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十一章(下)
    最后四个字,王二是小心的,轻声的,快速的说出口,随后谨慎的四周看了看。

    李四疑惑的问:

    “傅华大人也喝酒?不太可能吧……”

    王二笑骂道:

    “傅华大人是我们通天城月华双珠之一,喝酒又怎么不行,不过,她派刘鹏去酒肆的真正原因,据说是因为这酒让她想到了一个人!”

    李四马上急问:

    “谁?”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从傅华大人追杀奸细,自己一个人回来后,独自在武观闭观很久。”

    王二耸了耸肩膀,随后,又神秘的接着说:

    “一直到前几天传出酒香后,她才第一次出来。至于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就不是我知道的了,你可以自己好好琢磨琢磨……”

    这时,从南门内走出两个衣着同王二,李四一样的人,其中一个边走边喊:

    “王二,李四,头说今天提前换班,吗的,你们走运了,别笑,别得意,明个你们也一样。”

    王二哈哈一笑,说:

    “那正好,赵五,我们走了。”

    说完,斜了眼李四,随后开始和走过了来的赵五交接警报武器。

    李四同样把自己的警报武器交给了另外一个门卫,然后拍了下王二,说:

    “走吧,王二哥,逍遥阁去……”

    王二嘿嘿笑了笑,对着李四竖起大拇指,一起向着城内的逍遥阁走去……

    赵五羡慕的看着王二他们的背影,低声骂了句,接着看了看把玩手中警报武器的另外一个人,大声的说:

    “你白痴啊,这东西不是让你玩的,怎么这么倒霉,老七死了啊,换你这新人来代替,害的我要提前来换班,草,你叫什么?”

    “祥子……”

    冷淡且没有感**彩的声音,从这个叫祥子的年轻人嘴里传出。

    随后把拿着警报武器的手放下,抬起头,看了赵五一眼,缓缓的说:

    “老七的确死了……”

    “你他……”

    赵五看到祥子的眼神,不自然的打了个冷颤,把那句准备要骂出口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双腿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警报武器放在身前,颤抖的说:

    “你你,你想干什么……”

    叫祥子的年轻人漠然的看了看赵五,转过身走到城门边,看着五色城的方向,陷入了沉思……

    他萧条的身影此刻似乎融入进了南门中,给人一种孤独的感觉,从他的眼睛中射出的光芒,是一种古怪的目光,似乎可以看透一切的目光……

    赵五努力控制自己有些发软的腿,蹒跚的来到南门的另一旁,靠在墙壁上,喘着粗气,不敢扭头去看那叫祥子的人。

    刚才他吓坏了,他从那叫祥子的人眼睛里,看到了自己被残忍的分尸,分成了两半……鲜血喷到了南门上,真实的很……

    这是一处典雅精致的园子,无数的魔界紫色蔷薇花,是这园子唯一的装饰。

    那野性并孤傲的蔷薇,正在悄悄的绽放……

    一根根花茎上的,倒钩形状的黑刺,在阳光下闪耀着微微蓝光,更为这紫色的花园增添了一份独特的神秘……

    从外表看,这里似乎应该是一处美丽的地方,独特的花朵,更代表了其主人心灵的品位。

    但是,又有谁能知道,这花茎上的黑刺,是魔界的巨毒,中者几乎无救……

    而这看似绚丽的蔷薇花,她有一个很美,很贴切的名字,叫做——女人心。

    此刻,在这个美丽的花园里,一个如梦幻一般的少女,正在默默的看着这些蔷薇花,同花朵在一起,让观者有一种“人比花娇,如花解语”的错觉。

    分不清,这是人,又或者,是花……

    脚步声在远处传来,在进入花园的时候,似乎害怕惊扰了佳人的沉思,慢慢的停了下。

    傅华没有转身,叹了口气,温柔的声音缓缓从那迷人的双唇间传了出来:

    “是刘鹏么,事情办的如何了,酒肆的主人肯不肯把酒卖出呢?”

    刘鹏低沉的声音,小心的回答:

    “傅华大人,酒肆的主人不肯把酒卖出,他说……他说那酒不是他的,是一位朋友的,他没有权利卖。

    另外,他说那酒目前也仅仅是八投而已,他要完成他的诺言,帮他的朋友把酒升华到最终的九投不散……”

    “那么如果强行买来呢,你应该可以做到吧……”傅华淡淡的说。

    刘鹏似乎有些犹豫,沉默了一会,最后还是把内心的情绪,说了出来:

    “傅华大人,对不起,您的要求,我做不到,我身为通天城城卫队的一员,我的职责是保护通天城的安危,而不是为您做一些诸如强买等龌龊的事情。

    而且,我也没有得到城主的文件要求如此,所以,您的要求,我没有办法达到,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告辞!”

    没有等待傅华的回答,刘鹏怒气的转身离开,他认为这是对他的侮辱,作为一个把通天城的安危以及同胞看的高于一切战士,要他如此的去欺负同胞,这是最大的侮辱!

    傅华再次叹了口气,低声呢语: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几个月总是心很乱……总感觉心痛和无奈……”

    一阵轻柔,温暖,和煦的微风吹过,把一些散落到地面上的蔷薇花瓣吹了起来,在傅华的身边飞舞,最后慢慢的在她的面前形成一个由花瓣组成的太极图案……

    可惜,这不是一个完整的太极,中间的点,缺了一片花瓣,于是,形成了一个——残极!

    “你的心绪已乱,何必强求呢,那些战士的死,虽然与你有一定的关系,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无论是谁去执行这个任务,都会这样的……

    我能感觉到黑魔蛇正在接近,这或许是你出现不稳定情绪的原因,作为这一代的饲灵人,有些事情,你需要学会承担……有些责任,你要学会面对……”

    沧桑的声音,充满着爱怜,抚慰着傅华的心灵……

    “父亲……”

    傅华低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