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六七章 众矢之的
    “谨遵法谕!高某必不负总帅所托。”

    高元德立时躬身应命,神色肃穆。

    可宗法相却有些担忧,仔细注目高元德:“此番师弟职责重大,如觉兵力不够,师弟可以直言。”

    “两万五千灵师,二百二十艘战舰,怎还不够?北地仙盟那些人,都是乌合之众,不值一哂。别说六万,六十万又如何?我倒感觉师兄,太看得起他们了。”

    高元德失笑,眼中满含不屑,不过随后他又肃然到:“唯独仙云宗,有些麻烦。我需请令,一旦仙云宗有抗拒我宗大军入驻之意,总帅能允元德临机处置!”

    “仙云宗是我宗附庸,也饱受黑杀谷袭扰之苦。”

    宗法相略一沉吟,还是冷声道:“你是大军副帅,仙云宗如真敢背盟,自有战时专断之权!”

    高元德闻言一笑:“有师兄这句,元德就有了十成把握,定然能阻北地仙盟的大军南下。”

    而此时在场的诸人,也无一人发出异议。都知宗法相的‘战时专断之权’,是为何意。

    着意味着仙云宗一旦有抗拒日月玄宗大军之意,高元德就有权动手强行进驻,甚至将仙云宗夷灭。

    这对于只有一座法域灵山的仙云宗无疑是灭顶之灾,统同意日月玄宗大军入驻,则必定导致其辖下生灵涂炭,损失惨重,甚至灵山受损。可如仙云宗不愿意,结果只会更为恶劣。

    毕竟这次,哪怕玄宗战败,要毁灭一个仙云山,也仍是轻而易举。

    可却无一人为仙云宗说话,仙云山地形紧要,是兵家必争之地。而仙云宗一家之安危,自然是比不得玄宗的侧翼与后路。

    此时宗法相又淡淡言道:“黑杀谷位置险要,周围暗河可通向我玄宗十余灵山,并掌握南面群山法域之咽喉。不但我日月玄宗,周围数十家宗派亦深受其害。所以本座以为,在重新完善南方群山法域之前,此谷非除不可!而如今正有群山之灵庇佑我宗,使摘星使降世,继承祖师遗泽,得以剪除这腹心大患。”

    在场诸人,都是神色默默。即便对于宗法相后面的那一句不以为然的,也不愿在这时候出面唱反调。

    尽早除灭黑杀谷,已是全宗上下的共识。

    哪怕是万俟天藏,也只是反对在宗门内部不靖之时擅兴征伐。对于攻打黑杀谷本身,那位曾经的第一天柱,也无异意。

    “如今碎星舰上,有三座大衍摘星阵,其中每一座,威力都可相当于藏灵山那场陨石天降的七倍!不但摧毁双门山绰绰有余,夷平整个黑杀谷,也非难事,所以此战,我宗已据七成胜算,”

    宗法相继续淡淡说着,眼神却渐渐森冷,杀意弥漫于室内:“所以如今,唯能使本座心忧的,就是黑杀谷的心灵奇术。这里先敬告尔等,开战之后,各部都需奋力向前,只准前进,不得后退。否则我玄宗之军法,就是为你等而设!你等也需将此言转告部属,战起之后,所有人等,所有舰船,退一步则发配火罗阎狱为奴,退七步则立斩不赦!”

    在场诸多神师,都不禁凛然,神色肃穆。知晓宗法相此言因由,黑杀谷有心灵奇术,可将人心中的畏惧之念,无限放大。

    往年日月玄宗与黑杀谷征战,就曾数次吃过大亏,几次阵型散乱,全局莫名其妙的大溃。

    而这次宗法相,则是欲以残酷的刑法杀伐,使全军上下都对其生出畏惧之心。使众多灵师对玄宗刑罚的恐惧,超过对战死牺牲的惧意,由此抵御对方的心灵异术。

    “那么摘星使的安危,又该如何保证!”

    大厅的左侧,有人忽然出言,使众人纷纷注目:“既然此战的关键是摘星使,那么相应的,我们的摘星使,也将是众矢之的。”

    张信注目望去,只见那出言之人,正是小苍山的斗战司主葛秋山。

    而在场诸多神师闻言,也都是深以为然。

    “不错!换成我是黑杀谷之人,必定会不惜一起代价,诛杀摘星使!”

    “各部全力向前,那么谁来护持摘星使的安危?”

    “黑杀谷的各种秘术,诡异难测,不可不防!”

