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一章
    “我们道德武观,从先祖开始,每一代都会有一个饲灵人出现,接受黑魔蛇的控制权。

    这是命运,你的命运。

    你作为这一代的唯一人选,切记把握好心态,我的日子不多了,最近我占卜一卦,依稀看出魔界将有巨变,但这‘变’数,却看不出具体在哪里,不过,从卦象来看,似乎是外界之变!”

    沧桑的声音,有些不确定。

    “父亲,我明白的,只不过有些感触罢了,黑魔蛇回来的那一刻,恐怕就是黑夜向我报复的时候,不过,这一次,我会要他永远的留在通天城!”

    傅华弯腰轻轻的闻了闻蔷薇花的芳香,随意的说到。

    “黑夜……他是从外界回来,是否就是这魔界的变数……恩,魔界有变,对我们没有任何的好处,只有魔界各个势力平衡,我们才可以生存,我怀疑这个黑夜,就是卦相中的变数,一定要杀了他!”

    “只要他踏进通天城,他就再也出不去了,父亲,我保证!”傅华嫣然一笑,似乎身边的花朵,在这一刻都为之羞愧,黯然失色……

    一阵微弱的脚步声再一次从远处传来,停留在花园外,绿儿娇柔的声音响起。

    “主人,红月小姐来了,她已经……”

    “我已经进来了,绿儿你太慢了哦。”

    红月对着绿儿笑了笑,走进花园内,来到傅华的身边,似乎刚刚注意到漂浮在空中的,由花瓣组成的太极,惊呼起来。

    “傅华姐姐,这蔷薇太极真美啊,你是怎么做到的,不过,为什么中间缺一块呢……”

    “绿儿你先下去吧,红月小姐在通天城哪里去不得,下次你不用再通报了。”

    傅华没有回答红月的问题,在绿儿退下后,转身看了眼丝毫不知道尴尬的红月,无奈的叹了口气。

    “红月丫头,今天怎么有时间到姐姐这里来了……不用去招呼你的未来夫婿么……”傅华抬起手,从身边的蔷薇花上摘下一片花瓣,轻轻的放在残极上,完成了一个完整的太极。

    “华姐姐,你不要取笑我了,我才不要去嫁给那个什么‘海儿子’,哼……”

    似乎为了发泄对那个‘海儿子’的不满,顺手拽下一朵蔷薇花,仍在地上用脚踩个稀碎。

    “海儿子……他叫海拉尔,妖族族长的嫡系,下一代的准族长,只要和我们通天城联姻,他就绝对有实力和可能成为真正的妖族族长,我想海深蓝这个老头子,应该是想联合我们一起灭掉魔族吧。

    要不怎么能舍得把这么个‘宝贝’送出,来安慰你这个小魔女呢……”傅华有些心痛的看了眼被红月蹂躏的蔷薇花,淡淡的讽刺。

    “你说什么!!安慰我?这是什么和什么啊,还宝贝呢,那就送给华姐姐好了,让这个‘宝贝’来仔细全面的安慰安慰你哦……哈哈”

    红月忍不住笑了起来,随后似乎认为这个方法可行,故意上下打量着傅华,眼尖的她突然咋呼一声:

    “哎呀,华姐姐,你今天里面穿的是粉色底衣啊,粉色……来,让我仔细看看里面还有什么……”红月坏笑着向傅华扑去……

    与红月笑闹了一会,最后直到红月开始求饶,傅华才把手从红月的腰处拿了回来。

    从小到大,红月就从来没赢过,原因就是,她太怕痒,尤其是腰部,更是如此。

    而傅华却好像全身没有任何痒肉似的,任凭红月绞尽脑汁,也没有办法赢得傅华,同时,每次摸到傅华的身体后,都会很不自然的心跳,而且,总是不舍得松手,那柔嫩的肌肤,让红月忍不住留恋。

    所以,尽管此刻傅华的手已经从红月的腰部拿回,但是红月却依然赖在傅华的身上,轻轻的在傅华的手臂上画着圈圈,时而嬉笑着。

    “红月小丫头,你什么时候能长大啊,都快嫁人了,还是这样……”傅华似乎也习惯了红月的动作,无奈的叹息。

    “华姐姐,前几天的酒香,你还记得么,我总感觉那酒香有些古怪……”红月皱起了眉头,现出可爱的表情。

    “孤独,悲伤,无奈,但是同时又高傲,自赏,自强,随后还蕴涵一缕希望,以及梦想。

    不为别人而存在,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寻找自己的梦想以及那理解梦想的人。

    对于梦想的执卓,对于孤独,悲伤,无奈的选择,对于高傲,自赏,自强的的信心,这一切,都在那酒香中表达出来,这是一种境界,一种类似‘道’的境界,也只要到达这个境界的人,才可以体会出现其中蕴涵的意义。”

