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62 灰色变身
    即便实验结果和近江的理论背离,但毫无疑问,时间机器初步完成了。k更新接下来的时间,近江需要做的就是通过无数次的实验获取数据,通过解析数据完善理论,让时间机器达到实用化。和理论相悖的成果是无法进行有效控制的,如果时间分裂的谜团以及物质胶质化的现象无法得到解决,这个可以运作的时间机器毫无用处。

    不管近江扑在电脑前,研究者的狂热让她再也挪不开身,其他人重新返回餐桌边。森野好奇地用手指戳了戳胶质化的香蕉,在那团绿色胶状物中搅动。“就像果冻一样……能吃吗?”她好奇的拔出手指,勾起一片绿色的胶状物,仿佛在犹豫是否该放入嘴巴里。白井吓了一跳,苦着脸在她那么做之前把她的手臂扯开,快如闪电般抽出纸巾将手指上的绿色胶状物擦去。

    “我可不想尝这玩意。”八景交叉双臂,抱在胸前说,她将目光转向我:“看到席森神父的邮件了吗?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就走,今晚要让那些蠢蠢欲动的老鼠们安静一点。”我将完好的香蕉掰下一根,撕开皮递给咲夜,然后从口袋中掏出香烟点燃了,深深吸了一口,“列车事件的后遗症开始了,或许应该说,正菜才刚刚搬上餐桌。‘乐园’的扩散不可遏制,但需要一点时间,如果不趁这段时间出去的话。将来的麻烦事会更多。我会将这个城市清洗一遍。让他们投鼠忌器,虽然无法让那些家伙的活动停下来,但多少能够减缓一下他们的动作。咲夜会跟我到那边去。”

    “咲夜?可以吗?”八景看了一眼咲夜,尽管咲夜拼命点头,一副积极的表情,但八景并不放心,“她还是个手无寸铁的女孩子……”

    “我很强的!八景。”咲夜如同孩子般鼓起晒帮,用赌气的口吻反驳道,“在大学的时候,还有这一个月来。不都是我和阿川一起行动吗?我们可是最佳搭档。”

    “真是这样吗?阿川,咲夜能在那种程度的战斗中派上用场吗?”八景认真地对我说:“我们都知道席森神父是什么人,连他都没办法独立解决的麻烦,带咲夜过去合适吗?那个地方可不是这座城市。你们要面对的敌人也不是这些臭水沟里不成气候的老鼠。你认为她不会拖后腿吗?”说罢,她转头看向咲夜,严肃而又诚挚地说:“咲夜,你认为自己可以帮上阿川,而不是拖他的后腿吗?”

    “当然!”面对八景近乎尖锐的质问,咲夜并没有因此动摇,没有半点疑虑和犹豫,“过去的话就算阿川那么说了,我也不会那么做,。现在的我很强!”她的目光滑向白井,无比确定地说:“比白井同学更强。”

    八景盯着咲夜的眼睛,似乎为其所散发出来的强烈自信震撼了。她皱起眉头,带着疑惑的神色捏了捏鼻梁,这个一直以来都以掌控力著称,长期担任班长和社长这类组织性领袖,还具备预言能力的女性,终于因为咲夜的言语出现一丝动摇。

    “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吗?”她仿佛自言自语地说。

    似乎觉得自己的表现伤害了八景,咲夜一下子紧张起来,连忙解释道:“不。不是的,八景,不是故意瞒着大家,只是……”

    “别激动。”反而是八景开始安抚激动起来的咲夜,她在咲夜想要站起来时。将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八景没有用力,但咲夜却像是被千斤巨石压着般。僵硬地坐回沙发上,“没人会为这种事情责怪你,不过,我想你应该解释一下。如若不然,大家都会担心的。”…,

    “是啊是啊,我也很好奇呢,咲夜你怎么一下子就变得厉害了呢?”森野歪了歪头,用手指戳了戳咲夜的脸蛋,“感觉没什么变化呢。高川从统治局后就变得厉害了,谁都可以感觉出来,他的身体变得刀枪不入,就像是超人一样,,咲夜的话,一点都感觉不出来呀。你说是吗?白井,你怎么看?”

    “我也一样。”白井谦和地微笑着,“感觉不到什么变化,直觉也没有感受到任何预兆。不过,我想,一直和咲夜同学一起行动的高川同学一定知道什么吧。”

    在所有人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时,我对咲夜说:“让大家看看吧,你的。”

    “嗯……嗯!”咲夜用力点点头,之前她一副快要急哭了的样子,但渐渐的,脸色变得坚定起来。

    “其实是咲夜不让我告诉大家的。”我解释道。

    “为什么呢?”森野的眼睛闪闪发亮,她那如野兽般敏锐的直觉似乎又开始运转起来了,就像是找到了有趣的玩具。

    “因为……”咲夜猛然用双掌盖住自己的脸蛋,她的耳根变得通红,“那种样子太令人羞耻了。”

