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五七章 轮转与震
    神海峰顶,崖壁之旁,张信肃穆端坐。离恨天则立于其前,身后一口奇异的长刀悬浮。

    “御刀之法与御剑之法不同,也与武修之刀迥异,你可知是差异在何处?”

    “御刀与御剑的差异在于平衡。”

    张信不假思索:“而武修之刀与御刀之法,前者是有人掌控,有力可凭;后者则无依无籍,灵能难以依托。”

    这其实是老生常谈了,御刀术的缺点,绝大多数灵师都心中有数,

    刀的造型,天生难以达成‘平衡’。而平衡二字,不但可使灵修更好的发力与收力,也能以更小的气力去御使灵兵。

    “大致如此!”

    离恨天的语声淡淡:“人都说灵刀一类,虽是奇门灵兵,难以驾驭,可却威力奇大,诡异霸道。可其实都是误解。试问如连平衡都做不到,又岂能完美的发力?即便打出极大的力量,也往往是能发不能收。这在斗战之时,无疑是极大破绽。所有御刀最重要的一点,就在于一个‘旋’字诀,徒儿你当知因由?”

    张信有些无奈,这也是御刀术的常识了:“是为平衡!也较易掌控。”

    “不错,就是为平衡!刀旋转之时,是最易保持平衡的状态,也最易掌控,比之剑器更具优势。所以这‘旋’字诀,不但是你那风雷四斩的核心,也是天下所有御刀术的基础。可我见你对‘旋’字诀的重视,还远远不够,御刀之时劈刺多过于旋斩。如非是你战境超人一筹,早就尸骨寒透。”

    说话之时,离恨天身后的那口长刀,也开始高速旋转:“而旋字诀的要点,就在于速度,旋转的速度越快,则威力越大,切割力越强。”

    下一须臾,离恨天的袖中蓦然抛出一片紫青石块,任由那刀锋旋斩切割,顿使无数碎石纷纷激射。

    张信只看了一眼,就神色凝然。那可是十六级的神石‘紫玉青’!只这么一块,就可抵得他一年的薪俸,送给自己该有多好?

    不过张信随后,还是开始关注离恨天的刀法。后者御使的刀器,并非是其本命灵兵,只是一口普通的灵兵。他这位师尊,也明显未尽全力。张信可以确定,这位估计连百分之一的气力都没用到。

    可这位以刀剖石,却如斩朽木,毫无阻滞。且那些碎片的切口,也莫不平滑已极。

    “有人说以旋字诀与人斗剑,即便占据胜势,也往往只能浅尝辄止,仿如小刀割肉,难以一击定鼎。可这也是谬论。恰恰相反的是,以旋字诀蓄力,其实是最佳的法门。我神海峰有一密诀,名为‘轮转’。使刀身轮回,仿太极之形,借力蓄力,可以无穷无尽!”

    道出这句时,离恨天蓦然遥空一指,那口灵刀瞬时化为电芒,旋斩着直往日月峰方向斩去。

    张信遥目远望,直接那刀只须臾间,就已斩至那篆星楼附近,在距离三百处的方向,触发了篆星楼的禁制。可那刀势,依旧所向无匹,直至斩在距离篆星楼三丈之处,被一股无形的阻力拦住。然后刀身爆碎,发出轰然炸响。无数的金铁碎片继续向前,钉在了篆星楼的墙面上。引得那楼内的诸多神师,纷纷从楼内飞出。

    张信不禁哑然,一是惊异于此刀之威,二是离恨天的疯狂行为。

    “这是等级三十的御刀术,以第六战境打出。你如将‘轮转’之诀,学到登峰造极,也能勉强办到。”

    离恨天从容自若的解释:“篆星楼那边已重新布阵,宗主邀我等测试,可看来此阵抗击外力之能,还不够看。”

    张信这才放下了心,长吐了一口浊气,刚才可把他吓坏了。他可不想自己新拜的师尊,转天就因违背门规,被关入刑法堂。

    接着是暗暗心惊,这只是三十级的御刀术,可如离恨天全力而为,又当如何?

    他这师尊的御刀术等级,只怕已到七十以上了吧?

    思及至此,张信又忽生明悟,心生感激。心想这位师尊,只怕亦有示威之意,借今日这一刀,警告玄宗内那些对他心存叵测之辈。

    “除了这轮转诀之外,今日为师还另有一御刀秘诀传你,是为‘震’字诀。此诀由为师自创,源自于我宗的天御震剑,融于你的风雷四斩,威力也必不俗。不过此诀的前提,却需一口好刀!”

