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六零章 战舰碎星
    “有结果了。”

    就在叶若汇报之后不久,林厉海也来到了张信的面前:“明法会查到司空皓最近百年内,有四位女子与他关系亲近。其中二人,是他的师妹,一人是他的红颜知己,不过这三位都安然无恙。只有最后一位,是同母异父的妹妹,名叫陶曼雪。大约十二年前,与他一并参与了与北神宗的大战,司空皓侥幸逃回,陶曼雪却就此陨落。不过是尸骨未见,未有音讯。”

    林厉海说完,又好奇的询问:“你查这些做什么?”

    张信却未回答,只呢喃着道:“还蛮快的,仅仅几天而已。看来这明法会的实力,还真不错,可以与他们合作看看。过些日子,你可把源域引荐给我。”

    林厉海却是满脸的不信,料定张信查这些事情,不可能只是为试探明法会的能力。

    不过张信不说,他也无可奈何。

    此时他们几人,正在飞向日月山南麓聚仙坪的途中,不同于之前几日,张信一直都由雷照照顾。这次却是由林厉海,携带张信飞行。

    可除此之外,还有一头体重达二百石的小魔犀。后面的司空皓使了一件树叶状的法器,令小吞天踏足其上,居然也能御空而行,随着他们飘舞沉浮。

    聚仙坪转眼即至,当他们到来的时候,可见此处数千亩的平地之上,停有近百艘的飞船。

    且都是清一色的战舰!不同于平常的飞船,有五六层高,这些舰船只有两层,却都有极其厚重坚固的金属外壳。而且在那些舰壳上,还有着各种繁复而精密的符文。

    这些战舰的一部分,已经满载着日月玄宗的灵师起飞,还有一些,则在等待空位下降停靠。

    由护星使司空皓引领,张信等人的遁光,最后降落在一座尺寸远超其他战舰的巨船之前。

    同样是钢铁外壳,样式也是差相仿佛,可这船的长宽高却都超出周围战舰三倍以上,且是独一无二的七层结构。张信只以目测,就知这船可以载人六百以上。且那装甲,也是异常的厚实,浑身上下,更散发着淡淡的紫色灵光。那是高阶法阵的特征且是至少十五级的法阵!

    “这艘船,名为碎星!原本是打算作为主力攻山舰的,可这些天又专为你这个摘星使,特意改造过。内有房舍四百,最高可以搭乘六百五十位灵师。船上除了一套十五级的都天庚元阵外,还有八面阳炎神镜,都可以打出六十级的三昧离火神光。内中则由一块足有三丈方圆的十五级神脉石,作为这艘船的灵源,这也是近年我们日月玄宗,出产的最大一块!预计以这艘船的能力,只需有任意一位八级战境的神师坐镇主持,就能抗击天域圣灵”

    芮晨有些得意的,为张信介绍着:“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祖师遗下的‘大衍摘星阵’,这次总共携带了三具,分别布置在船的前中后位置。且同样由那块神脉石,提供灵源。这样一来,张信你施展摘星术的时候,就无需固定方位了。本身在高空,也没必要修建观星台。”

    张信也诧异的,上下打量了这艘‘碎星号’一眼。随后他就又将目光,转向了这船下等候的诸多灵师。

    将近六百人,共分为两个方阵,分列于过道两旁。一边是四百人左右,无不气宇轩昂,英姿焕发;另一队则是一百四十多位,气势则显肃杀森冷。

    前者多半是宗法相等人的部属,张信听说这位第一天柱,也同样将乘坐‘碎星号’,与他同行。

    这位天柱,正是准备将这艘船作为自己的座舰,指挥战事,也可顺便照拂他。

    至于另一侧的百四十余人,张信也认得,正是近日调拨到他麾下,原属斗部轩辕殿第七镇的灵师。

    日月玄宗的一镇编制,大约是百人左右,可第七镇的灵师特别强大。共有神师境五位,九级灵师十七位,其余也大多在五级到七级左右。又因久经战事,这一百人,看来比宗法相的部属还要更精悍得多。

    张信之前就与他们见过一面,可惜交流不多。这些轩辕殿的精英,也都心高气傲,并无主动向他靠拢之意。

    之后剩下的四十余人,则是他在神海峰内招揽的部属。

    总计五位神师,七位九级灵师,之后还有五到七级灵师三十余位,基本都是由雷照推荐。

    张信都一一看过这些人的资料,基本都是神海峰各个猎团的精英骨干,身份清白,且风评良好。

    最后还有他的‘狂猎天团’,墨婷与小雪她们都藏在最后,只有谢灵儿俏皮的探出头,朝他吐了吐舌头。

    这是张信的提议,让三人跟随自己。他才不会以为,自己不与这三个女孩接触,就不会给他们带来麻烦了。自己的弱点,当然是放在自己身边最安全。

    而此时张信,却眼神怪异的,向司空皓扫望过去。

    这位埋在小吞天体内的东西,他已经察觉到了。就不知那位神秘人,委托这位安排的神师,到底是谁。

    按说为张信招揽人手之事,由雷照一手操办。这位应是没有机会的。可此人有着月灵上师的人脉,未必就不能办到。

    而就在张信若有所思之时,上空忽有几道遁光凌至。他遥目远望,只见当先那人正是宗法相,不过在其之后,紧紧跟随着的另一人,却反是第一时间,吸引住了他的注意力,那赫然是一位面如冠玉,风姿倜傥的青年,眉心间镶嵌着一枚宝石,尤其惹人注目。

    见得此人,张信的瞳孔立时收缩,久久之后才恢复如常。

    “这两位天柱,还真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整天粘在一起。”

    芮晨不禁笑着调侃,而仅仅片刻,宗法相首先飞落下来。

    “你们诸人都已见过,无需本座介绍。就只有张信,这是我教两位圣灵上师,天见上师与九观上师,你可见礼。”

    宗法相看着张信行了一礼,就又指了指身后:“这是现任第四天柱高元德,是吾之挚友,也是此战的副都统。”

    张信对两位圣灵,还算恭敬,可面对高元德,却是用着近乎打量的视线。

    而高元德见状,则是毫不介意,只是失笑:“之前其实就见过了,那日师侄施展的风雷二术,都让我想起了那位曾经的第四天柱,让人印象深刻。”

    张信还没想好怎么答话,宗法相就已再次出言,将他的雷厉风行,展露无遗:“上船吧!今日本座事务繁多。张信你也可去熟悉此舰,还有那三座大衍摘星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