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七四章 准备轰击
    一天之后,日月玄宗的大军,终于兵临黑杀谷的边境。随后以披靡之势,一路往前横扫。

    一千四百余战舰,近三千五百道四十级以上的‘三昧离火神光’与‘冰魄神光’,可以摧毁冻结周围百里范围的一切。

    黑杀谷境内的所有据点,所有哨站,都在接触的瞬间被摧毁。

    可正如张信所料,这些据点哨站里面大多已空无一人,许多就连法阵都已撤走。

    而相较于黑杀谷,反倒是日月玄宗的大军这边,首先有了伤亡。

    在进入黑杀谷境内的第一夜,各艘战舰上发生的刺杀,总计就有了六百余起。

    都是处于军阵外围,以及那些负责侦查哨探的战船,

    即便因之前的突发事件,各舰都经整肃,所有负责巡查的弟子都全神戒备。可依旧有六十余位灵师死于战船之上,其中还有两位神师法座。

    除此之外,更有三艘战船的核心法阵被毁。幸在宗法相早有准备,大军出发之前,带来了许多备用的阵盘,可以紧急修复。

    而对方付出的代价,则少而又少。只有二十七人暴露踪迹,被他们擒杀。

    这一夜,这个恶名昭彰的宗门,再次让日月玄宗的门人,领会到了什么是冠绝北地的暗杀术!

    接下来的两夜,则更伤亡日增,第二夜死伤四十余人,三艘战船受损;第三夜的伤亡,则是激增至二百五十人左右,四艘战船的法阵损毁。其中一艘负责巡查右翼的战舰,被对方血洗,全舰上下一镇一百零四人,无一生还。

    张信因身份受限,事发之时,无法去一观究竟。不过林厉海却去了,且还为他带来了一些影像。

    画面都是惨不忍睹,血腥之至,即便张信这样经历过无数血战之人,也是面色发白。

    而谢灵儿三人,则是当场就吐了出来,随后又怒火升腾,同仇敌忾。

    对方不但杀人,更是在胜券在握之后,用尽了各种方法,折磨这几艘船上的玄宗弟子。

    不过黑杀谷也不是没有损伤,总计有七十余人身死,

    而此时整个大军上下,都已是再次绷紧了神经。尤其是黑夜到来之时,几乎到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地步。

    各部弟子,虽还未到将外出巡查游弋,视为畏途的地步,可每当被轮中之时,也无不都是神色凝重,如临大敌。

    “这还只是开始。”

    林厉海也不知是否在黑杀谷的修士手中吃过亏,对这家宗门的手段,深为戒惧。

    “四日后接近双门山,进入到黑杀大阵的范围内,他们的暗杀,只会更为疯狂,手段也会更加的匪夷所思。别忘了他们的顶尖神师与圣灵,可都还没出过手。”

    “他们不是不想出手,而是没有出手的机会,”

    云浩神色凝肃的,对张信解说着:“宗天柱用兵谨慎,一日推进不到三百里,绝不冒进。是欲以泰山压顶之势,扫平一切。对方使出这样的手段,其实是出于无奈,在以本伤人。目的就是为给宗天柱施压,只要这位稍有心浮气躁,就会给他们可乘之机。”

    张信对云浩的判断,亦深有同感,心想那些能够避开诸多圣灵与灵感师的感应,潜入战船内部的修士。即便非是顶尖的神师,可一身实力也不会太弱。

    可是这种等级的弟子,只有三座灵山,三万灵师的黑杀谷,又能有多少?

    张信估计都不到二千,可在这几日的袭杀战中,他们也损失了将近二百,

    说是以本伤人,实是再恰当不过。

    也可见云浩的心性,比之林厉海更靠谱。

    林厉海似已对他的前途绝望,完全陷入到悲观与自怨自艾的模式中,热衷于打击他的自信,向他散播恐慌气氛。可云浩却能冷静的为他分析利弊,言辞中隐有教诲之意,可见是个忠厚诚实之人,也不乏智慧。

    这使张信再次欣喜,似云浩这等人物,即便是在他前世,也是必定会倚为自身的干城支柱,做为独当一面的大将使用的。

    自己能够在三阶灵师境,就获得这样的人物效劳,实是大幸。

    而接下来的形势,也正如云浩的判断,宗法相的意志坚如磐石,全无动摇之意。

    黑杀谷的疯狂刺杀,在持续四天之后,就不得不暂停下来。

    接下来的两天两夜,都风平浪静,海波不惊。直到大军终于进入到距离双门山的一千里范围内,全军十数万人的气氛,又再次一变。

    日月玄宗各部三十余位灵能修为高达神师境的灵感师,开始以一个呼吸一次的紧密频率,以灵感扫荡周边,观测附近数百里,甚至上千里方圆地域。

    此外玄宗以及南方各大附庸宗派,总数十九位圣灵,也以轮换值班的方式,开始每天十二个时辰,日夜不停的以法域笼罩全军。

    张信也不得不停下对那门复合灵术的研究,开始关注外面的战局。

    他知道灵感师的远程感应,对灵感师的负担极大,高强度的辨识一千里方圆内的一切动静,可想而知会是何等的疲惫。

    而圣灵的‘法域’,虽是极其强大的神通,可对于那些圣灵而言,却也是极大的负担。不但法力损耗极剧,也会损及精神与**,可说是一把双刃剑,伤敌伤己。尤其是元神,就在十年之前,就发生过一位法域圣灵,在连续展开三个时辰法域之后,神识崩溃的惨事。

    而此时他们军中,即便有高达十九位圣灵,可以这样的强度持续下去,最多也就能维持二十天左右的法域覆盖。

    可这都是为应对黑杀谷的黑杀大阵,为拒止黑杀谷的灵修接近,而采取的不得已之策。

    只有如此,才能真正有效的减免伤亡。

    张信估算着不久之后,应该就是自己的出场时间了。黑杀谷的那座黑杀大阵,可覆盖周边千里方圆,

    可他们祖师留下的几座阵盘,也是在八百里左右,就能锁定具体的方位。

    宗法相指挥大军,在日升之时进入黑杀大阵。算算时间,他们全军进入八百里范围的时候,刚好可留出小半天,供他召唤群星。

    其实如换成张信自己,只需能测算出具体的坐标,那么远隔一千里到一千五百里都不成问题。

    这还是因这颗‘穹星’的状况不太正常,不但有严重的劫力干扰,且常发生各种样的感知扭曲,导致叶若计算失误的缘故。

    否则的话,他根本不用赶到这里,在两万里外的日月本山内,就可以大衍摘星阵操纵群星,轰击黑杀谷,

    可祖师留下的阵盘却是死物,必须在八百里距离内,才可准确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