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九五章 黑杀阴月
    果不其然,就在进入黑杀大阵范围后大约半日,就有宗法相手下的灵师前来,请张信前去观景台。

    张信也欣然从命,在司空皓与紫玉天等人护送之下,往那舰首部位行去。

    此时碎星号的观景台,早已成为宗法相坐镇指挥,发号施令的督战台。而当张信赶至之时,这位第一天柱,正神色凝然的与甄九城交谈着。

    这二人说话,都刻意以束音之法收声,可张信利用若儿给他配置的音纹收集器,听到了十之**。

    就在半日之前,北地仙盟九十七家宗派,已悍然向日月玄宗宣战。

    据说那战书,早在三月之前,就已由使者携带到日月本山,直至今日递交。

    而北地仙盟聚集的大军,则在三日之前就由白帝子统领,全力南下。此举竟然瞒过了日月玄宗所有的耳目,直到今日清晨才被查知。

    这二人只交谈了片刻时间,当张信走近,宗法相就转望过来:“在这个距离,可有把握?”

    张信未第一时间答话,而是先往那双门山的方向看了一眼。

    双门山,故名思议,就是一座门一般的巨山。高约九千七百丈,有一对险峻高峰,仿佛两扇闭合的大门。

    这就是黑杀谷的北面门户,使日月玄宗数十次讨伐都铩羽而归的天域级灵山。

    只有攻破此处,才可进入到后方的峡谷。里面正是黑杀谷的精华,不但有百万计的黑杀谷子民,更有无数的灵田与药园。

    张信以目力遥测了一番距离,就微一扬眉:“差不多了!现在就开始?”

    此句问出,张信却微一愣神,看向了左面方向。

    就在距离二十余里外,一座山峰的阴影之下,忽然有一道仿佛镰刀般的冷光闪现。而也就在这冷光出现的刹那,整个船团也骤然沸腾。

    “大胆!”

    “放肆”

    一时之间,无数的光影向那处方向轰击而去,可都无一例外,全数打在空处,毫无作用。

    只有碎星号内一道暗色的飞剑斩至时,才在那里逼出了一团黑雾。可随着剑光镰影数次交锋,这团黑雾又再一次消失无痕。倒是旁边的那座山峰,被那剑气光刃削平,使整个峰头都轰然坍塌,在十数息后发出阵阵惊天巨响!

    而当张信再一次,看那冷光闪现之处,只见那里的三艘战船,赫然都被一分为二,向下栽落。不但那船上再无任何生命气息,三艘船的断面切口,也都平滑之至。

    张信不禁神色凝然,这是他时隔数年之后,再一次见到圣灵交锋。

    对方借助黑杀大阵,在十九位法域圣灵的眼皮底下出手,在两位圣灵法域交替的间隙,一瞬间就连斩三艘拥有十四级法阵的战舰,以及至少六位神师,三百余人,并且全身而退,毫发无损。

    而他们日月玄宗这边,只有身拥天眼神通的天见上师,才勉力纠缠住对方片刻。

    “你有把握,那自然是越快越好。”

    此时宗法相,除面色稍青之外,却是镇定如常:“总之在夜色来临之前,我不希望这黑杀大阵还存在。”

    “明白!在暗夜降临之前,摧毁这座山是么?”

    张信心领神会的把袖一甩,转身就又走入到船舱之内。

    仅仅须臾,就有一座阵盘,自碎星号舰首的上方缓缓升起。

    而当张信立足其上时,瞬时就感应到周围四面八方,数万道目光,在向他注目。

    除了日月玄宗的灵师之外,还有那些附庸宗派的门人弟子,以及一些来自阴影内的视线。

    除了这数万人瞩目,还有十数道强悍意念,降临于此。虽未携带灵压,却也令此间诸人,都感觉意念微沉。

    张信却仍是一派从容自若,波澜不惊或者也可说是目空一切,自信满满。

    总而言之,就是全不受影响的按照步骤,一步步的启动法阵。

    “看来这狂妄自大,还真有狂妄自大的好处。”

    芮晨不禁轻叹:“见了那许阴月的手段,这个家伙,居然还能满不在乎。”

    司空皓则是语声淳淳的交代着,“稍后无论发生何事,摘星使都不用理会,自有我等处置,定不会让人伤你分毫。”

    “伤我?”

