还好,普通人的话,一旦被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针对,那么十有会……”她没有说下去,不过沉默中的意思谁都明白。

    “我没关系。”龙傲天先生说着,环视其他人说:“你们自己决定。”虽然这么说,但是在这里的人,除了两个普通人之外,就只剩下他的女下属们了。结论很快就得出来,除了被打晕的黑人保安,就连明显忐忑不安的前心理医生也无法抗拒心中的好奇心。若是一直呆在正常世界中,一定会第一时间认为魔法少女之类的神秘完全是无稽之谈吧,但是在亲身经历了异常的现象后,再想要认定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神是很难办到的。尤其对于在拥有浓厚信仰和宗教氛围的国度进行科学研究和运用的人来说更是如此。越是接触科学,越是用已知的科学去解释事像,就会越发觉得自己的了解是如此片面。对于无法触及的那显得越来越广阔,广阔到令人绝望的未知领域,生而有限的人该如何不去向全知全能的神祈祷呢?如何才能归类那甚至超出想像极限的东西呢?我觉得中年男人脸上那纠结得近乎崩溃的五官,害怕却仍旧想要触碰的神情。就像是在做着他这一生中最虔诚的祈祷。…,

    “我,我也没关系。”中年男人满头大汗地抬起头,睁圆的眼睛仿佛可以穿透墙壁,看到大厦外颠倒的镜像,这样的目光从怪异的可以说人话的兔子身上掠过。又穿过外表和普通高中女生没什么两样,却自称“魔法少女”的三位少女,以及从头到尾都坦然自若的龙傲天和他的女下属们,最后落在满地的尸体、伤员和昏迷的黑人保安身上。

    似乎连最后一丝拒绝的力量都从他的身体里抽掉了。他再一次确认到,对自己确认,也是向其他人确认:“我要看,我一定要看看。这一切真的存在……吗?”

    “很遗憾,虽然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所经历的一切,你即将经历的一切,都并非梦境,而是现实。”晓美那冷酷的声音响起来,让满头大汗的中年男人像是吓了一跳。

    不过,我也同样遗憾。因为。一切都跟她的说法相反,这根本就是最残酷的噩梦。而不是现实。这时我突然觉得,在我观测这群人的时候。一定也有一双眼睛藏在虚空中,透过我的眼睛,将这一切当作有趣的戏剧般盯着那边。

    只要接触过一次,就再也逃不掉了——冥冥中,似乎有这样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回荡。

    “那么……”晓美一边说着,一边挺直了背脊,她原先也一直将背脊挺得直直的,可是那细微的动作,却给人一种她的身材更加挺拔的感觉,不过,在视网膜屏幕中的数据里,她的身高并没有改变,单纯只是一种影响感觉的气势而已。她的食指和中指并拢,在圣石之种上滑过。

    “开始吧。”

    伴随话声的响起,仿佛所有的光线都集中在她一个人身上,一种奇怪的吸引力由此传来,让人觉得,在这一刻,整个世界正围着她转动。轻飘飘的片状光芒从地面上漂浮起来,说不出那光芒的颜色,好似有质无色,但又好似变幻着颜色,无论哪一种,都让人打心底产生温暖的感觉。光的碎片缠绕她的手脚,集中在她的身体上,这片光带最先崩碎的地方,和她原本的装束截然不同,充满制服般干净利索,又飘忽柔软的服装一角展现出来。从大腿开始,然后是双手,躯干,双脚和头发,就像是被彻底洗涤了一样,让人觉得即便没有光,她自身,包括和精神都在绽放生命的光芒。强大却柔和的存在感让人无法从她身上移开视线。整个过程似乎为了让人能够看清楚而花去了许多时间,但实际上,在我的视网膜屏幕计时中,连一秒都不到。

    那些奇妙的光芒碎片彻底散去后,新的晓美仍旧站在原地,然而,每个注视这位真正的“魔法少女”的人,一定都能感觉到那从高处俯瞰一切的气势。要说魔法少女形态的她和正常状态下的她有什么不同,一定就是这股磅礴的气势,和那身合体又干练的,用了大量蕾丝装点,充满哥特风格的短裙制服了。

    当她的目光在每个人脸上移动的时候,中年男人连眼睛和脸部的肌肉都僵住了,完全说不出话来,也无法眨眼,连龙傲天的女下属们,似乎也受到了这股气势的影响,下意识做出处于下风时才会做出的戒备姿态。只有龙傲天、丘比、另外两位女生“学姐”和“小圆”才能维持之前的心态。

    魔法少女晓美没有说话,右手轻轻一扬,一把和华丽风格毫不相趁的,长度和她几乎等高的大型狙击枪从袖管中滑出来,从枪械的体积来说,它的存在是违反常识的,根本无法让人想像,这样美丽的少女,竟然在身上藏着如此狰狞的武器。

    枪口充满重量感地倾斜下来,对准了倒在地上的双胞胎复刻生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