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九九章 天灾火雨
    “其实之前,我等对此也不是没有疑意。可藏灵山与神天峰下,那张信召唤陨石,都确有其事,且都威力不俗。”

    此时说话之人。却是白发老者身后,一位黑袍青年。

    这位大约二旬多一点的年纪,面容则阴柔秀丽似如女子。此时如有宗法相麾下任意一位顶尖神师在此,都可认出这位正是压制了他们近一个半时辰的黑杀谷许阴月。

    这许阴月明显状态不佳,脸色则苍白憔悴,身上甚至还有数处深可见骨的伤口未经处理。可此时他在这白发老者面前,却完全将自身伤势置之不顾,毕恭毕敬,近乎谄媚:“所以这绝非是我等杞人忧天!两次陨星天降,我宗都有人在场。如上师还有怀疑,仔细查过我北地情势,就可这都是确有其事,”

    “是么?可在此之外,是否有作假虚张声势的可能”

    白发老者失笑着反问,可语声未落,他就眼望上空,一声不可置信的呢喃:“这陨星天降,居然还真有其事?”

    许阴月已发觉数十万丈之上,那些正从天河中降落的黑影,他当即就再次躬身一礼:“还请上师出手,助我黑杀谷安度此劫!”

    “呵!如只是藏灵山那次的七倍威力,那么老夫与两位师弟勉力为之,倒还是有些把握将之拦下。”

    那白发老者不为所动,神色为难:“日月玄宗往日与我教并无恩怨,本教贸然插手,可要承担天大的干系。”

    许阴月面色微寒,却把身躯躬到更低:“今日如能化险为夷,我黑杀谷愿以无上玄宗为我宗之主!并以这谷中出产的一成灵药奉上!”

    “有你这句,倒是好说!”

    老者终是长声大笑,神色豪迈:“就请借这灵山法域一用!恰好老夫,也看不得这些日月玄宗的小辈猖獗”

    只是语声至此,这白发老者的脸色,却蓦然僵住!

    许阴月半晌听不到这位说话,也听到周围人等,一阵异样骚动。他忙起身抬头,仰望星空,然后那张脸,也是一片煞白,瞳孔则收缩成了针状。

    只见那上方,赫然已坠落下高达六百枚的陨石,方圆都达二十余丈以上。

    可这都无所谓,早在许阴月的料中,可真正使他色变的,是正从那‘天河’内脱离的三颗。只以目测,就知其长宽,至少是周围陨石的十倍,体积可相当于一座小型灵山!

    而其重量,则至少是三千万石!

    “完了!这是天亡我宗!”

    “终究还是来了么?”

    “这就是陨星天降,那位日月祖师的手段?”

    “这又何止是七倍之威?”

    良久之后,当那些陨石都下降到十八万丈高度,开始亮起点点火光,白发老者才终于回神,随后脸色寂冷,眼色阴翳。

    “看来是拦不住了,以老夫之见。许兄还是尽早让你家的门人弟子,撤出这双门山,保存元气为上。”

    可未等他说完,许阴月就已按耐不住,甚至都来不及告罪一声,就直接闪身离去。

    白发老者也不以为意,当许阴月走后,就转而向身后另一青年男子问道:“日月玄宗那位继承摘星法门之人,是名叫张信?”

    那男子的剑眉微挑:“正是此人!传说年纪还不到十九,今年才被收录入日月玄宗门下。前些时日,在赌战中三合诛杀空剑宗王恨,据说此人的天赋,也是天柱一级。”

    “不到十九的天柱级么?”

    老者的双瞳先急剧收缩,随后一声叹息:“还真是年轻啦!此子真是前途无量”

    语至此处,老者却语声微顿,眸光里饱含杀意:“吩咐下去,让总山遣专人注意此子的一举一动,我想知道关于此子的所有消息,一丝一毫不得遗漏!”

    ※※※※

    同一时间,距离双门山接近一万七千里的一片云空,白帝子也在仰望上方,那流星横掠天际之景。

    “看来上古史籍的记载,并无半点的虚假夸大。万枚山峰大小的陨石坠落,砸毁数十魔渊,引发灭世天灾。”

    此时在白帝子的身后,有一位一头紫发,身背五尺巨剑的青年,发出悠悠叹息。

    “我现在才对那位日月祖师的能耐事迹,确信无疑。黑杀谷的双门山,怕是保不住了!”

    在他旁边,另一位身着紫袍的清隽少年却笑道:“何必定要在现在说这些?你不觉得。这陨星火雨,很美么?”

    紫发青年却无视了这位的言语,转而又问白帝子:“你真准备现在南下,与宗法相争雄?”

