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77 全女格斗1
    在锉刀对这次行动的危险性做出解释后,波士发出咂舌声,没有立刻作出决定。她点点头,表示会多加考虑。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发,所以,如果你决定了就尽快办理手续。”锉刀说:“我们的确缺少人手,正如你说的那样,我和牧羊犬也有相同的预感,过去的风光不再了,全面战争即将降临。”

    “事态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吗?”波士再一次确认道。

    “暂时还不能十分确定,但已经让我感到不安。”

    波士站起来,从口袋掏出贝雷帽戴上,说:“我会尽快给你消息。”然后转向我说:“亲爱的金主先生,祝你有一个美好的夜晚。”不待我回答就离开座位,沿着走道的另一边快步行去,坐在我身边的朋克女连忙追了上去,跑了几步,突然停下来对我鞠躬行了个礼,这才继续追过去。

    “她是我们中央公国日本特区的人?”我不由得向锉刀问道。她自然指的是那个代号“嘭嘭”的朋克女,她离开前的一礼让我觉得她像是那边的人,不过,她的妆实在画得太浓了,即便是视网膜屏幕也无法在不透视的情况下完全修正五官轮廓和脸部骨骼,所得到的妆下形象也分不清到底是欧洲人还是亚洲人,也许是混血儿吧。

    “不太清楚。”锉刀有些郁闷,“我也从来没看到过她卸妆的样子。”

    真是让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我的目光追上那个代号“嘭嘭”的朋克女。目送她追着自己的队长没入于越来越密集的人群中。

    “你真的不是蕾丝边吗?”我没话找话地问。

    “我喜欢的是男人。”锉刀十分确定,好不扭捏地回答。

    我没有继续追问关于波士和嘭嘭的事情。

    不一会,我们两边的座位都坐满了人,虽然有人打量我们几眼,但似乎都不是锉刀的熟人,他们也没有和我们攀谈的兴趣。观众席里的喧嚣声越来越大,话题什么都有,例如在哪里打仗,买了哪些武器,吹嘘自己的性能力如何强大。甚至是倒卖了哪些人口,也有关于全女格斗选手的话题,大部分关于比赛的话题最终都会演变被赌博。脑硬体过滤着这些杂乱的交谈,将话题分类后。以文档记录的方式呈现在视网膜屏幕中。我希望能够从这些言论中找到更多关于“神秘”的情报,不过能够接受语音信号的范围内,完全没有这方面的交谈。

    有几个男人用十分下流的语气谈论玩女人的工夫,其中倒是有对那些女人某些怪异处的形容,很难分清究竟是事实还是夸大,然后很快就会转到女人的私密处,接下来的说法就明显是夸张了,这种发情似的炫耀真是令人受不了。

    最终,能够锁定的疑似“神秘”的关键词句就只有“女性”,“恶魔”。“羊头人身”,以及“和它们做时独特的滋味”——如果不是用了“它们”,几乎可以将这一句略过。

    比起真的遭遇恶魔,我更相信他们是在嗑药过量的情况下做了那种男女之间的事情,现场一定很混乱。若说有哪些印象让我不得不将这种事情列入怀疑的名单,那就是在车站事件时,我受到白色克劳迪娅的影响产生过的幻觉,当时,我的确看到了一只羊头人身,状似恶魔的东西——我知道。那只是幻觉而已,那只恶魔也不是雌性。…,

    不同的人在嗑药时会产生同样的幻觉吗?那些谈论和恶魔的男人说得煞有介事,而且,不仅是一个人,那个圈子里的人都这么说。即便恶意攀比的几率很高,但在谨慎的态度下。我仍旧将他们的脸记了下来。

    我透过人群的缝隙,观察着他们的身体状态。这些男人应该不是战士,更像是一群追求刺激的富家子弟,有的一眼望去就能确认其身体状况十分糟糕,手脚虚浮,但也有人身材壮硕,饱经锻炼。

    “那些人有什么问题吗?”锉刀注意到我的注视,顺着我的目光朝那边望去:“那些家伙是这里的主顾,也是最慷慨的金主,赌博对他们而言只是小意思,他们最关心的是能不能和全女格斗的胜利者来一发。其实,只要他们舍得付钱,一些选手并不介意和他们做一次,但也有例外的,他们盯着清洁工很久了,但一直都没能如愿,摔角手还在全女格斗大赛里混时也遇到过这种追求,只要是自愿的情况,我们也不会理会。”

    “他们说见到过恶魔,还和女恶魔来了一发。”我笑了笑,说到。

    “嗑药了吧。”锉刀发出不屑的鼻音。

    “他们这次的目标也是清洁工吗?”我问。

    “不一定,大概对所有打入决赛的选手都有兴趣吧。”锉刀说:“这些家伙的口味很重,就像是发情的公狗,只要是女人都想上。”她指了指其中一个男人,那个家伙的穿着打扮给人一种刻意的高傲,就像是在扮演黑道教父,他的脸蛋称不上英俊,但身材却是那群男人之中最好的,严格来说,是完美的三角形黄金轮廓,他似乎对我们的注视有所感应,转头朝四周望了望,虽然他的视线从我们身上一晃而过,但视网膜屏幕却早已经锁定他的面部细节,不会错过瞳孔瞬间的聚焦,他只是装作没有看见我们而已。

