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九七章 魔眼天照
    “看似杂乱无章,岌岌可危,其实是稳如磐石!可见总掌战局之人,已将所有的变数,都预料到了。这个宗法相,了得!”

    一个时辰之后,一艘同在船团之内,却有别于日月二型战舰的飞船之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正发出一声微叹。

    “我看今日这双门山,怕是难以幸免了。”

    “师伯这判断,是否太早了?”

    旁边的一位中年,却有些不以为然的,看着这老者:“如今激战方酣,碎星号已左支右绌”

    此时如有宗法相与甄九城在此,就可认得这中年灵修,正是附庸于日月玄宗的北地大宗北兽宗的宗主宋师业;而那位老者,正是北兽宗的五**域圣灵之一的龙甲。

    “不早了,真正有智慧的人,窥一叶而知秋。我到现在,才判断出双方胜负,已是晚了。”

    老者叹息道:“许阴月他们,无非是孤注一掷,垂死挣扎。”

    宋师业仍是不以为然,却未反驳,而是仔细注目那五十里外。只见那方空域,依旧被无量的烟尘蒙蔽。激战烈度也不降反升。而碎星号外,也已出现了数十伤痕,这都是黑杀谷那些顶级战力,拼死搏杀的成果。

    而直至此时,黑杀谷也仍未有大的伤亡。交战到此刻,只有一位顶尖神师战死。

    可日月玄宗也付出了不小代价,护卫在碎星号周围的十余艘战舰,已经有两艘损毁,造成上百灵师死伤,还有四位神师身死。

    那些虽都是宗法相的私军部属,可也是日月玄宗的精锐,

    关键是这些黑杀谷的强者,在黑杀大阵的支持下,毫不见疲态。面对日月玄宗高达六位的圣灵,近四十位顶尖神师,却反是稳据上风。

    “别以为有黑杀大阵,他们的法力就可无穷无尽。”

    而此时那位龙甲上师,又语含讥诮的说道:“以这样的力度,我料许阴月,最多只能支撑一个时辰。可宗法相与甄九城,至今都还未出手。”

    这二位天柱级的五级神师,可是战力比肩圣灵的存在。尤其宗法相,日月玄宗的第一天柱,绝非浪得虚名。

    “应该是别有顾忌。”

    宋师业的目中微光闪烁:“他如非是对我等放心不下,黑杀谷的那几位,早就被逐退了。”

    正因那位天柱心忧他们阴怀叵测,所以他们这些人,才可悠闲的呆在外围观战。

    “顾忌?你是期冀有外力干涉?”

    龙甲嗤笑:“你以为无上玄宗这样的大宗,会在形势不明,未有切肤之痛前,轻易做出干涉的决断?天穹七大玄宗的哪一家,会是全宗上下都精诚团结,和衷共济的?即便有一二远见之人,也最多只是暗中助力,不会冒然出头,承担轻启战事之责。神威皇朝的余孽,慑于群星天降之威,更不会贸然参与,那些妖魔,固然痛恨日月玄宗,可对黑杀谷,也同样恨之入骨。它们可能会插手此战,却绝不会为后者火中取栗。至于北地仙盟与白帝子,本座料那位,只会乐见其成。”

    宋师业不禁微怔:“这是何说法?据我所知,北地仙盟的大军,已经南下。”

    “不如此,又如何能引宗法相入彀?”

    龙甲语声悠悠:“攻不破双门山,宗法相顶多领军回返,承担战败之责。可北地仙盟,却需面临日月玄宗的精锐兵锋,这岂是白帝子愿见?且双门山不破,又如何能使我等下定决心?”

    宋师业闻言沉默,思忖良久,最后苦笑:“弟子更希望黑杀谷,能将日月玄宗逼退。”

    “不要抱任何幻想!”

    龙甲微一摇头:“黑杀谷灵修性情凶残,万余年来,不但屡屡纵容妖魔过境,更常有北上劫掠之举。与我北兽宗,可谓是仇深似海。可换个角度想,黑杀谷如不在了,那么我北兽宗,对他们日月玄宗而言,还有何价值?”