    “都已经递交了战书,难道现在还能返回,真要这么做的话,我北地仙盟不用日月玄宗动手,自己就先要散了。”

    白帝子从天际收回目光,神色则一如既往的温文尔雅:“已不得不战,这是宗法相最后的机会,也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可这陨石天降的威力,你也看到了。”

    紫发青年微微皱眉:“我可不觉得这大军之内,有人能抵挡得住。那至少需一座神域灵山,才有可能办到。”

    “这个其实无需在意的。”

    白帝子笑道:“这次不是已确定,那张信发动摘星术的距离,是八百里,时间则是一个时辰以上?只要我方大军,不进入这个距离就可。而且”

    语声至此,白帝子略略一顿,眼神幽然:“如不出我意料,这次应该不用与他们正面交锋。”

    此时北地,在观望那天空火雨横空之景的,远不止是白帝子几人。

    在日月本山,也有位眉心中隐有红痕的青年,正据立于峰顶之上,神色怔怔的看着南面天际。

    直到片刻之后,这位发觉身后有异,这位才眉头略皱,收回了目光。

    “你功体未复,暗伤未平,这个时候,出来做什么?”

    “因感知天象有异,所以出来看看。”

    随着这银铃般的语音,一位气质冰清玉洁,出尘脱俗的紫袍女子,从云层之中漫步行出。

    “人皆有好奇之念,不如此,师妹我难以静心。”

    当她星眸微抬,望向天际,不禁失神:“这就是史书记载的天灾火雨?”

    “说天灾火雨有些过了。”

    青年摇头:“应还不足祖师全盛之时的三千分之一。”

    “可已能断山撼岳!”

    紫衣女子的眼中,现着钦佩向往之色:“我现在,可真有些羡慕那个张信,能够继承祖师大人,这般的大神通。”

    见青年神色默默,不发一言,紫衣女子不禁微叹:“想必那边,已经开始了?万俟师兄,宗师兄他绝非恶人,玄昊四年多前虽对他生疑,可并无实证。”

    “我非信不过他,只是认为此次出征黑杀谷,输多胜少。而一旦形势有变,可能使我玄宗落入万劫不复之境,”

    青年微微摇头,再次目光凝重的远望南方:“我只期盼着他。能一切顺心如意!”

    ※※※※

    此时在碎星号的周围,却正是一片兵荒马乱。

    “下降!下降!”

    “加速!总帅有令,所有舰船,必须在流星坠落之前,全速下降至地面”

    “怕会损坏船壳?这时候哪还有这么多的顾忌?”

    “快点下锚!你们下去,想办法再加固一二。”

    而在碎星号的舰首,那正缓缓降回到船舱内的阵盘上,司空皓与芮晨等人,都是眼神异样的看着张信。

    “看我做什么?”

    张信知道原因,却感觉不适。

    “没什么,只是想日后摘星使的能耐,能有祖师大人全盛时的十分之一,我日月玄宗又何需再顾忌什么北地仙盟与北神宗?”

    芮晨颇为期许的说着:“只要有二十倍于今日的陨石火雨,说不定连北神宗的总山都可拿下。”

    北神宗的总山,是比之日月总山还要更大的山系。

    日月玄宗总共出现过十九位神域圣灵,故本山有日月双峰与十三峰系,以及四天山。

    可北神宗的总山,却有神域级的灵山二十一座。

    不过北神宗的历史,远比日月玄宗更悠久,建立足有十三万年,几乎是日月玄宗的一倍。

    “哪有这么容易?”

    林厉海摇头:“北神宗的积累,不是神威皇朝可比。”

    芮晨嘿然冷哂:“可至少能让北神宗的大军,从此出不了门。那些天域灵山,也没一处能撑住的。”

    林厉海无言以对,心想张信如真有此能,那日月玄宗,说不定还真能威凌天下。

    估计只有神域级的圣灵,才有可能抗衡。

    也在这刻,整艘舰船忽然剧烈动荡,以张信的修为,几乎都站立不稳。

    而司空皓与芮晨几位,则是面面相觑了一眼,都知这是第一颗流星坠地了。

    就不知这颗陨星,是否如愿砸中双门山?

    随后果不其然,又是连续数百声的巨震,而南面方向,也传来阵阵轰鸣。

    尤其是在尾段的几次,给人的感觉,似是整片大地就要崩裂开来,那巨震之声,亦是震耳欲聋,让张信耳膜渗血。

    之后还有一连串的轰然声响,不如之前,却也声势浩大。

    芮晨猜测这是双门山在崩塌,不过却未能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