    “哦……哦!羞耻!”森野恍然大悟般大叫起来,就像是将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两个字上,“羞耻啊,越来越令人好奇了,是让人感到丢脸羞耻的吗?就像是啄木鸟和东京热那样?嘿嘿嘿——”森野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妄想的颜色不断在她的眼眸中扩散。

    八景和白井面面相觑,显然,森野别有深意的强调让他们也产生了类似的遐想。

    “所以才只能和阿川在一起,是这样吗?”八景舔了舔嘴唇,“可是,就算是那种事情,又不是没一起做过。咲夜……”

    “才不是啦!”咲夜就像尾巴被踩到的猫,一下子跳起来,扑向森野,灼热发红的头部似乎快要冒烟了。“笨蛋森野!色情森野!别乱说啦!”

    森野看似毫无准备。但在咲夜跳起来时,猴子一样灵活地翻过沙发,绕着餐桌躲避抓狂的咲夜。

    “哼哼,被我识破了吧?你这个小色女。”森野挑衅比了个男性化的色情手势,“你想说,这是爱的吧?好恶心,我帮你说出来了,你就别用这么老套的借口了。”

    “你才恶心,你才色情,你这个笨蛋。大脑都是篦麻味的蠢女人!”咲夜恼羞成怒,突然从口袋中掏出一团灰色的卷起来的东西,在众目睽睽中套在头上——一个包裹了她整个脑袋的头套,没有五官的开口。灰色的材质紧紧收束,勾勒出没有头发的头颅形状,以及面前只有轮廓起伏的五官。如同传说中没有脸的鬼魂,一种诡异的气息让以往熟悉的身影如同幽灵般捉摸不定。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森野眼睁睁盯着咲夜身上突然发生的变化,舌头打结。

    “这是!”白井和八景一下子全都站了起来,他们脸上吃惊的色彩比森野更加浓重,“巫师?”

    戴上头套后。咲夜身上的变化并没有就此完结,在鬼魂般的无脸头颅形成之后,从头套包裹到脖子处的下沿激射出更多的灰色丝线,就像是编制头套的毛线弹了出来,充满弹性地拉长,层层包裹住咲夜的,完全看不出她有穿外套的模样,紧身的灰色材质勾勒出年轻女性成熟丰满的曲线,几乎每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

    “哇!h版美少女战士!不,是h版的女蜘蛛侠!”森野回过神来。发出惊叫声。

    咲夜发出“呜”的一声,一下子就从餐桌上窜过去,在森野还没反应过来前就将她扑倒在地。

    “森野!”白井也发出一声惊叫,但他最终没能跑过去,因为八景第一时间就扯住了他的手臂。她说:“放心。咲夜没有问题。”随后,转过头问我:“咲夜变成了巫师?这和那些巫师有点不一样。而且,我一直都以为巫师的面罩是无法让正常人使用的,也无法让普通人变成巫师。”

    我点点头,解释到:“发生了一点事情,还记得咲夜家的那只小熊布偶吗?那只小熊布偶有一种神秘的。”其实,这种所谓的“神秘”其实就是超级桃乐丝遗留下来的,在上一个高川的时代,那只偶然从垃圾箱里捡到的小熊布偶,其实是超级桃乐丝刻意投放的坐标。当然,如果这么告诉八景,那么相关的解释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而且,也没必要让大家知道,大家一起快乐生活的,不过是一个即将毁灭的幻境,大家的现实,都是一个无法挽回的悲剧——在这个封闭的无法打开的铁房子里,比起痛苦地醒来,我宁愿他们就这么沉睡下去,至少,能做一个美梦,在毫无察觉的时候死去。

    死亡也只是另一种沉睡吧。而我将会在沉睡中将的时钟拨回,让一切重新开始。这不就是我的使命吗?高川,只有这个办法了。

    我让脑硬体删除了蜂拥而出的情绪,如同机器般冷静地述说着:“那种神秘让我带的巫师面罩产生了未知变化。变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咲夜也不太清楚,,在我从统治局前,她能变成这种模样了。她现在的状态,该怎么说呢?和末日真理教的那些巫师不一样,身体素质大幅度提升,大概是那身灰色的膜临时带来的,不在这个状态下,身体素质仍旧和正常人没什么不同。那层膜本身就拥有强大的防御能力,,咲夜只能使用一种法术。”

    我这般解释的时候,咲夜如同穿着灰色紧身衣的身上弹出大量的灰色丝线,交织成六条布片般的触手,把森野束缚起来,吊在半空,不断在她身上挠痒痒。森野被迫哈哈大笑起来,身体不断扭动,“对,对不起,放,放过我吧,触手女王。”看似讨饶的话,内容和语气却没有那么脆弱。

    “就是这种法术。”我说:“她能释放大量的灰色丝线,如同身体的一部分般自由控制这些丝线。这些丝线最大长度有十米。初步估计。这个长度仍旧能继续增长,特性坚韧,充满弹性,对高温、低温和腐蚀都有强烈的抗性,就算被临界兵器击中也不会立刻断掉。弹射出来时,足以贯穿两米后的水泥石块。初此之外,其他的灰雾法术完全无法释放出来。”

    “也就是说,是巫师的变种?”八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样没问题吗?”

