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76 合纵
    代号清洁工的女雇佣兵没有加入固定的队伍,在过去不是单打独斗的独行者,就是临时加入一只队伍,她在组队方面的名声不怎么好,固然有她的相貌阴桀外露,一眼望去就觉得不好相处的原因,也因为她早期加入过的队伍往往很快就覆灭,只余她一人生还,不免让人多疑。即便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她不是背叛者,但是也往往会让其他队伍出于运气的考量而不接受她的组队申请,因为各种原因接受她的临时组队申请的队伍,虽然不是每一次任务都会失败,但任务也往往会出现出乎意料的波折。

    越是卖命的活儿,就越是看重一些“神秘”的东西,更别提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神秘”了。虽然无法理解清洁工的身上会发生这些玄之又玄的事情,但是这并不妨碍其他人远离她。然而,正是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厄运,让行走在“神秘”中的雇佣兵总部将她列入重点考察的种子对象,不止锉刀的队伍,其它涉入末日真理教、统治局以及其他神秘现象和组织的队伍都已经考虑在近期内与其接触,只是暂时无法肯定她所背负的“厄运”是否会波及自己。锉刀告诉我,经过这些年对已知“神秘”的总结,在总部中有一个论调,那就是“更高的神秘会压制低级别的神秘”,如此一来,如果清洁工的“厄运”是神秘的一种,就必须通过进一步的考察对“神秘等级”进行判定。

    虽然经过多年的研究和体验。大多数接触统治局技术、恶魔、灰雾现象以及末日真理教巫师的人们逐渐发现。这些看似原本神秘的东西,此时看上去更像是“超现实科技”的产物,但大多数人却因为种种原因,仍旧将之归类为“神秘”的产物。因为这些“超现实科技”的理论不透明,系统也不开放,更无法找出其中的严谨之处,和常规意义上的“科学”定义背道而驰。

    无论这些物事的外表看起来多么有迹可寻,然而深究的话就会发现自己对这些东西和现象根本一无所知,也无法通过常规定义上的“科学方式”重现出来。就连末日真理教也是如此,他们也无法像正常科技那样。可以用最严谨的方式批量运用和制造,而是通过非科技的手段,对统治局技术的适应性改造,因此。他们仍旧是“邪教”,他们最有代表性的产物是“巫师”,这些名字已经暴露了它们的属性——一种符合常规意义上“神秘”定义的属性。

    我完全可以理解这种看法,因为,这些“神秘”的根基只有从现实才能进行科学量化的测定,化作lcl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在失去“自己”的躯壳后,他们就就像是一个个幽灵,只能以人格意识倒影的方式存在于这个末日幻境之中。

    无法意识到自己是幽灵的幽灵们,在幽灵的世界里以幽灵的方式生活,他们所面对的物事。本就没有一个严谨的基础——难以捉摸的意识构造着这个世界,即便是“四大基本力和十二基本粒子”之类的理论,也会因为这些杂质的存在而变得“神秘”起来。

    看似科学的一切仍旧完全符合“神秘”的定义,但是,并不是只有统治局技术、恶魔、灰雾现象、超能力和法术才是神秘,清洁工的“厄运”自然也符合“神秘”的定义,但这种神秘却比之前那些物事更加难以测定。无论是谁,当将这种“厄运”概念当作实际存在的东西归入可以利用的对象时,自然难免顾虑重重。…,

    以现实的角度说,这里的一切“神秘”。包括“运气”、“预知”和“直觉”在内,都有其解释和严格的理论基础,但是,范围局限在这个世界的话,还是将它当作“神秘”来看待比较好。

    判断标准必须因地制宜。我,不。应该说“高川”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否则现实和末日幻境的差异早就让各个接触过现实的“高川”产生思维混乱而崩溃了吧。尤其对我现在这个“高川”来说,因为获得了大量的现实资讯,反而更加容易受到这些资讯的影响,以为依靠这些资讯,就可以解释这里所发生的一切,然而,实际上并非如此。因为,造就这一切的本就是只能冠称为“病毒”的不可知之物,即便是在这个项目上进行研究的安德医生,以及身为末日幻境中枢的超级系色,也只能使用无法证实的理论坎坷前行。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抛开不可知的“病毒”,又有谁能彻底透析自己的身体和意识呢?如果无法彻底弄明白人类身体的每一个细微到极点的变化以及哪怕是最微小的区别,无法将意识的丝丝屡屡都解释得清楚、明白、正确。自然不可能对构架于这些东西上的一切进行解释。

