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80 清洁工2
    ———————————我是华丽的分割线————————————

    “清洁工”穿上充满情趣和诱惑的黑色蕾丝内衣后就没继续穿上军装外套,我和锉刀盯着她,也没有让她什么不适。她问我们是什么人,到这里什么事情,但是锉刀都没有回答。我自然不会接口的,因为要招揽她的是锉刀,而且,这个女人是雇佣兵总部视为种子的对象,我没有任何理由回答她的问题,特别在不知道锉刀打算用什么办法说服她的情况下。虽然是种子,但是“清洁工”也并不一定非得加入雇佣兵总部不可,“龙傲天”之类的人也在试图招揽她,我相信雇佣兵总部有种种手段,但这些手段无法放在明地里使用,否则会让组织长期运作起来的名声败坏,而且就算“清洁工”是被看好的种子,但谁也不能打包票,她就一定能够如己所愿地成长起来。面对神秘的时候,比起运气,概率更不值得依赖。

    雇佣兵总部在和“神秘”打了那么长时间之后,必然已经认识到这一点。

    谁都需要运气,只是,在“神秘”中行走,运气的分量总是比其他条件更加沉重。

    锉刀慢条斯理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硬币,遇到需要作出选择的时候,尤其在无法立刻下定决心的时候,“抛硬币”这种在统治局养起来的习惯,也已经成为了一种下一首的本能。虽然锉刀在招揽“清洁工”这件事情上表现得很果决,也很沉稳,但她的这个下意识的小动作仍旧告诉我,她同样在犹豫。

    是否真的需要一名从未接触过神秘,也从未配合过,更有“厄运附身”的人加入这次行动呢?这个选择所带来的好处和坏处又占据何种比例?如果是正常世界的战斗,完全不需要这样游移不定,不过,在面对“神秘”,面对连席森神父都需要求助的对手。所有看似能够说服自己的条件都变得不确定起来,在这里,“用事实说话”已经不正确了,就算将“普通人”和“魔纹使者”放在天平的两端,也无法绝对性地衡量出两者之间的分量差距。我能够得出太多让锉刀事到临头还在犹豫的原因。战争尚未开启。这种犹豫不会造成损失,而果决也无法保证什么。

    沉默在空气中弥散,他没有颜色也没有味道,但是这种无色无味的感觉却让唾沫不断从嘴里分泌出来。

    “清洁工”并没有受到长时间的沉默又压抑的气氛的影响。她仍旧保持者持刀而立的姿势,静静回视不断抛动硬币的锉刀。她就像是一块顽石,似乎能够千百年地维持这种姿势和态度。不过,她的轮廓开始为人一种攻击性的感觉,而且。随着沉默的继续,这种攻击性就越来越强烈。

    “我来自总部的特殊部队。”锉刀用力抓住落在手心的硬币,终于开口了,“你大概也知道,总部十分看好你,决定培养你,大家都认为你会变得更加强大,比摔跤手更加强大。提到”,提到“摔跤手”的时候,“清洁工”的手指轻微抖动了一下。不知道锉刀发现没有,但是在视网膜屏幕中却十分清晰,甚至没有放过在这一瞬间,他的瞳孔同样细微的紧缩。

    当年“摔跤手”在战胜“清洁工”后就彻底退出了全女格斗比赛,而作为胜利者。也已经很长时间没和“清洁工”接触过。“清洁工”应该是十分在意的,而她身为种子,应该也多少试探出一些信息。…,

    “摔跤手在我的队伍里,很快。我们就要去执行一场危险的任务。”锉刀不紧不慢地,用清晰又不带半点情绪和温度的声调说:“在对任务进行初步评估后。我觉得队伍的实力还差一些,毕竟我所带的队伍早在一个月前就减员过重而解散了,尽管和摔跤手他们进过了一个月的磨合,但不得不说,对比起原来的队伍仍旧有些差距。在这种情况下,多添加一些人手也是不得已的行为。摔跤手想我推荐了你,而且,我也知道你已经在中部挂了号,所以,我才会在这里。”

    “也就是所,你想招揽我?”黑长直的带刀女性眯起眼睛,从细细的眼缝中绽放出阴沉又锐利的神采,“但是,你为什么犹豫呢?”

