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六一章 斗灵圣胎
    仅仅不到半刻时间,碎星号就已腾空而起。

    而张信则在司空皓几人的陪同下,巡视着这艘舰船内的各种设施。

    船上除了四百居室之外,居然还有炼器室,炼丹室等等设施,不过这自然是没法独占的,没可能像自己的灵居那样私密。

    此外还有中枢室,制符室,仓储室,以及疗伤室等等。用于演练灵术的练习间也有四间,都较为宽敞。

    “这里是望台!战事一起,就是都统大人指挥战事之所。”

    当张信到来的时候,就发现谢灵儿她们,也正在望台的一面窗户旁,放目远眺着外面的情景。

    三女的脸上,则都含有震撼之色。即便是墨婷,也不曾例外。

    再往那窗外看去,只见有数百艘竹叶形的铁甲战船,正航行在这片青山绿水之间,气势磅礴恢弘。

    不过张信,却已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壮阔之景。十余年前,日月玄宗与北神宗大战,动用的灵修,多达四十余万。

    而那时除了门人弟子之外,还有诸多附庸。各类战舰的总数,则达至七千之巨。

    相较而言,今日这四万灵师出征,只能算是小场面。

    而随后他的目光,就偏向旁边几个被困锁在舰船两旁的人影。都是一身白袍,被各种样的锁链,钉入到了身躯内。他们的眉心间,亦有着奴字印记。

    其中一人,目光恰好移望过来,那如死水般的眼眸与张信对望片刻,就又匆忙避开。

    张信却觉心痛如绞,面上微现青意。

    “这些人,又是什么身份?”

    “他们,当然是灵奴。”

    芮晨随口解释着:“都是昔日上官玄昊的从属部下,广林山战后,这些人未能自证清白,都被开革出门,并且贬斥为奴。必须为我玄宗做五十年苦役,才能洗清罪孽,重得自由。”

    “上官玄昊?”

    张信死死咬着下唇,随后一声轻哼,转头就走。

    芮晨只道这位,是看不得与上官玄昊有关之人,不禁‘嘿’的一声轻笑:“看来我们这位摘星使,果是与那上官玄昊,有深仇大恨。”

    “广林山七十万人,却只活下了三十余位,哪一个不是恨不得生食上官玄昊之肉?他有此心,也是正常。”

    茅刚微一摇头,继续迈步前行:“跟上吧,还有三座阵盘要看呢!”

    那三间放置大衍摘星阵阵盘的‘观星室’,都在这艘战舰的最顶层。

    张信首先看的,就是位于船头的那座。他甫一入内,就知这里的防护,还在外面的船体之上。此外还有四位神师值班于附近,就近看守,且禁法密布,可以保证这里水泼不入。

    “中间的阵盘,由两位圣灵坐镇。前面与后面的两座,则由我与茅刚,各率十二位神师负责看护。”

    芮晨笑着道:“不过在接近黑杀谷的时候,这三座阵盘,就需用掉一座。所以在开战之后,我与茅刚,其实还是蛮轻松的。”

    说到此处,芮晨又大手一挥,以灵能引动了此间的一个禁法:“此处还有机关,可以将这座大衍摘星阵退出到舰体之外,这就可形成一个简易的观星台,方便你使用此阵。”

    就在他说话之时,张信的上方与身下,都传出了咔嚓嚓的声响。

    张信只见那头顶处的天穹正在打开,如莲华般的往外绽放,然后身下的地面,也在不断的上升,直到凸出至舰体之外。

    “安全也不成问题。”

    茅刚指了指旁边的那些‘莲叶’:“这是一座独立的十五级两仪天罗阵,且摘星使你施术时,也会有我们三人及至少一位圣灵上师为你护法。”

    张信心想就是这个,才让人不太放心。司空皓都出问题了。谁知其余二人,还有那位圣灵上师,会否心存歹意。

    芮晨则哂笑道:“其实真正要防的,还是自己人。真要被别人杀到面前,那估计你我都已无能为力。”

    张信闻言不置可否,四处看了一眼之后,就领着一众部属与司空皓等人,继续往位于中部的阵盘行去。

    可张信却在此时,忽的心生波澜。

    他略一蹙眉,往前方望去,只见这条廊道的尽头,正有一位青年,正用野兽般的目光,注目着自己。

    还未等张信反应过来,青年就已开始自报身份:“在下魏周流!乃神相峰弟子,道种排位七百九十二。听闻你张信从无十合之敌,自言寂寞,特来寻你一战!”

    “放肆!”

    司空皓首先出声呵斥,脸色铁青。他没想到在这艘船上,还会出这种事情。

    “大战在即,你魏周流怎还有心思与人私斗?宗主有令,黑杀谷征战期间,我玄宗所有人等,都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借口向摘星使衅战!”