    神秘的,仍旧属于神秘,既然无法真正的彻底的将之转化为科学,那就只能继续以“神秘”来看待。

    雇佣兵总部将那些看似科学的物事全部归于“神秘”的态度的确是最正确的选择,因此,他们的理论“更高的神秘会压制低等神秘”自然也不会有太大的差池。

    没有人能肯定,清洁工的“厄运”神秘到底有多高级,因此也无法判断,它是否凌驾于魔纹使者、统治局技术和巫师的法术。正是这种不可知让人心存期待,又小心翼翼。在锉刀解释关于清洁工的事情后,我开始觉得锉刀本来并不考虑在近期内将清洁工列为入队人选,然而,席森神父的行踪似乎正在酝酿一场可怕的风暴,这让生存本能及其敏锐的锉刀不得不以冒险的态度加快脚步——她盯着独自离开擂台的清洁工。眉头紧锁。

    “不上去跟她谈谈吗?”我问。

    锉刀摇摇头。没有说话,将身体陷入椅背里。我抬起头,从天花板上垂掉下来的立方体显示器正以广角镜头显示竞技场的全局影像,人们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已经逐渐坐满了观众席。那些站在擂台附近的人也没有返回,反而越来越多,今晚的场地给人一种要爆满的样子。

    “平时也有这么多人吗?”我转头问锉刀。

    “只有大赛的关键比赛才会这样。”锉刀说:“平时的话,大概是现在的三分之一左右。”

    “今晚会有几场比赛?”

    “直到决出全女格斗本年度的冠军为止。”锉刀掰着手指说:“四分之一决赛是淘汰赛,抽签分组进行四场,二分之一决赛仍旧是淘汰赛。进行两场,然后用一场比赛角逐最终优胜者,一共七场比赛,比赛过程中没有暂停时间。”

    锉刀刚说完。就有两个身影分别在我和锉刀旁边落座,我突然觉得我们两人被夹击了。我转过头,坐在我身边的是一个化着朋克浓装的女性,杂乱的中短发染成多种颜色,鲜艳得像是要滴出水来,脸上打着厚厚的白粉,眼部是深黑色的烟熏妆,嘴唇也涂上滴血般的红色。若非身穿紧身皮衣的身材豪放又丰满,根本无从五官轮廓判断她是男性还是女性。这是相当令人印象深刻的打扮,但是。这浓重的朋克妆却如铁面具一样,将其真实面貌遮得严严实实,甚至无法看穿她的表情。…,

    视网膜屏幕正在过滤这种浓妆的遮掩,用虚构的线条尝试描绘出这个女性的真实面孔。出乎意料的是,最后勾勒出来的人脸给人一种纯真的童颜印象。这种童颜和她发育得过份的身体,以及妖冶暴露的打扮产生极大反差。

    我的注视时间稍微长了一些,而这个朋克女似乎本就冲我来的一般,从我转头看向她之前,就已经在凝视我了。她的目光十分明亮,反衬深黑色的眼部烟熏妆。就像是死灰复燃的火光,明亮却感觉不到灼人的炙热,而她眼中的情绪,就像是被那层深深的灰烬掩埋了。

    “你好。”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盯着我,我确定自己不认识她。不过,仍旧礼貌性问候了一句。

    她没有说话。声音是从身后传来的,那是在锉刀旁边落座的另一个女人,这两个女人的落座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在注意到她们的眼光之前,直觉就在对我说,她们是冲着我们来的。

    更准确的说,是冲着锉刀来的。

    “嗨,锉刀,听说你最近发了一笔横财,不把金主介绍给我们姐妹俩看看吗?”在锉刀身边落座的女性说到。她的声音有一种奇异的沙哑,像是含着灼热的碳,又像是信号失真时的电子音。

    这名女性倒是不像我身边这位那般化了浓妆,喉咙处有一道明显的伤痕,还带着项圈一样的发声装置,这大概是她的声音如此特殊的缘故。她和其他几位熟悉一些的女雇佣兵不一样,尽管身着军装,但是却充满了痞气,她将双脚搭在前方的椅背上,前方座位的男人转过头来,结果被她狠狠瞪了一眼。那个男人似乎熟悉这名女性,一声不发地站起来,移到其他地方去了。其他正在寻找座位的人看到这一幕,也完全没有占据这张座位的打算,稍微打量女军人一眼,立刻就转身离开。

    显然这个女人是这里的常客,其他人并不一定惧怕她,但也不想找麻烦——这个女人就是个麻烦,现在麻烦找上门来了。

    在锉刀说话之前,女人朝我这儿转过头来,视网膜屏幕很快在她的全息影像上标注出大量的疑似杀伤性武器和特殊装备——这些东西隐藏在军装上,就像是不起眼的装饰。不过,最终的结论显示,这些武器装备无法给我造成直接性的伤害,更加危险的是她一晃而过的手腕内侧,那两个棱状图案。她也是一名二级魔纹使者,而我身边这位,大概只是灰石强化者吧。

    “你好。”我朝她点头示礼。

    “长得俊俏的小帅哥,听说你用一把临界兵器雇佣了锉刀?”女人用怪异的腔调说着。将手臂揽在锉刀的肩膀上。“我觉得有点亏了哟。”