    张信则用好笑的目光,望着眼前这几位:“这里有三十多位顶级神师,又有三位圣灵坐镇,如本座还能被人伤到,那只能说明你们几个,都是废物。”

    芮晨闻言气结,然后很服气的说着:“摘星使大人说的对,真要让他们伤到你,那我等真就是废物饭桶。”

    司空皓则忍俊不已:“我玄宗与黑杀谷交战已有数十次,对他们的手段知根知底,都有防备。唯独担忧的,就是他们的心灵术法,可能会使摘星使生出畏惧之念,从而干扰你的施术。不过看来,这担忧是毫无必要”

    “嘿!一群土鸡瓦狗而已,在本座的陨星天降面前,何足为惧!”

    张信嗤笑着说完这句,就又神色专注的,开始投入计算。

    他那位祖师遗下的手段,并不是启动之后,就立时可催发。而是需由他感应群星,并且计算出至少一枚星辰的落点与弹道,才能引发陨星天降。

    叶若估计是那位祖师留下的符阵,会根据张信的计算结果,来牵引群星。可究竟是什么原理,是怎么办到的,她就不甚清楚了。

    所以他表面上是凛然无谓,可其实心里还是有些小紧张的。这次他真是一丁一点,都不能借用叶若之力,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随着这大衍摘星阵内灵光冲霄,张信的心神,也渐渐再无外物,他的眼眸之中,已经只有空中群星。

    而此时那观景台上,宗法相也站起回身,看向那凸出到舰身顶层三丈之外的高台。

    甄九城亦同样背负着手,眺望着斜上方,眼神复杂:“我倒现在都不敢置信,以你宗法相的稳重,会将这事涉宗门存亡的一战,寄托在一个不满十九的少年身上。”

    “如换在四年前,广林山未断之时,我绝不会这么做。”

    宗法相语声悠然的回应:“可现在,师弟我已别无选择。”

    “真的别无选择?”

    甄九城一声叹息:“我知这北地仙盟,早有背离之意。可明明还能拖上个几十年的,未必要如此激进。”

    “这就是师兄你极力反对我的原因?”

    宗法相剑眉微蹙,隐含怒意:“时至今日,别人都以为日月玄宗如旭日东升,声势喧天,可师兄难道还看不清楚?二十五家上院,有四家在密谋自立,反出宗门,可我玄宗本山,却拿他们无可奈何!而天域圣灵中,也至少有一位与妖魔有染。就更不用说我们这些天柱,甄师兄你扪心自问,能信任几人?”

    “我怎不知?这都是宗门扩张太速,惹出来的祸端,可形势未必就有宗师弟你说的这么严重。”

    甄九城微一摇头,眼神无奈:“门内确有不少人心怀叵测,可又有多少人,真愿见这日月玄宗倒塌?这对他们有何好处?且正因门内人心散乱,我与你万俟师兄,才力主先清肃宗门。”

    “可不解决黑杀谷与南方那些妖邪,你又该如何整肃?就说那东四院,在各方牵制下,你能拿他们怎样?”

    宗法相冷然一哂:“我只知此事,已再拖延不得。否则最多十年,我玄宗诺大基业,就会垮掉!再者”

    语声至此,宗法相的音质,更显沉冷:“说实话,我宗某也信不过万俟师兄。”

    “你!”

    甄九城眉头大皱,正欲驳斥,却突觉周围虚空,略有异常。

    而宗法相的灵感之能,则更在他之上,此时已眼现冰意:“是幽影神箭,总数十二。”

    可他虽是这么说着,却毫无动手之意。也就在须臾之后,这碎星船外的虚空,就传出了轰然爆震,刚好是十二处,几乎同时炸响。酷烈的气浪荡漾冲击,使得空中各艘战船,就好似是置身在惊涛骇浪中的海面之上,一阵剧烈的摇晃,几至侧翻。

    碎星号是首当其中,不过这船,却是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平静。这是有圣灵坐镇之因,不使这偌大舰身,有半点的动荡。

    “居然一开始,就是二十级的幽影神箭?”

    当那爆炸声传至,在观星台上的芮晨,就不禁擦了擦脸上那不存在的冷汗。

    “这黑杀谷,还真是大手笔。不知接下来会是什么,该不会是寂灭神光?”

    他语声才落,司空皓就眼神凝然的看向下方地面,只见那六千丈下,一些本是空无一物的土层突然翻卷开来,随后就是整整十八道黑色的光束,直击碎星。

    而碎星号周围,正在张开的十层庚元盾,都是触之即灭,寸寸崩解!

    不过这时,在碎星号之下,也在须臾间现出了一层浑厚无比的红黄光泽。将整艘战舰的下方,牢牢包裹。

    那些寂灭神光击打于上,虽是发出了惊天爆震,却终究未能创及船体。只是令碎星,在巨力冲击之下,稍稍上浮。

    倒是地面,在气浪罡力的冲击下,掀起了大片的烟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