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26 机械巨人
    我和近江沿着通道直行,穿越仅有十米的幽暗空间后,视野突然变得宽敞起来,一个巨大的空洞出现在我们面前,这时才发现我们立足之处是一个方圆十米的平台,一条金属架桥和正对面的平台对接,桥下方是深达数百米的深渊,如同纫般的深红色液体在下方流淌,大大小小的齿轮组相互咬合,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机械心脏,不停搅拌深红色液体,掀起阵阵热浪。空气陡然变得灼热,充斥着刺耳嘈杂的金属碰撞声,这些声响和温度在几步前截然不同,穿过那十米长的幽暗空间,就像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尽管在进来之前就知道这里是一处研究所,但面前的景况和想象中的研究所截然不同。

    视网膜屏幕中,畀的头像开始出现不稳定的闪烁,我将一块信号装置模块扔在平台上,即便如此,来自畀的通讯终于稳定下来。研究所地图迅速翻新,并将我们的位置重新标注,从位置和地图的对比来判断,我们真的已经穿越了空间,来到其他地方,但仍旧是在研究所内。

    我回头看向那段幽暗的通道,然而那个地方已经变成了一整块石壁,哪里还有我们进入的地方。料想走火他们进门之后也会遭遇相同的情况,我尝试和他们联系,虽然有些迟缓,但仍旧可以连上,我们所身处的地方仍旧处于安全网络覆盖的范围,应该还没有进入管道区。

    “沙……感觉像是空间通道……沙沙……没有发现敌人,但是我们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沙……按照地图……沙沙……显示,在进入前方的中心大厅前……沙……无法汇合……”尽管和畀的通讯十分稳定,但锉刀那边的声音却充满了电子杂音。

    情况不算很好,但是当前的处境在我们的预料当中。我切断和锉刀的对话,正准备安置第二块信号设备模块,以强化两边的联系,就在这时,畀的警告和脑硬体的警告同时抵达。

    ——检测到大量复杂资讯。

    ——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正在形成。

    没有等待脑硬体制订应对方案。我在直觉的驱使下,第一时间抱住近江,发动伪速掠踏上金属架桥朝对岸奔去。几乎在我们踏上平台时。身后的金属架桥毫无征兆地变得锈迹斑斑,炙热的风携带着烟灰的味道朝我们卷来,让人感到一种空间被渗入了某种不属于它的异物感,而原本就在我们前方的出口也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了。整个岩壁都被蘀换成一条无比壮观的天堑,如同被一种匪夷所思的力量斩断了前路,一望无际的深渊横贯在平台尽头,远方则是连绵起伏的山体,而所有这些东西都被一片浓郁的灰雾掩盖。时隐时现,这种自然奇观在统治局中还是第一次出现,让人第一时间就觉得这是幻觉。

    尽管如此,生命对自然的敬畏仍旧让我们不敢鲁莽做出无视这条天堑的决定。近江的行李箱敞开发射口,一枚微型火箭弹朝前方的天堑发射,然后,我们都亲眼目睹到这枚火箭弹如同石头一般坠入深渊中。

    没有爆炸,也感觉不到任何假象和幻觉的迹象。

    这就是数据对冲空间。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不是现实。但也并非假象。我知道什么是数据对冲空间,但是规模如此之大的数据对冲空间还是第一次见到,尽管它是临时的。这个世界由超级系色的程式和末日症候群患者的人格意识构成,主观意识成份作为决定世界结构的基础要素之一,让这个世界变得不那么客观稳定,很容易造成世界结构的异变。如果将整个世界量化为数据。那么代表世界原本结构的数据受到干扰和冲击的时候——在我的初步猜测中,这种干扰和冲击往往是由末日症候群患者的意识产生的。只是外在被呈现为统治局科技、巫术和超能力之类能够理解的现象——就会形成这种不可思议的数据对冲空间,这种变异将会维持到世界自己将紊乱的数据整理修正为止。…,

    无论我和近江都无法制造如此庞大的数据对冲。因此,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形成显然就是敌人攻击的先兆。敌人的意思十分明显,要制造利于他们的战地,另外,如果我们想要前进,除了找出并破坏产生数据对冲的因素,就只有等待时间的流逝。这让我意识到,敌人很可能在拖延时间来完成一些事情,好消息则是,敌人很可能认为,如果不制造出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无法有效拖延我和近江的深入。

    身后传来剧烈的震动,我和近江转过身去,只见金属架桥下方的纫流开始咆哮起来,冒出大量的泡沫,如海浪一样拍打岩壁,甚至形成大大小小的漩涡,而在这沸腾似的变化中,由咬合转动的齿轮构成的机械心脏开始翻转,每一个细节的变化都会牵动下一个细节的变化,连锁反应很快就将机械心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人形机械体。这个机械体的下半身隐藏在纫下,上半身向上停止,金属架桥如同积木叠砌的一般,轻而易举就被它撞散了。大量的金属条被抛上半空,坠入纫之中,只剩下固定在平台上的金属向上弯曲着,摇摇欲坠。

