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六九章 栽赃陷害
    葛秋山先是不解,可随即也发现自己身体的情形有异。不但那脏腑之内,仿佛似有一团火焰在燃烧,浑身上下的毛孔,亦透出了无数的血点,

    而更让他惊悸至极的是,自己的身体,赫然也在变化,无数的骨刺,从体内刺出,身体也在膨胀,腹部处则似有一个血盆大口张开。

    他甚至能感应到,这大口中探出的无数血肉触手与獠牙。

    只寂静了片刻,葛秋山的眼中,就不禁现出恐惧之色,本能的看向了高元德:“救我!大人快救我!怎么会这样?不该的,这不可能,我根本就没有修那”

    可高元德的眸色,却是阴沉深冷,蓦然微一拂袖,一道剑光穿梭斩出!

    这时那三位神师也都反应过来,纷纷出手阻止。为首的那位。更是一声大喝:“高天柱请留他活口!”

    那四口灵兵,在这方寸之间纷闪交错,急速穿梭,带起了一连片的耀目寒光。

    可在瞬息之后,高元德的剑,却终是避开了这三口兵刃,将葛秋山的身躯斩为数段!

    而下一瞬,葛秋山的所有血肉,都开始无火自燃!

    望见此景,高元德的面上,却无半点的轻松之意。不过他依旧镇定自若的剑诀一引,将那飞剑收入袖内,

    “抱歉!本座收手的晚了。”

    而在他对面,那三位神师也都是脸色难看无比,都已感觉到葛秋山的元神,在散化消失。

    为首一人,更是冷笑着质问:“可我倒感觉高天柱,是在杀人灭口?以你高天柱的战境造诣,也会收不住手么?”

    “此人是我亲信之人,一时惊怒,难以自控,此事却是本座的过错。”

    高元德淡淡解释着,长身立起:“今日之事,高某也会亲自向师兄解释!”

    可就在话落之前,又有一位紫袍人影,出现在了舱门之前。一双冰冷的目光直刺过来,使高元德的咽喉,骤觉干涩。

    ※※※※

    得知船内生变的时候,张信正在自己的居室内,修行离恨天传给他的《九天雷动》。

    而此时距离葛秋山身死,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

    事发以后,碎星舰上包括宗法相在内的所有人都将他忘记。最后还是一位出身神海峰的神师,悄悄给林厉海透露了消息,才令张信得知了大致详情。

    葛秋山融合妖魔血肉,在饮用圣阳酒后暴露形迹,被当时在场的第四天柱高元德即时斩杀!

    据说宗法相已下了封口令,全力封锁消息,详情只允许在都主与司主层级以上,小规模的流传。

    此事将张信的尴尬地位显露无疑,他这摘星使,固然是此次攻伐黑杀谷的关键,地位看似很崇高。可包括宗法相在内的那些高层,却都并未真正将他放在心上。如非是神海峰一脉的互助,他不知还要多久,才能得知此事。

    同时也可见玄宗内部的千疮百孔,四面漏风。宗法相的封口令,只维持了一个时辰多一点。既然他都已知道了,估计这消息在军中的神师一级,已是众人皆知。

    林厉海神色凝重的说着:“还有一个消息,未经证实。据说第四天柱高元德,当时有杀人灭口的嫌疑,被宗天柱封住了灵能,暂时幽禁了。不过也有另一种说法,说是那位,其实是自封法力,自请禁闭,以示清白。还有说宗天柱,已经向宗门申请。准备调第六天柱甄九城前来,代替高元德统帅别部,不过这都未经证实。”

    “第六天柱甄九城?”

    张信眯起了双眼:“如果那葛秋山,确实是连元神都没留下,那此事就是**不离十。”

    显而易见,在四位顶级神师面前,葛秋山没可能逃遁,甚至自裁的可能都没有。

    以高元德之能,擒拿葛秋山,也是轻而易举,

    “可这有些说不过去,即便高元德真有问题,也没必要当场杀人吧?”

    林厉海很是不解:“那葛秋山,难道没有禁誓在身?似他这样的神师,如有禁誓加持,别人很难拷问出什么的。之前那司马信德,你们日月玄宗,不就一直束手无策?”

    张信闻言,却只是哂笑不语。

    “还有,葛秋山答应服用圣阳酒本身,就很奇怪了。明知自己的情况,怎还能答应服用那种东西?我要是他,无论如何都会推拒的。高元德明知他有问题,难道不会代为遮掩?”

