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六六章 战前军议
    “才六百六十七?”

    眼见张信面露不服之色,芮晨不禁失笑:“这已不低了,从没见哪个道种弟子,爬的像你这么快。还有那揭发司马信德一事,本来上升个三五百位都不难,可宗门破例发下厚赏,已算是补偿。且这一次黑杀谷之战了结,估计张信你可直接进入四百位内。不久前,十位天柱还在商议,你进入道种名单的过程,是否过于轻松,要更改酬功的规则。说是宁愿多给你些奖赏,也不能让一个入门不到一年的弟子,轻松成为七十二道种之一。”

    “这是嫉贤妒能!”

    张信先一声嗤笑,随后又疑惑的问:“那他们这么看我做什么?像是杀母杀父的仇人似的?”

    那些排位较低的备选道种这么看他不奇怪,毕竟是被他硬生生挤下一个排位。

    可那些排位靠前的备选道种也这么望他,就让张信不解了。

    “这可与排位没什么关系。”

    茅刚摇着头,眼中略含古怪的看着张信:“源头还是在于摘星使,摘星使难道不自知么?”

    “在我?”

    张信的眼神疑惑,万分不解。

    随后还是芮晨,为他解惑:“与魏周流战后,摘星使不是对人说,所谓的道种与备选道种,还有那什么二十五首席,都是垃圾渣滓,不值一哂么?此事在门内,已经是传得沸沸扬扬。如今备选名单中的许多人,对你可都是虎视眈眈,想要打击你的嚣张气焰。”

    张信的唇角微抽,立知自己这是被人陷害了。

    “这句话,我没说过!”

    张信却袍袖一拂,一副满不在乎的神色:“不过无所谓了!这些道种与备选,虽都非废物垃圾,可他们中也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能让本座认可。”

    他此言道出时,并未刻意收声,故而周围许多人都能听到,不禁都纷纷侧目。尤其是在场的三十几位灵师,投过来的视线都在这瞬间,尖锐了数倍。

    司空皓则是神色无奈:“摘星使可知你此句一出,我这护星使的任务,要艰难几倍?别说我现在麾下,只有十二位神师,便是二十位也不够用。”

    而芮晨茅刚,则纷纷向他投以怜悯的眼神。旁边的林厉海,也同样神色无奈。

    他这个主人,天资超绝,远超同侪也就罢了,可恼的是这位不知收敛,锋芒毕露的同时,还有一张招灾惹祸的嘴!之前既然解释了,为何后面还要加那么一句?

    他现在只觉前程一片黑暗,预料日后张信,即便没死在北地各家势力之手,也会死在背后的刀枪之下。

    张信则全不以为意,他现在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只因此时的军议,已经说到了关于他的部分。

    “黑杀谷距离最近的雪风山与罗武山,足有六千四百里。也就是说,这次的征伐,我等是孤悬在外,很难得到总山与藏灵山上院的支持。有什么变故,宗门那边也很难及时反应。而据我所知,此次我日月玄宗,对黑杀谷开战,周边反应不小?”

    “何止是不小?北神宗如今已摆出了全力南下之势,还未开战北方四上院的形势,就已岌岌可危。”

    “还有北地仙盟,这次由白帝子号召,聚集各宗战舰六百五十艘,灵师八万,在血剑山庄附近。如举师南下,两日之后,就可背击我大军后翼。”

    “南面的各家附庸,至今也只有二十三家有所反应,可从征的灵师都不多,只有四万人。”

    “南面的妖魔,情形还未知。之前那两位天域魔神不战而退,在妖邪中威望大损。可如这二人联手,仍可轻松聚兵百万。”

    “黑杀谷与妖魔携手,之前就有过先例的。”

    上方的宗法相静静倾听,直到众人议论稍停,才问高元德:“师弟以为如何?”

    “弟以为,此战利在速战速决!”

    高元德毫不犹豫,与宗法相同样的信心十足:“只需在开战之初,摘星使能以群星天降,轰破了黑杀谷的双门山。那么无论北地仙盟也好,那些妖邪也罢,都必不会出现在战场上!”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张信身上。许多神师的神色,依旧半信半疑。

    “真能使群星天降?不太可能吧。”

    “此事许多人亲眼见到,不会有假。”

    “可真能轰碎双门山?”

    “那可是黑杀谷经营了数万年的十七级黑杀大阵!歹毒阴谲,世间几乎无出其右!”

    张信则是下巴微扬,神色自负:“本座之源力,已经暂时告罄!不过有祖师遗下的大衍摘星阵,轰碎双门山,轻而易举!”

    众人听他才小小三级灵师,就张口闭口的‘本座’,都不禁面色怪异。不过也都未有说什么,张信是被宗门任命的摘星使,修为虽弱,却还是勉强有这个资格的。

    然后又有许多人现身说法,为旁人示疑。

    芮晨就主动站起道:“摘星使两次召唤群星,小弟都有幸在场,我亲眼见陨石天降。”

    “神天峰下陨石如雨,门中诸位圣灵都有关注,摘星使之能为,早已无需置疑!”

    “数月之前,可是差点就轰断了藏灵山”

    “可据说这位,哪怕没有阵盘之助,都有击碎法域灵山之力。”

    “也就是说,只要阵盘没问题,那么我宗这次,就定可轰碎双门山与黑杀大阵!黑杀谷屡次抗击我宗,不就是依靠此山此阵?”

    “可那七座大衍摘星阵,也都由宗门几位符阵大家检验过了”

    “此战必可功成,剪除我日月玄宗的心腹大患。”

    直到上首处的宗法相,敲了敲铜铃,众人的议论才渐渐停住。

    当这议事厅内恢复寂静,宗法相才凝声说道:“南面妖邪无需在意,北地仙盟的精锐,却不可不防。吾意分兵,以斗部纯钧殿,以及飞岩,魄流二山的兵力,交由高师弟统辖,护于全军右翼。一旦白帝子有南下之意,师弟可即时率部属抢占仙云山,据此灵山固守。”

    张信闻言,不禁微一蹙眉,可随后就又恢复平静。

    宗法相的排兵布阵,其实也早在他预料之中了。

    仙云宗的总山仙云山,确实是狙击北地仙盟南下的绝佳所在。可唯独高元德此人,让张信不以为然。

    可此时在宗法相的眼中,能够统帅一部,抗拒白帝子大军南下的最佳人选,毫无疑问是身为第四天柱的高元德。

    无论是计谋智略,手腕还是声望,高元德都是在场除宗法相之外,唯一能与白帝子抗衡之人,

    “谨遵法谕!高某必不负总帅所托。”

    高元德立时躬身应命,神色肃穆。

    可宗法相却有些担忧,仔细注目高元德:“此番师弟职责重大,如觉兵力不够,师弟可以直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