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43 沉默的喧嚣
    子弹的轨迹在视网膜屏幕中就如同无数放射状的光线,我就在这些光线的间隙中奔驰。素体生命很快就意识到单纯的射击无法阻止我,灰色漩涡在它身后缓缓浮现,此时我已经挥动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砍在球状防护罩上。防护罩没有被切开,而是彻底崩碎,化作无数的晶状碎片散落下来,这些碎片看似固体物质,但在脑硬体给出的数据中,它们甚至连能量都称不上,只是一种视觉现象而已。正因为如此,这些碎片才没有在振荡中继续粉碎。现在,我和它都承受相同的振荡了。

    尚未完全成形的传送门失去防护罩的保护之后,迅速在振荡中崩溃。

    尽管我和这个素体生命的距离已经只剩下两米,但它仍旧没有后退,腕部的转轮机炮没有停止射击,但是这只手臂的拳头却握紧了向我捣来。它似乎想要依靠肉搏将我打退,但是我的速度更快,在它出拳的时候已经晃动到它的右肋处,继续冲向它身后时,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也从它的腰部划过。

    素体生命的拳头打出之后,沿着被切断的位置,在惯性的牵扯下,它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开始错位,在这半截身体最终掉落地面之前,我再一次于它的背后沿着头顶中线挥下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将它的身体剖成四瓣。

    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的优点在于不需要冷却,但是仅仅砍断素体生命的身体是无法杀死它们的。素体生命宁那持有转轮机炮的四分之一身体在跌落地面之后向后打转。我此时已经将距离拉开到十米外,进入狂暴的气流中,而就在这时,振荡已经削弱到无法阻止气流的涌入。蜂拥而入的气压让振荡消弥得更加迅速,那片空间中传来如同水库阀门开启时的轰鸣声,从转轮机炮中射出的子弹还没射出多远就偏离了它原本的路线,各自落入不同的方向。一个呼吸之后,被分为四块的素体生命身体被吹得四下滑动,在这些身体彻底被吹散之前,沿着无形通路,绕着素体生命周边疾驰的我再一次朝它们挥出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

    这一次。那种针对振荡冲击的防护罩没有出现,身处振荡空间中的四分五裂的素体生命犹如快要蒸发一般形体模糊。我没有等待最终结果,向着第二个素体生命冲去。

    第二个素体生命通过腿部的支架结构将自己固定在地面上,已经准备好了反击的准备。然而。在我抵达它身边之前,狂暴的气流突然发生了剧烈的变化。这种变化是如此快速,大量数据的变化让脑硬体计算出的通路失效后,新的通路无法在第一时间完成,只是眨眼间。我就毫无抵抗之力地被潮汐般的涌动气流掀起来,在这股巨大而混乱的力量下,我根本无法维持自己的平衡,直到两个呼吸后。砸在大厅的墙壁上,差一点就镶嵌了进去。

    墙壁也是由构造体制造的。身体损伤在这一瞬间增长了将近五个百分点,视网膜屏幕也因为这次冲击而产生了那么一会的花屏。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既感觉不到痛苦,也没有昏迷过去,尽管视网膜屏幕暂时停止运作,突发状况中心也已经不处于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中,但是肉眼视野却依旧存在。只是,因为大厅中的气流发生了某种变化,导致视野中的景象比之前更加模糊了。…,

    在我们的阵地中,有一个模糊的身影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从轮廓和气流的异变来判断,应该是席森神父。

    他佝偻着背脊,充满了一种虚弱去足以令人感到异常不安的感觉。异变的气流仍旧狂暴,却变得有条理起来,但这并没有让素体生命的处境得到改善。它们仍旧在这片气流的潮汐中自由动弹,尤其当佝偻着背脊,似乎连头也无力抬起的席森神父举起右手时,气流和气压的力量让素体生命也直不起腰来。

    席森神父高举的右手握紧拳头,整个大厅中的压力再一次膨胀,将我从墙壁上压下来,而那些素体生命也不好过,一个个单膝跪地,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再次站起来。狂暴的气流也在这时比之前更加有序了,当视网膜屏幕恢复运作的时候,一条清晰的速掠通路在视野中勾勒出来,在所有列出的数据中,唯一无法被视为助力的就是目前涵盖了整个大厅的自上而下的压力。这种无处不在的压力让我的伪速掠速度大大降低,但是,那些素体生命所面对的压力比我这儿更加沉重,当它们被压迫得只能跪在地上时,我仍旧可以匍匐在地上,手足并用,贴着地面如同蜘蛛一般朝阵地奔跑。

    大量的数据和现象都在证明,席森神父再一次征服了痛苦,这种程度的超能力量已经处于他可控制的范围了。我不清楚他此时是否清醒,但是,他对那些素体生命的攻击意识十分强烈,在这种情况下,他的攻击力量很可能会波及到我。

