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五三章 痴情之人
    “十年之内一滴仙人髓么?本座倒是有此自信,可能问一下,阁下为何会为我更改条件?”

    张信的眸中,现出疑惑之意:“据说之前神万峰的几位,都被你以一滴仙人髓推拒?”

    “自然是在下料定神万峰的那几人,终一生都无望为我取得此物!”

    那云浩神色认真:“神万峰几百年的气运,如今都集中于巩天来一身。几个后辈看似不错,可成为天柱的希望,其实渺茫。倒是阁下,以三级灵师之身,而身掌三十级以上的御刀术,如无意外,倒是颇有希望。”

    听得这句,旁边的芮晨等人,都不禁诧异的向他看了过去,那边的林厉海,先是不敢置信,随后却又一阵狂喜。

    前面几位虽与张信朝夕相处,可却从不知张信的御刀术,已至三十。而林厉海,则是未曾意料,刚才张信的那一刀,竟然还未尽全力。

    张信则不禁双眼微凝,目光有些危险的看着云浩,许久之后,才失笑着反问:“你是身有灵眼天赋?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本领?”

    那云浩也似知自己说错了话,气势略略消退:“在下身拥的天目神体,可洞察一切灵术虚实。此外水斗术方面,也有不错造诣,更精通水木雷三系灵法!并且在大小回生术方面,亦颇有自信。”

    张信闻言不再说话,而是与雷照面面相觑了一眼,目中都透出了惊喜之色。

    “两枚血元果,师侄可从我这里暂借!唯独麻烦的,是那神万峰肯否放人。”

    雷照略略思忖,就苦笑着道:“看来还得求助宗法相,据说这位,与巩天来交情不错。”

    ※※※※

    雷照是雷历风行之人,当即就以剑符询问宗法相。后者的回信,也是出人意料的迅捷,仅仅两刻时间,就有剑符返回。

    神万峰答应的极其爽快,不过也提出了一定条件。需要张信在未来某个合适的时段,传授巩天来观星术。

    “这位巩峰主,亦有天元霸体在身!”

    雷照看了符书之后,就笑着评论:“他倒还算识趣,没有狮子大开口~”

    张信也是深以为然,就理论而言,身拥天元霸体的巩天来,也是有能力招引流星的,只是没法引动祖师留下的那七座阵盘。

    可以巩天来本身圣灵阶的修为,本身的威力,估计就不会太弱。

    可观星术是他现在最重要的筹码之一,张信虽无敝帚自珍之念,却绝不愿在这时候,将此术教授给巩天来。

    至于未来,等他身登天柱,甚至证就圣灵,倒也不妨传授给此人。这就是巩天来,所说的合适时机。

    接下来是签订灵契,日月玄宗传承七万年,早就有一套严密的灵契誓约,用于约束门中的客卿供奉。

    不过耗费极大,尤其似林厉海与云浩这一级别,需要损耗大量的灵材。

    之前张信再次召唤陨石,宗法相给了他三千点的十四级贡献,作为辛苦费。可结果张信还没焐热,就又再次花出去了,之后还欠了雷照二千点的十四级贡献。

    这对一个低阶灵师而言,无疑是一笔巨债。

    不过雷照一是有意扶持,二则是对张信的还债能力,有着足够的信心。

    不过张信的前程,只如今一个摘星使的职司,他每年就可获得一万点十四级的贡献。

    这么多的贡献值,用来雇请三位五级神师,都是轻轻松松。

    需知似林厉海与云浩这样战力强横的顶级神师,最后他们谈下来的年俸,也不过是各自一千五百点而已。

    不过这也因二者都另有收获,前者已到手一枚碧天青露,后者则是预定了一滴仙人髓。

    签订灵契的过程,极其复杂。从神符堂,换得两张高级灵契之后,他们还得连夜跑去祖师堂,请祖师堂的神师出面主持,并且请动群山之灵加持。

    当一切抵定时,已是次日的清晨。

    看着两张灵契上已签好的姓名血印,张信只觉精神抖搂,心情振奋。虽是经历了召唤流星,与王恨决斗诸事,他却无半点疲惫之意。

    心绪中甚至有种不真实之感,不信自己今日,真将这二人招入麾下

    说来那林厉海,倒还在他意料之中,六年囚狱,估计早就使此人不耐。只需聘礼足够,自身也展示出一定实力,定可轻而易举。

    可云浩的加入,却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而这灵契签好,也就意味着自己的麾下,有着两位堪比天柱的强力人手,加上一个紫玉天,以及一镇斗部灵师。他如今手中掌握的实力,已很是不弱,可超越于大部分的上院首席!

