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六八章 邪魔现形
    当张信等人都消失在视野中,葛秋山的脸色又恢复了平静,只是那眼眸中透出的光泽,略显狰狞,

    而就在片刻之后,就有一名女性灵奴,来到了他的身侧:“天柱大人有言,说他此时正有闲暇,可以接见葛司主。”

    葛秋山精神微振,随后毫不犹豫,就随着这位女性灵奴离去。

    而仅仅片刻之后,他就在碎星舰内的一处舱室中,见到了第四天柱高元德。

    “也就是说,那张信全无兴趣?”

    当葛秋山述说完后,高元德也眼透诧异之色:“可曾跟他说过,具体的条件!”

    “属下自然不会忘了此事,已经说了可拨出二百灵师,供其驱使,至于战灵会在人脉资源上的便利,属下即便不说,他身边之人也会提点。可此人,完全不为所动。”

    葛秋山的眼神无奈:“属下以为,如若再增砝码,可能会使张信与司空皓等人生疑。”

    “你顾虑得对,他身边的林厉海与云浩,都非蠢人。护星使与二位护阵使,也同样是机敏之辈。可如此一来,只有做最坏打算了。”

    高元德说到此处,明显听得葛秋山呼吸一窒,顿时失笑:“在想什么?这次的事情与你无关,你是指正上官玄昊的关键证人之一,如在这时候出事,本座也干系不小。”

    葛秋山却依旧额现冷汗,面色苍白无比。

    高元德见状,不禁摇头:“是担心本座杀人灭口吗?在你眼中,本座有这么凶残?放心,即便要杀你,也不是现在。你葛秋山,是个有用之人。”

    “天柱大人说笑了,”

    葛秋山强笑了笑。不过听高元德这么说后,他倒是放下了几分担忧,又试探着问:“天柱是准备对张信下手?”

    “只是顺便而已,真正的目标,还是宗法相。”

    高元德有些无奈的一叹:“我这师兄,也走上当年上官玄昊的老路了,已经到了不解决不行的地步。总不能真让他攻下黑杀谷,主持清肃宗门?可我总感觉有些对不住他,不想我高元德,终还是当了一个忘恩负义之人”

    说到此处,高元德又饶有兴致的问:“说说看,当初你背叛上官玄昊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据我所知,那位对你还不错的,不但屡次提拔,更赏赐了不少丹药法器?我原以为,你是那几人中,最没可能背叛他的。”

    “初时心慌忐忑,不安后悔,还有愧疚,可最近属下,倒是已渐渐放下了。”

    葛秋山神色肃然,语声诚挚:“属下惜命,那时是不得不然。且上官玄昊那点小恩小惠,又怎及得天柱大人的再造之恩?”

    “看来问你却是问错人了!”

    高元德不禁哑然失笑,眼中却透出异样的色泽:“可我还是羡慕你,虽是薄情寡义,可至少还知后悔与愧疚,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葛秋山不明其意,闻言后只觉是诡异森冷,只能强笑:“天柱大人说的,我有些听不懂。”

    “听不懂才好,能活得更久。”

    高元德摇了摇头,而这时他却语音微顿,看向了门口。

    他眼中先是现出几分疑惑之色,可随后高元德还是一拂袖,使那舱门打开。随后就见三位紫衣神师,刚好行至到他这居室的门外。

    “宗师兄遣你等来此,是有何事吩咐?”

    他认得这三人,正是宗法相座下的供奉。故而虽是一身紫衣,可那胸前的日月纹记,却与门内其他的神师法座略有不同。

    “奉主上之命,请高天柱服用一杯圣阳酒!”

    那三人都躬身一礼,而其身后也有一位灵奴走出,捧着一个小小玉杯,小心翼翼的行至高元德身前跪下。

    “圣阳酒?”

    高元德不禁眉头大皱:“这又是何意?”

    “主上的意思,是广林山与司马元德的前车之鉴,不可不防。至少不能让司马元德与白振侠这等修行妖邪法门者,混藏于大军之内,”

    三位神师中的为首一位,耐心解释道:“这次不止是高天柱,包括主上本人在内,军中凡是镇主一级以上,也都需服用一杯圣阳酒,以示清白。”

    “原来如此!”

    高元德却仍觉不解,为何之前军议的时候,宗法相不令众人当场服用圣阳酒,却偏要等到现在?

    不过接下来,他也未继续询问,直接就将那酒端至身前。先以灵能稍稍感应辨识,才一口饮尽。

    随后高元德,又不禁‘啧’了一声,语含赞叹:“这酒倒也香醇美味,真难为师兄,舍得拿出此物。”

    “可不是?传闻这圣阳酒,不但能固本培元,还可提升灵能强度,价值不菲。而如今这军中镇主职司以上者,多达一千二百位以上,也就是一千二百多杯。这至少也得两万点十四级贡献”

    葛秋山也是一声唏嘘:“第一天柱,这次真是好大的手笔。”

    那三位神师闻言,却都只笑而不语,而为首一位,又看向了葛秋山:“恰好葛司主在场,不如也顺便饮用了?”

    “求之不得!”

    葛秋山自无不可,他眼神甚至还略略现出几分期待之意。

    这圣阳酒,可算是七级灵珍,哪怕是对他这样的三级神师,也仍有着一定裨益。

    而仅只此酒的美味,就让他期待不已。

    可当那灵奴,将又一枚玉杯,递送到了他的面前,葛秋山却下意识的微一凝眉。

    看着杯中那碧玉般的琼浆,闻着那沁人肺腑的清香,葛秋山眼中的期冀,已经转为烦恶厌弃,脸色也渐渐苍白。

    “葛司主!”

    高元德也察觉到了葛秋山的异状,不禁蹙眉:“可是有什么不适?”

    葛秋山骤然惊醒,随后强笑了笑:“忽然想起属下修行的一门功法,正值紧要之时。能否过些时日”

    可‘时日’二字才刚刚道出,葛秋山就见那三位神师的目光,骤然凌厉,神色也略显不善。高元德亦面色阴沉,眼内满含着疑惑与不悦。

    葛秋山气息微窒,顿知今日自己,绝无转圜余地。而仅须臾之后,他就把心一横,蓦然举杯,将那酒吞入腹内。

    “小弟可无一言诓骗,确实是有一门功法,正值紧要关头。不过这酒,果然是美味啊!”

    葛秋山才刚说完,就见高元德与那三位神师看向自己的神色,都是怪异之极。

    葛秋山先是不解,可随即也发现自己身体的情形有异。不但那脏腑之内,仿佛似有一团火焰在燃烧,浑身上下的毛孔,亦透出了无数的血点,

    而更让他惊悸至极的是,自己的身体,赫然也在变化,无数的骨刺,从体内刺出,身体也在膨胀,腹部处则似有一个血盆大口张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