    “看到了吗?”锉刀似乎也发现了,但不以为意,“感觉敏锐,头脑聪明,身体强壮,事业有成,充满了招蜂引蝶的魅力……总部曾经考虑过将他发展为我们的一员,但所有的暗示都被他回避了。他在拉斯维加斯的威信很高。经常在这里的赛事中猎艳。收集了不少身手不错的女人。如果说今晚对清洁工的招揽有阻碍,那么大部分的阻力应该就来自于他了。他追求清洁工有一段时间了,不过,无法判断他们之间的进度如何,我一直都不太明白那个女人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这也代表她很有实力,不是吗?”

    “他叫什么名字?”我将这个男人的关注度提高了五个百分点,锉刀的话似乎在暗示一些不太确定的东西。

    “卡帕奇。”锉刀说,“但经过我们长时间的观察,这大概也是假名。另外,他最喜欢自称‘龙傲天’,看在他是亚洲人长相的份上,我更相信这才是他的真名。”

    “不……”我听到这些名字。不由得生出古怪的情绪,“我想这些名字都不是真的。”

    “为什么?龙傲天挺有气势,不是吗?”锉刀倒是饶有兴趣地追问到。

    “没人会叫龙傲天,即便是中央公国的男人。”我用最有力的语气解释道,不过,锉刀露出疑惑的表情,大概是因为不太理解这种解释吧。

    “在中央公国,‘龙傲天’只是一种形容而已。”我稍稍解释了一下‘龙傲天’这个名字的来历,这在中央公国少年以上的男性里都是心有默契的名词,“指代那些感觉敏锐。头脑聪明,身体强壮,事业有成,充满了招蜂引蝶的魅力的男人,不过,这个名字实际上是一种嘲讽的贬义词。”…,

    “感觉敏锐,头脑聪明,身体强壮,事业有成,魅力惊人……是嘲讽?”锉刀摊开手。表示完全无法理解,“不过,给自己冠上这个名字,更显得那个家伙十分自信,不是吗?”

    某种意义上。的确如此。

    “你觉得他会有别的身份吗?例如末日真理教的暗桩?”我挑明了问到。

    “不清楚,有许多看似可以怀疑的地方。但这些年都没抓到把柄,所有值得怀疑的地方都可以给出解释……不过,这更让人无法安心。”锉刀说:“不管怎样,他暂时还是‘安全’的。”

    既然锉刀如此说了,那么我也不想再去深究,而且,无论他到底是什么人,跟我也没有任何关系。如果要和自称“龙傲天”的家伙正面打交道,我觉得自己会觉得十分头疼。不过,如果清洁工是他的猎物,我似乎无可避免地要头疼一下了。

    我不再关注那边的情况,头顶上的灯具陡然熄灭,竞技场陷入一片黑暗中,杂乱的喧嚣声好似连同光线一起被抹去了。竞技场中所有正在进行的事情定格了几秒,当灯光重新点亮的时候,才再度运转,停顿的喧嚣也再度响起,但已经不再像之前那么沸腾了。

    重新亮起的灯光已经不是先前明亮的白色,而是更有气氛的红色,让人觉得似乎可以嗅到血腥的味道,我和锉刀周围的人发出沉重的呼吸声,男人和女人都拉扯了一下领口,似乎这样才能理顺呼吸。大多数人脸上解放出充满期待的愉悦笑容,但也有人沉默着,或维持着矜持的微笑,排除那些狂热的神采,这些沉默和微笑就像是在冰中燃起的火焰。

    “开始了。”锉刀对我说到。

    环绕在中央擂台周边的四座擂台已经被清空,聚光灯交叉照在中央擂台上,激烈的战鼓音乐从四面八方涌来,让人窒息,心脏也好似随着鼓点要跳出胸腔。司仪走上擂台,是个穿着十分保守的女性,脸上也没有太多的表情,按照通常的说法,根本就不适合司仪这个角色,她进行开赛前的宣讲时,声音似乎能让空气结霜。不过,并没有人抱怨这些“小瑕疵”,竞技场中的观众们根本就不在意司仪,只想要快点投入那紧张刺激的血腥赛场。全女格斗的决赛圈流动着大量的赌博资金,同样也是地下世界在吸纳人手前的重要考察。按照锉刀的说法,即便是女性战士,能够在这个全女格斗中出场决赛圈赛事的人,也不是其它非主推赛事的男性战士可比。虽然擂台上只允许使用冷兵器或肉搏,但同样能够体现一个战士的素质——无论兵器多么强大,但只有强大的主人才是胜利的关键。