    “除了摘星使,那阵盘还要小心看护,”

    张信亦深以为然,他是深知黑杀谷那些手段的,尤其是在黑杀谷灵修的地盘上。

    没有完善防护的话,自己只怕将陷入九死一生的险境。

    “张信之安危,由本座与九观,天见二位上师亲自照看!宗门设置护星使与护阵使,正是为护摘星使与阵盘安危。”

    宗法相神色凝然,胸有成竹:“由本座十五镇直属,以及护星使与二位护阵使部属二十四镇护卫此舰,定不会给黑杀谷,任何的可趁之机!”

    司空皓也出言保证:“只要司空皓还在世一日,就必不令摘星使有恙!”

    芮晨茅刚二人,亦不落人后:“吾等在,则阵盘在!黑杀谷之人要毁大衍摘星阵,除非是从我二人尸体上踏过去!”

    张信却不甚看好,宗法相为碎星号安排的护卫,战力不可谓不强盛。

    这位第一天柱本身直属的十二镇,还有三镇私军,总共就是十五艘月型战舰。

    这十五镇的战力,自然都值得信任。毕竟宗法相担任天柱已经有五十年之久,部下不但饱经战事,神师与顶级灵师的比例,也是极高,实力都可与斗部八殿战力最强几镇的比肩。

    除此之外,宗法相麾下还有十五位以上的顶尖神师,可以保证麾下每一镇,都有顶级神师坐镇。

    可问题是,宗法相的麾下,是否可靠?

    昔日广林山之战,他上官玄昊的麾下,至少有一成的部属出了问题。如今这位第一天柱的部下,又能好到哪去?

    再还有就是司空皓与芮晨茅刚的部属,这三人麾下,可远远不止是那三十六位神师而已。

    宗门另还为他们,各自拨出了八镇灵师,交由他们直辖指挥,总共就是二十四镇。

    这些灵师的实力,自然是没法与宗法相的部属比较,可其中几镇的整体实力,也是有资格与斗部八殿的精锐较量的。

    可这些人在张信的眼中,比之宗法相的那些部下,还更不可靠。

    不过他对这些‘护卫’,其实也没抱多少指望,知晓自己要保住小命,终究还得靠自己。

    ※※※※

    这场军议,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才告结束。后面的部分,说是在讨论细节,可其实都是宗法相在吩咐,众人倾听。

    这位虽将第一天柱的独断展露无疑,可也凸显出了他的思维缜密,

    高元德等人之后虽也偶有插口,可所有的言语,很难说是在为宗法相拾遗补缺。

    而就在军议结束之后,小苍山的斗战司主葛秋山,主动寻到了张信。

    “邀请我去苍灵舰去做客?”

    知晓葛秋山来意之后,张信不禁面色古怪。而周围的司马皓与芮晨等人,也是露出不甚赞同的神色。

    那苍灵号,乃是小苍山的旗舰,也是一艘攻山舰,规模仅次于他们这座碎星号。

    可就安全而言,苍灵号实在没法与碎星号比较。而此时他们距离黑杀谷,已经不到六千里,张信做客苍灵号,也需冒一定危险。

    不过张信并未第一时间拒绝:“往日我与葛师叔并无交情,师叔你亦非神海峰一脉。无亲无故,为何要邀请我?”

    “近日门中有传言,说张师侄准备接手明法会?”

    葛秋山笑着道:“可据我所知,明法会势单力孤,根基浅薄,甚至连独立的猎团都没有。摘星使如欲增添羽翼,这绝非是最佳选择。”

    张信闻言不置可否的问:“那么葛师叔,有何建议?”

    “不知摘星使,可听说鄙人所在的战灵会?我们会主,如今正求贤若渴,欲邀摘星使入会。他的意思,是虽无法将会主相让,却可授予师侄‘星君’之职。地位仅在我会四大部主之下,却不受其辖制。在证得神师之前,可拨二百人供摘星使使唤,证得神师之后,则可独建一部。”

    葛秋山介绍完之后,又若有所思的,看了司马皓等人一眼:“其实也无需去苍灵号不可,在这艘船上也是一样。葛某有几位人物,想要为张师侄引见”

    可葛秋山语音未落,司马皓等人才刚神色缓和,张信就已拂袖长身而起:“没兴趣!就这样吧。”

    说完之后,这位竟就这么施施然的,往门外行去。

    后方的葛秋山,则是一阵目瞪口呆。司空皓亦觉意外,他以为张信,会考虑一二的。

    说实话葛秋山开出的条件很不错,极具诚意,而战灵会这组织,在玄宗内也很不弱了。如今有灵师四千余人,其中二百七十余人证得神师法座,有五人得了高功职衔。

    似葛秋山这样的斗战司主,在战灵会内,也还只是中高层而已。

    看起来这摘星使,也不像是没听说过战灵会这一名号的。

    不过既然张信没有兴趣,那么司马皓等人也无兴趣劝说,都随在张信身后一并离去。只留下葛秋山一人,独自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