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当街杀人
    楚阳一出手便废了高盛天的一只手臂,然后拍在了地底,打个了半残,然而盛京之民看到之后也只是略微往远处退后罢了,然后指指点点,根本没有惊惧的样子。

    看到这番景象,楚阳略有所悟:一是自信,争锋两方不敢牵涉他们,二是根本不怕。

    对于皇城法度,他又有了一番认识。

    “耿子寒,回去告诉你的主子,想算计我,嘿嘿,待来日,我定会拧掉他的脑袋。至于你,不过一个狗腿子罢了,竟敢嚣张,小心我让你成为一只废狗!”

    楚阳说的张狂无比,可眸子中却一片平静。

    “你找死!”耿子寒也是皇家学院中的学生,何等高傲的一个人物,竟然当街被说成狗腿子,当即脸色潮红,暴怒不已,抬手就朝楚阳拍了过去。

    “就等你呢!”

    楚阳森然一笑。

    一掌拍出,风不动,云不散,没有任何威势,平平凡凡,却突兀的印在了耿子寒的前胸上。

    咔嚓咔嚓!

    紧接着,骨头碎裂的声音便如爆竹一般炸响个不停。

    耿子寒眼睛一突,颤了三颤,眼耳鼻口尽皆流出了鲜血,他艰难的抬起手指着楚阳,想要说些什么,可满嘴都是血沫子,然而往后一仰,笔直的躺了下去。

    “狗腿子就是狗腿子,若不是今天刚进皇城,我就不止是废了你们这么简单了,而是将你们彻底的拍成肉泥,喂给野狗!”

    楚阳恶狠狠道,同时眼色不善的扫视一番周围。

    他就像一头刚下山的勐虎。

    带着强烈的侵略性。

    恶性不改。

    野性在身。

    唰唰唰……!

    却在这时,几道人影横空掠来,每一个都带着森然的煞气,身上穿着紧身服,背后印着‘巡’字,显然是巡街卫士。

    “好大的胆子,竟敢当街伤人?”

    为首的是一位中年人,修为不弱,有宗师修为,他看着楚阳的目光分外不善,透露着寒意,“你可知这是犯法?”

    “你怎么知道他们是我伤的?”

    楚阳一呲牙,冷酷道。

    “我亲眼所见!”

    中年人根本不惧。

    “既然如此,那你还来干什么?是非不分?栽赃陷害?”

    楚阳的声音陡然高了几个音调。

    “你当街伤人,还想反咬一口?”

    中年人冷笑不已,手一抖,‘哗啦啦’作响,已经取出了铁链子,这是寒铁所制,作为坚硬。

    “是他们先动的手,满街民众,都看的一清二楚,怎么?你想锁我?”楚阳森然道,“你敢动手,我就敢杀你,看看当今楚皇会不会判我有罪?”

    这时,周围的民众个个议论纷纷,看向几个巡卫的目光分外不散。

    中年人脸皮子抖动不已,正在他进退两难时,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我可以证明,确实是那两个人先动的手!”声音醇和,让人如沐春风,来者是一个青年人,身穿白衣,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转眼来到了近前,“我大楚律法,武者不可伤害民众,无论有意还是无意!然,对于武者之间的争斗,谁先挑衅,罪在谁身;谁先出手,罪在全责,杀之无罪。至于你们巡卫,当众诬蔑,颠倒是非,若是有暗卫在此,可当众将你们斩杀!”

    此人大有深意的看了楚阳一眼。

    中年人身子一颤,脸色都白了。

    “嘿嘿!”白衣男子冷冷一笑,又看了一眼被搀扶而走的高盛天和耿子寒,转过身来,面向楚阳,抱拳躬身道,“楚公子,我家圣子有请,可否赏个脸面?”

    楚阳一怔,然后一颤,脸色一白,陡然喝道:“你竟敢用控神诀暗算我?定然是天魔宗的弟子,给我纳命来!”