    “可玄宗内部,也有极重内忧。未必”

    宋师业说到一半,就已止住,这种指望日月玄宗内部生乱的想法,无疑有些天真。

    他不禁也是一叹:“我只希望,黑杀谷之战不会真发展到最恶劣的地步。”

    龙甲却不置可否的把目光,转移到了碎星上方那座莲花形状的观星台。

    那方地域,因数十位顶尖强者的激战,已一片狼藉。不但下方的土地,被各种样的气芒罡力轰击出无数深坑,又斩出数以百计的沟壑,而周围的那些山峰,也几被夷平,以致烟尘漫卷。可这些尘雾,却并无法阻拦他的目光。

    “这个张信,倒还有点静力。周围战成了一团,居然都未受丝毫影响。日后此子的成就,说不定真能超越昔年的雷神与赤月剑仙。”

    “未必就不是故作淡定。”

    提起张信,宋师业不禁眼神阴郁:“弟子依然以为,黑杀谷仍有机会。据说数月前此子试演摘星奇术之时,就曾受魏天象的幻术影响,使一颗流星偏离方位”

    而这黑杀谷,除了以暗杀术冠绝于世之外,还有着造诣远超其他宗派的心灵幻法。

    龙甲却仍是哂笑:“天真!难道你以为宗法相,会无防备?”

    话音至此,龙甲就眼神微凝,只见那碎星舰前,忽有一个巨大仿佛魔神般的黑色身影凝聚。

    宋师业亦被吸引,远远望去。可在他的眼中,这尊黑**影的形状,又不同赫然高约三万丈,身形通天彻地,可谓难以形容的雄壮伟岸。而头顶处,则有一只赤红色,长约千丈的竖瞳睁开,赤红色光束,直指张信。

    可再当宋师业细望之时,就见那黑**影的一侧,似又睁开了一目,赤红色的瞳孔直视着他。使宋师业的心神,瞬时沸腾,无数杂念纷呈而起。

    此时的宋师业,忽而幻想那张信在这红光照耀之下,元神崩散而亡;忽而幻想宗法相大意轻心,被黑杀谷得手,将那阵盘摧毁;忽而又升起无上玄宗神兵天降,将日月玄宗逼退的念头。

    可他到底是当世最顶级的神师之一,只是须臾就收摄住了自身的意念,眼现喜意:“是黑杀谷的无上绝学‘魔眼天照’,生死存亡之际,他们倒还舍的。”

    魔眼天照之术,在北地凶名赫赫,被认为是无上级的幻术极招。

    可修行此术的条件苛刻,黑杀谷内早已断绝传承。而此时许阴月虽借黑杀大阵施展出此术,可损耗的材料,也必定十分惊人。其中就必须有一枚十六级幻蜃兽的心脏,价值可抵一座灵山。

    二人都不约而同的往那碎星舰上远目眺望,只见观星台上的张信头顶,赫然多了一枚深紫色的玉符。内有无量的紫青光华垂落而下,将那上空照落的红光,尽数排斥在外。

    可在那紫符悬光之下,张信那自大战伊始,就一直平静无波,不为外物所动的面容,却渐渐现出了扭曲狰狞之色。

    “是紫霄定神符?”

    宋师业的剑眉微扬,目透讥讽之意:“没用的!有些手段,即便宗法相早有预料,也未必就能防住”

    只是他语声未落,视角的余光,就又望见一团隐隐约约的火光。

    这却非是来自船团中的任何一处,而是数百里外双门山的方向。

    又整整数息之后,那方才有一阵雷鸣般的轰响声传来。而此时碎星号前的那个巨大魔影,身影赫然开始虚化,之前还遮天蔽日般的魔威,此时已了然无迹。

    便是黑杀谷那些顶尖神师,也不再似先前那般来去出入了无痕迹。仅仅瞬间,宋师业就见那片尘雾中,蓦然爆出了数团血光。

    “这是”

    宋师业吃惊的转望双门山方向,眼神难以置信。

    能令魔眼天照失效,令这些黑杀谷神师无处遁形,唯有一种可能。

    “应是有人在双门山出手,干扰了黑杀大阵,甚至将之损毁了。”

    龙甲上师淡淡的说着:“想想也不奇怪,我们北兽宗都能将弟子送入日月玄宗。那么反过来,以日月玄宗之势,在黑杀谷伏些棋子,甚或说动一些关键人物倒戈反叛,也不是不可能。我猜是后者,这个宗法相,果然了得!”

    宋师业则神色默默,时至此刻,他也知今日这一场大战,大局已定。黑杀谷已无阻止群星天降的可能。

    “其实也还有机会的。”

    此时龙甲,却反过来安慰道:“这黑杀谷,料必也不是一点准备都没有,三位法域圣灵,加上一座天域灵山,便是神域圣灵出手,他们也能抵挡一阵。如今就看这陨星天降的威力,到底如何了。从玄宗内部流传的消息,说是他们祖师遗下的七座阵盘,每一座的威力,都是藏灵山那次陨星天降的七倍以上,可究竟怎样,仍无定论,也很难证实。说不定他们能安然抵御化解,再者”

    龙甲的语声一顿:“方才的魔眼天照之术,虽是发动不到两息。可此子,终究只是区区一个三级灵师。”

    宋师业不禁双拳紧握,龙甲所说,正是他心内所思,也是他胸中所怀的唯一一线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