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30 击溃
    鼎天小说居..在已经保存的战斗影像中,唯一一次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起作用的情况是在面对安全代理素体的时候,当时它们承受着多炮塔基座的密集火力,不过,仅此一次的例子,不足以证明在实弹攻击的时候,这种针对性防护罩无法正常开启。艾拉书屋.26book.不过,在当前情况下可以进一步验证。

    近江似乎和我心有灵犀般,将行李箱扔在跟前,多炮塔基座展开后,筑起一道长达十米的半月状防线,将我和近江起来。素体生命开始移动,不过半月状防线也以我们为中心开始旋转,其旋转速度正好可以赶上它的移动,让它无法彻底逃脱炮火的锁定。

    素体生命突然停下来,灰雾在它的身后汇聚,应该是在使用传送门法术,不过在传送门形成的这段时间中,已经足以多炮塔基座轰炸一轮了。事实也是如此,素体生命用身体挡在传送门之前,承受着金属风暴的洗礼,强大又绵延不断的冲击力虽然无法彻底撕开它的外壳,却打得它不断向后滑动,脚下的金属管道被刮出两道明显的痕迹,发出刺耳的声音。直到传送门彻底形成之后,它才不在固定身体,借助炮火的冲击力向后跃进传送门之中,眨眼之后,传送门就被金属风暴彻底撕碎了——并不是自然的消失,而是崩溃后化作灰雾,在弹雨中消失得一干二净。

    就如同我曾经使用限界兵器的匕首将巫师用灰雾法术形成的蛇杀死一样。巫师的灰雾法术虽然变化多端。但即便遇到限界兵器这种相对低等级的针对性武器,也会受到严重克制,这个弱点即便在素体生命身上也没有得到任何弥补。

    脑硬体开始就素体生命之前的行为进行推理,得到的结论虽然不是百分之百准确,但可能性已经高达百分之八十——在使用这种传送门的时候,素体生命无法进行移动,而结合前几次和巫师的战斗数据,那些巫师在使用传送门法术时,很可能也拥有同样的限制。甚至,这种限制在巫师使用其它灰雾法术时也存在。而且。一旦巫师在传送门消失时没能让身体完全脱离传送门就会遭到致命的伤害,这一点作用在素体生命身上不知效果如何,但应该不会完全无效。传送门是一种涉及空间概念的法术,无论素体生命的身体如何坚硬。也无法承受空间概念上的伤害。

    不过,因为近江的限界兵器无法对素体生命造成实质性伤害,我的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也受到防护罩的克制,所以,我们无法在素体生命使用传送门进行有效限制,而不用提在空间转换的过程中让它自食其果了。

    不得不说,素体生命自身的强大身体素质,恰好弥补了灰雾法术本质上的脆弱。而灰雾法术的多变性,强化了素体生命的战斗方式以及对环境的适应力。这种变化显然是在艾鲁卡出现之后才产生的,我很难想象。如果没有艾鲁卡的出现,末日真理教的巫师如何能够与素体生命进行沟通合作。当然,也许是剧本在推动这种状况的产生,但我仍旧相信,是艾鲁卡的出现,导致或加剧了这种状况的形成和演变。

    末日真理教的技术虽然是由统治局技术演变而来,却拥有不同于统治局技术的独特性质和发展前景,我毫不怀疑,他们对灰雾的研究和应用,将会在素体生命的协作下进入爆发式的发展阶段。…,

    如果我们无法争取到莎这个助力。无论末日真理教想做什么,他们的脚步将会大大加快。当然,或许世界末日也会比当初预计的时间更快到来。虽然,对我来说,世界末日是必须经历的剧情。不过,仍由剧情加速并不符合计划的实施。我需要足够的时间来找到那些不知失落在何处的人格意识装置。还要为近江提供一个相对平稳的研究环境,以期她能够在世界毁灭之前将时间机器制造出来。