    林厉海也没想过能从张信这里知晓答案,于是又唏嘘着道:“从上官玄昊到司马信德,再到这葛秋山,甚至高元德,我看主上你们日月玄宗的形势,只怕有些不妙。”

    “胡说什么?”

    张信一声轻哼,神色不悦:“我日月玄宗如今正如日中天!虽有小恙,却无碍大局!你给我退下!”

    林厉海心想这叫什么如日中天?说是盛极而衰还差不多,自从上官玄昊叛门,广林山大败,明眼人都看得出日月玄宗的内部,大有问题。

    不过他也没说什么,一礼之后,就退出了舱房,并未因张信的训斥而心生不爽。只因林厉海对他这位主上的狂妄任性,早已适应了。

    有时候他恨不得一拳揍过去,可谁叫自己签了卖身契。

    而当林厉海离去之后,张信就继续开始修炼《九天雷动》这门雷斗术。

    所谓的雷斗术,顾名思义,就是一种以雷系灵能为主的近战斗术。

    当日的魏周流施展的就是雷斗术,此人招引的华言上师,更是数万年前一位雷斗术的大宗师,几乎已登峰造极。

    可当日魏周流,却脆败于张信之手。严格来说,是一个回合都没能撑过去。

    不过这并不意味,雷斗术就完全没有价值了,这可是所有斗术中公认的最强。而魏周流,也远远未能发挥出这门斗术的万分之一,甚至十万分之一的能力。

    此人毕竟未修习过这门功法,虽有战灵加持,可相较于那些真正在雷斗术上登峰造极之人,还是有差距的。

    试想一番,如果将‘小天罡雷禁’,‘瞬影雷身’,‘雷遁术’,甚至‘雷天神寂’这些雷法的精华,融入斗术中,会是何等样的恐怖,可这是魏周流,绝没可能掌握的。

    降神术之强,只是强在其战法多变,在神灵附体时的战境加持。

    然而叶若为他设计的‘斗战圣甲’本身,也是一个违反灵术常识的东西,那严格来说,已经不是三十级的东西了。

    且无论是那外面的绝缘层,还是甲内的感应预判系统,都可完克魏周流那不完全的雷斗法门。

    张信对《九天雷动》这门斗术,期冀极高。不过暂时他还没想过要在这方面深入发展。毕竟他现在已兼修数门,哪怕有前世积累,张信也依旧有了些分身乏术之感。

    故而此时,他只是打算将《九天雷动》修炼入门,获得此术在淬炼肉身方面的便利。

    这雷斗术之强,就在于修炼它们的灵师,往往都肉身强横之至,可比肩妖魔,此外对灵能修行,也颇有裨益!

    而神海峰的《九天雷动》,乃是秘传级的雷斗法门,兼顾基础与中级,传说入门后,可提升灵师三分之一的修行速度;配合自身的《无极不灭身》修行,在肉身淬炼方面,更有着奇效!

    而叶若对此,也另有一番‘科学’的解释。

    说是雷斗术的原理,就是以雷电刺激全身细胞,获得远超常人的灵敏与爆发力。

    雷斗术之所以能达到淬炼肉身的效果,原理也是相同。通过雷电的刺激,使全身血肉骨髓,筋膜细胞都得以全面的强化。

    此外恰巧的是,她们联邦也有通过电力刺激,增加身体强度的技术。联邦许多的基因武者,都曾使用过这种方法,来增加体质,且已积累了很多的经验。

    不过联邦也有办不到的地方,他们绝无法似张信这样精准的控制电流,做到全面与均衡,

    张信则可二者兼得,借助叶若的观测扫描,以及各种技术与生物原理的支持,他以九天雷动淬体的效果,要远远超出正常灵修。

    毕竟普通灵修的‘内视’,只是模糊的感觉,可没法做到他这样的精细。也远没可能像他这样,‘科学合理’的分配电流。

    不过今日叶若,辅助他修习九天雷动的时候,却有些心不在焉,

    “主人,这是你早就预谋好的么?”

    “什么预谋好的?”

    张信一边说着,一边使身体摆动,令体内的电流,深入自己的骨髓深处。

    这是修炼雷斗术时,最让人无法忍受的一部分。痛倒是不痛,可那源自于体内最深处的麻痒,会让人恨不得把自己给剖开。

    “就是那个高元德啊!”

    叶若很肯定的说着:“这应该是主人的栽赃陷害吧?之前主人还让我制作了药剂,送到藏灵山附近来着。您之前应该也断定了那个高元德会出问题,没可能统领右翼别部,所有才毫不担心是么?”

    说起此事,她也想到了之前,张信确实是有说过,要让宗法相看清楚身边人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