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回归之惊愕(为寂寞v如雪加更)
    其后,楚阳等人又在战神殿中呆了三年。

    因为开辟了周天窍穴,对于战神图录有了清晰的认识,三年时间,参悟了个大半,在他的讲解下,秦琼等人的境界也飞速的提升,纷纷进入了莫测的境界。

    “天地一体,自身宇宙!”

    这是楚阳结合自身,参悟出的至理。

    “人之身躯,承载大道,乃是根本,不可忘却。根据我的推测,人体自身,才蕴含着最终极的演化。”

    得知楚阳参悟的道理,孙道长严肃说道。

    楚阳点头。

    人之身躯,父母精血,阴阳相合,先天而生,后天孕育,得大道造化,穷天地演变,承载精魄,运转玄机。

    对过往总结,参照自身,未来猜测,楚阳有了莫名的感悟。

    他再次看向广成子仙师留下的肉身,不禁摇了摇头,他敢肯定,那绝对不是‘广成子’真正的身体。

    最终,众人走出了惊雁宫。

    回头而望,空无一片,谁能想到这里就是他们生活了六年的地方?

    “不知下一个有缘人,会得到什么机缘?”

    孙长老叹道。

    “最大的机缘,已经被我们得到了!”

    李靖笑道,“而且,我们是强行夺取机缘!”

    “机缘啊,就是靠争取而来,想要坐等,只会痴心妄想!天地万物,自有一线生机,可这一线生机要如何得到?强行抓住!”

    楚阳笑道。

    众人都是人中龙凤,从血腥中杀伐而出,讲究的是先发制人,而不是凭空等待。

    “她怎么在这里?”

    正准备离去,楚阳脚步顿了顿。

    这时,孙道长等人也都感觉到了一道气息急速而来,片刻后,众人眼前出现了一位白衣女子,倾国倾城,犹如仙子,可一双眸子却难掩落寞之色。

    “你们、怎么在这里?”

    白衣女子一怔,不禁脱口而出。

    “师妃暄,好久不见!”

    望着一如少女一般,没有什么变化的师妃暄,楚阳心中感慨,开口说道。

    “是啊,好久不见!”

    师妃暄怔怔出神,不由苦笑。

    当初离开帝踏峰,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会是最后的印象。后来她听说辟尼老师太联合众强者围杀楚阳,结果杀人不成反被杀,不久之后,整个帝踏峰就被平了。

    她也彻底的无家可归,开始流浪天涯,漫无目的,这一走就是几十年。

    “若是没地方去,就来皇宫吧,至少你可以和印证武道。”

    楚阳犹豫道。

    “我能去吗?”

    师妃暄再次苦笑。

    师父死于对方之手,帝踏峰被平,虽没有报仇的心思,却又怎能和敌人呆在一起?

    最终,他们错开。

    望着远去的背影,师妃暄失神很久,幽幽一叹,看向了前方:“他说,这里是战神殿的入口处,真的吗?”

    从此之后,她就在这里落脚,开创了一个宗派,名为落雁宗。

    一别六年,大楚皇朝并没有发生任何动乱。

    回归之后,自然少不了升座大殿,问询一番,了解情况。然后看看儿女们,谈论一番,问问情况,到了夜里,难免和几女缠绵温存。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熘走。

    楚阳继续推演功法,在孙道长等一干人的辅助下,用时五年,才有了框架,到了第十个年头,彻底的将五帝经完善。

    运行三百六十五个窍穴,周天彻底的圆满,只是还没有开辟成功罢了。

    “我也该走了!”

    这一天,孙思邈感慨说道。

    “去吧,或许将来,我们还能再次见面!”

    楚阳感叹不已。

    孙道长对他的帮助太大了,若是没有对方,恐怕他的五帝经根本无法推演出来。这个老头,不争不抢,乐观开朗,却有着逆天的智慧和悟性。

    “希望将来一日,你我再行论道!”

    孙道长说罢,朝众人拱拱手,一拳轰碎空间,留恋的看了一眼山川河岳,踏步走了进去。

    “恭送道长!”

    楚阳率领秦琼等人,异口同声。

    也是从这一天开始,不停的有人破碎虚空而去。

    石龙,宋缺,寇仲、徐子陵、楚一等等相继而去。

    秦琼直接率领三十六血卫,拜别楚阳,也踏破虚空。

    李靖领着八十一位战将,紧随其后,破入了另一个时空。

    破碎虚空之后,究竟是什么所在,无人得知,哪怕楚阳都猜不出个所以然来。

    时光流逝,已经一百多年。

    宋玉华姐妹,还有商秀先后安静归去。

    哪怕以楚阳的心性,也忍不住黯然神伤。

    好在还有柳贞和陪着。

    至于他的儿子、孙子、重孙、玄孙等等,在他的有意疏远之下,都不是太亲,哪怕如此,当他看到一个孙子死去,依然默默的盘坐了许久。

    生命无常,轮回无尽。

    见证太多的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久已不动的枯木心经,悄然进入了另一层境界。

    枯木心经第五层,就这样悄然的突破,没有任何征兆。

    “你们也走吧!”