    只有回到阵地,才能避免可能到来的无差别打击。席森神父将要展现的力量有多强大?无法确定,但从当前的状况来推断,也许会达到对素体生命造成致命威胁程度,而并非骚扰或阻止它们。如果这股即将爆发的力量将可以杀死素体生命,那么,在无差别打击中,我也将要承受相近的伤害。就像锉刀之前说的那样,我宁愿和敌人战死,也不愿意在自己同伴的无意识攻击下身受重伤,而且,现在也值关键时刻,先不提接下来将要和艾鲁卡争夺人格保存装置,一旦席森神父爆发这股力量之后会否昏迷也仍旧是不可知的事情。

    如果席森神父再次昏迷,那么这个队伍中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可以战斗了。因为受到席森神父力量暴走的波及,除了我以外的其他人尽皆陷入昏迷状态,我无法确认走火他们何时可以醒来,就算他们醒来。凭他们的力量也无法参与和艾鲁卡的战斗。

    必须确保自己有一个相对完好的状态来迎接下一场战斗。那些素体生命已经不重要了,它们有百分之六十的可能性会被现在这个席森神父杀死,即便不死也会身受重伤,无法参与进一步的战斗。

    脑硬体估算,我和艾鲁卡一对一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八十。

    就在我冲回阵地的一刻,席森神父如同扛起巨大的负重般,终于将佝偻的身体扳直了,他张开两只手臂。高举头顶,发出如同风在溶洞中呼啸的咆哮声。一瞬间,重力似乎消失了,除了席森神父本人之外。五个完整的素体生命,在我的攻击中将近碎裂的素体生命,走火、荣格和锉刀的身体,以及收容近江的棺材通通悬浮起来。

    上升的气流变得肉眼可见,大厅仿佛充塞着一片向上逆流的瀑布。这种上升的力量甚至将地面回路中的红光也扯起来,化作丝丝的红线向大厅天顶涌去。在夹杂着无数红色丝线的逆流气体瀑布中,大厅簌簌颤抖,只有同时和天花板以及地面融为一体的纺垂体机器和艾鲁卡所化的血色球体不受到这股力量的干扰。很快。通过各种方式将自己固定在地面上的素体生命如同萝卜般从地面拔起来,又如同栽种般砸入天花板上。…,

    席森神父的力量终究没有彻底扩散到自己所在的阵地。我和其他昏迷者仅仅是漂浮在一人高的地方。但是,我很快就发现。在身后不远处的一处空间产生了龟裂般的异状。我再次嗅到了那种熟悉的不详气息,于是将注意力放在那片空间上。经由视网膜屏幕将景象拉近放大后,我这才发觉,那片空间上的裂痕实际上是一条条灰色的丝线。

    灰色的丝线构成的龟裂状网络正随着大厅的颤抖不断扩大。

    那只恶魔终于抵达了这片临时数据对冲空间。

    脑硬体枚举出它之所以能够侵入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原因,但是无论哪一种原因,都有着“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构造正变得脆弱”这一点。

    让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结构变得脆弱的原因既是出于恶魔毫无间歇的侵蚀,也是因为在这个空间中出现的力量已经逼近它所能承受的临界点——能导致空间振荡的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的全功率使用,以及席森神父的超能暴走都是罪魁祸首。

    现在,恶魔的侵蚀暂且缓慢,但随着战斗愈加激烈,这片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所承受的压力不断增加,它的侵蚀就会更加快速。

    席森神父如今展现的力量或许对它的侵蚀同样造成干扰,但是很显然,这种程度的力量并不能完全阻止它。这只恶魔的实力在此时的席森神父之上,我也无法确保自己能够在正面战斗中战胜它。如此一来,它将成为排除艾鲁卡这个拥有bug力量的存在后,这个大厅中最强大的存在。

    艾鲁卡很危险,恶魔也同样危险,无论是哪一个都拥有杀死这里所有人的力量。与之相比,如今连席森神父的力量也无法有效抵御的素体生命们,反而算不上什么了。

    当我将目光放回素体生命身上时,它们已经被高压气流的力量从天花板上拔出来,被双手高举,宛如呼唤神迹般的席森神父摆弄成受难者般的形状,困束在一个由缠绕着丝丝红光的可视气状十字架上。之前那个被我打碎的素体生命也通过气流挤压拼接起来,成为“受难者”的其中一员。

    席森神父的咆哮猛然停止,垂下头,如同哀悼般念叨着,在他垂头的一瞬间,视网膜屏幕截取到了他的眼神——一片茫然,瞳孔放大,虽然眼睛睁着,却让人感受不到视线,让人觉得他一直在昏迷着,只是做着梦游般的事情。

    我聆听着他的呢喃,但只听到了最后的结尾:

    “血肉如草木,荣耀如昙花,草会枯萎,花会凋零,然而死亡并非终结,一如真理永远长存。”