    如此一来,协助莎彻底掌握三十三区,并将这个区域改造成稳定的后方基地就成为让我得以完成任务的一个关键点。

    素体生命和灰雾法术的结合并非完美,但这种结合所暗含的可能性让我再一次明确了自己来到这里的目标。

    关于战况和由战况延伸的分析在传送门崩溃之后迅速完成,护卫我和近江的多炮塔基座也停下猛烈的炮火,安静地旋转着,寻找素体生命随时可能出现的地方。畀也一直在尝试入侵周围千米内管道区域的安全系统,将其中的网络功能剥离,接入自身的安全网络之中,并争取以安全网络为基点,尝试接管这一区域安全系统的其它功能。不过,要真正做到接管三十三区的安全系统,依靠这种逐步侵蚀的手段是行不通的,覆盖整个统治局遗址的安全系统太过强大,必须重启地区安全系统核心的方式,才能让莎和畀获得对整个三十三区的安全系统大动手脚的机会。

    不过,目前让畀在千米的范围内监控素体生命的出现,仍旧是可以做到的事情。

    足足过了五秒,我才受到畀的警示:那个素体生命在我们脚下一百米的地方出现了。由于视野被金属管道挡住,而它距离我们的距离已经超过连锁判定的范围,所以我们无法直接观测到它的位置。在素体生命的坐标在视网膜屏幕的战场地图上出现时,被攻击锁定的警报也在屏幕中弹出窗口。

    十三个微型灰雾漩涡构成一种看似毫无规律的阵型出现在连锁判定的范围中,矛头从大部分微型灰雾漩涡中射出来时,无法直接攻击到我和近江,但是,只要我和近江开始移动,躲开可能会被攻击的路线。就会进入另一部分微型灰雾漩涡的攻击范围。

    这是十分优秀的攻击策略。换作其他人,就算不死也要手忙脚乱,但对我来说,这种攻击方式其实没有半点效果。因为,我的脑硬体可以比大多数人更快地对战场情况进行实时分析,拥有连锁判定这种能够跨越障碍物的全景观测能力,以及伪速掠带来的高速移动能力。

    如果这个素体生命无法在和我对战的时候分析出我所具备这些的能力,它的攻击几乎都是无效的。

    在观测到微型灰雾漩涡之后不到一秒的时间,脑硬体已经反馈出最佳的行动路线,我抱起近江。发动伪速掠冲出金属管道的边缘,闪开贯穿金属管道的矛头射击之后,朝素体生命所在的坐标跃下。与此同时,多炮塔基座也开始沿着金属管道的表面滑动。伴随着我们一起向下落去。

    我反复中断和开启伪速掠,就如同以前那种爆发状态的间歇使用,让自己的移动变得更加灵活。我踩住一根手掌大小的金属管道,跳向另一根金属管道,如此反复,如同橡皮球一样在金属管道之间弹跳,在交错的金属管道的缝隙中,我看到了,那个女性素体生命正伫立在几十米下方的一条仅有脚掌宽的金属管道上。从微型灰雾漩涡中射出的矛头从我们身边穿过,在连锁判定的黑白色全景线构视野中。扎入另一端的微型灰雾漩涡中,又从另一个微型灰雾漩涡中朝我们射来。…,

    十三个微型灰雾漩涡构成一张看不见的空间之网,矛头沿着网线移动,不断往返攻击我和近江。

    这种情况处于脑硬体的攻击方式预测当中,甚至,脑硬体已经在视网膜屏幕的战场全息地图中用线段勾勒出这张巨网的大概模样。这让我和近江在下落过程中看似惊险,实际被击中的几率低于百分之十。

    伴随着我们落下多炮塔基座屡次撞断下落路线的金属管,但随着形态的缩小和改变,轻易就穿过金属管之间的缝隙,以行李箱的礀态挡住一发矛头射击。并在冲力的作用下落回近江的手中。

    被矛头击中的行李箱部分被扎开了一个口子,但应该没有对行李箱的性能造成任何影像。

    我松开抱着近江的手臂,落在素体生命所在的这根脚掌大小的金属管道上,提着行李箱的近江也在我身后稳稳站住了脚跟。

    纤细的金属管道向下一沉,我没有任何停顿。直接以正常的速度朝前方的素体生命冲去。身后响起嗖嗖的喷气声,左右两侧各三条呈线状的尾烟从管道下方越过。

    近江发射的飞弹以弧线的轨迹向前方的素体生命奔袭而去。

    素体生命提着双头矛和我对冲上来。飞弹从它的背后擦过,升到高处又追着它的身影俯冲下来。随着我和素体生命之间距离的拉近,飞弹也距离我们越来越近。眼看就要被击中,我倾斜身体,如同失足般从管道上滑落。