    尽管这个机械体个头威猛,没有蒙皮,密密麻麻的齿轮、金属架和杠杆结构单是数量就让人头晕眼花,何况它们之间的复杂运动,毫无疑问,这种充满机械美感的杰作若在正常世界中,那就是只存于幻想中的东西。它的高度相当于一栋三十层的高楼,让人毫不怀疑它充满了破坏力,而它出现的方式也是如此震人心魄。然而,无论近江还是我,都不觉得这是个棘手的家伙。

    我不是单纯用肉眼视物的人类,视网膜屏幕中的准星早已经将其锁定,并在它形成的过程中完成了解析。这个家伙并不完全由构造体制成,然而,只在关键部位上使用了构造体零件,它看上去充满力量,但实际上,整体硬度比建设机器还有所不如。论个头在建设机器中也只是中等,唯一能够比建设机器更应景的,大概就是它是作为兵器制作出来的吧。

    机械体如同伸了个懒腰般高举起双手。随后对我们大吼,强烈的声波搅动空气,变得肉眼可见,如同一条龙卷朝我和近江俯冲下来。

    声势浩大。然而对我来说,这种类型,这种程度的攻击根本就起不了任何作用。我将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笔直指向冲击波,防御力场霎时间就将我和近江笼罩起来。冲击波就像撞上一块坚硬的礁石般支离破碎,从我们身旁掠过。撕碎平台的一部分后,扬起一片巨大的烟尘。

    巨大的黑影冲破漫天烟尘朝我们砸下来,从影子的形状来看,是巨大人形机械体的双臂,不过,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攻击需要更大的力量和更坚硬的质地,才有可能对我们造成威胁。我和近江没有躲开,脚下的平台并不宽敞。但也不需要躲开。当机械体的双臂砸在防御力场上时,强烈的振荡顿时让那两条机械手臂的结构变得松散起来,随后偏离路线,分别砸在我和近江身侧的平台上,将平台边缘敲去了一大块。

    现在,平台已经有三分之一崩溃了。大量的碎片坠入下方的岩浆中,转眼就变成了它的一部分。人形机械体再一次将双臂高举起来。它看上去并不拥有太高的智能,只是机械地重复那种攻击方式。将整个平台毁灭。…,

    我不确定那些岩浆是否是真货,也不想尝试一下,我觉得自己坠入其中也能活下来,但是近江或许承受不住——我不太确定,因为,如果近江是“江”的投影,即便是“人类”,也应该拥有极为特殊的力量,而不仅仅是“科学的智慧”。

    眼看第二次攻击就要到来,我没有出手,这种程度的敌人并不需要动用临界兵器。

    防御力场无法直接破坏构造体零件,也无法立刻让质量沉重,数量众多的金属结构马上就解体,不过,只要它的质地和结构变得如同饼干一样松脆,想要击溃它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就算不是魔纹使者也能办到。

    近江将行李箱扔在身前,从外壁弹出的固定支架将箱体固定在平台上,转眼间,长方形的箱体解体,延展,重组,变成一台完全由枪炮和蜂窝状发射口构成的基座。基座完全占据了残存平台上除了我和近江之外的所有剩余空间。

    真是令人眼熟的东西,我的脑海中浮现在进入末日幻境前,在现实和幻境的交界处发生的那场各种意义上超乎想象的大战。那个时候,“高川”最初使用的力量不就是这种多炮塔基座吗?

    虽然这种相似也有可能是巧合,但我仍旧觉得,近江是“江”的意识倒影的可能性越来越高了——只有一直存在于“高川”体内,和他形影不离的,无比熟悉他的“江”,其意识倒影才会在这个世界中使出这种巧合性的攻击方式。

    近江的行李箱所形成的多炮塔基座当然要比当时“高川”所制造的那台要小得多,但是,就火力来说,要对付面前这个机械体应该够用了吧。

    “滴——”多炮塔基座发出电子音:“近江歼灭炮准备完毕,全发射口装弹!”

    “第一次攻击校准!”