    “是吗?可我并不这么觉得。”我微笑着回答。

    “今晚要上台吗?锉刀,如果是我们两个的话,加上一场也没人说什么。”女人也是微微一笑,转向锉刀问道。虽然语气透露出随便的味道,不过,我却觉得现在的她就像一个快要爆炸的火药桶。

    锉刀抓住她揽在肩膀上的手,发出清脆的“啪”的一声,一时间,透过视网膜屏幕可以看到两人的胳膊都鼓起坚硬的肌肉线条。纠缠在一起的手臂缓缓离开锉刀的肩膀,看起来锉刀的力气更胜一筹。但也并不强到哪里去。不过,这种程度的气力打在普通人身上的话,轻易就能捣出一个大洞来吧。…,

    锉刀和那个女人的脸色都没有任何变化,她们的关系有些暧昧。我分不清到底是敌人还是朋友,也许是传说中的亦敌亦友的知己也说不定。我感觉她们之间没有我插嘴的余地,于是将目光收回来,放在身旁的朋克女身上。

    “请问,你们是?”我问到。

    “那个女人是我的波士。”朋克女说,声线有些像咲夜,如同糯米一样柔软粘黏,和外表截然相反,给人一种弱气的感觉,“我们的队伍被打散了。波士从总部听说了你们的事情,希望能够和你们进行合作。”

    “这得看锉刀的意思。”朋克女说得很直白,不过,我无法立刻就作出决定,因为我跟本就不了解她们。当然,无论是合作还是不合作,对我来说都没有太大的差别。锉刀决定进一步添加人手,也不是我的想法。我认为这是她的“家务事”,对这种事情抱以无可无不可的态度。

    “嗯,我也希望用临界兵器。”朋克女这么说着。突然把脸凑上来,从那浓妆上传来十分俗气的胭脂香,“你和锉刀做过了吗?”

    我不太了解她的意思,但是,没有错过一瞬间在她眼眸中闪过的神色。于是很快就反应过来。

    “没有。”我说,“有什么关系吗?”

    “锉刀是波士的情人。”她顿了顿。补充道:“嗯,情人之一。”

    “哦——”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就算锉刀的性取向有问题,似乎也不关我的事,这是她的私隐,而我们也不是敌人,我从来都不准备挖掘这些事情。在听到她的话之后,不免有些尴尬,大概锉刀也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种事情吧。当然,“锉刀是蕾丝边”的暗示也有可能是误导人的谎言。

    这个时候,锉刀突然发力,将女人的手臂关节固定住,女人不得不弯下腰来,从我的角度可以清楚看到她的领口内部。这个女人的军装里什么都没穿,虽然因为军装外套的款式被遮掩起来,但是她的胸部十分“凶蛮”。

    女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姿势和暴露的风光,反而扬气头对我露出那种充满痞气的笑容:“怎样?不考虑一下吗?只要你希望,锉刀不会违背你的意愿。”接着,又用暧昧的语气说:“当然,我也一样。”

    “够了。”锉刀用淡漠的语气开口了,她用力将女人按回椅子里,“找我有什么事情?”说罢,转头对我介绍道:“我的朋友,代号波士,她是蕾丝边,但我不是。”

    代号波士的痞气女人发出低沉沙哑,带着电子音的笑声,有些令人毛骨悚然。

    “我说真的,我想和你们一起行动。”她甩了甩之前被锉刀用关节技锁住的胳膊,“我刚刚从统治局回来,运气不怎么好。你也知道,之前收到的都是新人,结果这一次直接全军覆没了,我和嘭嘭差点都没能回来。”她口中的“嘭嘭”声,应该是我身边这位朋克女的代号,“我听说你和牧羊犬重组了队伍,我想加入你们。最近统治局不知道发了什么疯,二级魔纹使者单枪匹马是混不下去了。”

    我和锉刀对视一眼,波士的话让我们不由得联想起在统治局三十三区发生的事情,似乎连锁反应已经开始扩散了。不过,单纯拿当时三十三区的局面来看,区区一个二级魔纹使者的确很难生存下去。波士还能带着一名手下回来,多少证明她们遇到的敌人并没有三十三区那么强力,但变化的确已经在发生了。

    “你是认真的吗?我们正好缺少人手,你对我们这次回到欧美区的事情知道多少?”锉刀谨慎地问到。

    “完全不清楚,你这次任务的保密级别很高,总部没有对我说太多的事情,只是让我亲自来问你。”波士摊开手,“不过,你被大金主用一把临界兵器雇佣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我也想来沾点光。”

    “很危险。”锉刀没有直接拒绝,脸色严肃地提醒道:“具体任务在你办理入队手续前不能透露,我唯一要警告你的是,虽然我还没有太多头绪,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次行动很危险,配得上一把临界兵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