    说到此处,离恨天眼神异样的看了眼张信的独霸刀,满含着嫌弃。

    张信也是炯然,他现在的这口独霸刀,只有四级,却只是为掩饰里面的那口‘月沉刀’。

    他将月沉星殇这二口灵兵,作为自己的本命灵兵,如今已初见成效,所有的祭炼步骤,只需再有一个多月就能完成。

    又因此二器,他这些日子都随身携带,且日日以元神洗练,在接近于人器一体的状态下,陪伴他一同度过两次灵能进阶时的元神异变。

    故而只需这二器,真正成为他的本命灵兵,就可立时拥有一层的魂炼等级。

    “尽快换一口吧,如是手头吃紧,可去向你雷师叔借贷。”

    离恨天正说到此处,却忽然眼神微动,看向了一旁。那边正有一口符剑,遥空飞来。

    可随着离恨天的注目,这张符还未靠近,就已化火燃烧。

    张信心中微动:“可是与黑杀谷开战之议,已经有了结果?”

    他知今日,日月玄宗几乎所有的天柱,都已从外赶回。

    “九人诀议,七票赞成。宗法相以领受总帅之职,以斗部五堂,连同藏灵山,小苍山,飞岩山,魄流山四大上院之力,攻伐黑杀谷。”

    离恨天对此似浑不在意,眼神平静无波:“继续吧,为师这一震字,威能可大可小。小则削铁如泥,大则震天裂地”

    张信则目光定定看着离恨天的身后,另一把正在震颤中的长刀。心想这一‘震’字,与叶若的高周波刀,倒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

    这天离恨天的授课,一直拖延到了接近次日辰时才结束。整整十一个时辰,这位神海峰主将轮转诀与震字诀,都毫无保留,巨细无遗的传授。

    张信毫无怨言,感觉这一日内的收获,比之自己在千页峡内那几个月的钻研,还要多几倍!

    感觉自己,只需能将离恨天传授的用刀要诀真正掌握了,能够把轮转诀与震字诀成功运用到自己的风雷四斩,糅合一体,自己的刀术必可直窥堂奥,威力大增!

    不过在离开之前,离恨天却又别有意味的说着:“张信你可知,即便是如今,为师也仍怀疑你的身份,甚至疑你与上官玄昊有涉。”

    张信闻言一阵愣神,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可其实这都无所谓,无论你是何来历,为师都不甚介意。如今这门内,有人故作坦荡,私底下却心怀叵测,有人举止诡异,却心怀玄宗,为之呕心沥血。又如何能以这出身,来判别你之为人?可张信你也勿以为为师可欺,今日之后,为师会对你时时关注,听你之言,观你之行。”

    此时离恨天的语声,饱含杀意:“相信他日,自有明见你肺腑之时,如你能清清白白,为师会觉荣幸。可如确证了你对我玄宗有不轨之意,为师也会亲自出手,清理门户”

    张信无言以对,只能俯身一礼:“是师组你想多了,弟子一身干干净净,更巴不得自家宗门声势越大越好,哪能有什么不轨之意?”

    “是么?希望如此。”

    离恨天不置可否,只疲惫的一拂袖:“下去吧!明日也暂不用来了。随宗法相出征之前,记得多做些准备。”

    张信有些无奈,只能再一躬身,随后御空而起。等到他御刀飞至空中三百丈时,雷照就已笑着与他汇合。

    “你也别怪师尊,你之出身,确实让人有些起疑。出身广林山也就罢了,偏偏风雷二系有如此高的造诣。”

    “我这真是无妄之灾,”

    张信先是苦笑,随后好奇询问:“门中莫非有许多人怀疑我?”

    “其实不多。”

    雷照摇头:“至少我就不觉得,上官玄昊如真有叛门之心,绝不会将你这样一个顶级天骄,送至玄宗。更没可能,明知上官玄昊擅长风雷之法,也仍肆无忌惮的使用。更没可能会为宗门,贡献一门无上级的秘术。估计师尊他也无此疑,只是提点敲打而已。”

    “希望如此~”

    张信一声苦叹,随后又问起与黑杀谷开战之事:“不知宗天柱,对我有何安排?还有师叔你”

    “你这个摘星使,是此战关键,自然是要随他一并前往的,战事期间,都需随他行动。想必待你回归灵居后,就能接到令谕。”

    雷照的语气,有些遗憾:“我也曾参与竞逐护星使一职,却被掌教以篆星楼法阵重整,事务繁多为理由拒绝。所以这次,我不能随你一同前往,张信你自己一定要小心,尤其是在云浩回归之前,记得绝不可离开宗法相身边,”

    张信却神色微动:“师叔莫非要升职了?”

    “你这家伙!”雷照的唇角,果然浮起了一丝喜悦的笑容:“托你之福,传法堂第一副座与第二副座,都将卸任,雷某无责,所以能往前动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