    “因为,这次任务真的很危险。而你又的确是拥有强大潜力,被人看好的战士。”锉刀沉声说:“如果你加入这次行动,就可以直接接触到另一个世界,但是,正因为没有任何缓冲,所以危险性也大为增加。就连摔跤手那样的人,也是在接受总部培训后才正式踏足那个世界。我不妨告诉你,总部已经决定在你完成这全女格斗后,想你发出邀请,如果你答应了,就会按照培训计划,一步步接触并适应新的世界和新的力量。不过,我也可以同样告诉你,按照常理来说,总部的培训计划能够大幅增强你涉足那个领域后的存活率,然而,那个领域却偏偏无法用常理来解释。”

    “无法用常理来解释,你的意思是……”清洁工沉默了片刻,似乎想起了什么。

    “我来为你演示一下。”锉刀朝我看过来,问我要一把枪,我明白她想做什么,当然不可能同意,我的枪是特制的,一个弄不好就会让锉刀弄巧成拙。我直接以这个借口拒绝了,“清洁工”的目光却落在我身上,我适才一直盯着她看,她如今的目光仿佛要报复回来一般,如有刀锋在我身上来回切割,在普通人体的好几个要害部位停留了一下,这让我觉得她在心中仍旧是介意我看到她一丝不挂的样子。不过,我才不会就此转移视线呢,“清洁工”的身材的确是很棒的。

    “这个小家伙也是你的人?”清洁工对锉刀问道。真有趣,明明年龄和我相差仿佛,却称呼我为小家伙,大概是长年的战斗生涯让他产生了这种想法吧。不过,她没有第一时间向我们发动攻击,反而让自己置身于一种潜伏和防御的状态,也有可能是因为危机本能正在发挥作用,如果如此,那么她也是一个十分相信自己直觉的人。

    她用这种充满挑衅味道的问话,应该也是一种试探吧。锉刀对此不置可否。

    “不。他是我的雇主,也是总部的战略合作伙伴。”锉刀说:“这次我们队伍的行动,虽然也有总部的意思在内,但更重要的是,这是他的要求。如果没有在这次行动中死去。我们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还需继续为他服务。”锉刀从床上站起来,用严肃的语气对清洁工说:“而且,这个男人并不是你口中的小家伙,如果你和他战斗。死掉的人百分之百会是你。”

    “清洁工”再次将视线投向我,似乎要从我身上找出锉刀这番话的证据。不过,她当然是找不到的,义体化的身体和原生**不同,不会受到情绪和经历的影响产生异常。它就像是一个冷静运转的机器,在机器彻底发挥效力之前,人们又如何得知它到底有多强大呢?况且,我这具义体的技术比守在门外的那位改造人女性高出太多,只凭肉眼和感觉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找出我身上的异常。…,

    我十分确信这一点,用八景的话来说,和以前的我,也就是上一个高川不同。“我这个高川在非战斗的状态下就像是一大坨建材废料。也许人们会关心它为什么会出现在大街上,但这种好奇只能维持几分钟就会习以为常了。”

    锉刀再次开口,将清洁工的注意力吸引过去:“用你那把刀全力向我攻击。”

    在她的最后一个字尚未落下时,“清洁工”已经出手了。完全没有任何质疑和犹豫,长刀如同毒蛇一样从刀鞘中钻出来。毫不留情要将眼前的女人刺穿。锉刀没有闪避,按照视网膜屏幕中显示出来的关于这一刀的数据,我觉得就算是锉刀,在这个距离下要完全闪过这一刀也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不过。锉刀根本就不需要闪避。就算真的被刺中也死不掉,况且,这一刀根本就不可能伤害到她。刀体在激射而出后骤然停止,刀尖距离锉刀还有两米,清洁工的手臂也没有完全舒展开来。清洁工眯起的眼睛猛然睁大,脸上晃过吃惊的神色。她之所以没能在第一时间完成这一刀,并不是因为手下留情。我想,她一定是感觉到了推动刀体前进的力量突然消失了才会如此大惊失色吧。

    二级魔纹使者锉刀的超能力“静止”,虽然她从来没有向他人解释过这种超能的本质,但是,在我的观测中,比起“力量消失”这么含糊的概念,“绝对性的无理性动量消除”这个观点更加贴切。清洁工的长刀在进入范围两米的超能作用范围之后,动量在一瞬间被消除了,这跟她使用了多少力气,是否仍旧在继续发力没有关系,从身体传递到刀体的动量绝对又无理地消失了。

    锉刀的超能并不是无法破除,但是,“神秘只能用更高的神秘来压制”这个准则在她的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没有超出“静止”能力的神秘力量,“静止”就是绝对无法抗拒的。虽然清洁工的能力已经超出普通人的范畴,其刀术已经无限接近“神秘”,但是,这种看起来强大无匹的拔刀术仍旧属于才能,而并非神秘,因此,无论清洁工如何尝试都不可能破解“静止”的防护。

    锉刀就这么抱着手臂站在清洁工面前,而清洁工在惊愕了一刹那,随机使出浑身解数之后,仍旧无法让刀尖贯穿这两米的绝对静止范围。刀身割裂空气的破风声嘶嘶作响,然而,那种完全无法舒展身体,无法将长刀的力量推到顶点的别扭姿态,让清洁工就像是一个用蹩脚的动作取悦观众的小丑。

