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27 安全代理素体
    研究所的备用动力区一共有十六个罐装能量装置,它们静静伫立着,若非能够看到闪烁的指示灯,几乎让人觉得它们已经停止很久了。畀入侵系统后调出的日记显示,这里自从建成以后是第一次启动,我和近江在罐装能量装置的间隔中行走,寻找下一个入口。在畀提出摧毁这些设施的时候,我们没有看到任何敌人。真是难以想象这里没有守卫,如果这些能源对素体生命来说十分重要,为什么会让我们这么轻松地闯进来呢?自从进入研究所后,我就一直有一种感觉,我们如今正走在敌人希望我们行走的路线上。

    最初的那十扇门上所显示的“实验,危险,警告”之类的标语,似乎在暗示着什么,在脑硬体根据当前收集的数据进行推断,最终产生的几条结论中,“占据这座研究所的家伙们利用我们来测试它们已经取得的实验成果”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就算真的如此,我们也没有任何选择。假设敌人的研究已经进入实战检测的阶段,那么留给我们的时间就不多了。当然,也有可能敌人在完成实验后就会抛弃这座研究所离开三十三区,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不过几率并不大,最有可能的是,立刻将最终成果进行推广,彻底占据三十三区。

    我不清楚艾鲁卡到底想要做什么,然而,既然他、末日真理教的巫师和素体生命已经联合起来。就一定会做出一些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

    我和近江没有刻意搜索敌人。在这个足有好几个足球场大的房间的另一头,我们发现了通往下一个区域的门。不过,在进入之前,畀需要花上一点时间来开门。我们始终没有受到攻击,就像是敌人真的已经放弃了这个动力区。

    要摧毁这些能量装置,目前只能使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如果使用近江的多炮塔基座,很可能会导致这些能量罐爆炸。我并不反对在这里使用临界兵器,尽管会消耗相当一部分能量,为了防止殉爆。必须保证摧毁每一个能量罐时可能产生的巨大能量封锁在振荡之中,因此,只能分开处理,这意味着我需要在这里使用十六次振荡冲击波。根据脑硬体的计算,将会让我体内的能量储备消耗殆尽。

    尽管携带有可以补充能量的营养块,但是,营养块数量有限,在这里消耗如此多的能量,在无法判断后面的战斗有多么激烈的情况下,无疑是极为冒险的行为。

    “有一个坏消息,高川。”畀突然传来这样的通讯,“刚刚发现这里的能量并不是提供给研究所核心的,目前能量的传输已经被阶段了。被破坏的传输管道部分位于之前我们经过的那个空洞。”

    “也就是说……”我意识到畀的意思了。

    “是的,之前那个巨大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所需要的能量来自这个动力区,甚至,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核心就在这个房间里,那台机械体很可能只是一个输出端口而已。敌人很可能已经拥有制作稳定的大型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技术,这种技术是统治局的最高机密之一,在三十三区中并没有保存相关的资料,也从来没有任何情报显示,占据这座研究所的素体生命在这之前拥有这种技术,所以。很可能是那些外来者带来的东西。”畀顿了顿,说:“不管那些人来自哪里,是什么人,但毫无疑问,他们很可能已经突破了至少一个统治局最高研究设施。高川。他们的力量很强大,他们正在利用这座研究所和我们来实验新技术。”…,

    这的确不是个好消息。面对我们的入侵,敌人看起来游刃有余。

    “我有一个问题,如果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不是那个机械体制造的,那么,那个核心到底在这个动力区的什么地方?”我环顾四周,突然问到。

    就在这时,畀的头像突然闪烁起来,可是,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信号值并没有下降。

    “这扇门上……有陷阱……沙……安全网络……沙沙……巨量资讯冲击……”从安全网路传来的通信数据包缺损严重,之后的信息已经无法解读出来了。

    我拉着近江后退十步,朝那扇通往下一个区域的门挥下早已蓄势待发的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百分之五十功率产生的振荡冲击波朝门口咆哮而去,然而,在门前两米处,一块半透明的防护罩从空气中浮现出来,将振荡冲击波的力量向四周反射。幸亏我及时启动了防御力场,否则就会被这股反弹回来的力量击中,尽管如此,这些反弹回来的力量并不针对我和近江,而是以最大范围席卷了动力区。

    我和近江左右两旁,最接近门口的罐装能量装置最先遭到破坏。呆在防御力场中的我们,可以清晰看到罐体变形,之后瓦解的整个过程,就如同慢动作一样,最先破开一个口子的罐体位置亮起刺眼的光芒,随后,更多的光芒如同利剑一样,从内部将罐体扎得千穿百空,随后就是一场剧烈的爆炸。

