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九六章 准备就绪
    “芮师兄你的乌鸦嘴,还是少说为妙。”

    眼见那些寂灭神光来处,都在随后瞬间,被近千发三昧离火神光与冰魄神光覆盖。司空皓也就不再理会,直接御剑,直斩身旁虚空。

    随后众人就只听‘叮’一声金属交锐,这观星台的十丈之外,赫然一道冷光显现,似月似镰。

    司空皓紧随其后,又是连续数发长约千丈的庚雷斩,横扫一侧虚空,可却都斩于空处。

    这使得远处一些战船,发出了阵阵惊呼。司空皓的庚雷斩高达五十级,即便对那些攻山级的战船,也有着不小的威胁!

    不过就在这些庚雷斩,击中外围那些战舰之前,却又细化为无数金属碎刃,在雷电推动下,继续飞逝向远处,使左旁山峡,一片碎石横飞。

    而就在这数发庚雷斩横空而去之前,在战船的左侧,已是一道仿如盘龙般的紫雷生成,

    “许阴月,这里可不容不得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无数的雷光散溢,瞬时形成了一面覆盖千里方圆的巨大雷网,也使虚空中一个黑色瘦削的身影,显出了形迹。

    那紫色雷龙立时冲撞而去,而天见上师的那口飞剑,则是先前一步。船上更有数发三昧离火神光轰击而去。

    不过双方最先交锋的,还是他们的‘法域’。旁人无法窥其究竟,只能见这方虚空世界,都已被一片纯黑笼罩,似又在崩溃瓦解。

    “这边上的船,真是碍手碍脚!”

    芮晨一声怒哼,双手结成道印,使得左侧的船舱,形成一面巨大的金盾。

    可只是须臾之后,这盾就轰然破碎,而芮晨的剑,在虚空中与另一兵刃,发生一连串的碰撞之后,发出刺耳哀鸣。

    而芮晨的耳目口鼻,也溢出了丝丝鲜血。

    其实他更精擅于火系灵术,而非金系与御剑术,可在这众多战舰环绕的状况下,他根本就不敢使用那些破坏力极大的灵术。

    他不似司空皓,哪怕是在术法施展之后,也依旧有着超群拔萃的控制力。

    幸在芮晨剑光被逼退之后,就已有人接手,一道赤红的光束,横掠长空。虽未正面击中,却使得虚空之中的某人,发出了一声闷哼。

    可芮晨的脸色,却不太好看,知晓这是随甄九城到来的另一位圣灵,法号灵天,出自神善峰。

    这位不但化解了他的危局,更将那几乎突破入船内的黑杀谷圣灵,一举击伤。芮晨却一点都不感激,这位灵天上师,可是坐视自己被凌虐了许久。

    “这未免也太欺负人了?把我芮晨当成什么?”

    “再等等吧!天柱已有准备,周围的舰船,已在散开。”

    司空皓依旧冷静,他似知芮晨的心思,似笑非笑的看着张信身旁:“其实我倒不觉灵天上师有错,你不妨以为,灵天上师是对你有足够信心。”

    要说最过份,张信身边那四位才是。包括紫玉天与原第七镇镇主张德怀在内,张信手下这四大神师级战力,自始至终都是在做壁上观。

    可芮晨倒不觉他们有什么不对,紫玉天三人并非是他同袍,张德怀则是张信身边的最后防线。

    四人唯一的任务,就是张信的安全。在张信性命没受到威胁的情形下,绝不贸然出手,这才是上上之策。

    毕竟这黑杀谷,最擅的就是乱中取胜!

    也在这刻,芮晨只觉眼前骤然一阔。却是周围的舰船终于散开,让出一片广阔地域,

    见得此境,芮晨立时悍然出手。仅仅须臾,就有一尊身形魁梧磅礴,高达千丈的火色巨人,蓦然现于碎星号的船舷一侧。赤色的火焰,使得周围的温度,急剧攀升。

    同一时间,观景台上,甄九城正浓眉微皱:“这黑杀大阵,果然棘手!”

    此时的碎星号,正处在三位圣灵,以及至少二十位道种级顶级神师围攻的状态。

    这其实不算什么,日月玄宗的大军,整体实力是其七倍以上!

    可问题是对方借助黑杀大阵,以幽影遁法来去自由,各船三级神师以下,连他们的来去形迹,都捕捉不到。

    “不棘手,又如何能使我日月玄宗,数十次铩羽而归?”

    宗法相淡淡答着:“只需两个时辰,就可结束了。”

    甄九城却看出这位,面上虽是镇定自若,可一双拳,却在袖中死死的紧握着。他不禁微一摇头:“需要我现在出手么?这样下去,久守必失!”

    “用不着!”

    宗法相语声斩钉截铁道:“今日我早有准备,黑杀谷无足为惧。你我今日在这里,只是为防万一。”

    “万一?”

    甄九城略一沉吟,猜测这‘万一’,是来自于何方。随后就想,这位第一天柱,对于船上的三位圣灵,只怕也并不信任。

    “别想太多!”

    宗法相出言打断了甄九城的思绪:“坐镇于此的三位圣灵,是师弟我最信任的三人。我如今真正担忧的,还是南面的无上玄宗。有消息说,此战之前,曾有黑杀谷的使者,前往无上玄宗求助。”

    “无上玄宗?”

    甄九城的眼神微凝,无上玄宗是这天穹大陆上,排位第二的玄宗。就在藏灵山的西南,大约三万四千里。

    “无上玄宗会助黑杀谷,这不太可能吧?以往从无先例”

    可语至此处,甄九城就语声一顿,微微凝眉。

    日月玄宗最近一次攻伐黑杀谷,是四百年前。那个时候,宗门在北方的战局正陷入胶着,故而只能出兵三万,目的也只是为横扫黑杀谷周边,阻止此宗扩张势力。

    可在北神宗元气大损的今日,日月玄宗大举南下,会否令无上玄宗认为他们日月玄宗,有继续南扩之意。

    毕竟从藏灵山,到无上玄宗边境的这三万里广大荒原,可是被双方默认,刻意保留的缓冲。

    且宗门之内也一直就有人在猜测,广林山的陷落,很可能有无上玄宗的插手

    长叹了一声,甄九城又感慨似的说着:“可惜了,你说上官师弟还在的话,那该多好?今日此战,定会轻松很多。”

    “你是说雷天神寂?”

    宗法相眸色幽然:“那确是很好用的无上绝学。”

    雷天神寂,当世圣灵之下,只有八人掌握。

    如有此术,那么今日这场战斗,可能根本就不会发生。雷天神寂笼罩之下,对方哪怕有黑杀大阵,也很难出手。而即便是黑杀谷的三位圣灵,实力也必将受到一定影响。

    而这就是几年前上官玄昊,仗以纵横不败的绝学之一。

    “没有什么如果,上官玄昊也已叛门而出!”

    宗法相的语声,转为冷酷:“师兄是在担心?这大可不必,早就说了,本座自有破敌之法!今日即便有无上玄宗插手,他们也难挽败局。”

    甄九城闻言,却并没在乎宗法相的生硬语气,反而精神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