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82 契卡
    白人女性制作毒气的能力并不是她的才能,尽管看起来比大多数雇佣兵都要厉害,但也仅仅是通过不断的学习和研究所能抵达的程度。1小说网比起自己研究毒药,雇佣兵更趋向于买来使用。而白人女性所制作的毒气,也没有超出正常世界的水准,甚至在制作水平甚至也比不过更加专业的研究人才。她之所以能够闯入全女格斗的决赛,是因为她稳定而充分地发挥了自己的优势。她就如同教科书一样标准,能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不会犯错误,就算犯了错误也会立刻修正,然而,她这样的人也很难超水平发挥自己的力量,进而扭转局势。这样的人锉刀见过多了,虽然现代战争同样因为人为因素充满不确定性,但基本上,这种不确定性的解决方式都能够从“教科书”中得到,这才是她这类战士“稳定”的真相,正因为如此,锉刀并不看好在面对完全无法用正常世界的认知解释,极度不正常的情况下,她是否能够及时做出正确的决定。

    就算在陷入相同绝境的情况下,白人女性能够突破自己求得生存的几率也比“清洁工”更小,换句话来说,她就是正常世界的认知中,“没有潜力”的代表。她的稳定,就是拘束她的枷锁,越是稳定,这个枷锁就越是坚固。

    “但是,她很稳定,不是吗?虽然没有足够的爆发力,但是,‘神秘’并不会因为她是一个中庸的人而关上大门。”我顿了顿,轻声对自己说:“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你看上她了?”锉刀转过头来,“如果你只是想和她玩玩,我可以为你搭线,但是,让她加入的话,反而会让她的处境更加危险,你知道,就算是清洁工这样的人。在面突然性的高浓度神秘时,生存几率也十分低。”

    我笑了笑,其实。无论是谁,在这个世界的未来都是死路一条。所以,无论是永远都不接触神秘,还是现在开始就突然进入神秘的战场。结局都是一样的。既然如此,锉刀的顾虑一开始就不存在。

    “我看好她,希望她能够成为耳语者的一员。”我说。

    我的确喜欢像白人女性这样以“稳定”为标志的战士,大概真的如锉刀所说,她在常识中是“没有潜力的人”。然而,或许正因为如此,才让我生出想要看到她突破自己极限的想法吧。因为,无论她如何看似不可能突破自我的枷锁,她也仍旧是人类之身,理论上仍旧具备这样的潜力,而我才是彻底已经没有潜力的神秘机械怪物。也许,我对她的“喜爱”。只不过是看到了貌似同类的生命而产生的类似同病相怜的情绪。

    如果她能够成长起来。会让我感到宽慰吗?我不知道,情绪已经被删除了,但是决定在情绪滋生的那一瞬间已经做下。我甚至不会担心一旦她接触这次任务,反而会害了她的性命。

    我只知道,我想要她,我相信自己能够在排除艾鲁卡的最坏情况下保护她。就算她真的无法成为魔纹使者,也能使用灰石进行强化。进而成为耳语者的重要战斗力。她的稳定,她的经验正是如今的耳语者最欠缺的一环。就算只能成为灰石强化者。她也可以发挥出比白井更强的战斗力,足以保护耳语者的大家。比起“清洁工”的爆发力和潜力,以及那如同刀锋一般锐利的性格,如磐石一样的白人女性才是最适合我们的新人。…,

    锉刀认真地凝视了我半晌,点点头:“既然如此,这就是你们耳语者的内务。”说罢,起身朝白人女性离开的后台通道走去,“来吧,我为你介绍一下。”

    我们动身的时候,我感觉到有目光从身后射来,我转过头去,看到清洁工站在那边看着我们。

    和“清洁工”所在的那处后台一样,同一条环廊延伸到此处,门外也同样有一名看守者藏在阴影中,也同样是个女性,唯一的差别在于,她并不是改造人。我对那名看守者没有过多注意,进入环廊后,锉刀向工作人员询问了那名白人女性的房间。这时,我才从视网膜屏幕中翻出对方的代号“契卡”,一个听起来充满苏联风格的名字。

    事实上,没有人知道这名白人女性究竟是哪个国家的人,有记录的情报只能推到她十岁左右,更早的资料因为各种原因残缺不全。她自小接受一个国际性情报组织的培养,任务足迹遍布欧美非亚四大洲,进行暴力性的情报收集和情报交易工作,在培养她的组织覆灭后,成功逃亡的她也参与军火买卖、暗杀和局部战争的斩首行动。和大多数女性情报人员比较起来,她在“女色”一环的能力可以说不合格,也很少使用这种手段去获取自己想要的东西。

    她就是用最教科书化的暴力行动,以及自己擅长的毒药去暴力掠夺自己需要的东西,和她拥有类似风格的雇佣兵并不在少数,但目前为止,在使用这种风格的雇佣兵中,她也是最好的一个。