    声音落下。席森神父高抬的手臂也如同做出审判般,用力挥下。

    将素体生命束缚在半空的血色气态十字架延展出更多的宛如撩铐般的形态,将素体生命张开的双手,并拢垂下的双脚。以及身体和头部一一固定起来。在这个过程充满了一种铿锵的力量和节奏,让人不由得在脑海中配出相应的金属撞击声。

    哐,哐,哐——

    密集的气态撩铐将这些素体生命彻底包裹起来,形同一个个血色的木乃伊,或者说是——

    处刑工具“铁处女”。

    更多的血色气流凝聚起来,变成一枚枚长针悬浮在这些“木乃伊”身后,当数量增加到每个木乃伊对应着一百零八根长针后。这些长针陡然插入它们的身体中。素体生命的身体明明是如此坚固,然而,在这些长针面前就像是凝固的黄油一样松软,完全感觉不到任何阻碍。…,

    在长针插入之后。大厅中的声音迅速消失了,死寂在大厅中蔓延,在彻底安静下来的一刻,就像是连整个世界的时间都已经暂停。

    视网膜屏幕中的计时只过了一秒,但感觉上。这种时间暂停的感觉更长。

    沉闷的爆破声从其中一个素体生命处传来,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如同鞭炮一般。六个“木乃伊”被内部膨胀的力量摧毁,化作尘埃一般的碎屑四下喷溅。喷溅现象持续了足足十秒种。这才将整个人形结构彻底消弥。

    随后,以之前那六个素体生命所在处为中心的空间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冲击波。巨大的推力波及了大厅的每个角落。大厅剧烈摇晃,似乎随时会垮掉一般。若非我及时扯住容纳近江的棺材,又将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插在地上固定身体,就会像走火他们一样被吹飞到墙壁上。就连释放出这股力量的席森神父也没能幸免,砸在墙上后就彻底一动不动了。

    现场的惨烈让我不由得望向后方那处被恶魔侵蚀的空间,灰色丝线所占据的面积更大了,那种龟裂的形状让人觉得那个地方随时会开出一个巨大的洞来。

    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似乎快要撑不住了,但是除了那一处空间破损之外,大厅的整体结构并没有遭到太大的破坏。随着紊乱狂暴的气流在冲击过后逐渐平缓下来,在半空游荡的血色丝线一部分重新被地表回路吸收,另一部分则重新凝聚成雾状,但是血雾恶鬼没能形成,因为地表回路突然产生了巨大的吸力,将这些逐渐凝聚的血雾吸纳到回路之中。

    我追寻回路异变的源头,看到艾鲁卡所化成的血球正如心脏般膨胀收缩,每一次鼓动,都会如同风箱一般发出呼呼的声音,而回路也同时用巨大的力量吸允着空气中的血色,这股吸力只要站在地面上就能感受得到,就好像是连自己也要被强行解体为血水,被吸入其中。

    纺垂体机器下方的血球如同正在苏醒的心脏,每一次鼓动都比上一次鼓动更加强烈,十几个呼吸之后,整个大厅也开始呼应着振荡起来。每一次振荡都会让这片空间中的一切在视野中形成残影,如此强烈的变化让人不禁生出一种强烈的攻击情绪,想要破坏那颗心脏以阻止异变的完成。

    但是,这种情绪最终被脑硬体删除了。显然,在人格保存装置最终完成之前,艾鲁卡所主导的异变必须持续下去,因为,这或许是制造人格保存装置的重要步骤。我将容纳近江的棺材背在身上,仿佛拥有感知般,棺材伸出锁链将自己和我紧紧捆绑在一起。

    我不在理会躺在墙角下昏迷的其他人,一步步朝纺垂体机器走去。

    大量的血光通过回路输送到纺垂体机器上,纺垂体好似即将爆裂,从内部放射出强烈的光线。而恶魔对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侵蚀也更加强烈,入侵处的空间如有实质般,有一块块的碎片从上边剥落下来,每一次剥落,都让灰色丝线的蔓延更加猛烈。当我站在艾鲁卡血球跟前时,已经有十分之一的大厅面积被这些灰色丝线侵蚀了。

    血球的鼓动越来越强烈,纺垂体内射出的光芒也越来越多,不详的气味越来越浓重,我似乎听到了充满恶意的笑声,从冥冥的虚空中传来。在这一刻,大厅中一触即发和毁灭的味道从未有过的强烈。

    我已经停止思考,大口大口咀嚼着营养块,情绪不再产生,脑硬体完全接管义体的运作,所有能力全部开启,临界兵器蓄势待发。

    视网膜屏幕计时三十秒后,血球开始溶解,而在隐约呈现的人影完全暴露出来前,纺垂体机器陡然爆炸,光线从内而外剖开了坚硬的外壳,将整个大厅融化在一片刺眼的强光中,视网膜屏幕彻底失效,即便在连锁判定的视野中,强光也无法被完全穿透。

    隐约能够看到前方的上空,一枚指甲大小的芯片悬浮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