    在机械体巨人将双臂砸下之前,多炮塔基座发出轰鸣巨响,一波猛烈的齐射后,大量的枪管和炮管抛壳,整个平台似乎都在退缩。

    密集的炮火在机械体巨人身上迸裂,将它的身躯打得向后一仰,大量的构装零件如雨般落下。机械体并没有因此停止攻击,被固定在岩浆下的下半身让它拥有强大的平衡性。就如同弹簧一仰,它的身躯再一次扳直了,将双臂挥起来,而就在这时,行李箱传来“第二次炮击”的电子音。

    再一次密集发射的炮火集中在机械体的头部,伴随着火星和零件的溅射,机械体巨人的头颅在转眼间就缺了一半。但是,头部并不是这个机械体的要害,虽然它的攻击再一次被强制停止,但这一次恢复得更快,伴随着机械体双臂的砸落,收拢成一条直柱的密集炮火没有停歇,如同一把钢铁和火花铸造的长剑,从它半毁

    的头部向肩膀处切割。沿着这条轨迹,崩溃的地方如同一条深深的沟壑,齿轮和其它零件纷纷在爆炸中如烟花绽放。

    猛烈的攻击打偏了机械体的动作。它的左臂没有砸中任何东西,右臂则再一次砸毁了平台的四分之一,而在此之前,原本覆盖那片地方的多炮塔基座部分已经收缩回来。最终。右臂在距离我右侧不足三米的地方滑落。视网膜屏幕中早在它击中平台之前就显示出这次攻击的轨迹,因此我完全不需要移动身体,就这么和近江并肩而立,注视着多炮塔基座的密集炮火将这只机械体巨人的左肩完全瓦解。…,

    它的左臂随着崩碎的肩膀掉入岩浆之中,激起巨大的灼热浪花。但转眼之后就沉入了岩浆之中。密集炮火仍旧以切割的方式缓缓移动,左肩到右腰处开始出现巨大的伤痕,巨大的力量让它如同不倒翁般左右摇摆,想要重新将身体矫正,却只能笨重地不断颤抖。

    伴随机械体巨人身体瓦解,代表损毁的火花越来越密集,大量的伤口开始出现火焰,继而连锁一般传递到其它较为完整的地方。我知道。战斗到这里就要结束了。正如我所想的一样。在短短的一分钟内,机械体巨人腰部以上的部分在一场大爆炸中瓦解,而爆炸所产生的力量正陆续引爆腰部以下的位置。

    如同塔米诺骨牌一般,机械体巨人的结构一片紧接着一片,带着火焰,溅起火花。不断向纫中坠落,最终彻底被深红色的灼热纫吞没。

    不是完全使用构造体来制造的话。无论外表看似多么强大,都不是这可怕的多炮塔基座的对手。

    这台多炮塔基座是我至今为止看到的攻击力最强的限界兵器。

    在空间中蔓延的异物感如潮水般褪去。深红色的灼热纫又变回了那种不太确定是什么物质的液体。而我么所在的平台以及两座平台之间的架桥并没有恢复原状,不过,脑硬体传来明确的信息: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已经消失了。

    多炮塔基座翻转,压缩,聚合,重新变回行李箱的礀态,近江将它提起来,朝我点点头。我们转过身体,进入下一区域的入口大门已经再次出现。

    畀的头像变得清晰起来,之前的干扰应该并非是近江制造的信号装置的问题,而是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形成加强了对信号的干涉。

    “畀,可以打开这扇门吗?”我问到。

    畀没有回答,但三秒之后,构造体制作的入口大门向上升起来。显然,比起刚进来的时候,畀对研究所系统的入侵和破解已经开始变得熟练起来。

    又是一条漫长的金属管道,没有出现任何敌人,顺利得令人生疑,不过,从地图上看,我们要进入研究所核心,以当前的速度至少还需要一个小时。使用伪速掠加速的话,如果仍旧是这般顺利,能够在十分钟内抵达,但是,能量仍旧是必须优先考虑的问题,而且行进速度过快也会造成一些配合上的问题,或是闯入敌人设下的陷阱——尽管,目前我们在通道中一直没发现陷阱。我在中途再次安装了一块信号装置模块,顺便问起走火和锉刀他们的进度。

    “我失去了和他们的联系。”畀说:“他们那边的安全网络信号受到强烈干扰,应该和你们一样,进入了临时数据对冲空间。”

    我点点头,视网膜屏幕的准星不断扫描通道前方,五分钟之后,将远方的一个标记拉近到我的眼前,那是熟悉的红白色伞状物,它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足有十几米高的罐子,而同样的罐子还有许多,罗列在通道尽头的宽敞空间中。通道限制了我的视野,但从能够观测到的景象来判断,应该是一个还在运作的厂房,设备就是那些大罐子以及将它们连接起来,又在地上和墙壁上蜿蜒的大量管道。

    “这是保护伞工业集团制造的能源槽,在被素体生命占领之前,保护伞工业集团是整个三十三区最大的制造商,涉及保险、能源和武器,是三十三区研究所的合作伙伴。几乎整个研究所的能源系统都是保护伞工业集团提供的,这里应该是研究所的备用能源。”畀解释道。

    “看起来它们还在运作。”我说。

    “是的,我刚刚获得了这个动力区的运作日记,这些能源槽在三十三区陷落之前从来没有被启动过。但是素体生命将它们启动了,看起来它们的研究需要使用大量的能源。”畀说:“我想,我们应该将这里破坏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