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十一章(上)
    我的家乡只有一个,那就是魔界。

    我的同族,也只有我一个,没有其他,至少,我没见过。

    而妖族与魔族的战争,无论是圣地六度空间,还是我所在的魔界,不都是一直在进行么……

    说句不好听的,虽然我是妖族,可是妖族真正为我做过什么?

    我是自私的,所以我也没有为妖族做过什么,甚至刺杀妖族的妖狼,我都参与过,这对魔界的妖族来说,或许我是叛徒吧。

    叛徒就叛徒吧,我有限的生命和精力,只能放在我认为值得的事情上,对于这我没有一丝感情的妖族,仅仅是个虚幻而已。

    同样,魔族对我来说,更是没有任何的意义,不过是目前的息身之地而已……

    如果我第一次遇到的不是月三管事,而是妖族的人,那么,这一切或许会不同吧……

    我有一种迷茫,且随波逐流的感觉。

    我的未来该如何,路该怎么走,我现在的决定是否正确,我会不会后悔,我真的……不知道……

    我叹了口气,抬起头看着天空。

    记不清,从何时开始,喜欢上这黑魔界,乌红的天空,尤其更喜欢这血色的天空。

    我喜欢天空的广阔,喜欢天空的磅礴,喜欢天空的幻想,更多喜欢是那波光如水的天的美丽!

    当此刻,看着天空的时候,儿时的经历在脑中一幕幕扩散开来,任由它生长,任由它进入我回忆的空间。

    记不清多少次,自己在死亡的边缘挣扎,渴望妖族的帮助,毕竟自己也是妖族的一员,尽管当时仅仅是个低级的控物师。

    记不清多少次,被魔界的同族嘲笑,似乎在那一秒,自己已经不是妖族了。

    记不清多少次,问自己,是否想念那在思绪里模糊的两个身影,我的父母,他们的抛弃尽管我能理解,但是不能原谅……

    记不清多少次,妖族丑陋的猎人嘴脸在睡梦中把我惊醒,最后自己养成了轻微睡眠,哪怕是一点声响,都可以醒来的习惯,从那以后,我就没有梦了……

    记不清多少次,看到同自己一样的没有实力的弱小妖族,被同族残杀,那兴奋的表情,似乎比杀魔族还要来的厉害……

    记不清……

    随着我的回忆,我的拳头慢慢的握紧,接着缓缓的送开,低声自语:

    “妖族,你灭也好,不灭也好,与我黑夜无关……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必须要在妖族与魔族中做出选择……

    希望不要有那一天……

    我,只为自己活!

    我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后悔这个决定,我不是智者,看不到未来的方向,我所能做的,就是把握现在,哪怕是最后随波逐流……我也一样!”

    想明白了这从刚才的圣地波纹中引起的思绪,我嘴角微微扬起,森森一笑,圣地,去***圣地吧。

    闪身来到黑魔蛇身边,重重的拍了拍刚刚从束缚中挣脱,正在四处寻找敌人的它,大笑道:

    “不要寻找了,你的主人已经离开了这里,或许已经回到了魔界,或许在其他空间,你只要活着,就一定能找到的,现在我们的事情,就是回到——魔界!”

    还有,傅华,通天城,我回来了……

    通天城最近几个月连续发生了几件大事,这让本来就比较好热闹的南门门卫——李四,让他感觉特别郁闷,因为这些事情,他都没有来得及去看。

    他的工作,就是每天把守着通天城的重要门户,南大门,因为南大门的方向,是妖族的五色城!

    所以这里每天都有数之不尽的妖族来来往往,络绎不绝。

    如果是平常,李四是非常自豪自己能成为把守南大门门卫中的一员,这让他有一种使命感,保护着自己家乡的使命感。

    但是最近发生的事,让李四有些改变了想法……

    首先是几个月前北大门的张三惨死,死状极其凄惨,整个胸口出现一个拳头大小的洞。

    当被人发现他尸体的时候,血液早已流尽,从张三怒睁的眼睛,以及那丝丝不舍,对生命眷恋的目光,让李四有些感慨,同时,有些害怕。

    “李四,又想到张三了,看你那表情就猜到了,唉,我们做门卫的,就要有个心理准备……”

    同李四一组的王二,叹了口气,说道。

    “你说张三是怎么死的……”

    李四沉默了一会,四周看了看,见没人注意,于是低声的问。

    “嘘,小点声,你想死啊,张三的死因,现在是禁止谈论的,只要知道他死了就可以了。”

    王二同样谨慎的四处看了看,小声的回答。

    似乎有些犹豫,王二顿了下,接着小声的说:

    “我和你说,我有个朋友是巡逻队的,所以我从他那里知道些内幕,张三是因为发现妖族的奸细,在要报警的时候,被人杀死的……

    而且,这个奸细,是从我们禁区出来的,还有,听说傅华大人亲自带人去追杀,结果就她自己回来,其他人没有一个回来的,全部死了……”

    李四睁大眼睛,听着这些秘闻,不自觉的张开嘴,骇然的说:

    “天,全部都死了!!!还有这么会事,我都没听到过,原来你早就知道……”

    王二有些得意的挺了挺腰,故作不在意的说:

    “这些没什么,虽然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机密,但是总归是禁止交谈的,很多人都不可能,恩,也没资格知道的。”

    随后看了看李四吃惊的表情,神秘的说:

    “我还知道件事,这件事可是重大机密!只不过涉及到一些隐秘,所以不能和你说。”

    听到这里,李四马上拽着王二的袖子,急忙问:

    “王二哥,咱们兄弟可是好几年的交情了,这样吧,一会换班,我们去逍遥阁,我请客,你就快说吧……”

    王二眼珠一转,为难的说道:

    “哎呀,李四兄弟,不是老哥不说,实在是这事特别机密,不能……轻易说呀……”

    李四有些火了,翁声说:

    “最多两天逍遥阁,再多了我也请不起,不说就算了,大不了我不听。”

    王二马上笑脸,亲密的拍了拍李四的肩膀,故作批评的说:

    “李四兄弟,你这就不对了,老哥刚才只是强调这事的重要性,提醒你不要和别人说,怎么能不告诉你呢,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嘛……

    你记得前两天城西酒肆,突然从那里散发出的酒香么,那香气,传遍整个通天城,弥而不散,记得吧……”

    李四连忙说:

    “当然记得,我还知道当时有太多人去城西酒肆,要买散发这香气的酒,可是那老头说什么也不卖,说这酒不是他的,而且现在还什么不成熟之类,当时都要争吵起来了,我看那些准备来买酒的,抢的想法都有了……

    不过后来城卫队来了,把所有人全部赶走……”

    “嘿,你小子消息还蛮灵通,不错,不过后面的你就不知道了。

    我告诉你,当天去酒肆的,是咱们通天城的第一城卫队,而且是刘鹏带领的,刘鹏你知道吧,咱通天城城卫队的第一高手!

    而且,你知道他是奉谁的命令,去的酒肆么,我告诉你,是……傅华大人。”

    最后四个字,王二是小心的,轻声的,快速的说出口,随后谨慎的四周看了看。

    李四疑惑的问:

    “傅华大人也喝酒?不太可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