    傅华的绝美俏脸上,露出一丝神往。

    红月想了想,疑惑的问:

    “那么,酿出这种酒的人,那个王老汉,也是一个高手么,可是实在看不出来啊……”

    “你的想法错了,‘道’并不是只有修炼术法,才可以领悟的,它并不是只有一种,宇宙万物,任何事情,任何因果,都存在着‘道’。

    这是一种境界,一种神秘的境界,向王老汉,他的酿酒,就已经达到了这个境界,他已经领悟了‘道’,或许他自己都不知道,但是,在他酿酒的时候,可以说就是他修炼的时候……

    而不同的‘道’,所展现的威力,作用,也不一样,比如对于术法的领悟,达到了‘道’的境界,所追求的,是对于力量控制,平衡的体现,而王老汉的‘道’,所追求的,是酿酒,是追根,追魂的体现。

    如何把酒本身的灵魂,他的根,挖掘出来的一种很玄妙的体现。”

    傅华尽量用红月能够理解的语言,把‘道’解释了下,但是这仅仅是她所理解的‘道’……

    “那是不是就是说,王老汉所酿的酒,是把这个酒的灵魂体现出来,或者说,借着酒,把人的灵魂表现出来呢……”

    红月似有所悟,眨了眨眼睛。

    “应该是这样,但是我掌握的资料,这酒并不是王老汉一个人所酿,还有一个人,他们两个一起酿造的,而那个人,才是这酒真正的主人,或者可以说,这酒香表现出的,就是那个人的灵魂。

    至于他是谁,我查不出来,虽然我心里有一个人,但是还不能确定。”

    傅华同样皱起眉头,陷入沉思。

    红月眼光一闪,咬牙道:

    “黑夜么……”

    看到红月的表情,傅华忍不住笑了起来,说:

    “本来也怀疑过他,不过,居我所知,酒要八投,散发出香气,最起码要20年!所以,我排除了黑夜,尽管他曾经去过王老汉的酒肆。

    我怀疑的人,是20年前通天城的叛徒……”……

    通天城——南门。

    赵五锤了锤有些酸软的腿,尽管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是他仍然不敢向叫祥子的年轻人那里看去,开始的一幕,彻底把他震吓住了。

    他连嘀咕都不敢,心里只是期盼时间快快过去,然后尽早来人换班,好解脱这压抑的感觉。

    就在这时,在南门另一边,闭着眼睛的祥子,突然睁开双眼,紧紧的盯着远处的天空。

    “比我想象的要快……看来实力已经离主人的标准不远了……”

    通天城南门外的天空中,出现了一排排闪耀着银光的,连接着的闪电,在轰轰闷响中,这些闪电组成一个菱形,一个从天空直坠下来的菱形!

    这突然出现的怪异场面,让赵五忘记了刚才的惊吓,忘记了双腿的酸麻,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

    他看到那天空中的银色雷光菱形,猛的坠落下来,重重的砸在地面上,震起的尘土,被产生的空气波纹带动,向四周散开。

    赵五被吹过来的尘土弄的灰头土脸,但是他却没有躲闪,因为他在那尘土中,看到了一个让他震惊,害怕的身影,那是传说中的身影……

    通天城的圣兽!

    黑魔蛇以它自有的神采以及威严,出现在通天城的南门!

    那庞大的身躯以及充满压迫感的气息,在这一刻,让通天城震撼了,这一切似乎都是黑魔蛇故意为之,仿佛要告诉通天城的人,它,回来了!

    赵五的眼球以及完全放在了黑魔蛇身上,并没有注意到在黑魔蛇旁边,漂浮的一个人影,一个正在默默注视通天城的人影……

    但是,那个叫祥子的年轻人,在黑魔蛇出现的刹那间,就一直盯着这个人影,一丝冷汗慢慢的从他的额头淌了下来……

    “他,是在漂浮么……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