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23章 迷之自信(求月票啊啊)
    这时候杜克清朗的声音从萨格拉斯背后传来:

    “堕落的泰坦,诸界的毁灭者,燃烧军团之主,伟大的恶魔之王,你是人老健忘,忘记了你万年前在艾泽拉斯的惨败?还是当艾泽拉斯前任守护者艾格文的儿子时,在出生时不小心摔成了智障?真不知你口中的无敌是怎么来的。”

    距今大约两万五千年前,萨格拉斯背叛创世泰坦组成的万神殿议会,创造燃烧军团,开始进行他的燃烧远征。在收了艾瑞达恶魔族的基尔加丹和阿克蒙德两个强力打手之后,萨格拉斯在接下来的一万五千年里可谓顺风顺水,每战必胜。

    然而在一万年前在入侵艾泽拉斯星球的战争中被艾泽拉斯的原生种族以及泰坦当年留下的实验造物的衍生物种所击败。

    尽管萨格拉斯可以将那次的失败归咎于他的力量无法直接降临艾泽拉斯星球,又或者是集合整个龙族之力做出来的巨龙之魂毁坏了传送门,但失败就是失败。

    在艾泽拉斯的失败已经成为了自他从万神殿反叛出来自立山头后,一生中最大的污点,至今仍旧未能洗清。

    更不用说这次为了能潜入艾泽拉斯,他不惜先假装被艾格文这个小小守护者弄死,再腐蚀吞噬艾格文儿子麦迪文的灵魂。

    这对于堂堂燃烧军团总boss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件非常掉身价的事。

    可以想象,哪怕是这次因为这种手段赢了,当再次对上他的其他老对手时,他都会被自己的老对头泰坦一族讥讽到死。

    不,或许是从万年前的那次入侵失败,打破了燃烧军团战无不胜神话的那一天起,萨格拉斯就再也没法像万年前那么风光无限了。

    这一次的失败,是萨格拉斯心中最大的痛。

    好了,此时此刻,杜克居然哪壶不开提哪壶,何止是伤口上洒盐这么简单?简直就是硬生生扯开他的伤疤,用钩子把伤口翻开,让伤口焕然一新,然后再撒上点芥末辣椒什么的,最后再凑到萨格拉斯耳边通知他,要他好好地回忆这个痛楚。

    就差叫个歌舞团来萨格拉斯面前跳舞,庆祝这个‘萨格拉斯扑街一万周年纪念日了’。

    这番话前面那一连串高大上的尊称,就是为了后面的打脸啊!

    何止打脸打到啪啪声,简直是打到脸都肿了。

    萨格拉斯猛然转身回头,把目光投向这个原本更加不被他放在眼里的、蝼蚁中的蝼蚁——年轻的法师杜克*马库斯身上。

    “放肆的蝼蚁!我允许你说话了吗?”混杂了萨格拉斯冲天而起的可怖怒意,那种恍若可以把整个星球都燃烧殆尽的无边威压从洛萨身上转移,骤然如同山岳压体,猛然压到杜克的身上。

    听到杜克帮自己解围,洛萨心中还是有点小高兴的,但旋即他瞪大了眼睛,绑好在盾牌上的左手下意识地向杜克那边伸出去。

    因为他意识到杜克即将面对的是什么,那种无尽的恐惧,绝不是一个尚未成年的小伙子能承受的。

    见过人生的风雨,承受过爱妻的逝去,面对过袍泽的丧生,洛萨的前半生可谓经历无比丰富。饶是自认心智早已变得坚硬如铁的洛萨,都不敢说刚才萨格拉斯的威压再持续下去会发生什么事。

    突然变成杜克来承受这一切,会发生什么?

    洛萨简直不敢想象。

    在他看来,杜克这个年轻的小法师已经做得很完美了。他成功地用他的智慧和魔法,将他和他的人带到了麦迪文的面前。换成这世界其他任何一个法师来都不一定能做到这一点。

    光是这个,洛萨就觉得杜克已然是个小英雄了。

    可是,萨格拉斯控制的麦迪文太可怕,太强大了。洛萨实在不敢想象接下来杜克肝胆俱裂的那个画面。

    但他伸出的左手,注定什么都抓不住,什么都阻止不了。

    就在这时候,洛萨、迦罗娜和萨格拉斯同时愣了。那个理应能碾碎世间任何一个凡人神智的狂暴威压,杜克完全不受。

    任你气势有如狂风骤雨,他自是一副闲庭信步的样子,还好整以暇地对萨格拉斯挤了挤眼睛,伸出右手小指头:“其实你的气势还能更强点,我这副小身板还承受得住。”

    这是什么鬼?

    到底发生了什么?

    萨格拉斯附身的麦迪文脸上有着大写的懵逼,他实在没办法搞懂,为什么连他们三人当中意志最坚定的、那个叫安度因*洛萨的渺小卑微人类,都差点在他的恶魔之王威势下屈服下跪。偏偏杜克就不吃这套。

    这不是精神状态的某种免疫,而是一种理应建立在往绩之上的迷之自信。

    对!应该是杜克觉得,他对萨格拉斯有着绝对的心理优势。

    萨格拉斯几乎要疯掉了,双眸中眼中尽是忌惮与忿恨之色。

    杜克那张年轻的过份的脸上,始终挂着满满的自信。

    这不光是他第一次中了恐惧之后想到让系统精灵帮他分离自己的精神海,让外部传来的信息首先经过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在过滤分析后,延迟了万分之一秒再传入脑海。

    还有,杜克的自信真的是基于战绩啊。

    杜克心中喃喃自语:“唉——难道我会告诉你,当年我为了装备每星期大号小号一起上,以及把你的两个手下基尔加丹和阿克蒙德轮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或许是搞笑,又或许是精神胜利法,又或者是杜克坚信‘只要带洛萨和迦罗娜来到麦迪文面前,历史就又会走上正轨’。

    反正其他人怕不怕杜克管不着,他自己是不怕了,就这样笑眯眯地气着萨格拉斯。

    呃,在超级boss面前装逼的感觉,真爽!

    “我改变主意了,蝼蚁,你第一个去死吧!”萨格拉斯发出了震天的咆哮。

    就在这时候,洛萨出手了,王者之剑绽放着耀目的金光,跟他【冲锋】时的流光化为一体。

    萨格拉斯控制的麦迪文连忙调转法杖,指向洛萨。

    就在这时候,杜克看到了一幕奇景,时间流逝仿佛变得凝滞下来,身边的每一粒灰尘,每一道光线,甚至万事万物都正以一种诡异的轨迹在运行着。

    一直无比低调,隐匿自己气息与存在感的女半兽人传奇刺客迦罗娜……出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