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五五章 伸展羽翼
    “只是怀疑此人,与上官玄昊有关而已。”

    那人笑道:“此人出身广林山遗孤,不但在风术上有极高天赋,最近又在雷法上,展现过人天赋,你不觉得很可疑?”

    “张信那天与王恨的赌战,是你们的手笔?就只为试探他?”

    “非也,那天的事情,是另有其人。白帝子与我等无关,这位到底意欲何为,也非吾能知。”

    司空皓的语气不以为然:“那上官玄昊,可不会摘星术,也从未学过金系术法。且即便他与上官玄昊有涉,你等现今,怕也是无可奈何。”

    “确实棘手,此子身为摘星使,万人瞩目,深受日月玄宗上下倚重。除非是有确实证据,否则即便明知他是上官玄昊,我也拿他无可奈何。也正因此故,才要收集证据不是么?”

    那人轻笑着说完,又语声一沉,转为凝冷:“我这里,其实也只是有些怀疑,没说他一定与上官玄昊有关。所以后两件,才是真正紧要之事。”

    “到底想要我做什么,不妨一起说出来,我会酌情量力而为!”

    司空皓似很不耐烦,可那人却对前者的恶劣态度毫不在乎:“其一,以此物联络紫玉天;其二,帮我介绍二人,入张信麾下;你如能办妥,我会将她的魔化,延缓一年。”

    直到大约半刻之后,这二人的对话才结束。可其中能让他在意的,也就只有前半段,后面则都是双方的讨价还价,再没透露出什么有用的讯息。

    再还有,就是司空皓,与另一女子的对话。可却只是一方说,一方在听,后者偶尔会发出略显沙哑的呻吟,似乎极其痛苦。而前者说的,也只是日月玄宗内,最近发生的一些琐事,其中就有包括他这‘摘星使’的内容。

    张信听完之后,就问叶若:“他们说话,不会不以灵术遮蔽。这些话,你是怎么听来的?”

    “就是靠音纹收集器啊!”

    叶若的语气,充满着理所当然:“经历二十多万年的发展,联邦的窃听技术,已经很厉害了喵。主人你知道,声音来源于震动。那两个人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扰乱了音纹的传播,别人就听不清他们说什么,可这种技术在我们联邦,已经很落伍了。不过若儿也是用了很大力气,才把他们的话音,完全复原。”

    张信一阵苦笑,他已猜到了那位神秘人,是用了什么样的术法。

    这法门在灵师眼中较为高明,且损耗的法力微乎其微,可在叶若的眼里,却是不值一哂。可能那种完全隔绝音震的结界,针对叶若的效果,反而要超越前者。

    “能不能帮我找到那个女人的下落?查清楚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那个神秘人,最好能有此人的正面影像,”

    “就知道主人会这么吩咐,所以若儿已经自主跟进了,正在追查。那个人与司空皓会面之后,就随即转移了,不过若儿已经记下了那女子的所有生命特征,应该能在一日之内,找寻到她的下落。”

    叶若说完,就又好奇的问张信:“主人你现在打算怎办?要揭发司空皓吗?还有听那个人的说法,好像有很多人,在怀疑主人的身份。”

    “怎么揭发?难道拿你的录音去给别人听?”

    张信失笑,随后若有所思:“要使这司空皓身败名裂,倒也不难,可他的祖父,对我却有赠物之德。看起来也只是被挟制,本身并非是心甘情愿,与那些妖邪为伍。到底如何处置,我还是得看一看。至于那些人对我的猜疑,其实是最易解决的。”

    正如那位神秘人所说的,自己现在身份特殊,自从担任摘星使那一刻起,就已在日月玄宗内,初步站稳了脚跟。

    除非是被人寻到了确实证据,否则很难动摇他现在的身份地位。

    也再非是可被某些人,任意抹杀的存在。

    且要解除这些人怀疑,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实是再简单不过。

    思忖了片刻,张信就从他那虚空袋中取出了一枚紫金色的符纸,随后以赤红色的朱砂,在其上书写符,每一笔每一划,都力求完美。

    当完成之后,他又小心翼翼的,将这符折成了一把小剑的形状,

    “这是在做什么?我看主人用的符纸,好像很不错的,按照你们的说法,是十二级的符纸。”

    “制作传讯剑符,你以前不也是见过的?只是我这剑符,材质较高,稍稍有些特殊而已!”

