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六二章 羞与为伍
    “我?我随时都可以!”

    练习室的中央,魏周流的眼神,更显兴奋:“你这么狂,我能将你打败,一定会很有趣。”

    “是吗?那就从现在开始,周围诸位可为见证!”

    张信依旧以冷漠不屑的目光,睨视着对面:“听说降神法需要时间准备,本座可以先给你三息!一”

    魏周流闻言一愣神,随后就又笑了起来,“你这人可真有意思,性格比我还狂妄的,这世间可不多。”

    他也不客气,套着钢铁手套的双拳蓦然交击。随后一股异常宏大的气势,瞬时弥漫全场。同时一个伟岸无比的虚影,开始显化在魏周流的身后。后者的双眼,亦渐渐浮起了几分血色,冷漠异常。

    “你运气不好!今日降临此间的,乃是战灵华言!”

    轰!

    随着一声爆响,一尊巨大的钢铁傀儡,忽然拔地而起。而魏周流的周身,则爆出了一团浩瀚的电流,那头赤红的长发亦在此刻倒竖而起。

    远处的芮晨与茅刚二人闻言,则不禁面色大变。

    低级灵师以降神术招请的灵魄,视资质的不同,实力也差异极大,不过绝大多数都是神师层级。是神师死后,遗留的残魄魂灵。

    可除此之外,偶尔也有一些被称为战灵的强大存在,会被他们感召。

    而所谓的战灵,基本都是由圣灵化成。

    需知圣灵死后,并非是一定化为群山,只有寿终正寝之人,才有能力聚土成山。

    可天穹大陆还有不少强横存在,是战死于杀伐战场中,又或者死于各种样的意外。

    他们灵无居所,与那些神师之灵一样,徘徊于天地,可以影响一片天地虚空,也可被通晓降神术之人感召。

    而所谓的战灵华言,正是四万余年前,战死于附近的一位华言上师,精通金雷二系灵术,且是当时少有的天域圣灵之一,战境高深。尤其是雷斗术,传说可一拳轰跨一座巨山!

    哪怕这魏周流,今日只得这位圣灵千分之一的力量,估计张信也是凶多吉少。

    众人色变之时,张信却毫不在意,唇角依旧冷挑着,淡淡道出了个‘二’字。

    就在他身前,那尊钢铁力士,也同样爆发出赤烈狂雷,朝着张信猛轰而下!

    可直到那拳势,轰至到张信身前,这位才不紧不慢的再次发声:“三!”

    下一须臾,张信的周身,忽然发出了‘咔嚓擦’的响声。一层银白色的甲胄,在须臾间覆盖了张信全身。

    而后他微一抬手,正好迎住了那钢铁傀儡的巨拳。罡风激荡,使二十丈外观战的众人都衣袂飘舞,再当那拳掌交击,立时又是‘轰’的一声震响。一波几乎实质化的冲击波,向周围猛然荡漾开来,使那些低级灵师都面色大变,急忙施法抵御。

    可出乎众人意料的是,眼前并未出现张信被那铁拳轰飞的结局。那个银白色的身影,依旧立在原地,不曾动弹分毫,倒是那尊看起来霸道狂猛的钢铁巨人,被他轻描淡写般抬起的手,阻在前方一丈处,不能前进分毫。

    “这是?”

    “这是何灵术?庚甲术么?”

    “绝不可能!简直荒诞”

    “这个家伙,难道是妖魔之身?普通的灵修,会有这样的力量?”

    “那尊钢铁力士,绝对是三十级以上,至少是十六万石的力量吧?”

    议论纷起之际,张信的手蓦然再一握,顿时又是一阵咔嚓擦的响声,那钢铁力士的铁拳,顿时内陷。被张信的手,紧紧的扣入进去。

    而此时那魏周流,则如一道电光也似,出现在他的身侧不远。不但精神亢奋,语气也狂热到无以复加:“厉害,你真的厉害!狂刀张信果然很强!可只是如此”

    轰!

    又是一声巨大震响,使得这四十丈方圆的练习室内,充满刺耳的颤鸣之声。

    可此间的诸人,都已顾不得自己快被震破的耳膜,都是震惊失神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幕。

    就在方才,张信蓦然将那尊钢铁力士强行抓起挥动,猛然砸在了魏周流的身上!将这位斗灵圣胎,硬生生轰飞,整个人都撞入到了远处的墙壁,不但在墙上砸出了一个浅浅的坑洞,也令整艘舰船,都为之轻颤了颤。

    而此时张信,则冷酷如恶魔的笑着:“可看来你还不够强!不能让本座稍解无敌寂寞之苦”

    魏周流感觉浑身都快散架,脸色苍白,似神经质般的抬起了头:“不可能,这绝不可能!你的动作,你的眼,怎么可能追得上我的雷走,这可是圣灵”

    蓦然一咬银牙,魏周流将口中的血液都全数咽下,他感觉自身状况已不佳,却依旧顽强的奋起全力,整个人再次化为电光,从那铁壁之上飞离,在空中闪逝出一个奇异的弧形。

    可下一须臾,当张信将那三丈高的钢铁巨人,似如兵器般的挥动,这练习室内,又是‘轰’的一声巨震,同时鲜血横飞!

    魏周流再次被砸入到了墙壁内,整个人已是鲜血淋漓,一些伤处已可见骨。

    “追不上?那是你的错觉,本座可不觉得你召唤的战灵有多强”

    张信依旧一手持着那钢铁巨人,身影悬浮于空:“少年!是什么让你觉得自己有资本,敢向狂刀挑衅?”

    魏周流想要说话,可一张口,就是大团的鲜血溢出。他眼神满含不甘,依旧战意澎拜,强撑着身躯,再次溢散雷电,不但从墙上脱离,更在半空中带出道道残影。

    可那钢铁巨人,却已先他一步,横扫至他的必经之途。几十万石的巨力,狂猛无俦!

    随着铁墙上,第三声爆响,魏周流只觉浑身骨骼,都在寸寸碎裂!五脏六腑,也都已被震到一塌糊涂。

    “住手!”

    蓦然一声爆吼响起,一个紫色的身影,突兀的闪身到了二人之间。

    “此战胜负已定,可就此了结。”

    “我也没打算再继续,茅师叔你来的太晚,刚才我稍稍再用点力,他就死了!”

    张信将手中已扭曲到不成模样的钢铁力士随手甩开,随后又神色默然的,将自身的装甲解除。

    “还以为能让我惊喜一二的,结果真是失望。所谓的四天骄六圣胎,都是这么弱的?将我张信之名与这些人并列,那可真是耻辱。”

    魏周流的脸,已如死人一般的苍白,眼神懵懂,完全无法答话。

    而此时张信,目光也转为怜悯:“你如觉不服气,还可来寻我。”

    道完这句,张信就已大袖一甩,扬长而去,就这么大喇喇的走出了修行室。

    留下了后面满屋的灵修,都是一阵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