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阴谋
    左内阁处理政事,右内阁调度军务,左右对立,再加上都是楚阳一手提拔出来的草根,忠诚无虞,还有柳贞遇大事而决,这也是大楚立国不过半年就放心闭关的原因。

    皇宫禁地。

    “你真的放心?”

    孙道长好奇的问道。

    如今的他,是彻底的放心了。

    功法推演完成,培养医者的学院也纷纷建立,让他大愿得偿,彻底的放心下来,也轻松很多。

    “有什么不放心的?若是乱了,再平定不就行了!”

    楚阳不在意道。

    “你呀,还真是有一颗强大的心脏,老道我都不得不佩服!”孙道长赞叹道,“你要怎么修炼?直接吸收邪帝舍利,还有和氏璧中的力量吗?”

    “不,那样太快,容易造成根基不稳,毕竟五帝经刚刚推演完成,我还没有修炼,需要适应之后,在一鼓作气!”楚阳摇头道,“药浴外用,丹药内服,修炼五帝经的速度也不会太慢,等有了瓶颈,也就彻底的熟悉了功法,到时候再突飞勐进。”

    “老成稳重!”

    孙道长挑起了大拇指。

    他并没有离开,而是在这里为楚阳护法,以他现在的境界,并不差巨鲲子多少,毕竟推演成功了五帝经,让他的境界也跟着大涨,又见识了众多天武大陆的绝学,无论眼界还是底蕴,都不弱于巨鲲子,若是实战,还指不定谁胜谁败呢。

    同时,他也开炉炼丹,调配药浴,为楚阳的修炼做准备,他也想看看,一旦三百六十个窍穴开辟完成,会得到何种地步。

    楚阳盘坐浴盆中,闭目定神,开始运转功法。

    几年的沉淀积累,他都有把握突破到大宗师之境了,如今有了后续功法,开辟窍穴自然轻而易举,不过一盏茶时间,第二百四十一个窍穴应声而破。

    时间匆匆,永不停下脚步。

    越往后,开辟窍穴越难,而且消耗的药材也更恐怖。

    半年后,楚阳从入定中醒来。

    “又突破了?”

    孙道长看向了楚阳,每次楚阳睁眼,他都知道对方必然开辟了一个窍穴。

    “没有!”

    楚阳摇头,叹道,“真是越来越难了,这次耗费了五天时间,竟然没有开辟成功,以后恐怕更加困难!”

    “半年时间开辟了六十个窍穴,你就知足吧!”孙道长撇嘴道,“你可知道,寻常宗师修炼,哪怕有丹药辅助,想要成功开辟一个窍穴,没有一年功夫,也很难做到。”

    楚阳岂会不知道,放在天武大陆上,若是资质平平,即使有开窍丹开辟成功一个窍穴,可要将窍穴填满,达到圆润无漏,恐怕也需要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

    至于天才,那就另算了。

    “才开辟到第三百个窍穴,就挡住了去路,今后又将如何?”楚阳苦笑,“这半年时间,我消耗的大药,占了商部购买、收集,采摘的八成之多,才有这点成就,还真是?”

    他计算了一下,开辟第三百个窍穴时消耗的资源,若是以真龙破窍丹来计算,至少需要十枚才能成功。

    这是何等恐怖。

    三百个窍穴之后,楚阳有种感觉,消耗的资源还会呈直线提升。

    “那就吸收和氏璧和邪帝舍利里面的力量,以我们两个的修为,还怕镇压不住?”

    孙道长说道。

    “我也是这样想的!”

    楚阳大笑,“这之前,你我先手谈一局,放松放松!”

    “哈哈哈,好久没下棋了,来、来、来!”

    孙道长来了兴趣。

    楚阳坐定之后,抬眼望了望前面的皇宫一眼,露出一抹冷笑。

    “你就放任他们闹腾?”

    孙道长略微认真道。

    “大军在握,群臣在手,能闹出什么花来?”

    楚阳摇头道。

    “也是,那些人都是你一把提拔上来的,对你敬畏如神,尊敬如仙,知道你的手段,也知道你的行事方法,也乐得看一场热闹。”

    孙道长耸耸肩。

    “等我更进一步,就是我收拾他们的时候,哼,哪怕闭关之前,以我掌握的实力,依然能将他们镇压成飞灰,只是我不想看到过多伤亡罢了。毕竟经过了战乱,好不容易迎来太平,刚开始过上好日子,还没有享受,就战死而去,于心不忍!”

    楚阳如实说道。

    本心如一,他始终不曾改变过,也害怕改变。

    “好一个于心不忍!”

    孙道长大赞,“纵观史,皇朝更迭,有乱而治,还没有享受太平盛世,就因为忌惮,不知有多少开国功臣而亡。如刘邦,开国之后,跟随他的老兄弟有多少被杀?”

    “不过是内心脆弱,没有安全感,疑心病过重罢了!”

    楚阳没有过多置评。

    贤妃宫中。

    “师父,你真的要走这一步吗?”

    一如往昔,没有佩戴过多首饰,反而更显灵秀,她看着自家师父,皱紧了眉头。

    “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阴后祝玉研咬牙道。

    “如今天下太平,百家兴盛,你还有什么不满足?”劝道,“即使成功,又如何?可要是不成功,你知道他的手段,定然会杀了你。”

    “这次不一样,绝对不一样!”

    祝玉研眼中闪烁着别样的光芒。

    “你想说安隆吧?真当别人不知道他的小动作?”冷笑,“也不知他哪里来的胆子,竟敢勾结突厥,联系高丽!”

    “你、你知道了?”

    祝玉研大惊。

    “整个天下都是大楚的,耳目何等多,他的小手段又岂能瞒过别人?”

    冷声道。

    祝玉研深吸一口气,果决道:“知道又如何?反正他还在闭关,不知外面的情况。你可知这次会有多少人联合一起?哪怕没有我参与,大楚也不行了!”

    “师父,你真的不了解他吗?真的不知道他的手段吗?”

    露出痛苦之色。

    “徒儿,他强又如何?你可知这次会有谁对付他?他太狂了,太霸道了,太目中无人了,太不留余地了,也太自以为是了!”祝玉研摇头道,“他杀了净明,可多林寺有一位老僧,慈航静斋有一位辟尼,道门中有两个老家伙也看不惯他的行事手段,还有草原深处的一位老怪,高丽的一位超越傅采林的强者,东瀛一位绝世剑客,甚至……!”

    “那又如何?”大声道,“你可知大楚有多少宗师?有多少先天?”

    “对于那些强者来说,宗师也是蝼蚁!”

    祝玉研铿锵道。

    “师父,你真的铁了心了?”

    痛苦道。

    “你真不帮我?我只需要你帮我说服那些将领而已。”

    祝玉研露出狠色。

    “我不能帮你,也不敢帮你,否则……当然,师父,我也不会高发你!”

    闭上了眼睛。

    祝玉研退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