    此时,白衣青年身子陡然剧烈的摇晃,嘴角流出了一缕鲜血,眼中露出骇然之色。

    唰……!

    楚阳竖掌为刀,凌空斩下,快速到了极点,又形成莫名的力量压制住白衣青年,不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斩为两半。

    干脆利落。

    狠辣果决。

    “光天化日之下,朗朗干坤之中,天魔宗弟子竟敢当众施展控神诀,当真好大的胆子!”

    楚阳恶狠狠说道。

    在白衣青年到来时,他就感觉到了对方体内流淌着属于天魔宗的真气,念头一转,就毫不犹豫的将他斩杀。

    这是立场问题,不容犹豫。

    中年巡卫瞠目结舌。

    刚才废了两个,现在当着他的面又杀了一个,这要多大的胆子?

    “确实好大的胆子!”

    声音响起,就见两位青年联袂而来。

    “云飞大哥,高兄!”

    看到这两个人,楚阳笑了。

    一个正是楚云飞,另外一个是高胜寒。

    “盛京之内,皇城之中,怎么会有天魔宗的帝子?”

    楚阳指着已经两半的白衣男子的尸体不解的问道。

    “天下之大,纵东西,纳南北,凡疆域之内,皆为大楚之民。只要遵守秩序,盛京内外,皆可通行。他虽为天魔宗弟子,可首先是我大楚之民,没有犯法,自然可在城内行走,甚至皇家学院学习!”

    楚云飞当即解答。

    “这是我大楚之气度!”

    高胜寒说道。

    楚阳点头,表示明了,又道:“刚才他以控神诀想要控制我,被我反杀,可有罪?”

    “他施展了控神诀?好大的胆子,即使你不杀他,他也铁定活不成!”楚云飞脸色一变,冷哼道,“盛京城中,禁制使用控神诀等一类的**、控神之术,一旦发现,皆可斩杀,你当然无罪!”

    “那我就放心了!”楚阳假装的松了口气,看向了中年巡卫,“你还要抓我吗?”

    “这、这……!”

    中年巡卫的额头当即冒出了冷汗。

    “身为巡卫,守护城内治安,维护大楚脸面,却是非不分,栽赃陷害,你最好祈祷你身后之人会维护你,否则……!”

    楚云飞冷笑一声。

    中年人又是一哆嗦,连忙退走。

    “不过一个狗腿子罢了,用不着生气,当然,你也不会生气!”

    高胜寒深深的看了楚阳一眼,他可是知道这个年轻的不像话的楚阳有着何种手段,怎么会被他刚才的表现所迷惑。

    楚阳笑笑,也不在意,而是道:“在天火郡城,我打了一个叫做高伟光的人,刚才又废了高盛天,是不是你的本家?”

    “高姓之中,盛京城内,没有百万,也有十万,难道都是我的本家?”

    高胜寒笑道。

    “不是就好!”

    楚阳松了口气。

    “你可要小心了,他们两个都属于城内豪门高家的子弟,你打了他们,定然不会与你善罢甘休!”

    高胜寒提点道。

    “他们能随便杀人吗?”

    楚阳问。

    “不能,在城内,谁也不能随便杀人,哪怕太子也是一样!”

    高胜寒摇头道。

    他却没有提楚皇。

    “能随便抓人吗?”

    楚阳再问。

    “即使巡察使,若不是通缉之人,也不能随便抓人!”

    高胜寒又道。

    “那不就妥了!”

    楚阳耸耸肩,毫不在意道。

    哈哈哈!

    楚云飞笑了,“来到了盛京,谁敢杀你?谁敢抓你?潜龙榜第一的名头,可不是随随便便能被欺负的,更何况你身上流着太祖的血液。”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践踏高家脸面,杀了圣魔子的追随者,他们铁定不会善罢甘休,要有个心理准备!”

    高胜寒提点道。

    楚阳拱了拱手。

    “别说那些扫兴的事情了,走,为你接风!”

    楚云飞不由分说,拉着楚阳就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