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91 兔子3
    被我视为灰雾事件,更具体一些,被丘比称为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怪异,至今为止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尽管丘比没有详细说明前因后果,不过,英国伦敦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先出现这种颠倒空间的地方。这种怪异比起之前那些灰雾怪异拥有更明显的,可以将之归类的特征,并且,按照丘比的推论,如果还继续产生这种异度空间,那么,全部都是由和它相似的“东西”引发的。的确,只是引发,而不是制造,因为这些异度空间在它们出现之前就已经存在了——不,这么说仍旧有些模糊,只能猜测,异度空间的产生的确是和丘比这样的存在有着紧密的关联。而和丘比类似的“东西”——姑且称之为“钥匙”——并不一定就是丘比,正如站在所有人面前的那个男人“龙傲天”,这是外在和人类一模一样,不,就这个世界的生物学角度来说,可以定义为“人”的生命。但是,也不能肯定“钥匙”都是生命,不过,目前为止只被发现两例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的钥匙,全都是以生命形态出现。

    即便是以生命形态出现,但它们也同样被脑硬体判断为“疑似精神统合装置”。以创造这个末日幻境的现实角度,以“精神统合装置”的字面意义来进行综合判断。恐怕是一种比起体现现实中,末日症候群患者的,也就是lcl的生理性异变。更注重于体现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精神性异变。

    为了更容易理解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症状、变异和彼此之间的影响和联系。我尝试不以“方面”和“思维方面”来对其生物性进行分隔,而是采取“外在”和“内在”这种模糊的词汇。“外在”指代的是全部物理性的存在,其中包括、神经之类可以在物理层面接触的东西,形象一点,也可以称之为“壳”。而“内在”则指代所有被“壳”包裹在内的“非物理性”的东西,例如精神,心理和人格等等。

    所谓的“精神统合”,很可能是狭义的称呼,其实是拥有让所有变成lcl的末日症候群患者的内在统一起来的东西,而这种东西。可以是一种物理存在,或是一种非物理存在,或是一种现象,暂时无法判定它在现实中的形态。而在这个末日幻境中,它的形态无论是以生物,还是非生物来呈现,都无法将这种外部表征当成是现实的正确的参考——关键仍旧在于它的本质和能力:能够影响人的精神,甚至是改变人格,更甚着,强烈到可以引发如此大规模的异变空间。

    这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lcl的形态本来就具有共融性,而末日幻境最初就是一个排除了末日症候群患者的外在。而让其内在以更具体的方式呈现出来,以方便对其进行研究的设备。往这个方面思考的话,我也多少能够理解为什么超级系色判断末日幻境中一定会出现“人格保存装置”和“精神统合装置”这两样道具了,因为,它们本来就代表着变成lcl后,末日症候群患者们的重要特质——从外在开始,直抵内在的,更加紧密的联系。

    人类是一种社会性动物,人类也是一种独立的存在,人需要他人。但也并不完全依赖他人,这种孤立和关联的状态就像是基因螺旋一样,然而,lcl状态改变了这种状态,比起孤立。更趋向于关联,更趋向于融为一体。将沙粒投入水中。它仍旧是沙粒,会随着水的运动而运动起来,但是,将盐粒投入水中,它会融化到水中,不再是盐,而变成了咸水。lcl状态下的变化和这种变化十分相似,当人类感染了“病毒”,成为末日症候群患者之后,他们就都不再是“沙粒”,而变成了“盐粒”。…,

    精神统合,人格保存,就代表着这种状态下的趋势。

    当然,这仅仅是我根据如今已经知晓的情报,做出的管中窥豹一般的判断,它可能十分片面,距离真相差了千百里之远,但已经是我能够理解的极限了。

    以上杂七杂八地说了那么多,其实只有一个目的——如果,精神统合装置就是末日症候群共融趋向和现象的投影的话,那么,“龙傲天”和“丘比”无论以何种看似生命的形态出现,其实它们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生命形体,只是一种以生命形态表现出来的现象,而它们所采取的行动,其实并不代表某个末日症候群患者的人格,而是所有,至少是大部分末日症候群患者人格的内在互动。不是真对某个人,不是针对某个势力,甚至不是针对某种现实外因的投影,纯粹可以视为是一种“集体意识”。

    如果是“集体意识”和“大势所趋”的体现的话,那么,“龙傲天”也好,“丘比”也好,的确是这个末日幻境继续演化的最重要因素之一,而且是拥有能够干涉这个世界运行的伟大力量,仿佛被整个世界眷顾的,只要共同构建出这个末日幻境的末日症候群患者们没有死绝,就绝对不会死亡的存在。

    换句话来说,比起受到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的眷顾,被剧本判定为“主角”的我,这两个纯粹由lcl状态的末日症候群患者的集体意识诞生出来的,符合末日症候群患者内的在变化趋势,亦即符合这个世界的“天道规则”的家伙,才是末日幻境中真正的主角!