    到了这时,他才真正感觉自己,有了些自保之能。甚至可以反击,提前开始一些他准备已久的谋划

    日月玄宗的灵师,在签订灵契之后,一般都会将灵契保存在祖师堂内储藏。毕竟这灵契如有损毁,契约也就等于失效,而这祖师堂,无疑是日月玄宗内,除篆星楼之外最安全的所在。理论而言,无人能在这里动手脚,

    可张信对于祖师堂,却并不信任,直接就将这二张灵契,收入到袖内。

    广林山之战,那人身为授印弟子,竟然完全不受‘日月神印’的约束,勾结妖邪。

    而他上官玄昊的麾下,也有数人全不在乎他们的‘灵契’,对他倒戈相向。

    这说明那人及其身后的势力,已经可在一定程度上,破解日月玄宗的弟子符誓。并且这祖师堂,也并不安全。

    想想之前篆星楼,都有人能窃取无上级玄功,而几十年都无人察觉。想想这祖师堂,也未必能好到哪去。

    如非这宗门内最重要的堂口出了问题,玄宗内又怎会出现如此多的叛逆?

    他准备等以后有合适的机会,就将此物藏到灵儿的那座主基地,甚至发射到外太空,那可就再安全不过。

    而雷照等人对他此举,虽也疑惑,却未置一语。

    将灵契储于祖师堂,虽是惯例,可也有不少人特立独行,另有方法储藏。

    从祖师堂出来,雷照在旁继续提点着张信:“林厉海与云浩二人,一共是三千点十四级贡献,紫玉天那边只需给她修行最低所需就可,一千点就已足够。你还能拿出六千点左右,可继续招揽人手。”

    他对张信这次的收获,也甚为满意。在他看来,林厉海与云浩二人加上紫玉天联手,普通的圣灵,已经休想近张信之身。

    可一个合格的道种,除了顶端的战力之外,还需有足够爪牙喽为其奔走。

    总不可能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需张信及林厉海等人出面。

    “弟子自不会吝啬的”

    张信笑着回应:“这条小命最紧要,那些贡献值,弟子会全拿出来的,反正我也用不上。”

    雷照哑然失笑:“那估计还可笼络四到五位神师,外加十位左右的九级灵师,这可相当于一镇斗部了。建议你也不用去寻散修了,直接在神海峰内聘请就可,更物美价廉。”

    物美价廉的意思之一,就是不用再损耗格外的贡献值来签订灵契,神海峰一系之人,本身就很可靠。除此之外,日月玄宗的弟子本身,也一份供奉,所以要求相应较低,他们更渴求的,是日后延寿,甚至冲击神师,冲击圣灵的机会。

    这时那云浩,忽然开口:“还请主上,先容云某离开两月,安置家小!”

    张信不禁眉眼微扬,向云浩看了过去。心道果然,这位忽然起意投靠,定是别有缘故,绝不只是因自己前程广阔那么简单。

    他刚欲询问究竟,雷照就已从袖中拂出一物,淡淡出言:“我师侄最多只能给你一月时间,一月之内,必须返回!就在黑杀谷附近汇合。这是你要的血元果,可一并带去。除此外,你最好是将那人,也送至神海峰下就近照拂。”

    云浩接过那血元果之后,却又眼含询问的看张信,却只见后者,面无表情,显示默认之意。

    他略一思忖,就已语含感激的一俯身:“云浩领命!”

    随后这位就似迫不及待的飞身化雷而去,仅仅几个呼吸,就已不见踪影。

    而张信则转头询问:“师叔为何会同意?”

    他刚才不反对,是因雷照这么说,必有其因由。

    “我之前已查过此人的底细。”

    雷照笑着道:“这云浩原是个痴情之人,与其妻伉俪情深。原本他夫妻二人虽为散修,却也自在逍遥。可十九年前,其妻被血剑山庄门人所伤,以致常年昏睡,修为停滞,寿元不永。此人也性情大变,不但锐意修行,更倾尽一切为其妻寻觅疗伤延寿之物,甚至冒险偷窃仙人髓。这三年他陷在日月玄宗,只怕其妻已状况不佳”

    “原来如此!”

    张信眼中,现出释然之意:“这人倒也算聪明,他之前不提,是料定师叔会查他根底,我也定会给他一月假期,安置其妻吧?”

    就在说这句话之前,他却发现身后司空皓的神色有异。仿佛在吃惊,又似含怜悯,且同病相怜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