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六四章 再见八八
    “信哥哥你也太变态了!”

    廊道之中,谢灵儿走在张信身边,兴高采烈的说着:“就这么提着那尊金灵力士,刷刷刷,那个什么斗灵圣胎就不行了。他也就那点本事,居然敢挑衅信哥哥你。”

    张信暗暗失笑,面色却丝毫不显,转而问周小雪墨婷两人:“这丫头看起来情形还不错,就不知你们二人,别后如何?”

    “小雪还好!”

    周小雪的脸上显出红晕,心想张大哥他在别人面前那么骄横,可在她们面前,还是这么温柔和蔼。

    “感觉这些日子,都成长了很多。”

    “看得出来!”

    张信微微颔首:“都快三级灵师了,战境修为,也没落下。灵儿也很不错,看来已改修风斗术了?”

    “我当然听你的!师尊她说我在斗术上的天赋,的确远超灵术。”

    谢灵儿说到此处,却又有些沮丧道:“可总感觉现在,距离信哥哥越来越远了,以后只怕很难帮得上你。”

    “这就是天才与凡人的区别!你们不要介怀。”

    张信哈哈大笑,大言不惭:“至于帮忙,又不急于一时,我倒是很期待你们成为天柱之日。即便办不到,像我这样的人,也是需要蛮多手下的。”

    “嘁!”

    谢灵儿不屑的一哂,有些不满的说着:“其实我现在,更想去猎团,或者战场上去磨练。跟在你身边,安全是安全了,可学不到什么。”

    这刻她心中,却是决意以定,无论如何,都要成为天柱不可。才不想当信哥哥的手下

    “那可未必!要去战场磨练,你们也有机会。”

    张信笑着说完,就又目含深意的,看着一直未说话的墨婷:“婷儿你有心事?”

    “没有!”

    墨婷读懂了张信的目光,这是在问她可曾后悔?所以她回应的异常坚决。

    “有些小麻烦,我自己会处理的。”

    张信却神色凝肃:“婷儿你一向好强,可如果感觉撑不住,何妨借别人的肩膀靠一靠?”

    墨婷目光微闪,与张信对视了片刻,就又笑了起来:“我明白的,实在没办法的时候,婷儿绝不会客气。”

    几人正说着话,旁边不远处却传来一声干咳。张信注目望去,只见一位气度不凡的紫衣神师,正注目望着这边。

    他认得这位,正是原轩辕殿第七镇的镇主张德怀,也是他现在的‘得力部属’之一。

    这位虽在保护他安全上,一直尽心尽力,可对他却始终没有好脸色。

    其余第七镇之人,也大多都是如此想的,认为自己调职到他麾下只是暂时。几年之后,还是会回归轩辕殿。

    在这群战斗狂人看来,战场才是他们的归宿。

    张信笑着朝这位点了点头,谢灵儿则是吐了吐舌头,拉着周小雪与墨婷二女离去。

    她们三人,虽是被张信以同一猎团的名义要来此间,可身份编制却是暂时属于这个直属张信的‘镇’,日常也有巡逻的任务。

    而待三女离开之后,张信身后的紫玉天,才冷然出言:“今日你之所为,实在过于冲动。这场比试,本可避免。如果是你的师叔上官玄昊的话,一定会有更好的方式化解。”

    张信闻言,则一声哂笑:“那是你不了解我狂刀!遇上这种挑衅,岂能退缩?话说回来,紫玉天你为何一定要纠结上官玄昊不可?”

    紫云天对‘上官玄昊’避而不谈,依旧是冷声回应:“可结果呢?现在的你,只会让更多人,打算将你置于死地!”

    “你是想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吧?”

    张信的神色,更为不屑:“这是在说你自己么?”

    紫玉天已懒得与张信说话,她沉默不语的送张信至他的居室门前,就直接转身离去,

    可张信这边才推开房门,就吃了一惊。

    “你是,朱六四?”

    只见这专属于他的宽大居室内,正有一个熟悉异常的少女,正跪坐在一尊鼎炉旁。

    张信一开始以为这丫头,又是对自己意图不轨,准备暗算,可随后才发现,这少女却是一身女仆打扮。此外双臂与一双小腿,也有着金属甲片。

    看起来是蛮好看的,可张信却知,那是困束朱八八一身法力的器具,

    而当望见张信,那朱八八也同样吃了一惊。

    “张信?”

    随后这丫头,抄起了旁边一根铁棍,就往张信砸了过来:“你这混蛋!“

    “放肆!”

    张信一声轻哼,微一拂袖,就以灵能将那铁棍卷住。随后灵压扩散,镇住了这二十丈方圆的每一分每一寸,使得那朱六四,完全无法动弹。

    之前全盛状态下的朱八八,都奈何不得他,又何况是现在灵能被镇压封锁的状态?

    “怎么回事?”

    司空皓也闪身入内,看了这房间内一眼后,也同样神色疑惑:“朱八八,你怎会在这?”

    “我怎么知道?”

    朱八八一副恨不得将张信生吞了的表情:“我倒是想问,你怎么会在这?”

    “张信师侄已被任命为摘星使,地位等同于各大上院的首席弟子。这里是他的居室”

    司空皓摇了摇头,随手就将一枚剑符发出。而仅仅须臾,就有一位隶属杂役堂的紫衣神师赶至。

    这位到来之后,也同样眼神疑惑:“朱师侄她是因违背门规,被刑法堂惩戒,发落到我杂役堂,需以灵奴之身服五年劳役后,才可恢复自由。之前摘星使,不是交代说您的居室,需要填充风雷金三系的神脉石么?我吩咐给她了。”

    张信闻言不禁‘嘿’了一声,心想这次刑法堂,倒是秉公执法了。

    之前虽是为朱八八瞒了她意图偷袭伤人的事情,可这次的惩戒依旧不轻。

    可司空皓,却是眼神古怪的看着张信。直到后者察觉异状,回望过来,才轻声笑道:“看来是误会,张师侄好自为之。”

    当走到门口的时候,司空皓似有些不放心,又出言提点:“看来宗主大人对师侄,的确是很看重。”

    “看重?”

    张信面色疑惑,初时有些不知所以。朱八八却比他先明白过来,先是俏脸一白。然后猛地扑起。竟是硬顶着张信的灵压,咬住了他的手臂。

    司空皓见状哑然失笑,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此间。

    而就在他来到自己居室门前时。司空皓的脸色,也微微一变。伸手轻推,那门竟未上锁。再当他走入门内时,却见里面有一位一身紫袍,二旬左右的清秀青年,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上官玄昊?”

    司空皓本能的就面色一沉,浑身灵能澎拜。可下一瞬间,他却又恢复沉默,将身后的门,轻轻闭合。

    也在同一时间,距离司空皓与张信不远处的另一居室,另有一位紫袍青年,正看着眼前云床之上一枚青鸾盘绕,紫电微生的紫金符剑,脸色阴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