    张信将那剑符完成之后,就自嘲的一哂:“我前世察觉门中有人勾结外敌之时,除了转移部分财物之外,也着手布置了许多后手暗棋。那时我仍信心满满,只道自己只需小心行事,三五年内必可查清楚那幕后主谋。可却万没想到,他们下手的如此之快,如此狠毒,以整个广林山为我陪葬。还有那人”

    说到此处,张信又语音一顿,收起了感慨之意:“我那些伏子,都需一些特殊的方法与他们接头,将之启用。可说来惭愧,我是直至现在,才有让他们相信的资格。”

    说到此处的时候,张信的右手,忽然闪动青紫色的灵光。而那枚剑符,也忽然外生雷电,大约三息之后,当张信右手的灵光散去。那剑符的表面,赫然多出了一枚状似青鸾的印记,而周围更有一丝丝微风环绕。

    张信又摇动了手边的一枚金铃,然后只片刻时光,林厉海就已满含疑惑的,来到了他的居室内。

    “不知主上,是有何事相招?”

    “明日待我去神玄峰之后,你可假托要购炼器之材,在前往日月山外灵市之时,帮我将这枚剑符发出去。此事需越隐秘越好,最好是任何人都不能察觉,不知前辈可能办到?”

    林厉海更加的疑惑,心想眼前这位,不是一个毫无背景的遗孤么?在日月玄宗外,还能与谁联系?

    可他心疑归心疑,却还是将这剑符接下。

    “此事不难,厉海发符之时,必不会让任何人察觉。”

    “然后还有第二件!”

    张信继续吩咐着:“再帮我查一查那司空皓的过往,他以前身边,可有什么亲近的女子,此事同样是越隐秘越好。”

    这次林厉海,却是眉头大皱:“主上需知,你我在日月玄宗内,可都是毫无根基之人。”

    张信是初入玄宗不到数月,而他林厉海在玄宗内唯一一个熟人,就是被日月玄宗定为叛逆的上官玄昊。

    在人脉势力全无的情形下,要查司空皓的过往,岂非是天方夜谭?

    “这个我知道!”

    张信一副毫不以为意的神色:“自己办不到的话,那又何妨借他人之力。别告诉我这几天,就没人来寻过你?据说我现在,已经有了狂甲星君的名号?”

    常理而言,像他这样有望天柱之人,早该有势力主动靠拢,预先投资了。

    “有倒是有,可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家伙。”

    林厉海直言不讳:“主上可能预料有误,如今玄宗内真正看好主上的,其实不多。”

    他说这句时,眼神也是忧心忡忡。

    从火罗阎狱脱身后的这几天,他也在打听自家主上的事情,也得知了张信的一些事情。

    结果却让他心中冰凉一片,这不是因张信不出色。恰恰相反,他之所以感觉不妙,是因自家的主上,实在是过于出众!

    身拥摧毁任何一座灵山之能,本身也天资高绝,未来的成就,也很可能超越于绝大部分的天柱级灵修之上!就连王恨那样的天柱级妖孽,居然也非其三合之敌。

    一个人锋芒毕露到了这个地步,简直就是一株超越同侪不知多少倍高度的巨木,不引雷劈,怎么可能?

    尤其是这次黑杀谷之战,那黑杀谷的山门,真要是被张信的群星天降攻破,可想而知会有多少势力,多少宗派,将张信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林厉海已可预想张信的未来,那必是无数的腥风血雨,无数的厮杀争斗。

    而很不巧的是,他现在已签下灵契,这二十年内,都必须为眼前这家伙卖命。

    也可想见,那些真正有远见的势力,对于张信是什么样的态度。

    无论如何,都不会将资源都投注在一个迟早要被某些人,全力抹杀掉的存在身上。

    “不多?”

    张信眼神微凝,然后就一声冷哂:“你直说没有就得了!他们是以为本座,九成九会早夭吧?这些没眼光的家伙,本座迟早得让他们后悔。”

    林厉海一阵哑然,暗想他这主人,原来也明白自己的处境啊?且果一如传言,真够自负的。

    更多的可能,是没等到那些人后悔,他们主仆就先死掉吧?

    “其实这也是好事,这时候主动寻来的,多半是些饥不择食之辈,没什么讨价还价的本钱。”

    张信继续询问:“前辈感觉这几日主动与你接触的那些人,哪一家更易于本座控制?哪一家更有潜力?”

    林厉海闻言,不禁浓眉微扬,发现自家这主上,看起来是个冲动莽撞,自信到愚蠢的狂人,可其实在这表面之下,也有着相当的心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