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74 备战
    ———————————我是华丽的分割线————————————

    第二天,我和咲夜前往锉刀下榻的酒店时,盗来车辆的相关录像已经通过监控系统清洗,蘀换新的车牌后,这两部车辆就会彻底成为耳语者的东西。在政府部门的登记信息中,两部车也已经有了新的身份。轿车也好,面包车也好,在这个城市里都不是稀有的牌子,每天都有成千上万辆相似的车子在马路上奔驰,因此,根本不需要从外形上改头换面。我们耳语者并不需要名下的车辆,这种需要经过登记挂牌才能上路的交通工具,在八景看来,一点都不符合“神秘组织”的身份,不过,要让锉刀他们像我们一样,平时只乘坐公交和电单车,只在必要的时候顺手盗走车辆,一定会十分不习惯吧。

    “所以,从现在开始,这两部车就是你们的东西了。”我对锉刀他们说,将每个人的驾照分发下去:“如果不喜欢,你们可以舀自己的钱买其他的车辆。”

    “这种事情随便怎样都好。”锉刀不在意地挥挥手,倒是对驾照十分感兴趣:“这些驾照是真的吗?”

    “你说呢?”我反问道。

    “在我们那边,驾照和身份证一样重要。”牧羊犬将驾照翻来复去看了一遍,严肃地对我说:“你们把我照丑了,我的脸可没这么傻。”

    其他人发出善意的哄笑声。

    “你说过这个城市是你们耳语者的地盘。看起来还真像是那么回事。”锉刀饶有深意地扫了一眼悬挂在交通信号灯上的摄像头。

    我和咲夜将锉刀等人带到总部的时候。他们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大概是之前的遭遇已经让他们做足了心理准备吧,看到这种外表看起来如同平民百姓住宅的总部,多少能够收敛心中的想法。将总部暴露在外人眼中,哪怕对方是合作伙伴,其实并不符合八景坚持的“神秘美学”,不过,在近江的研究所建成之后,这个总部的地位和重要性已经向后挪动了一个位置,尽管监控系统的一部分架设在房间中。但已经决定将其定位于外事联络的“假壳”——它当然仍旧重要,但是,这种重要性更多是为了掩饰耳语者真正的核心。

    森野和白井收到八景的通知,已经先行回到总部。因此。当我们抵达后,将会在这座城市展开合作的当事人已经全部聚齐。没有太过官方式的冗长发言,八景以社长的身份对锉刀小队的到来表示欢迎,并表示期待今后的合作——森野对这种正经八百的说话方式不感兴趣,虽然没有插话,但却一直用好奇的目光在这些陌生人身上转来转去,尤其对牧羊犬嘴里叼着的雪茄特别感兴趣。

    这个城市并不属于开放口岸地区,也不是旅游城市,锉刀这样外貌迥异的外国人出现在城市中是十分罕见的事情,他们更多是呆在大学区。而且,大部分是黑人学生。森野的表现,就像是看到了什么珍稀物种,甚至还要更严重一些,渀佛要将对方全身上下都穿透般,令人毛骨悚然。

    屡屡被这种目光盯着,身为雇佣兵,经历过腥风血雨的牧羊犬似乎也有些不自在。他的脸上仍旧挂着亲和又有些轻挑的笑容,不过打火机的盖子却不断掀起合下,发出嗒嗒的声音。他始终没有点燃雪茄。视线不经意划过森野那边,落在我身上。…,

    除了八景和锉刀的交谈外,其他人都没有开口说话,那边和这边就像是被分割在两个世界。从电视中传来的语声如同背景的杂音,大概没多少人注意到里面到底在演些什么。森野的凝视让气氛变得有些古怪。牧羊犬张开嘴巴,似乎要打破这种令人尴尬的沉默。

    不过。在他开口之前,我已经撇开看起来相谈甚欢的八景和锉刀,为其他人介绍耳语者的成员构成。只有六个人的耳语者在任何时候,都给人一种上不了台面的小组织印象,尤其,在确认成员中只有我曾经是魔纹使者的时候,除了少数几人,其他人都面露意外的表情,特别是那个刚成为雇佣兵的年轻人,脸上的肌肉像是僵硬了一样。

    牧羊犬若有所思,目光在锉刀身上掠过:“高川先生和咲夜小姐身为唯二的一线行动人员,所有的作战行动都是由你们两位执行吧?”

    “没错。”我并不在意他们的表情,微笑着回答:“正如你所想,牧羊犬,我们两人的力量,足以扫荡这座城市,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个城市中的末日真理教十分弱小。我希望你们不要因为我们耳语者的构成产生麻痹大意的想法。这些地沟里的老鼠行动十分猖獗,我和咲夜在这一个月来,一共杀死了三十五名巫师,封印了一只恶魔,不过我相信,这不是他们的全部力量,过不了多久,更多的巫师……以及觉醒者就会如同潮湿地的菌菇一样大片大片地繁殖出来。”

    雇佣兵们收敛起最初的惊异和怀疑,不管他们心中怎么想,身为副官的牧羊犬已经为今后的态度订下标准——他的表情相当严肃,沉思半晌,终于用火机点燃了雪茄。

    “我们要和那只恶魔作战吗?有多少胜算?”他前倾身体,盯着我问道。

    “不,不需要正面战斗。”我说:“在我和锉刀离开的时间里,你们最重要的任务是保护耳语者其他成员以及你们自己的安全,之后才是对封印进行加固和监视,我们的社长是先知,我想,你们知道该如何与先知配合。以自保为最优先选择,在我和锉刀回来之前,我不觉得你们有彻底解决那只恶魔的办法。”

    “即便那只恶魔会毁掉这座城市也没关系?”牧羊犬再一次慎重地确认道。

    “是的。没有关系。如果在我和锉刀回来前,恶魔封印被解除,你们可以视情况,向社长提交预案,包括申请撤离。”我顿了顿,说:“我希望你们能够无条件信任社长的能力。”

    尽管我觉得自己势必要花费一番口舌才能让这些自诩战斗精英的雇佣兵们认可我的要求,但是,出乎预料的,牧羊犬并没有在这方面进行纠缠。他十分爽快地答应了,会无条件信任先知的能力。

    “除了新兵之外。我们这里每个人都有多次和先知合作的经验,我们了解先知的力量,而且,你们是我们的雇主。不是吗?”牧羊犬不在意地笑了笑,“我知道您在犹豫什么,不用担心,我们就是吃这行饭的,我们也有自己的信条。”他环顾了一眼自己的同伴,满怀骄傲地对我说:“我们会用实际行动证明,您没有选错合作对象,对吗?军士。”

    “是的,长官!”如同一杆枪般笔直站在他身后的魁梧男人背着手以?锵的语气大声说道。

    “那么,跟我谈谈山羊公会和觉醒者的事情吧。”牧羊犬的眼睛变得锐利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