    契卡的房间相比起清洁工更加靠近门口,雇佣兵总部一开始就不看好她的潜力,也不觉得她能够在这场决赛中走得更远。我觉得契卡本人是明白这一点的,不过,参加全女格斗进入决赛圈本身就已经是十分优秀的资历。锉刀对我说过,进入决赛圈后,每进一步都能得到大额奖金,除此之外还可以得到雇佣兵总部的担保,提高自己的雇佣等级,或者“安全退役”,也拥有进入雇佣兵总部所运营的实业机构担任职务的优先权。可以说,对于脑袋时刻悬在枪口边的雇佣兵来说,类似全女格斗这样的大赛的奖励是很难从雇佣任务中获得的。尤其对于想要退休后过上富裕安稳生活的人来说,这种比赛十分有吸引力。

    类似摔角手和清洁工这类优秀的种子会被总部第一时间吸纳,她们参与全女格斗的目的更多是为了挑战更强大的战士,然而,契卡和她们不同。在总部收集到的关于契卡的情报中,有证据表明,她在一年前就有退役的打算了。她虽然当前仍旧是充满了威慑力的雇佣兵,但她似乎已经感觉到自己已经抵达极限,随着时间流逝。她的执行能力会愈加下降,任务的危险度也会逐步上升,她觉得“已经抵达巅峰的现在或许就是退役的最好时机”。

    以这个想法来说。契卡参加这次全女格斗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打入决赛圈第四轮,足以让她获得一份不菲的报酬,并在正常社会中获得一项优渥的职业,她过去的资料将会被抹去或替换。获得一份新的可以完美融入正常社会的身份,在总部办理好退役手续之后,雇佣兵生涯中的危险将会离她远去。

    “所以,比起清洁工,她也许更难被招揽。”锉刀提醒我道:“如果她真的厌倦了战争和杀戮。就算用‘神秘’来诱惑她也很难会接受吧。”…,

    “耳语者的工作其实挺轻松的,我并不需要她上前线,而且,一旦末日真理教的攻势扩大化,无论身处何处都不再安全。当连整个人类社会都陷入异常的状态下,没有人可以获得安宁的生活,不是吗?”我不以为意地说。

    锉刀好似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哈哈大笑起来:“不需要上前线?参加这次行动可不只是前线这么简单。”

    “无论加入什么组织。总要有投名状。不是吗?”我面不改色地说:“参加这次行动可以让她更快认清这个世界正在面临的威胁,更快融入耳语者的工作中。她是个聪明人,一定能够理解这次行动的意义。”

    “挺会说话,高川先生。”锉刀点点头,不置可否地说:“就像你一样,我只为你们两人牵线。不会帮你说半句好话。”

    “这就足够了。”我带着礼节性的微小朝锉刀点头示意。

    锉刀敲响契卡房间的大门,我则在一旁开启连锁判定能力。扫描房间里的物事。契卡的房间中传来一些杂声,契卡已经脱去外套。上半身一丝不挂,正在为伤口上药。她的身体并没有太多的旧伤痕,只是,这一次和清洁工的交战,让身上的伤痕增加了一倍。她的动脉被割破多处,除了染血的破烂外套,地上还有一大片沾满血渍的止血绵,当她将喷雾式药剂洒在伤口上时,中规中矩的五官因为痛楚皱了起来。

    敲门声让她从忍受痛苦中惊醒,诧异地朝门口的方向望来。在没开门前,她自然是不知道门外站的是谁,不过,在稍稍思考了片刻,期间敲门声契而不舍地响起后,她终于还是披上外套,站起来开门。

    我关闭连锁判定能力,门上的猫眼被黑影塞住,随后,门锁响了五下,从里面打开了。

    契卡只将门开了一条缝,仅能看到她半边身体。“有什么事吗?”她用平淡的语气问到。

    “嘿,契卡,还记得我吗?”锉刀伸手将门抵住,免得对方突然翻脸将房门关上,“我是锉刀,三年前我们在任务中见过,还记得吗?”

    “三年前?”契卡在门缝后上下打量着锉刀,“鬼才记得这么久的事情。”毫不客气地说完,将视线转到我身上。锉刀介绍道:“这是想雇佣你的大金主,我保证,你这次有得赚了。”

    契卡没有说话,目光在我身上巡视一番后,并没有立刻做出决定。

    “我听说你打算退役了,是这样吗?不过,这次任务的报酬十分丰厚,无论是退休前最后一笔生意,还是为退休后的生活做第二层保障都十分值得。他是总部的合作组织的高层人员,他看了你前面两场的比赛,觉得你的特点十分适合加入他的组织,希望你能够转入他们的名下。”尽管锉刀不久前才说不会帮我说好话,但她现在根本就是在用行动为我争取好感——或许这在她的想法中仅仅是搭桥牵线,为我争取一个和契卡深入面谈的机会而已。