    司仪走下擂台后。一排排铁柱从擂台周边的地面升起。构成一个不封顶的铁笼子,只在四个方向开有进出的门口,只看声势就比之前的开胃赛更加隆重。

    如同狂风骤雨的鼓点音乐骤然停止,整个竞技场也由此陷入更加令人窒息的沉默中,聚光灯照亮了选手入场的过道,从竞技场边缘的大门分别走出两名女战士。司仪开始以冷漠的声线播报两名选手的代号和战绩,流程和正常的格斗赛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内容更加血腥,其中包括杀人考核、战场经历以及各自的脾性,无论是多么偏激的嗜好也毫不隐瞒。但或许更因为如此,更令那些追求刺激的人疯狂。…,

    交战的两名女战士,一名是美洲印第安血统,能够从肤色和外表轮廓上辨认出来。她的身材自然是健美的,裸露在外的肌肤同样遍布伤痕,尤其是半张脸留下了触目惊心的烧伤疤痕,身穿比基尼式的锁甲和皮裤,两把狗腿刀在双手中随意飞旋,一出场就得到观众们狂热的呼啸——他们应该对她十分熟悉了。

    在这里的比赛,即便选手打扮得与众不同,但也很难判断单纯是哗众取宠,还是别有目的。至少,这个印第安女战士穿着清凉。看似只依仗手中的双刀。

    另一名则是白人女性,穿着中规中矩的迷彩服,女性身材完全被衣服掩盖住了,领口也系过喉咙,留着短发,脸庞很中性,画上了油彩,若非已经确认是女性,否则很难一下子就辨认出其性别。她是空手上阵,只在双掌上套着看起来没什么特殊之处的露出一半指节的手套。

    她们的战绩听起来都很骇人。不过,能够进入决赛圈的即便有新人,但也很少是无名之辈。锉刀倒是对司仪的介绍毫不上心,目光扫过两人时,很少在两人身上停留。她看起来对这场战斗毫无兴趣。

    “这两个听起来也不错。”我说。

    “只是不错而已。以正常的战争作为标准。她们自然是很不错,不过。比起清洁工和摔角手,只能算是中规中矩。”锉刀顿了顿,似乎在寻找更好的形容,“她们无法让我感觉到神秘的力量,从她们的资料中也看不到哪怕是特别一点的地方,她们的厉害,仅仅是因为经过太多战斗又成功活下来的成果,这样的人实在太多了,太普通了。”

    “就算进入这个……全女格斗的决赛圈,也只是普通?”我反问道。

    “全女格斗每年都会举办。”锉刀只是这么回答道。

    两名选手从各自方向的铁门进入擂台,铁门在她们进入后就关上了,虽然没有司仪发号施令,但是战斗在她们踏上擂台的一刻就已经开始。她们并没有立刻交手,而是中规中矩地沿着无形的圆绕走,用这种同样中规中矩的方式试探着对手。

    “是吧?太中规中矩的话,可无法在‘神秘’的战争中活到最后,不,哪怕是活过一场战斗都已经可以赞美上帝了。”锉刀带着不知道是不屑还是惋惜的微笑,打量着在擂台上绕圈的两人。

    半晌后,印第安女战士首先发动攻击。她直接甩出手中的狗腿刀,在白人女性闪躲的同时,第二把狗腿刀早就准备地砍了过去。这种直来直去的攻击自然无法产生直观的作用,白人女性如鞭子般挥出一拳,准确地打在刀面上,将这把刀荡开。就在她试图欺身而入的时候,印第安女战士飞速后退,而被她甩出去的狗腿刀猛然夹带风声回旋着扑向白人女性的后脑。

    顿时,观众席上传来一阵猛烈的呼啸,只是听着就能明白,这是印第安女战士的标志性攻击方式。不过,这种标志性的东西自然更容易让人早有防备。印第安女战士似乎也不在乎白人女性轻易躲过这次攻击,两人再一次近距离接触,击打,躲闪,手脚、肩膀和头部都是武器,也是被攻击的对象,白人女性如同蟒蛇般缠上印第安女战士的身体,在即将最后一击的时候,却被印第安女战士用脚踢着回旋的狗腿刀,硬生生逼着她从自己的身上跳下来。

    攻防转变得很快,普通人很难看清楚全部的动作,视网膜屏幕的准星锁定在印第安女战士的身上,实际上,逼着白人女性不得不放弃纠缠的原因,有一半在于印第安女战士的梭子甲上,在一处极为隐秘的位置,极快地迸射出一道细细的电弧。但因为聚光灯的效果、电弧的位置和大小,很难被其他观看的人察觉。

    虽然不知道电击的力量有多强,但显然白人女性吃了一个小亏。通过视网膜屏幕观察,她的脸部肌肉轻微抽搐,头发也不再飘逸。

    然而,最终的胜利并没有因为白人女性略逊一筹就彻底倒向印第安女战士。在印第安女战士追击的时候,似乎刚刚抵达一个小,连白热化都还没迹象,战斗就突然结束了——印第安女战士的身体突然倒地,挣扎了几下,就被白人女性抓住辫子扯起来,狠狠给了脑袋几拳,然后举起来摔在擂台边的铁栅上,再也没有爬起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