    素体生命的双头矛扎在空处,六枚飞弹也在同一时间加速栽在它身上,在爆炸的一瞬间,气温瞬间降低,以素体生命为中心,周遭的空气似乎被抽干了,气流加速朝那块区域汇聚。伴随金属管道的断落,失去立足之地的素体生命向下坠落,还没有脱离那片温度极低的区域,身体已经快速结起冰晶。素体生命试图挣脱低温的禁锢,但是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人形的大冰块。周遭开始出现大量灰雾漩涡,最大的一个正处于它的下方,而更多的微型灰雾漩涡则将我包围,矛头好似闪电一样从漩涡中射出。

    这一切都发生在两秒之内。

    弹幕从斜上方倾泻下来,不断轰击大型的传送门。灰雾漩涡开始的消散,我将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素体生命身上,没能躲开从视野外飞射而来的矛头。来回三次的猛烈撞击让我就如同被击打的棒球一般,身体不由自主地撞上侧旁的金属管道,并随着第431章中式弹幕击打在禁锢素体生命的冰层上。火光和白色的冰屑四处乱飞,然后又被飓风卷成一团。与此同时,双头矛也开始攻击冰层,双方的夹击导致冰层碎裂的速度加快,不过,在素体生命脱离冰层前,我再次下落,在十米的最佳射程内挥动了刀状临界兵器。

    来自近江的密集火力一直钉在素体生命身上,这种情况似乎压制了防护罩的产生,振荡冲击波瞬间将那片空间,连同风、冰屑、子弹和素体生命一起扭曲起来。百分之九十功率的振荡冲击波让那片区域渀佛脱离了周遭的空间,以肉眼可见的振幅剧烈振荡,即便在视网膜屏幕中,那片区域的影像也是模糊不清。

    我在成功脱离了振荡的波及范围后,伸手抓住另一条金属管,脱离自由落体状态,和近江一样吊在半空。

    弹幕在振荡开始后就停止了,我们静静地等待最终的战果。…,

    毫无疑问,当振荡平息下来的时候,除了素体生命外,一切都支离破碎,冰层和金属管化作尘埃向下散落,看起来就像是洒出一片星星点点的荧光粉。失去支撑的素体生命再次向下落去,它甚至没有调整平衡,似乎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就这么头下脚上地栽下去。视网膜屏幕的准星锁定在素体生命身上,将影像拉近放大,我终于看到素体生命的身体上那种被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命中后产生的龟裂。

    和我之前遇到的那些女性素体生命一样,即便眼前的这个素体生命的体外裹着厚厚的冰层,也没能承受振荡冲击波的直击。

    素体生命的身体龟裂处残留着粉碎物质混和形成的灰白色粉尘,若不仔细看,很难将这些粉尘同它的外壳区分开来。当它砸在百米下方的另一条巨大金属管道上,灰白色的粉尘立刻从它身体上掀了起来,虽然粉尘弥漫,阻碍视线,但我仍旧依稀看到整一块的人形轮廓碎了一角。

    我松开抓住金属管道的左手,继续向下落去,根据脑硬体计算出来的最佳下落轨迹,每隔二十米都会有一条金属管可以落脚。尽管不是一个劲向下落,但我仍旧在十秒内落在素体生命所在的巨大金属管上。

    这条金属管的直径超过五十米,素体生命就躺在距离我十米的前方,它的形象相当凄惨,原本还能保持完整,但从百米高的地方摔下来,不仅身上的裂痕更大了,而且左肩和右脚已经脱离身躯。

    不过,即便是外表十分狼狈,看似奄奄一息,但实际上,对于素体生命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致命的伤害。我毫不怀疑,在我落下之前,它的形状更加凄惨,在这下落的十秒内,它已经通过那种强大的自愈能力进行了最低限度的修复。(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qunshuy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