    而我,不过是窃取了一部分的外来户,伪装了身份,正试图融入、解析和破坏这个世界的病毒而已。

    以这个角度来看的话,颠倒世界异空间的开启,不就像是主角正是涉及故事主题的征兆吗?即便丘比说。自己在消灭英国伦敦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的行动中失败了。但是,这不也是可以视为以真正主角为主体的故事的展开吗?

    那么,相对来说,在这之前所有发生的事情,所有自认为占据“主角”地位的故事,只不过是在宏伟正篇展开之前的开胃小菜,述说前因一般的插曲和外篇而已。

    ……真是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自己的心情。我聆听着丘比述说的,在英国伦敦和三个魔法少女尝试抵抗瓦尔普吉斯之夜,最终却因为某些原因彻底失败,为了避免瓦尔普吉斯之夜继续扩散。不得不来到拉斯维加斯寻找新契机的故事,心情有些复杂。

    不过,这些想法仍旧是我一个人的猜测而已,还没有具体切实的证据来证明其正确性。而我也不想去验证这种猜测的真伪。因为,实在让人有点不爽,都怪这些家伙磨磨蹭蹭的,一直在唧唧歪歪,不继续走下去,不碰到更多敌人,不战斗、挣扎和爆发的话,要我如何进一步观测“精神统合装置”的正体呢?反正,不管他们是不是所谓的“天定主角”,是不是拥有改变这个世界的力量。既然被脑硬体判定为“疑似精神统合装置”,那就是我必须跟踪下去,确认然后夺取的东西。

    “是这样吗?英国伦敦的异空间出现在大本钟内部,参观者都变成牺牲品了吗?”龙傲天点点头,“不过,在那么显眼的地方发生这种事情,却始终没有被媒体暴露出来呢。”…,

    “因为死掉的人根本就没有人再记得他们。”被称为“晓美”的黑长直女孩将左手按在右臂上,眼眸中闪过一丝悲伤,“除了我们之外,谁也不记得他们。就像是他们从未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他们的存在被瓦尔吉普斯之夜的力量从人们的记忆中抹去了。”

    “那么,记录呢?比如身份登记,他们的遗物和房子什么的。”中年男人紧张地问到。

    “那些都保留下来了,名字也没有改动。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晓美说:“就算提起房间的主人。也不会有人想起来,就算是亲人,也只会为收到陌生人的遗物感到惊讶而已。”

    “那真的是让人十分悲伤的事情。”学姐也说到。

    “那么,那些取代了正体回归正常世界的复制品又如何?”龙傲天的女下属“秘书”抬了抬金边眼镜,问到,“正体存留在人们记忆中的印象还会继续保留吗?”

    “嗯,会哟。”小圆说:“虽然提及这些人,知道的人还是会知道,但是,没有人再见到他们,就像是躲藏起来了一样。”

    “他们的存款有动过吗?正常社会里处处都需要钱呢。”女仆问。

    “没有,我们也想过通过正常社会的人际关系来追寻他们的线索,但是也无法做到。”晓美说:“他们就算出来了,也没有和熟悉的人联系过,更谈不上继承正体的物质遗产。”

    “但是,你之前说过,一旦复制品取代了正体,就会借助正体的关系在正常世界中搅风搅雨,不是吗?”牛仔笑嘻嘻地说。

    “嗯,那只是预想中的一种情况而已。”晓美直言不讳地回答道。

    “真令人难以猜测啊,未知的才是最令人头疼的。”龙傲天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苦恼,“果然,是有什么将他们集中隐藏起来了,想要一口气发动什么大规模的行动吗?真正的敌人其实就是这个异空间的创造者?但是,他们既然能够创造出规模如此巨大的空间,又为什么非得让其他人开启不可呢?一般来说,钥匙应该抓在自己手中才对吧?丘比,真的是只有像我和你这样的存在,才能开启这个空间吗?”