    爆炸所产生的冲击波在冲过防御力场时被剖开,没有被振荡消弥的冲击波从我们身旁掠过,击中其它的能量罐。于是,当初预想中的连锁式爆炸开始了。十六个的罐装能量装置塞满了这个房间,彼此之间的距离只有二十多米,全部被诱爆后所产生的冲击波就像是狂涛般横冲直撞,巨大的亮光充斥在视野中,肉眼无法直视。如果没有防御力场的保护,即便是我也无法保证安然无恙。

    如此剧烈的爆炸并没有导致这个房间的毁灭,近江已经在第一时间闭上眼睛。而我则通过视网膜屏幕观测现场。寻找之前被忽视的地方。我不觉得引爆这里所有的能量罐就是布置在这个房间中的陷阱,敌人知道临界兵器的威力,这种爆炸对普通人来说十分可怕,但不可能在我们身上收到明显的效果。

    在爆炸中掀起的火焰、碎片和冲击波不断攻击防御力场,又在振荡中失去它们携带的力量,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同样在穿越防御力场的过程中被削弱。我和近江没有移动,因为,根本就没有一块稍微安全一点的地方。

    视网膜屏幕的准星很快捕捉到亮光和碎屑中的轮廓,一共十六个,占据了罐装能量装置的位置。这些轮廓一看就知道肯定不是这些能量装置的残骸。它们的上半身呈现人形,但下半身却是蛹状。和我们一样,这种爆炸无法对它们造成任何伤害,因为每一个都被球形的半透明防护罩保护着。就如同那扇通往下一个区域的门一样。

    当爆炸接近尾声,因为空气的混乱而变得扭曲的景状开始恢复时,那十六个人身蛹体的东西开始移动,陆续集中到房间的中心位置。在如同幕布般的硝烟逐步消散后,我和近江才看清这些影影幢幢的轮廓到底是什么样子。

    人形的上半身,蛹状的下半身,就像是人和肉虫杂交出来的怪物,无论外表还是材质,都让人不禁联想到安全警卫,但又能确定不是安全警卫。因为视网膜屏幕中呈现的相关数据显示。这些怪物的身体是素体物质。素体物质和构造体在特性上十分相似,但却是两种东西,就像是金属也有不同的种类一样。但是,它们也不是素体生命,因为,它们并不给人智慧的感觉,如果要形容一下,那就是“素体生命形态的安全警卫”,它们和素体生命的关系,就像是莎和安全警卫的关系——由同一种物质构造的出来生命体和非生命体。…,

    “沙……沙沙……检测……沙沙沙……安全代理素体……”畀试图传来更多的信息。但失败了,针对安全网络的资讯冲击似乎还在持续,不过,“安全代理素体”指的就是面前这些怪物吧,真是十分恰当的名字。

    十六个安全代理素体并非通过蛹状的下半身在地上游走。而是悬浮在距离地面一尺高的空中,上半身的人形显得瘦弱。但是下半身却显得臃肿,就算悬浮在空中,也给人并不擅长移动的感觉,之前它们聚集起来时,移动速度仅仅和普通成年人跑步的速度相当。

    人形也并非全部和人类相似,除了和人类一样,只有两只手,以及类似人头的脑袋之外,它的腹部以上的外观更接近昆虫,手臂就像是从肘部处斩断,然后通过某种方式接上了科幻风格的枪械充当假肢。视网膜屏幕的准星锁定在它们假肢般的枪械上,毫无疑问,全部都是限界兵器。

    聚集在我们对面的安全代理素体齐齐抬起枪口,我下意识揽住近江,开启伪速掠能力朝侧边冲刺。十六道手臂粗的光柱从我们身后掠过,除了保护大门的防护罩,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抵抗这些光柱的穿透力。墙壁眨眼间就出现一片孔洞,视网膜屏幕上弹出警告窗口,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形成的防御力场无法有效抵御这种攻击,就算是距离千米之远,也会在一秒内被洞穿。

    然而,这些武器的确只是限界兵器,只是这些光柱是一种针对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所产生的防御力场的力量。这更让我觉得,这些安全代理素体完全是一种针对我们这些人制造出来的实验品,当然,除开针对性的力量,单纯从整体性能来说,这些人工产物仍旧是比普通安全警卫更强大的杀戮兵器。

    我将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的功率提升到百分之七十,朝这些安全代理素体挥下。它们转身的速度完全赶不上我携带近江奔跑的速度,因此,当振荡冲击波呼啸而去的时候,它们的身体仍旧侧对着我。然而,振荡冲击波并没有发挥足够的效用,每一个安全代理素体身周再次浮现出那种半透明的球形防护罩,将它们笼罩的振荡仅仅让防护罩产生阵阵涟漪。并没有将其撕碎。

