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十章 (全)
    火妖的身体,在接触尸妖的一刹那,变的模糊起来,仿佛气化一般,变成一缕缕青色的气体,融进尸妖的身体。

    同时,我怀里的晶石也冲了出来,迅速在尸妖的身体内消失。

    接着,尸妖身体四周的黑色光雾慢慢的变的清晰,把在里面的尸妖完全的暴露出来。

    此时的尸妖眼神呆滞,原本腐烂了大部分的身躯,也在这个时候疯狂的长出新肉,在尸妖身体上蠕动生长的肉牙,看在眼里,是如此的诡异。

    尸妖的眼睛微微转动一下,白色的充满血丝的眼球盯着我,疵牙嘿嘿一笑,上半身缓缓的向后仰身弯腰,形成一个弧型,如同一把拉弯的弓箭一样。

    看到这里,我没有再等待他继续融合,握住魔刀,身体向前冲去,最后似乎同空气化为一体,消失在空气中。

    在我消失的刹那,尸妖的身体仿佛是那被拉到极限的弓箭,突然断了弦似的,猛的弹了回来,同时张开嘴大吼一声。

    这吼叫声,并不是黑魔界的语言,而是和刚才火妖求救时发出的脑波震动一样的频率,同时,它的传播范围,是以尸妖为中心点,全面覆盖的。

    直接冲击我大脑的语言,仿佛一个个巨雷,在我的脑中接二连三的持续爆炸一样,产生的震荡直接刺激到我的大脑。

    这突如其来的震荡,以及仿佛在耳边骤响的轰雷,硬是把我已经融入空气中的身体逼了出来,把我从共鸣的状态震回了原形……

    而尸妖,恩,这里不应该称他为尸妖了,因为此时的他,在把我从共鸣状态震回原形的这段时间,已经彻底的完成了融合。

    巫妖三魂在许多年之后的今天,终于再一次融合为一个完整的——巫妖一脉唯一的幸存者!

    拥有一头红色长发的,完美的,男性身躯,尽管脸部被无数的古怪咒印覆盖,但是从棱角分明的轮廓可以看出那高耸的鼻子以及薄薄的嘴唇。

    刚才呆滞的眼神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双散发着冰冷目光的蓝色眼睛。

    额头处闪烁的三个紫色圆点,成“品”字形状,印在额头,从那闪烁的诡异紫光,以及我对上古妖族的一些了解,这三个圆点,应该是巫妖一脉的标志或者图腾。

    尤其让我注意的,就是他身上的战甲,蓝色的战甲!

    在妖族,很少有族人喜欢穿戴战甲,哪怕是上古妖族,我所见过的火妖王,也并没有穿战甲。

    似乎战甲并不是受妖族喜爱,所以,此刻在巫妖身上的战甲,吸引了我的目光。

    同时,我发现了这战甲的秘密,或者说,这并不是什么秘密,这战甲,是巫妖身体的一部分,是他的**化成的一种保护甲而已,但是,真的就这么简单么……我不确定。

    我的这些观察,是我从空气中被逼出身体后,在一瞬间看到的,巫妖的整体外貌。

    此刻的巫妖,在完全融合后,蓝色的眼睛看了我一眼,慢慢的闭上,皱起眉头,似乎是在沉思,缓缓的用那古怪的语言说:

    “没想到是这样……我的三个灵魂为了主意识控制权争夺了许久,没想到原来真正融合后,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主意识……三个全部都是我,我就是他们三个,唉,浪费了这么长时间……到头来,全部都是虚幻……”

    我没有说话,微微抬起魔刀,一丝蓝色的的光蕴,在魔刀的边锋流过。

    巫妖叹了口气,睁开眼睛,看了看我,微微笑道:

    “狐王大人不用对我有敌意,让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坦桑涯,巫妖一脉……这一界唯一的生还者。

    在这里的一切事情,对我来说都是梦幻一般不真实,而且,我还要感谢大人的行为,因为正是这样,才让我的三个灵魂融合,否则,真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让我苏醒……”

    我眯起眼睛,淡淡的说:

    “似乎真的不一样了……”

    巫妖坦桑涯笑了笑,叹道:

    “当初为了躲避血狐的追杀,不得不把灵魂分成三份,一份是承担模糊记忆的巫神,由于是模糊记忆,所以巫神也是对血狐印象最深刻的,也是最惧怕的。

    另外一份是进入火妖的身体,但是主要表现出的,是其中蕴涵的“愚蠢”性格。

    最后一份是进入一个人类的身体,这个灵魂主要表现的,是“自大”的性格,自号尸妖,真是有意思。

    不过,总算等到了融合的这一天,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灵魂分离,让我遗失了一些记忆的同时,也获得了一些以前没有分离灵魂时遗忘的记忆。

    也明白了血狐为什么要杀我全族……如果大人您日后看到血狐,请您转告他,说巫族曾经犯了一个错误,但是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我仔细看了眼坦桑涯,缓缓开口:

    “恐怕我不可能帮你转告,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所谓的‘血狐’……”

    巫妖坦桑涯一愣,想了想,自语:

    “难道在我灵魂分离的这段时间,血狐去了六度空间……”

    就在这时,我们所在的位置上空,突然出现一层层波光粼粼的涟漪,一阵杂吵,兴奋的古怪叫声,通过那特殊的脑波频率,从那层层波纹内处传了出来。

    “这……这是……妖族的宇内无间隔传声波纹!!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是传说中只有‘圣地’才能传出的声音……”坦桑涯惊讶出声。

    “各空间的同族们,等待了数万年的同胞们,你可曾记得六度空间这个名字,你可曾从古老的典籍中看到过‘圣地’这个词语,你可曾怀疑过自己祖先,同族的存在,你可曾知道,在圣地的我们,一直没有遗忘你们,我们血肉相连的同族啊……

    这是来自圣地——六度空间的波纹,卑鄙的魔族企图长久封锁我们的圣地,但是此刻,在妖皇的带领下,各个分族族长,战士的配合下,我们已经冲破了魔族几万年的封印,现在,魔族统治的时期就要被我们妖族代替,妖魔的战争,将再次展开。

    我们派出大量的同族去各个空间寻找在几万年前分散的你们,请你们迅速来到六度空间,我们要与魔族把远古的战争延续下去,我们要洗刷几万年前被逼分离的耻辱!!!!

    勇士们,同族们,我们六度空间,你们的家乡,见!”

    随着天空中的涟漪慢慢的恢复平静,声音逐渐的消失。

    坦桑涯抬起头,看着恢复如常的天空,双眼射出强烈的神采,大声激动的说:

    “妖族的明天就要来到了,狐王大人,我们一起去圣地,六度空间吧。无论您是从哪个空间来到这里,都一定要去六度空间,因为,六度空间是我们妖族的家乡!!!!”

    我看到激动的坦桑涯,很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如此,妖族的家乡么……对我来说,魔界才是我的家乡。

    而妖族这个称号,也并没有我去为之战斗的理由,尽管我是妖族,但是,在此刻我的眼里,这并不代表什么,仅仅是个虚幻而已。

    “六度空间么,我会去的,不过,你能告诉我,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么……”我淡淡的问道。

    “刚才是来自圣地的波纹,在各空间分离的妖族典籍中记载着,数万年前的妖魔大战,以妖族失败告终,圣地被魔族封印,没有进入圣地的妖族被逼分散逃避魔族追杀,在各个空间流浪。

    有的则扎根重新繁衍发展,但是每一个妖族,都渴望能够回到圣地,回到家乡,我没有想到在我的有生之年,可以回到圣地——六度空间……”

    坦桑涯深吸口气,平缓激动的心情,向我解释着。

    “每一个空间的妖族,都记载着对六度空间的描述,我现在要回到我们巫妖在我来到黑魔界前,所在的空间,在那里可以找到如何去六度空间的方法,狐王大人,尽管我不知道您是哪个空间的狐族首领,但是,我希望您一定要去六度空间,那里有您的同族!

    妖狐一族,典籍上曾经记载,是妖族的大族……我们家乡,再见!”说完,坦桑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随后闭上眼睛,身体慢慢的消失……

    “家乡……同族……我的家乡是魔界,我的同族……只有我一个!”我沉默片刻,低声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