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12章 为你立像
    如果是以前,杜克一定会认为自己是疯了。

    现在的他,觉得自己有点像赌徒,明明可以早早地抽身,却寄望于通过一次绝地大翻盘把一切都赢回来。

    压上了更多的节操,只为打倒麦迪文之后获得胜利与更多的认可,顺便把自己的节操也取回。

    想深一层,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看似疯狂的举动,其实源于更为沉甸甸的责任感。

    卡德加挂了。原本属于卡德加的命运重担落在了杜克肩膀上。

    王国的命运,人类的命运,甚至整个艾泽拉斯星球的命运都被杜克的抉择所左右。

    诚然,杜克可以不压上自己的节操,让洛萨的精兵以现状去血战到死。虽然他们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但谁能保证牺牲了他们就能换来胜利?谁能保证过了国际象棋这一关,下一关就不用牺牲?

    杜克自己是否能对得起他们那一双双灼热且充满信赖的眼睛?

    杜克并不清楚自己正站在一个拥有无数岔口的路口上。

    无数人在这个需要莫大勇气的路口上驻足不前,因为人性中的本能,人们往往会选择自保。或许是因为怯弱而选择逃避之路;或许是因为冷漠而选择毫无原则地牺牲他人;又或者是自大而目空一切。

    但在不知不觉当中,杜克选择了遵从自己的内心——他要改变这段历史,改变命运长河的走向。

    所以,他踏出了连自己之前都不敢想象的一步……

    洛萨一向直觉惊人。迦罗娜身为半兽人,她的感观也是相当敏锐的。他们俩几乎第一时间察觉到杜克的变化。

    原本在此之前,队伍当中已经蔓延开一种悲壮的气氛,大家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可随着杜克灵魂波动的变化,大伙蓦然发现,自己身边多了好多好多的‘同伴’。

    过千个身型滑稽的鱼人,它们手持极为原始的武器,向着对面的兽人发出叽里呱啦的怒吼。

    两百多只身高超过两米的巨大豺狼人。

    近百只娜迦,当中还有一个雌性娜迦祭司。

    “这是……”突然被这么大一群怪物簇拥在中间,洛萨的精兵们都傻眼了。

    “我们的援军啊!”杜克朗声笑道。

    “噢噢噢——”

    “哈哈哈!”

    “马库斯阁下万岁!”

    “胜利!胜利——”

    士气蓦然高涨起来。

    洛萨却一面诧异,随即露出淡淡的忧伤,他凑近杜克,小声问道:“你付出了灵魂作为代价?”

    “节操什么的,丢了再捡回来就好。”原本,杜克想这么说的,话到嘴边却变味了:“大家都做好为人类牺牲的准备,就我一个安心躲在安全的保护圈当中,合适?”

    “你……”

    凝望着对面的兽人,杜克的视线似乎超出了这个奇异的象棋空间,超越了卡拉赞,也超越了整个世界:“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因为灵魂丧失而陷入疯狂,请你亲手毁灭我吧。”

    不知为什么,杜克的笑容看起来那么风轻云淡,却又那么的重若山岳。洛萨忽然发现自己哽咽了,他一手拍到杜克的肩膀上。

    “好!假如真有那么一天,我会亲自动手的。但我有幸回到暴风城,我会用我的余生为你雕塑一个全国人民都能看到的巨大塑像在国王谷。”

    这是一个男子汉的承诺,这是一个英雄的承诺。

    杜克蓦然发现,自己已经完全获得了这位史诗级英雄安度因*洛萨的认可。

    脸上泛起一阵清淡的笑容,杜克转头:“我们先收拾了这些家伙再说。”

    双方的战力对比,因为杜克的灵魂充值发生了变化。杜克以5%的节操作为代价,换取到战力的提升,从最开始的压倒性不利,变成了双方战力比45比55。

    而且这只是单纯的数字上的提升。

    杜克不能指望这些被他击杀的家伙能有多出色的表现。

    豺狼人霍格和它的小弟,加上灰鳞娜迦祭司和一批雄性娜迦,还有一千多不靠谱的鱼人,这样的海陆组合极为不靠谱。

    不光是杜克看到了,洛萨也看到了。

    “杜克,这些家伙受你控制么?”

    “嗯。我打算让鱼人先从右边上,然后豺狼人左边再上。”

    洛萨是知兵之人,他马上领悟到杜克的打算了——左右牵扯,然后中路突破,给对方致命一击。

    “好主意。”

    “对,这个该死的死亡游戏,是以对方大将的死亡作为结束的。”

    黑白相间的地砖上,鱼人们迈着它们看似可笑的步子,在娜迦们的鞭笞下发起冲锋了。

    整个战场都是鱼人叽里呱啦,连它们自己都未必明白是什么意义的叫喊。它们黑压压地一片,如同巨浪般席卷向兽人。表面上看它们大有一口气淹没兽人军阵的气势。

    不过,也就看起来而已。

    站在最前面的兽人组成了一堵绿色的墙壁。

    冲在最前面的鱼人向兽人军阵递出了它们粗糙的长矛,如果没有意外,将会在三秒后刺到当前那位兽人的胸膛里。

    很遗憾,世上最不缺乏的就是意外,它们撞上了一堵用重型武器组成的死亡之墙——它们就像是真的撞上一面无形的墙一样。当头劈来的巨锤或者巨斧,轻易将它们简陋的武器连同它们那可笑的鱼型脑袋一同砸成了渣渣。

    这种可怕的毁灭性力量,让整个鱼人部队的冲击力为之一滞。前面看到这一幕的鱼人企图后退,后面不明原因的鱼人继续往前冲,挤压着同伴的空间。

    “哈哈哈!杂碎鱼人!死吧死吧——”狂暴的大酋长禁卫们张开着带含血丝、满口獠牙的大嘴巴,一边发出震天的咆哮,一边砍瓜切菜地进击着。

    往往每一记挥砍都能将复数的鱼人砸成肉酱,或者劈成几块。鱼人很显然被对方超乎想象的狂野攻势给打懵了,混乱在迅速蔓延,数百鱼人在战场中心撞成一团,一时之间竟乱成一锅粥。

    如果后面不是传来娜迦的喝骂,说不定鱼人已经就此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