    这一天,楚阳搂着和柳贞,柔声说道。

    “你不随我们一起走吗?”

    柳贞资质不错,又早早的跟随楚阳,被全力培养,好不容易达到了大宗师之境,一步步堆积,才最终步入了圆满,达到了破碎虚空的最低要求。

    她不解的看着楚阳问道。

    “夫君,你也许不是此间人吧?”

    终于问了出来。

    这个疑问,藏在她心中很久很久了。

    因为当初楚阳出现的太过诡异了,没有师承,没有家人,没有任何来,种种推测,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实际上,包括孙道长等人都早有猜测,只是谁也没有问出口而已。

    楚阳点头,承认道:“我来自一个神奇的地方!”

    “就不能和我们一起离开吗?”

    柳贞失神片刻道。

    至于是不是此间人,还重要吗?

    “我试过了很多次,每次打破空间,都有种让我心悸的感觉,似乎只要踏入进去,就会有大灾难降临!”

    楚阳皱眉道。

    这是他不解的地方。

    破碎虚空,无论是孙道长,还是楚一等人,全部没有这种感觉,可他每次,都胆战心惊,只要踏出一步,似乎都会死亡降临。

    在孙道长飞升之前,他就感应到过,后来让孙道长还专门试过,却没有相同的感觉。

    让他十分不解。

    “既然你不能离开,那夫君,我们就陪你一直走到生命的尽头吧!”

    柳贞忽而笑道。

    “夫君,我们陪你,直到永远!”

    偎依过来。

    楚阳心头一颤,面对夕阳,露出了笑容。

    最终,他还是将两女送走了。

    “待来日,或许我们还有相见之日,千年,万年,十万年,只要不停的成长,站在诸天之巅,还怕我们不能相见?”

    这是楚阳给出的不算承诺的承诺。

    “我们等你!”

    四个字,简简单单,却沉重无比。

    看着他们离去,楚阳落寞一叹。

    从这一天开始,他开始游走名川大山,沉淀自身,改变气质。

    用时一年,他化去了自身的杀戮之气、皇者之气、至尊之气,从内到外,整个恢复到了初来大唐时的气息。

    黄河岸边,望着涛涛江水,想着孔老夫子曾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不禁想起了天武大陆时他离开的情景。

    当初之事,在目。

    几位大能为了他的枯木心经纷纷到来,之后交手,他跌落河中,被花浅语纠缠住,最后惊天一刺,才挽回了败局。

    惊天一刺?

    想到当时的情景,楚阳不禁咧嘴。

    “我记得,当时盛夏,将她放在了一个山洞中,哪怕昏睡过去,应该也不会遭到蚊虫叮咬吧,毕竟她是宗师强者!”

    楚阳念头散发,回忆当时情景,那个山谷中,遍布青草,虫鸣幽幽。他离开时特意躲在岩石后,周围有藤蔓缠绕,十分偏僻。

    在头顶上,还有一块凸出的岩石,光滑平整,宛若座椅,背靠石壁,周围藤蔓环绕。

    他记得清清楚楚。

    “是时候回去了!”

    楚阳念头一动,消失不见,再次出现,已经回归天武大陆。

    荒草凌乱,虫鸣声声。

    正是黎明时分,东方有一抹红霞,似垂钩在垂钓,等待着一**日上钩。

    楚阳突兀出现,就看到眼前能淹没小腿的青草,还有旁边的藤蔓,他忽然感觉有点点水液从上方洒落。

    “下雨了?”

    楚阳一愣,抿了抿嘴,竟然有股子腥臊之气,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勐然抬起头,就一阵呆滞。

    岩石上,藤蔓包绕,唯一的空旷处正蹲着一位少女,褪下了裤子,正在小解。

    整个下身正对着楚阳。

    不是花浅语还是何人?

    她脸上正带着迷茫之色,不知楚阳为何会毫无征兆的突然出现,又是在这里?她明明探查过了,还是最偏僻的地方。

    哗啦啦!

    淡黄色的水流继续落下,正好落在同样有些迷茫,怔怔出神,还微张着口的楚阳的嘴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