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五一章 招兵买马
    “是吗?”

    张信闻言,当即一乐:“可惜你赞我也没用,这是张信的脸,又不是你家主人的。”

    “唔~主人说的也是!”

    叶若咕哝了一句,随后又好奇的问:“主人这是要去招手下?可按照雷师叔的说法,那人是与他实力相当的顶级神师,他真的会同意?”

    “紫玉天比之普通的五级神师还要强很多倍,不一样成了我的魔奴?”

    张信一声冷笑:“你是不知这世间的神师,到底有多渴求碧天青露这种东西。此物不但是神师晋阶圣灵的必须之物,更可使顶级神师,延命至少二十载。此外这顶级神师,其实也分层次。就比如我们身边,雷照是货真价实的天柱一级,比现在的紫玉天强上不少。司空皓则是半只脚,踏入到了天柱的门槛。至于芮晨茅刚,他们是道种这一级,实力稍弱。”

    “只有天柱与道种级的神师?难道就没有普通的与稍微天才一点的?”

    “没有!”

    张信微摇着头:“能够修至五级神师这一层,绝无侥幸之辈!要么是道种,要么就是天柱,再或者就是更凌驾于天柱之上的人物。哪怕是以前并不出众之人,可当修至这阶段之后,也一样有着不输于大部分顶尖神师的能为!要么战境高深,战力强大,要么根基深厚,前程广阔。”

    “原来是这样?”

    叶若用葱嫩的手指点着唇:“那么主人打算招揽的这个,也是道种一级?”

    “应该算是伪天柱,可以战力而论,此人比我前生上官玄昊,也差不了多少了。”

    张信见叶若的神情更加疑惑,便又继续解释:“只凭一滴碧天青露,自然是不够招揽此人的。可除此之外,还有我日后的前途,以及身为摘星使的薪金,可以作为筹码。在我们天穹大陆,除了各家宗派的灵师之外,还有大量的散修。这些人中的佼佼者,也能修至顶峰神师的境界。可到这个地步之后,他们就很难再进一步。那对绝大多数散修神师而言,都是难以突破的天障!只因这世间,所有出产日月神露与碧天青露等类似之物的所在,都已被各家宗派强据霸占”

    “所以散修要想继续进阶,就只有两条道路,要么是深入妖魔丛生之地探索,面临十死无生的凶劫;要么是给大宗门人效力,以求获取日月神露等物的机会。而日月玄宗的十大天柱,就是一个绝佳的选择。玄宗的每一位天柱弟子,都有每三年换取一滴日月神露的特权。且当晋升圣灵之后,也仍可保持每年三滴的数量!”

    “我明白了!意思是主人你现在的前程,足以诱使那个人为你效力是吗?”

    叶若眼神释然:“这就跟主人你在联邦的时候一样,虽然没什么本事。每天只知道玩网游。可因主人的家世,以及未来可能接掌集团的前景。还是有许多念力师与基因武者来巴结主人。”

    张信没怎么理会叶若的言语,继续语声悠然道:“其实也不止是散修,门中许多神师,甚至还有那些争夺天柱失败的道种,也同样对日月神露趋之如骛。而为那些有望天柱之人效力,无疑是个不错的出路。所以玄宗之内所有十位天柱,还有那些身拥天柱之望的道种及备选道种,除了本身的实力强悍之外,也都有着不小的势力。就如现在的第一天柱,现今就至少有十五位顶级神师为他效力;再有雷师叔,尽管在天柱之后耽误了些年份,可其麾下一样不缺效力之人。而我前生之时,麾下亦有九位顶级神师,可惜其中近半,都已折于广林山下。”

    说到最后一句,张信的眼神略显伤感。不过他很快就已压制住了心绪:“除此之外,这些天柱的身后,往往还有一整个峰系,或者一整个世阀作为后盾。此外还有那些圣灵,麾下也常供养几位神师法座。可因圣灵上师,也同样需日月神露延寿修行之故,所以越是年长的圣灵,越不会轻易将神露赐下。嗯~说到圣灵,我这里正有一事要吩咐你!今天神玄峰台上那些圣灵神师,你都见过了吧?”

    “若儿当时在沉睡状态,没见过哦喵!”

    叶若实话实说:“不过若儿沉睡时启动过录影功能,把那些人的模样,都记下来了。”

    “能知道他们是什么模样就成!”

    张信吩咐道:“从今日开始,若儿你需尽一切可能,帮我监控这些人的动向!我想知道,他们此后所有的行止,平时见了什么人,去了什么地方等等,任何一举一动都不得遗漏。”

    “行止啊?这个估计很难耶,除了需要大量的观测卫星之外,还得一些特殊型号的探测器配合。不过若儿会努力的!”