    擂台上杀戮盈然,威名赫赫的女战士,在锉刀面前如同三岁小儿耍大刀一样可笑。

    “清洁工”当然不会因为姿态丑陋就停止自己的行为,唯一促使她停下来的原因,只是因为她已经确定了,无论自己怎么做都不可能突破这面看不见的屏障。不过,当她将长刀收回刀鞘后,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情绪,她的脸色本就是阴沉的,只是现在看来才应景了一些。

    “这就是我发用常理来解释的东西吗?”他说:“超能力?法术?”她的说法自然和魔纹使者与末日真理教的巫师无关,只是套用了正常世界通俗化的神秘观念而已。

    “超能力。”锉刀说:“如果你加入这次行动的话,很可能会看到法术。而是用法术的那些家伙。就是总部一直以来最强大的对手,而这个对手在全世界范围来说,也是最可怕的一个。”…,

    “你说过总部的培养……指的就是让我获得超能力,去跟那些是用法术的人战斗?”清洁工问。

    “似的。不过,问题在于。虽然十分看好你。但无法保证你一定可以获得超能力,而没有获得超能力的话,是无法跟——嗯,我们通常用神秘来称谓那些和尝试悖离的东西——没有神秘的话。是无法和神秘正面战斗的。”锉刀直视清洁工说:“无论超能力也好,还是法术也好,都是神秘,但是神秘并不只是这两种,不过。无论你是加入总部,进行计划性的培训,还是选择和我们一起行动,大概都只能获得超能力这种神秘吧。无论是通过哪种途径,以非神秘之身去接触神秘都是十分危险的事情。按照常识来判断,通过培训计划获得超能力是最安全,也是几率最高的途径,不过……”

    在锉刀停顿的时候,清洁工直接补全了她想说的话:“不过。既然是神秘,是超乎常识的食物,以常识判断出来的概率就变得不可信了。是这样吗?”她看了一眼呗锉刀攥在手中的硬币,“所以,你喜欢抛硬币来测定运气。”她这句话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在短短几句话的交流中。她已经看破了锉刀的举止所暗藏的意义,这让锉刀看向她的目光充满了赞许和期待。

    “无法保证你的安全,也无法保证你一定会获得神秘,就算这样。要来尝试一下吗?”锉刀郑重地问道。

    “你的队伍里……”清洁工又看了我一眼,“都是拥有神秘的人吗?”

    “并不全是。有些人没有运气。已经彻底没机会了。不过,就算那样,他们也比现在的你更加强大。”锉刀顿了顿,再次提起“摔跤手”,“她曾经也和你一样惊采绝艳,但也只是无限接近神秘而已,也许已经再也无法获得神秘了。”

    “他呢?”清洁工朝我看了一眼,问道。

    “亚洲区神秘组织耳语者的副社长。”锉刀说:“也是我们这次行动中最强大的战力之一。”

    清洁工再次认真审视了我一番,突然对我施展拔刀术。他的出手没有任何征兆,但这种对普通人来说无法直视的刀术对我而言就像是小儿杂耍一样,我就算不开启伪速掠能力,也能轻而易举地对付。被我伸出两根手指夹住刀身后,她仍旧在继续加力,结果自然人就是无法再推进一步,僵持了三秒后,清洁工终于退却,将长刀返入鞘中。

    “他的神秘就是速度和力气更大吗?”清洁工回头望向锉刀,刚才她的出手并没有被锉刀制止,不过,锉刀也并不以身体素质见强,所以无法及时作出反应。锉刀没有回答,先是用目光咨询了一下我,我点点头。

    “他的身体已经抵达神秘,就算摔跤手也没办法在这个方面和他抗衡。”锉刀如此说道。也许她也是这么认为的吧,因为无论是连锁判定能力还是伪速略能力,在外在表现上都是以直觉、反应和速度为体现,被锉刀当成是义体的效果也是理所当然。单纯就是用统治局技术改造的义体来说,将这具身体称为“神秘”也不为过。

    “我需要考虑一下,等这次比赛结束……”清洁工的话音还没有落下,门口出现一个身影。

    我们齐齐将目光转过去,来着正是明明是用“卡帕奇”这个欧美名字,却自称“龙傲天”的亚裔男性。他的手中捧着一大束玫瑰,和我们对视的时候,神态依旧坦然自信,看不见半点动摇。

    “阮小姐,他们是你的朋友吗?”男人直视清洁工问道。

    原来清洁工姓阮。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不过,就从这一点来看,“龙傲天”和“清洁工”的交情已经进入一个新阶段了。我看了一眼锉刀,她并没有因为毒手的出现而产生浮躁,她知道我无声询问的问题是什么,她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是第一次知道“清洁工”的姓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