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五九章 布局伏子
    清晨时分,小苍山斗战司司主葛秋山准时从入定中苏醒。随后洗漱净身,整理了一番随身之物,就踏出了他的灵居。

    今日总山谕令已下,命他统领小苍山上院的斗战司及巡山司,杂役司,神符司等等,总计五千六百灵师,在十二日内前往天柱山,与第一天柱的大军汇合。

    此番征伐黑杀谷,日月玄宗总计动用斗部五殿,四大上院之力,总计约六万灵师出征。而小苍山,正是其中之一。

    而众所周知,宗法相平时为人,虽是仁厚大气,可在身临战事之时,行事风格却是不同一般的严格。之前就有人因怠慢其军令,被宗法相丢入火罗阎狱挖坑的例子。

    故而葛秋山,一点都不敢怠慢。他必须在四日之内,安排各大分院的灵师集结,并且整顿成军,然后再用八天的时间,抵达八千里外的天柱山。

    可这时间,也未免太紧了

    走出灵居之后,葛秋山一边抱怨着,一边往前方的演武台行进。

    可就在下一须臾,他却听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呼唤声。

    “上官玄昊!”

    葛秋山微一愣神,本能的回望身后,随后就见十丈之外,一位蓝发青年正在盯视着自己,而那双黑暗深邃的眼瞳之内,似有漩涡转动。

    这不但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也使他的心神,渐渐沉湎其间,双眼中逐渐失去焦距。

    而就在这刻,又有一人出现在他的身后,将一个奇怪的尖锐事物,钉在了他的脖颈处。

    这些动静,似如电光火石。只一刹那,葛秋山就已清醒,随后他发现自己,依旧飞行在前往演武台的道路上。周围则有数十道灵光来往,那都是居住于附近空岛的灵师,也皆因总山传达的开战谕令,而行色匆匆。

    葛秋山眼神疑惑,他感觉自己似恍惚了刹那,可这对灵师而言,却绝不应该。

    可当他感应周围,遥目四望,却察知不到任何异常。

    最后葛秋山还是摇了摇头,继续往远处飞行。

    而就在葛秋山离去之时,大约一百二十丈外,一位蓝发青年,正是冷声讥笑着:“他好歹也是三级神师了,居然连一点异常都察觉不到,这样的人物,也配担任斗战司主?”

    “不是他不配,而是你的天幻灵体,实在太强。有多少三级神师,能够防住你的神幻之瞳?且就他的统御能力而言,担任这斗战司主,还是很合适的。虽说此人实力,确实有些不够看。”

    另一答话之人,却是一位一头黑发,身着紫袍的青年。此时这位,正眼神疑惑的看着手中之物。

    “你说这东西,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那是材质为透明琉璃的管状事物,前方则是细小的银针,而里面储存的红色药剂,已经被推射到那葛秋山的体内。

    又因创口极小,以葛秋山的体质,在银针拔出的刹那,那针眼就已愈合。

    “我不知!是那人通知,让我从藏灵山附近某处取来。是什么作用,我怎知道?”

    说到此处,蓝发青年的目中,又闪动异色:“你说上官师兄,会否就藏身在藏灵山上院附近?”

    “无此可能,除非藏灵山那位月灵上师,也是他的同谋。不过我是真没想到,师兄他在门内,还有这么大的能耐。”

    蓝发青年闻言失笑:“不是有个玄昊党么?有人统计过,如今那些玄昊党人的实力,已可相当于两个峰系。他有这样的力量,有什么好奇怪的?”

    “如今的玄昊党,早非当初。”

    那黑发神师摇了摇头,神色淡然的将手中之物,再次收入到了袖内。

    “不管了,总之你我欠他的三次承诺,已偿还一次。接下来的事情,与你我无关。”

    可那蓝发青年,却不能就此放心,他继续眼神幽然的,望着远处空中的葛秋山:“我却担心,师兄他是真欲对这日月玄宗不利!你我今日之所为,也不知是对是错。”

    ※※※※

    几乎同一时刻,在天柱山南方的某处地底洞窟内。冰冷的石床之上,正有一满面黑疤的少女仰卧于此,似在昏睡状态,人事不省。

    而就在这石床周围百丈处,正有六十余头银蛇环绕。大的有三十丈长短,小的也长约十丈许。

    那些蛇头,也总是时不时的抬起,往那石床盯视过去,彼此间交替循环。

    可就在片刻之后,当所有的蛇头都闭目低伏的一刹那,那石床之下,忽然张开了一个‘血盆大口’,往上只一个咬合,就将那石床与少女,连同周围两丈之地,都全数吞入了进去。然后那柱形的外壳,又蓦然变化,显出了石台与疤面少女的影像。

    当附近一头银蛇抬头睁眼后,虽是眼现疑惑之色,可随后还是再次闭上了蛇目,头颅低伏,又一次陷入沉寂。

    而此时就在那奇怪的圆柱体内,一个小巧的轮式机械,无声无息的行驶到了那疤面少女的身边。同时这密闭的空间内,也响起了叶若那轻灵悦耳的语音。

    “又是这样,人体与妖魔血肉的结合么?”

