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七二章 是否清白
    “看来是没有得手?”

    林厉海好奇的询问着:“我感应到刚才的爆炸,好像不止这一处?”

    “已经得手了!是高元德不肯离去。”

    芮晨苦笑着道:“那些人分兵二处,一路佯攻上方的阵盘,一路则是意图救人,使我等分身乏术。”

    林厉海不禁倒吸了一口寒气:“他们来了几位?”

    以他估计,这关押高元德的所在,至少也有四位五级神师坐镇看押。

    “总共十七人!其中七位顶级神师,其中有二人,实力几达天柱。哪怕面对两位圣灵,亦能从容应对。”

    芮晨面色冷肃的注目张信:“这些日子,摘星使最好是呆在自己房内,在宗天柱整肃完毕之前,尽量不要外出。”

    张信心知其意,今次这么多人潜入船上,而两位圣灵与宗法相都全无所觉,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要说这没有内应,那真就是咄咄怪事。

    也可想而知,此时的宗法相是什么心情。

    今日如非是高元德不愿走,这位第四天柱,就已不见人了!再若这些人,是欲对他张信下手,那情势只会更加的凶险。

    这也是奇耻大辱,就好似一个耳光,重重甩在这位第一天柱,以及军中诸位圣灵的脸上。

    整肃全军,已是势在必行。

    “他们是怎么逃得?”

    司空皓继续发问:“同门中可有伤亡?还有阵盘?”

    “伤了四人,可好在无人有性命之忧。阵盘也完好无损,两位圣灵都有出手。”

    芮晨微一摇头:“他们离去之时,是使用乾坤神符,”

    “又是乾坤神符?”

    林厉海的语声奇怪:“这东西,好像是忽然间就变多了?”

    张信亦颇有同感,这个东西,他现在袋子里就有着四枚。两枚是前世所遗,一枚是月灵上师的馈赠,还有一枚,是传法堂为交换他的无上秘法而赐下的奇物之一。

    “真让人头疼,原本宗师弟,是打算排遣八位神师,将第四天柱,护送回宗门的。可如此一来”

    芮晨的语声苦涩:“这都还未接近黑杀谷呢!一旦进入到黑杀大阵,还不知会是怎样。原本我以为,这次会很轻松的。”

    张信没理会这位的叹息,只专心看那些战斗残痕,目中异泽微闪。

    不过他没能看多久,大约半刻之后,随着宗法相匆匆离去,他也被人‘请’回。

    而就在回归他们舱室的途中,林厉海神色古怪的问着云浩:“云老弟,你说这高元德,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与葛秋山有涉,又杀人灭口,看起来是与妖邪勾结;可今日他不肯离去,又好似被陷害的。”

    “此人是否清白我不管。”

    云浩答的干脆利落:“只知如此一来,宗法相只能打消将高元德送归之意。无论高元德是奸是善,那些人出手救他是真情还是假意。他都冒不起这个风险。可高元德只要还在这艘船上,两位圣灵就难免要分心旁顾。”

    “不愧是云兄。”

    林厉海哈哈大笑:“我喜欢与聪明人一起共事!”

    张信则是陷入凝思,须臾之后,他的唇角就微挑起。

    ※※※※

    这日之后,日月玄宗的近千战舰,在原地停留了整整三日。同时一场整肃风暴,席卷全军。

    据说当日各艘战舰,当时所有负责警备值班的人,都被军律司的人叫去一一问话,往往彻夜方归。也有些人,干脆是一去不回。

    而即便安然回来的,也都是脸色苍白,心有余悸。

    碎星号更是重灾区,即便谢灵儿她们也未能幸免。好在她们当日并未值班,军律司的人也并未难为她们。可三女回来之后,神色也一样是难看无比。

    谢灵儿她们尚且如此,就更何况其他。

    如说之前只是人心稍有动荡,那么现在就是人人自危了。

    直到三日之后,大军才再次启程。而此时碎星号的破损,已经修补完毕,船上也少了些人,又多出了些新面孔。

    “内奸没能查到,可有十二人确证有失职之罪,另有四百三十人,有失职甚至暗助的嫌疑,不过都未有证据定罪。宗天柱的处置,是将他们另行安置,战时则单独安排。”

    当林厉海打听到具体的消息之后,就不禁摇头:“这还没到黑杀谷的地头,就已损兵折将至此。只怕现在,谁也不敢说这次,有十成胜算。”

    张信心想这所谓的‘单独安排’,多半是要安排这些人去大军前哨,也就叶若语中的‘炮灰’。

    这可算是无妄之灾,想必里面的许多人都是无辜。需知此时军中,有五级神师近七十人之多,法域圣灵十位。可也没一位,能够察觉到那些人潜入。

    这固然是有内应接应掩护,可在张信看来,那十位法域圣灵与顶级神师们的嫌疑更大。

    可张信同情归同情,却并不认为宗法相此举有错,

    黑杀谷之战的成败,很可能关系日月玄宗兴衰存续。换成是自己,可能也会选择宁杀错勿放过的做法。

    宗法相只将这些人发配前军,已是极其理智了。

    “我倒以为,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云浩明显有不同见解:“这些事情,总比大战开始之后爆发出来的好”

    “你这么说,倒也有些道理。”

    林厉海微微一叹,随后又有些哀怨的注目张信:“我有些后悔了!从三日前开始,老夫每天都紧绷着,生恐出事。这样下去,老夫只怕是撑不住。”

    “你才多少岁,敢在本座面前自称老夫?抱怨也没用,灵契已签,我不会给你追加俸禄的。”

    张信语含哂意的说完,又笑问一旁,那正在盘坐修炼的紫玉天:“看你倒是蛮心宽的,好似一点都不关心?”

    “是因关心了也没用,你们日月玄宗的事情,无论怎样都好,也无我这魔奴置喙的余地。”

    紫玉天睁开了眼,目含冷意:“我只知你们人族的鬼蜮伎俩,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力量面前,终究只是虚妄。只需你有足够的力量,自可镇压一切。

    张信闻言则不仅摇头:“你这是太笨,不要找借口。以你北海天翼的天资,只需稍稍聪明一些,就不会被上官玄昊捉住。”

    紫玉天顿时气到脸色青紫,狠狠瞪了张信一眼:“我之所以沦落到如今的境地,不是因智谋不足,而是实力不够!”

    “呵~”

    张信刚欲反嘲,就见紫玉天再次闭上了眼,一副不闻外物的模样。他哑然失笑,不再去挑衅,随后也专心致志,在这间练习室内,继续练习了起来。

    随着他的印决施展,周身上下赫然呈现出了淡银色泽,周围更有一股无形之力,将周围那些芥子微尘,都推送到了数丈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