    而旁边芮晨,则小声为张信介绍着:“此人乃是门中六圣胎之一,号为斗灵圣胎,乃是现任第四天柱,高元德座下亲传弟子”

    然而司空皓与芮晨语音未落,就听张信大笑着道:“好!”

    诸人都神色错愕的看着张信,随后就见后者,也以火焰般的目光,回视那魏周流。

    “我说可以!本狂刀,正愁无有对手,寂寞烦闷,希望你这斗灵圣胎,能够让我稍解无敌之苦!”

    魏周流吃了一惊,似是震惊于张信的狂妄,可随即就又兴奋起来:“那么现在就开始?旁边还有一间练习室空着,正可一战!”

    张信则唇角微挑:“正有此意!”

    司空皓却依旧眉头紧皱,想说这不合规矩,也有违宗主谕令。可他才再次张唇,就见张信右手紧按长刀,冷冷笑着:“护星使不用阻拦了,这可不是衅战,而是切磋!本座邀请这位斗灵圣胎,切磋技艺!”

    ※※※※

    碎星号在战舰中虽是个头极大,可对灵师而言却又极小。

    仅仅不到三个呼吸的时间,正在紧锣密鼓筹划着攻山事宜的宗法相,就已知魏周流向张信挑战之事。

    “这岂非胡闹?”

    宗法相的眸子里,眼蕴怒火:“本座事前就已三令五申,摘星使的安全,是今次战事的重中之重!又有宗主谕令。这个魏周流,他是不知道,还是将本宗法纪视如无物?”

    他说话之时,目光紧盯着高元德。

    高元德则是苦笑:“我这徒儿的性情,师兄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就是个一根筋的战斗狂人。稍微强一点的同龄人,哪个他没挑战过?遇到张信这个自言手下从无十合之敌的狂刀,那就更没可能错过。要说周流不将你与宗门法纪放在眼中倒还不至于,可这家伙,只怕是宁愿接受重惩,也想要与张信战上一场。”

    听到此处,宗法相的目光略略缓和,却依旧饱含不善:“你是他师尊,就不知劝诫。”

    “我可管不住他,这个师尊,也是有名无实。”

    高元德一叹:“其实以我之见,倒是想请宗师兄坐观,让他趁了心愿。这对他们两人,其实都是一件好事。两个家伙,性情都是一般的狂傲,目中无人。他们交手,无论谁赢谁输,都有好处。”

    “这不合规矩!”

    宗法相的眼神,却反而更显冷冽:

    “自然是不合规矩的,所以事后,魏周流仍需重惩,已示效尤!”

    高元德面色一肃:“且到这个地步,张信既然说出是切磋了,师兄你也阻拦不了吧?既然没法阻止,那就不妨享受。我其实是蛮期待,他们二人这一战的结果。魏周流是如今四骄六圣中,战力最出色的一个,而张信与王恨那一战,也是取巧而胜,未尽全力。”

    说到此处,高元德语声一顿,笑意盈盈的与宗法相对视:“不如就先看看,惩戒的话,等事后不迟。此时有你我等人看着,能出什么事情?”

    ※※※※

    四十丈宽长的练习室内,魏周流与张信,隔着五丈之地对峙。而此时四壁,已经有许多人闻讯赶至,准备观摩。

    “开始之前,你给我听清楚了,我魏周流被别人称为斗灵圣胎,可是因我的灵斗术,同辈无敌。”

    魏周流说话时,浑身上下,灵光氤氲。

    “可你如以为,魏某的根本之法,乃是灵系,那就大错特错!我魏某的灵斗术之所以强,实因降神之术。请天地神灵附身,壮我血肉灵魄。”

    “降神?”

    张信微哂,眼神轻蔑:“对本座而言,有何区别?只问你一句,可不可以开始了?”

    而此时芮晨,则是抽了抽唇角:“看来两边都是信心十足啊,说话一个比一个嚣张。”

    “如此看来,张信在你我面前,其实还算收敛。”

    茅刚的神色,也是略显无奈:“芮师弟你猜这两人,会是谁胜谁负?”

    “张信他这么狂,应该能赢吧?就不知会是多少个回合,那魏周流的实力,可也很不弱,一旦请到高品神灵,说不定还有一场苦战。”

    芮晨摇着头:“其实我是蛮希望魏周流嬴的,不能让这家伙,太小瞧了我玄宗的群山英豪。”

    旁边的司空皓,则是默默无语,也不知是否错觉。他感觉此时的张信,就好似憋着一团火焰,急待宣泄之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