    “唔~应该是用这种方法,治疗她的基因损伤。要不是与这种妖魔血肉结合,她估计早就死了。若儿得报告主人”

    “不过这女人的意志力,真的很惊人哦喵,居然能够以精神力干涉**基因,延缓浑身的异化。”

    正自言自语到此处,叶若又忽然惊醒,用那机械臂,拍了拍‘自己’的脑壳。

    “差点忘了,正事要紧,现在要以克隆假体为第一优先。不过好难办,要模拟这个女人的状况,不被那个人察觉,很麻烦的喵。克隆体的话,很快就会被那些古怪基因吞噬同化了喵!若儿可以想办法消减这些异化基因的活性,可灵能特征不一样怎么办”

    而就在叶若絮絮叨叨中,一刻时间迅速过去。那圆柱体已再次回归地下,而石床与‘少女’,则依然留在了原地。这附近周围,较之一刻之前也无任何的变化,就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之后仅仅须臾,此处就又有一位脸罩面具的男子现身。此人淡淡扫了此地一眼,先是看了看那石床上的少女,又扫望了一眼那些银蛇,随即又再次闪身离去。

    ※※※※

    当张信从入定苏醒的时候,就听叶若急不可耐的向他报功。

    “主人主人,若儿成功了喵,那个女人,已经被若儿救出来了。”

    随即就有一个影像,出现在了张信的眼前。那是一位躺在了水晶棺按若儿的说法是培养槽内的疤面少女。

    可当张信再仔细看,发现这女孩的脸上,其实并非伤疤,而是黑色的,正在蠕动着的血肉。

    这使张信,不禁挑眉:“妖魔化?”

    “跟那个白振侠的情况差不多,不过一个是自愿,一个是被动,融入的基因也不同。”

    叶若解释道:“白振侠融入的基因,偏向于战斗,本身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可这个女孩,那些基因的侵略性很强。这些融入的基因,虽可在一定程度上,稳定她的细胞核裂变。可也同样会在最后,让她变成一头没有理智的怪物哦喵。不过那个神秘人,应该是用了什么药物,延缓了她身体异化的过程。”

    张信却是仔细注目着这少女,良久之后,他的脸上终显出丝丝冷笑,

    “我知道她是谁了!”

    随后张信,就又望向叶若:“你可有办法帮帮她?”

    原本张信不抱希望,实在没希望,就只能去灵市内,兑换一些与阳心草类似之物。

    他估计这东西,正是阻止少女身躯魔化之物。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叶若却给出了让他惊喜的答案:“若儿检查过的,她现在的情况,其实还好。现在就施行手术的话,应该可以完全解除魔化的。”

    “解除魔化?”

    张信吃了一惊,凝神询问:“若儿你准备怎么做?”

    “脑移植与克隆结合!”

    叶若解释道:“因为她的抵抗很强力,那些变异细胞,并没能入侵她的脑部。所以若儿只需取她那些还未感染的细胞,再克隆一具身体,然后再把大脑移植过来就可以。不过她的肉身体质很强,强的变态!要完整克隆的话,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与矿物储备,这得主人批准才行。”

    “许可!”

    张信的目中,现出了几分笑意:“你要是真能解决她的魔化,那可真帮了我一次大忙。”

    “是吗?不过也还有后患耶,她的细胞核崩溃我暂时解决不了,只能帮她稳定下来,避免继续恶化。”

    叶若得张信的称赞期许,脸颊不禁有些发红,语声兴奋:“还有,要想让她得到更好的治疗,那么最好是将她移到主基地里面。里面有更好的医疗仪器,对她进行检测,设计治疗反感。不过这可能有些冒险”

    张信眼神微凝,随后就舒展开来:“搬过去吧!可最好是让她全程处于昏睡状态,并且准备好内外的应急预案。”

    原本以他的谨慎性情,是绝没可能让人有进入基地的可能。可此时他,却也做不到见死不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