    这种防护罩似乎也是针对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的攻击研究出来的产品。

    “沙……高川……沙沙……使用实弹……沙沙沙……”畀的通讯艰难传来。

    我没有任何犹豫。停下脚步,和近江对视一眼。虽然没有言语,但她已经用行动做出答复。在近江放下行李箱的同时,我再次启动伪速掠,回到安全代理素体的面前,再次挥下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

    振荡冲击波仍旧没能突破它们的防护罩,但却成功吸引住它们的注意力。防护罩的涟漪还没有消逝,安全代理素体再一次整齐地抬起枪口,在它们发射那种极具穿透力的射线光柱时,近江的多炮塔基座已经形成了。

    我没有向上一次那样大距离绕开它们射出的光柱。虽然脑硬体已经给出“无法抵御”的结论,但我仍旧想试试防御力场在面对这种射线光柱是时不时真的毫无作用。当然,我不可能老老实实站在原地承受全部的攻击,这些射线光柱之间有足够的距离让我进行躲闪。这些直线形的攻击。在它们将枪口抬起来的时候,脑硬体已经通过它们站位和枪口的方向计算出攻击轨迹,并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呈现出来。…,

    防御力场张开的同时,射线光柱已经抵达,仅仅在力场边缘停留了大约半秒的时间,就立刻将力场穿透,擦着我的身体击中身后的墙壁。视网膜屏幕中立刻浮现几十个数据,防御力场并非真的一点用都没有,这些射线光柱在穿透防御力场的过程中,消耗了大约一半的力量。擦过我的身体时,仅仅造成表层的伤害,初步估算,就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承受这些穿透力场的射线攻击,也无法击穿我的身体。

    不过,对于使用相同兵器,相同力场的人类来说,这种针对性的射线攻击仍旧是致命的,即便不考虑针对性。射线光柱的力量仍旧足以洞穿普通安全警卫身上的构造体外壳。

    在我呆在原地查看测试数据的时候,在我正对面,位于安全代理素体身后的多炮塔基座开火了。十六个安全代理素体似乎完全没有准备,顿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连半透明的球形防护罩也没能形成。猛烈的炮火将它们打得全身摇摆,似乎随时会从半空中掉下来。它们也没能在被攻击的状态释放出防护罩。在原地承受了炮火的力量三秒后,就被更狂暴的爆炸掀飞了。即便如此,它们仍旧无法逃离火力网的覆盖,密集的炮火就像是钉死在它们身上一样,一直将它们推向斜上方的墙壁上,然后,将它们挤压进墙壁之中。随着弥漫的硝烟和碎裂剥落的墙体,它们坚硬的身体也开始产生裂缝,这一切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显示得清清楚楚。

    如果一直压制下去,近江的多炮塔基座完全能将这十六个安全代理素体肢解,不过,没必要再慢慢磨下去了,我已经大概了解这种安全代理素体的性能。

    我再一次拔刀,朝嵌入墙壁中的安全代理素体挥动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提高到百分之八十功率的振荡冲击波将十六个安全代理素体彻底覆盖。这一次,它们的防护罩仍旧没能发动,在数个呼吸中,振荡范围中的一切物质,包括弹药、碎片、安全代理素体和一部分墙体,全部分解为尘埃。

    我转过身,没在理会那片被一大团尘埃覆盖的空间,视网膜屏幕的检测数据显示,那里已经没有任何威胁性的东西。几乎在同一时间,畀的通信重新恢复正常。

    “没事吧?畀。”我一边问着,一边和近江汇合。

    “没事,这些安全代理素体应该就是之前那个大型临界数据对冲空间的核心,它们所产生的资讯庞大又充满攻击性,不过,在这些资讯中有一些我所需要的东西。”

    “也就是说,它们在和我们战斗的同时,也在攻击安全网络?”畀的答复让我对这些安全代理素体反应迟钝的疑惑有了解释。

    “是的,这是一种相当全面的自走兵器。”畀说:“无论素材还是构造都不是统治局的技术。”

    我和近江抵达门前的时候,防护罩已经消逝,新的道路伴随大门的开启出现在我们面前。

    “那些外乡人开始前进了。”畀突然说。

    我点点头,继续前进。我们越走越快,随后并肩跑起来,一路上果然没有碰到任何拦截,艾鲁卡和素体生命利用我们测试新技术的可能性增加到最大。简直就像是过关游戏一样,打通一个个关卡,才能站到大魔王的面前。不过,这不是很有意思吗?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如此感性的想法。伴随着这份情感沉淀为数据,我抱起近江,启动伪速掠向前疾驰。虽然有些浪费能量,但不知道为什么,脑硬体就好似卡壳了一般,身体中没有义体化的部分异常活跃起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