    “应该没有。”我十分肯定地说:“我观察很久了。”

    因为,既然是超级桃乐丝的。又怎么会伤害到身为亲人的咲夜呢?

    “被子弹打中的话,就算能挡住弹头,也无法抵挡冲击吧?”白井的神情终于轻松下来,连森野连连呼唤“白井。救我。”也没有理会,“听说会很疼。”

    “普通的话,就算被直接命中也没有问题。缓冲能力足以抵消普通子弹的冲击力,更多的……没实验过。”我说。…,

    “那么,那些不断变化的黑色图案又是什么?”八景指着灰色咲夜人形身上不断变幻形状的黑色图案问到。这些黑色图案在灰色的紧身衣上不停浮现又消失,出现和消失完全看不出有任何规律。

    “罗夏墨迹。”在我解释之前,白井看出了这些黑色图案的实质。没错,这些图案正是著名的罗夏墨迹。这一次,白井比学习心理学专业的我还要敏锐。在第一次看到时,我也没有立刻觉察出来。只是被一种熟悉感诱发对心理学知识的回忆,才醒悟这些不断变换的黑色图案,其实都是罗夏墨迹测试中所使用的墨渍图形。

    罗夏墨迹测验是相当有名的人格测验,也是少有的投射型人格测试。由瑞士精神科医生、精神病学家罗夏创立,因利用墨渍图版而又被称为墨渍图测验,在临床心理学中使用得非常广泛。通过向被试呈现标准化的由墨渍偶然形成的模样刺激图版,让被试自由地看并说出由此所联的东西,然后将这些反应用符号进行分类记录,加以分析,进而对被试人格的各种特征进行诊断。

    整个测试由10张经过精心制作的墨迹图构成的。这些测验图片以一定顺序排列。其中五张为黑白图片,墨迹深浅不一,两张主要是黑白图片,加了红色斑点,三张为彩色图片。这10张图片都是对称图形。且毫无意义。

    不过,在咲夜身上浮现的墨渍图全部都是黑白色的。经典的墨迹图全部包括其中,但并非只有常见的图样,因为墨迹图的增加,原本在测试中自有规律的次序,变得不太规则起来。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没能在第一眼看到时就醒悟这些图案的本质。

    “罗夏墨迹?”八景也反应过来,“为什么是罗夏墨迹?有什么意义吗?”

    真是个好问题,,我无法给出解答。单单就这个的角度来说,或许这是某种神秘的体现,然而,结合现实的情况,毫无疑问,咲夜身上的罗夏墨迹有着更深更复杂的含义。而这种含义范畴超出了我可以给出解答的水平。

    仅仅就目前看来,这些罗夏墨迹是毫无用处的装饰,在夜晚时,也许能像迷彩那样,令这个状态下的咲夜更难被察觉。,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些图案能够产生更大的。

    不断形成又消失,不局限在某一处肢体,如同刺青一般的罗夏墨迹图案,让本就显得诡异的咲夜人形,散发出更深沉的异常味道。

    “好了,咲夜,放开森野吧。”八景的情绪终于平静下来,对正在对森野施以刑罚的咲夜说。

    从咲夜身上长出来的触手毫无征兆地松开森野,让她摔在地上时发出痛呼声,之前的大笑让她喘不过起来,在白井的搀扶下,手脚发软地揉着屁股没能立刻爬起来。

    咲夜却立刻跑到沙发后,解除了灰色的变身模式。

    “不就是紧身衣嘛。”森野咕哝着,“这有什么好羞耻的?”

    “笨蛋森野!”咲夜在解除变身后,脸仍旧通红,她紧紧将头套捏成一团,“那种样子跟不穿衣服有什么区别?”

    “在看清楚之前,人都被吓死了。”森野反驳道。

    “总之,事情弄清楚了。”八景说:“咲夜这一个月来,以这种形态和阿川执行过任务了吧?”

    “嗯。”咲夜再一次用手捂住脸,她在适应这种变身战斗的时候可没少出差错,设身处地想象,那些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也令人羞于起齿。显然,不知道实情的八景再一次刺到了咲夜的痛处,她喃喃说着:“好丢脸好丢脸好丢脸……”

    其他人似乎都觉得咲夜的表现有些太夸张了,彼此对视的时候,纷纷耸肩表示无法理解。八景也变得不好意思再就这个问题追究下去,匆匆结束了讨论。

    “那么,就按阿川说的办吧,咲夜和阿川一起接应席森神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