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15章 抱歉,饰品才是本体
    杜克抬起头来,目光稍微往上一瞥。在这个国际象棋空间里,时间与空间业已消失。穿过刀光剑影交错的战场,向远处望去是一望无际的黑白格子,向上空望去则是空白的虚无。

    能关注的东西,也唯有自己的对手。

    那边,洛萨死战大酋长黑手。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部落方战力更高,兽人耗得起,人类这边却耗不起,等两翼的鱼人和豺狼人败退,那就是人类这边的末日了。

    安度因不得不强攻。

    这对于更喜欢刚正面的兽人大酋长来说绝对是好消息。巨大的重锤沉重而且迅猛。

    在黑手那超乎人类想象能力的超强臂力之下,那个每次挥动都好像有一座小山倾塌的狂暴风压,几乎压得洛萨透不过气来。

    偏生黑手的动作快得每一锤都好似幻影。洛萨一不留神,被迫锤剑相交了一下,洛萨差点就被秒杀了。

    长剑是轻武器,跟锤子这种重武器相比,本来就不耐交击。

    更不用说黑手的大锤是特化过的。光是重量就超过300斤。

    几乎是交击的瞬间,洛萨已经在心中痛骂自己,为什么要跟这个力量媲美传说中的巨人的怪物拼力气。

    因为这一锤竟差点把他的王者之剑给磕断了。

    别看洛萨手中的长剑是轻武器,实则在传承了索拉丁大帝的意志,灌注了无数先民对自由与生存的渴望之后,这把王者之剑已经是超越了史诗阶、将近神器级别的半神器了。

    别看它剑身跟黑手的重锤比起来轻薄修长,完全是一砸就断的玩意儿,论起硬度和坚韧……好吧,洛萨还记得自己小时候拿着王者之剑在大理石上插窟窿玩的事。

    然而就是这么的一把半神器宝剑,跟黑手的锤子对拼,依然发出一声直达洛萨心灵的闷哼。

    哪怕不是悲鸣这个程度,依然让洛萨打消了硬拼而速胜的想法。

    洛萨把眼睛的余光瞥向迦罗娜那边。

    这位凶悍的女性半兽人正压着那个黑手的副官奥格瑞姆狠揍。看上去迦罗娜占了绝对的上风。

    迦罗娜身影闪烁,用来回穿梭的匕首寒光在奥格瑞姆的赤果出来的地方制造出一道又一道一指头深的恐怖伤痕。

    如果奥格瑞姆是人类,哪怕他的要害没有受到重创,他依然会很快失血过多致死。可惜兽人的生命力不能以人类的标准来衡量。何况,对方显然不是一个真正活着的兽人。

    奥格瑞姆的凶悍丝毫不减。

    倒不如说,洛萨更关心的是迦罗娜。

    盗贼打战士有着天然的劣势。看似攻势很猛,一不留神给战士反击成功,盗贼就要跪。战士皮粗肉厚,有着无数次可以犯错的机会。盗贼却不行,一招失手,结果很可能就是致命。

    当然,最让洛萨担心的是杜克。

    杜克给洛萨的感觉很怪,明明气息质地是大地阶的,打出来的感觉却像是天空法师。好吧,姑且算杜克跟他的师傅一个样,也是隐藏了实力。但那个古尔丹给洛萨的感觉,好似古尔丹本体的实力直追麦迪文啊!

    哪怕这个古尔丹的虚像的实力大打折扣。

    杜克要面对的至少是一个晨星法师级别的对手!

    杜克能撑多久?

    洛萨不禁有点儿急了。

    杜克的确陷入了超级大的麻烦当中。

    这个古尔丹的实力高得离谱啊!

    系统精灵已经在杜克的视网膜上不停刷出各种警告字样,杜克不得不怒骂系统精灵:“小爷现在就是要作死挑战古尔丹的镜像,别特么再发警告了。”

    这才让系统精灵消停了一下。

    低级的魔力注定无法撼动更高级的神秘力量。从最初开始,杜克就知道了。如果没有刚打出来的【电容器】,杜克做什么都无法跟这个古尔丹镜像抗衡。那种碾压似的魔力,可以把杜克打出来的任何一个攻击型或者防御型法术抵消无踪。

    有了【电容器】,一切就不同了。

    无论卡拉赞的国际象棋关卡出现了怎样的变异。在本质上,国际象棋关依然是卡拉赞的一个boss。

    如果这个现实世界也是有物品等级这码事,那么【电容器】的水准跟国际象棋关卡的难度必定是相近、甚至是一致的。

    这就出现了一个可以给杜克利用的bug,让他能以如此低微的实力,伤到象棋空间里的古尔丹。

    依旧是那华丽得亮瞎狗眼的奥术飞弹弹幕。

    奥术飞弹划破虚空的“咻咻咻”尾音,从刚才开始就充斥着所有人的耳膜。那些被古尔丹的法师护盾抵消掉的奥术飞弹并不是重点。

    重点在于奥术飞弹暴击之后触发的闪电特效。

    【电容器】这个完全没有限定触发频率的饰品,对于此刻的杜克来说,不亚于一件真正意义上的神器。

    旁人只听到“噼里啪啦”的电流声不绝于耳。

    最开始只是杜克身周某一只法师之手带着电,到后头,闪电的频率实在太频繁,大家只看到杜克身体四周的整个空间都充满了刺眼的电光。

    数不清的闪电箭从杜克附近射出,向古尔丹那边倾泻过去。蜿蜒扭曲的电蛇发出狰狞的咆哮,肆意地扫过地砖上,甚至在地砖的白色空格上留下一道道恐怖的焦黑电痕。

    “不可能!!”这个古尔丹愤怒地咆哮着,他不停放出毁灭的烈焰轰向杜克。每一团火焰,无论是质还是量,都是古尔丹的占上风,然而每一团火焰却在半空中被数之不尽的闪电箭硬生生击溃。

    古尔丹的镜像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一个只能释放出贫弱的奥术飞弹的低阶法师,可以在极弱的状态下弄出这么一大堆足以伤到他的闪电攻击?

    他开始怀疑自己了。

    到底对方那个人类是自己的对手,还是别在腰间那个奇异的饰品才是自己的对手。这种本末倒置的无脑触发型饰品,居然能威胁到他?

    如果这个古尔丹有着真正的自我意识,恐怕会就此疯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