    叶若元气满满的回应:“若儿这就去设定计划,等到一期天基防卫系统完成之后,就开始进行!”

    “可以!若儿你的监测计划,就不妨先从我身边这几位开始。”

    张信的眼神,颇为期待。他对这一计划,抱有太多希望。灵师的手段诡异难测,许多都是他自己都见所未见。他那些大敌,也都是老奸巨猾,城府深厚,绝不会轻易漏出马脚。

    不过相应的,叶若的一些‘科技’,亦是超出许多灵师们的想象。

    借助卫星与叶若的探测器,他必定能够寻到一些有用线索。

    也在这刻,张信听前方雷照忽然发声:“到了!”

    他闻言下望,只见一个巨大的地坑,出现在他的眼前。宽达二万丈,深亦有六十余里,内中熔浆翻滚,腾起一股股黑色浓烟。

    他认得这里,正是日月玄宗内,最大的一座监牢‘火罗阎狱’。不但关押着玄宗,在战场上擒获的所有魔奴,还有来自于其他宗派的战俘,以及因各种缘故,被关押在此的散修等等。

    在广林山崩塌之前,这里就关押着顶级神师百余位,十四级的魔头近二百。而据说在这‘火罗阎狱’的最底层,还有着五位圣灵级的邪魔。被日月玄宗强行困束镇压在此,不但每日需承受高温烧灼,更需以一年为单位,为日月玄宗开采定量的火罗神铁与神血石。

    而这次他要劝诱的对象,就被关押在这下方的第二十三层。

    当诸人身影,下沉到距离地面一万一千丈的时候,张信就已感觉到周围热焰逼人。

    不过他本身还算好,有司空皓施展冰系灵法,使得张信周身上下,依旧是清凉无比。

    倒是那四面投过来的视线,让他微觉不适。

    被日月玄宗镇压在这一层的灵修邪魔,莫不修为高深,法力滔天。哪怕被禁法镇压了大部分的法力,可只凭其视线,就能对他造成极大的压力,

    “就是此人了!”

    雷照说话之时,已经降落在一位白发老者的身前。此人身形魁梧,衣衫褴褛,带着手撩脚镣,因背对着诸人,张信看不清楚这位的具体面貌。

    在这周围,也有十数位灵师妖邪被镇压于附近,当张信他们到来之后,这些人莫不都以目光投望。却只有他们眼前这位毫不为所动,依旧神色漠然的,在挥动着手中的巨斧。那斧势大力沉而富有规律,每一次挥动,都可削下大片的碎石。

    张信看在眼中,不禁眉梢微扬。

    ‘火罗阎狱’是火罗神铁最重要的产地之一,而火罗神铁此物,则是炼制十级以上高级剑器必须添加的一种材料,产量占据整个天穹大陆的一成。

    日月玄宗之所以能够崛起于北方,其一是祖师留下的诸多顶级功法,其二是日月双潭,其三就是靠这‘火罗阎狱’。

    不过‘火罗阎狱’的开采极其困难,出产最多的地方,就是这深达一万余丈的所在。

    可此处有着大量名为铁岩的石质,材质坚硬无比,堪比六级灵兵,本身就是一种绝佳的建材。只有神师与魔将层级之人,才能将之斩动。

    然而他眼前这位老人,在束缚了所有的灵能与大半气力之后,却依旧轻松自若。挥斩铁岩,仿佛不费力气,比之那些专攻体术的同级魔将,都不遑多让。

    可芮晨看了这位的举止后,却是一声哂笑:“林厉海!你这副模样,是要装给谁看呢?就这么迫不及待,要在雇主面前卖弄本事?今日是欢喜坏了吧?”

    说完之后,他又转过头对张信笑道:“你别被他吓住了,这个家伙,也就一身灵斗术,还算强悍,可与同阶的魔将比肩。其他灵术,几乎都一塌糊涂。”

    那老人闻言,顿时停住了动作,恼怒无比的回望身后:“我林厉海别的本事没有,胜你芮晨是十拿九稳!”

    芮晨顿时‘嘿’一声笑,不过却并未反驳。

    张信也知眼前这位,说的是实话。此人的灵斗术,他其实也见识过。

    数年前此人与他,还曾并肩深入过一处魔窟,有过战友之谊。

    可惜后来这家伙,不知何故要去招惹原空碧,结果把护短的离恨天,彻底激怒,让他想要援手救助都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