    “我想是的。”丘比翘着嘴巴说:“当然,没有证据。最初只是怀疑,不过,看到你之后就确认了,正是因为有你和我这样的存在才会让瓦尔普吉斯之夜出现在世间。啊,虽然说得我们像是灾祸一样,不过,既然世界让我们诞生,想必也是希望看到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出现吧。另外,就算为此杀了我们,也无法改变事实,更不会让事态有所好转。反而会失去挽回悲剧的希望。在没引发瓦尔普吉斯之夜之前。也没人知道谁才是钥匙,以及下一个瓦尔普吉斯之夜出现的地点会在什么地方。”

    “虽然你说的事事在理,却让人觉得很无赖呢?”中年男人叹了口气。

    “因为人类不喜欢承认事实,自己心里想的东西,总和说出来的东西不一致呢。说不定,口中抱怨我这样的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其实心里面对我这样的存在,世界变得这么刺激兴奋得不得了呢。”丘比说:“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世界普通无聊呀,在自己没有悲剧之前。无论别人身上发生了怎样的悲剧,就是假惺惺地悲伤一下,然后觉得自己的话会怎样怎样的好,怎样怎样的逆反这种悲剧。这一点我最清楚不过了。”…,

    “喂,丘比。”晓美冷淡地盯着怪异的兔子,说:“没有人会喜欢悲剧。”

    “嗯?是这样吗?”丘比歪着头,翘着嘴巴说:“可是,人类的艺术家总说,悲剧是世界上最美的东西呢。”

    “我也知道这句话,但我想,是你理解错误了。”学姐微笑着插口道,“人们喜欢悲剧,只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要重蹈悲剧。”

    “嗯。也许吧。”丘比十分干脆地,用纯真的语气回答道:“不过,人性的思哲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不是人类哟。”

    丘比无节操的说辞让气氛变得充满了火药味。

    “不管怎样,总之,只能先想办法解决已经产生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现象,是这个名字吧?然后再想办法阻止其他瓦尔普吉斯之夜现象的产生吧。”中年男人打着圆场说到:“那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呢?你们也没有制止的方法。首先就是离开这里,嗯,在其他人被杀死之前,让大家都离开这里吧。也就是说。要找到魔女,然后杀死它们。这个……魔女和那些复制体有什么区别吗?”

    “魔女和复制体完全不一样。”小圆紧张地捏紧了拳头,“不过,若要说有什么不同……嗯……”她为难地将手臂交叉在胸前,然而。只是打了一个比方:“就像是游戏里boss怪和小怪的区别。”

    众人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冷场。

    “虽然有些牵强,但是。也的确可以这么形容。”学姐连忙说:“总之,只要看到了就会知道,不会认错的。魔女现在应该还没有成形,所以袭击我们的只是复制体,而且,数量和力量都不算大。”

    “不……不算大吗?”中年男人咀嚼着苦笑。

    “嗯,有魔女出现的话,所有复制体都会一拥而上,组织性也会更高哟。”丘比说:“不过,有魔法少女在这里的话,大家就安心吧,虽然无法彻底消灭瓦尔普吉斯之夜,但是要让大家安全离开,应该没有问题。”

    “哦,是这样吗?那就拜托你了。”虽然嘴里这么说,不过中年男人却一副没什么信心的样子。

    “大厦里的格局之所以发生改变,可以看作是为了拖延时间吧。”龙傲天沉吟了一番,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它们是真的很想把我们全都留下来呢。”

    “既然这些复制体不会死亡的话,这两个家伙就没用了吧?本来想残酷地审讯一下,从她们的嘴巴里撬出点有用的情报。”双胞胎雇佣兵踢了一脚地上躺在的复制品,异口同声地说:“看到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怪物,真是让人觉得恶心。”

    “嘻嘻,你们彼此对看,不也一模一样吗?”牛仔笑嘻嘻地说:“反正,你们在普通人眼里也是怪物等级的吧。”

    “想死吗?”双胞胎雇佣兵不悦地瞪了牛仔一眼。

    “嗯,它们是不会透露任何东西的。”学姐点了点头,“不过,要彻底铲除复制体,也不是没有办法。”

    “请问,该怎么做?”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到女高中生身上。三名女高中生严肃起来,第一次让人察觉到其身上散发出“治退瓦尔普吉斯之夜的专家”的气息。

    “丘比说过,龙傲天先生是和它相似的存在,但就算如此,我们也不清楚龙傲天先生该怎么做,但您一定是可以办到的。”学姐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手抬起来,示意大家看手掌上的装饰——那是一个吊坠状的手链,将手背和指节缠绕起来,如同编制成手套一般,充当坠物的是一颗琉璃般五彩纷呈的种子,从不同角度可以看到不同的颜色。“我们的做法,就是将杀死的复制体吸收到这颗圣石之种中,将它们的力量,变成我们自己的力量。”

    “原来如此。”龙傲天点点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看向丘比的目光露出意味深长的神色。(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