    契卡终于将门完全打开,向房间里走去。“进来谈吧。”她这么说到。

    我和锉刀走进房间,这里比清洁工的房间多了一张椅子,被锉刀拉过来,将椅背转到身前坐下,她似乎觉得自己的承诺已经完成,不准备再说更多的事情了。我将房门关上,朝契卡的床铺走去。契卡再次脱掉外套,着上半身继续上药。随手将绷带扔到我怀中。…,

    “会包扎吗?”她问。虽然是问句,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必须会包扎才行”。

    我耸耸肩,将绷带扯开。契卡在我的注视下张开双臂。毫不顾忌毫无掩饰地暴露在我这个外人异性的眼中。在没有衣物遮掩的情况下,我再一次观察她的身体,看到陌生女性的而产生情绪被脑硬体删除了,但这种镇静似乎让这个白人女性产生了错觉。

    “和你想像的不一样。是吗?”她说:“这可不是适合的身体。”

    我将目光移到她的眼睛上,她的眼神仍旧一如既往的平淡,并不高兴,也不愤怒,更没有羞怯。

    “不。很漂亮。”我这么说到。锉刀在眼角处翻了个白眼,似乎觉得我言不由衷。实际上,契卡的身体以正常人的眼光来看,的确谈不上美丽。还没有愈合的伤口在喷上药剂后染上让人看到就觉得“疼痛”的颜色,和她的相貌一样,身材的整体轮廓给人一种中规中矩的感觉,她的胸部自然是丰满的,但用锻炼得臃肿的胸肌来形容也十分恰当。

    当我用绷带去缠绕那具身体时。契卡突然挡住了:“很好。你的回答让我很高兴,现在,让我们谈谈你的组织吧,还有,你打算让我做什么?如果只是想买一个随时可以上床的女保镖,我有更适合的人选介绍给你。你既然是锉刀介绍来的。想必清楚我的风格,虽然我情报人员出身。但并没有接受过完整的训练。和我做的话,可没有你想像的感觉那么好。”

    “我明白了。但我的确并不是为了找一个床上伴侣才来找你的。”我用诚挚的目光盯着她的眼睛:“我并不介意和你上床,你的确是个充满魅力的女性,尽管这种魅力并不被正常人欣赏,但我并不是正常人。”我将手伸向她的脸,她没有抗拒,任由我将手掌落在她的脸庞上,顺着轮廓滑向下巴,锁骨和胸部。我对她说:“能够感受到吗?我并没有欺骗你的想法。”

    契卡闭上眼睛,似乎在体味被我揉动胸部的感觉。她的胸部的手感正在发生变化,坚硬的,但又充满弹性,就像是在橡胶之内包裹着一块坚硬的石头,以正常男人的力量,就算用尽全力,也仅能让那里的轮廓微微凹陷,甚至无法淹没手指,但是,当我稍微用力按下去,无论她将这个部位锻炼得多么强韧,也如同普通的脂肪一般。

    对普通人来说,她的胸部就是一大块坚硬的肌肉,但对我来说,和普通女性的丰硕胸部没什么差别。

    “真是充满力量的男人。”契卡睁开眼睛,对我说:“那么,你想我为你做点什么呢?”

    “我希望你能加入我们的组织。我们的组织叫做耳语者,简单来说,就是一个神秘组织,并不进行正常性的事务活动。”我说。

    “神秘组织?不正常的事务?邪教?”契卡皱起眉头,看向锉刀。锉刀摇摇头,我解释道:“你可以看作是一个研究神秘学的组织,具体的活动是针对一些对社会具备危害性的神秘进行处理,包括搜索、防御、破坏、回收和研究,而且不进行任何社会化生产和商业活动,当前的主要活动范围在亚洲。你知道什么是神秘学吗?最寻常的那种神秘学解释。”

    “神秘学……”契卡想了想,失笑地摇摇头,“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实际上,像我们这样的人,多少都相信一些神秘的东西。不过,在亲眼看到之前还真是无法想像。喂,你真的相信这种鬼话吗?”她将目光转到锉刀那儿,锉刀耸耸肩,对她说:“我就是总部负责处理神秘事件的部队成员。”

    “真是狗屎。”契卡压低声音,爆了一句粗话。

    “我们并不缺乏资金,尽管我们已经完全脱离了正常的生产和商业活动。”我说:“一些危险又古怪的事情正在这个世界扩散,目前来说,没有接触到的话是无法想像的,但它们已经深入到社会的角落中,只是你没有意识到而已。但是,这种隐匿的癌性扩散迟早会显露出来,我们无法阻止这种癌性扩散,只能延缓它的脚步而已。其他人都不看好你,契卡,但我觉得,你是最适合我们组织的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